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傅有德:基督教与犹太教:对话、问题与前景

更新时间:2020-08-19 17:11:13
作者: 傅有德 (进入专栏)  

     

    “Holocaust”(大屠杀)是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字眼,它已经成为一个特指犹太人惨遭杀戮的专有名词。历史上其他的屠犹事件姑且不论,仅在二战期间,遭到纳粹德国无情杀害的犹太人就达600万之多(占当时欧洲犹太人的三分之二,全世界犹太人的三分之一),而且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毒气室、焚尸炉……真是闻所未闻,惨绝人寰。天若有情,必为之一哭,何况血肉之躯与心性良知俱在的凡夫俗子!

   “反者道之动”。正是这一惨绝人寰的纳粹大屠杀使西方世界得以从麻木不仁中惊醒过来。起先是震惊,继而是悲叹,然后是痛定思痛,反思大屠杀的背景和根源,进而向犹太人表示忏悔,并伸出了和解、友谊之手。

   没有人把纳粹大屠杀的直接责任归咎于基督教,而且包括犹太人在内的许多人都注意到,有的基督徒在大屠杀中保护了犹太人。但是,无庸置疑的事实是,大屠杀是发生在以基督教为文化背景的国度里,与当时甚嚣尘上的反犹主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反犹主义的主要根源是古已有之的基督教与犹太教之间的分歧。因此,基督教反思大屠杀,重新审视基督教和犹太教之间的关系,就不仅是有理由的,而且是必须的。

   作为对于纳粹大屠杀的回应,新教的教会世界理事会(The 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简称WCC)于1948年率先在阿姆斯特丹召开大会,对犹太人的态度开始从对抗转为对话,朝着改善基督教和犹太教关系的方向迈出了重要的一步。1961年,该组织举行第三次大会,进一步肯定了阿姆斯特丹会议的精神。以后又多次举行会议,发表文告,出版文集,在与两教相关的重大神学问题和历史问题上阐明了态度,提出了旨在改善两教关系的具体措施和实施步骤。与此同时,WCC还成立了“教会与犹太人协商会”(Consultation on the Church and the Jewish People,简称CCJP),这是一个以与犹太人对话,改善两教关系为目的的专门机构。此外,新教在欧美各国的教会也纷纷召开会议,将改善与犹太教关系的理论付诸实践,开展了丰富多采的对话活动。

   在天主教方面,梵蒂冈于1965年10月召开了由教皇和2221位主教参加的第二次大公会议(简称“梵二会议”),通过并发表了《关于教会与非基督宗教关系的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Relationship of the Church to Non-Christian Religions,简称《梵二会议宣言》),其中《我们的时代》(第四号)(Nostra Aetate,No.4)专门阐明了天主教教会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对犹太教和犹太人的态度,“对于过去对犹太人的憎恨、迫害以及在任何时候任何来源的反犹主义行经痛悔不已。”à同时,号召和犹太教展开“兄弟般的对话”,谋求基督徒和犹太人的相互理解和尊重。《我们的时代》是由15个拉丁文句子组成的。就是这个极其简明的文件起到了“拨乱反正”的重大作用,因而成为天主教和犹太教关系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1974年,教皇亲自组建了“与犹太人宗教关系委员会”。1975和1985年,该委员会分别发布了《关于实施第二次梵蒂冈会议宣言的方针和意见》(Guidelines and suggestions for Implementing the Conciliar Declaration Nostra Aetate,简称《方针》)和《关于在罗马天主教内的宣教和教义问答中表达犹太人与犹太教之正确方式的通谕》(Notes on the Correct Way to Present the Jews and Judaism in Preaching and Catechesis in the Roman Catholic Church,简称《通谕》),进一步阐明了《梵二宣言》所涉及的一些重大问题,并就如何实施宣言的精神提出了明确的指导性意见和建议。

   在梵二会议和以上三个文件的指导和推动下,世界各地的天主教会纷纷召开会议,制订措施,开展了各种形式的对话活动,为改善两教的关系做了大量的具体工作。

   犹太人对基督教的主动和解态度表示赞赏和欢迎,其中以犹太教改革派为主的犹太人还积极投身于和基督教的建设性对话之中。迄今,两教之间各种形式的对话开展得有声有色,业已取得可喜的进展。

   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对话已经开展了半个世纪。对话的方式有官方的,组织之间的,也有民间的,个人的。对话的事实和状况固然是人们所关心的,但是,更为重要的是了解两教对话中涉及的重大神学问题、困难和前景。下面着重阐述这些问题。

  

   一、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同缘性

  

    众所周知,基督教缘于犹太教。但是,在基督徒心目中,犹太教完全异于基督教,犹太人和基督徒之间没有什么联系可言。正如《方针》所说,“尽管基督教缘于犹太教,从它那里吸收了某些信仰和拜神的根本性要素,但是,使之分离的鸿沟还是日益加深了,甚至到了基督徒和犹太人互不知晓的地步。”à其实,基督徒和犹太人的关系不止是“互不知晓”,他们从相互仇恨、敌视,到人口占多数、意识形态占主导地位的基督徒对犹太人的歧视、侮辱、迫害,直到屠杀。对犹太人的这种态度和做法就是众所周知的“反犹主义”(Anti-Semitism)。

   事实上,基督教和拉比犹太教都是从圣经犹太教那里生发出来的同胞姊妹。希伯来《圣经》是最古老的犹太教文献,以之为经典的宗教叫做圣经犹太教。公元一世纪,犹地亚(现在的巴勒斯坦地区)处在罗马帝国统治之下。公元70年,罗马人焚毁了耶路撒冷的犹太教圣殿。国破家亡的犹太人被流放异国他乡,开始了长达1800多年的散居生涯。á受罗马帝国奴役和压迫,后来处于散居状态的犹太人,随着社会环境、社会地位和生活条件的改变,感到原有的圣经犹太教已经不适应变化了的形势,于是,为了维系犹太民族的生存和宗教的传承,当时的犹太圣哲即著名拉比们编纂了《密西纳》一书,并称之为“口传律法”,与原来的“成文律法”《托拉》(希伯来《圣经》)相对。以后又出现了作为《密西纳》评注的《革玛拉》。两种文献合在一起为《塔木德》(仅《革玛拉》亦称狭义的《塔木德》)。此后,《塔木德》就成了犹太教的主要经典,从而产生了以《塔木德》为主要经典的犹太教,史称“拉比犹太教”或“塔木德犹太教”。由于《塔木德》归根到底是对希伯来《圣经》的诠释和发挥,是从律法主义到伦理道德主义的发展,所以说,塔木德犹太教是圣经犹太教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继续和发展。

   就在圣经犹太教解体前后,犹太人出身的耶稣和保罗创立了基督教。根据《新约》,耶稣对圣经犹太教的严酷的律法、死板的陈规陋习不满。他不顾禁令在安息日给人治病,还招收门徒,聚众宣教。他预言“上帝之国”就要到了,宣扬和倡导对神的爱和人间之爱。他的言行引起犹太当局的不满,因此后来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保罗继承耶稣的精神,尊耶稣为弥赛亚(基督),认定他为神的化身,即所谓道成肉身,废止肉体的割礼,主张精神性的割礼。他不仅把耶稣的学说系统化,而且身体力行地向非犹太人传播基督教,在西亚许多国家建立了教会。如果说耶稣志在改革,其言行虽然有违传统,但仍然属于犹太教传统的范围,那么,保罗的所作所为就已经超出了犹太教的界限,因而属于一个新的宗教了。因此,有人不无理由地认为,保罗是基督教的真正创始人。但是,必须认识到,保罗是在耶稣的基础上发挥和传播基督教的,而耶稣是犹太人,他的12个门徒都是犹太人,他所宣扬的学说是以希伯来《圣经》为基础的。在这个意义上,基督教是脱胎于圣经犹太教的,它和塔木德犹太教一样是圣经犹太教的女儿。只不过这个女儿不很顺从,有不少离经叛道的地方罢了。

   总之,基督教与塔木德犹太教同根同源,都是从希伯来《圣经》发展分化出来的。

   但是,令人费解的是,虽然基督教宣称以《新旧约全书》为圣经,然而在基督教发展壮大以后,尤其是经早期教父们精心制作出神秘的教义体系以后,基督教会和基督徒们就不再心甘情愿地认希伯来《圣经》和圣经犹太教为“母亲”,而是认为:希伯来《圣经》是上帝与犹太人的祖先摩西所订立的《旧约》,只是《新约》的准备;《新约》是上帝与耶稣基督立的约,是希伯来约书的完成,因此,《新约》出现后就自然地超越并取代了希伯来的《旧约》。对于塔木德犹太教,更是根本不承认其为“同胞姊妹”,至于犹太人,则被说成是失去“上帝选民”地位的“弃民”;是“杀死耶稣的刽子手”,是基督徒的敌人。这样,《新约》和《旧约》、基督教和犹太教、基督徒和犹太人就完全对立起来了。这样的对立不仅使基督教和犹太人“互不知晓”,而且相互敌视和排斥,使反犹主义在基督徒那里滋生和肆虐,从而导致迫害和屠杀犹太人的事件在中世纪和近现代时常发生。

   中国北魏时,曹丕和曹植乃是同胞兄弟,然而曹丕惟恐曹植与之争夺王位,遂千方百计迫害其弟。于是有了曹植“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著名诗句。用这个故事和“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诗句比喻基督教与犹太教、基督徒与犹太人的关系是颇为贴切且饶有兴味的。

    梵二会议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

    梵二会议宣言之《我们的时代》开宗明义地承认并阐明了基督教与犹太教的这种同缘关系:“本神圣宗教会议在探讨教会之秘义之际,没有忘记使《新约》民众和亚伯拉罕后裔连为一体的精神纽带。……教会不会忘记,她是从上帝仁慈地与之立约的民族那里接受《旧约》启示的。她也不会忘记,她是从好橄榄树的根汲取营养,而外邦人这株野橄榄枝是嫁接在这棵好橄榄树之上的(参考《罗马书》11:17-24)。”à基督教和犹太教、基督徒和犹太人之间有一条精神纽带,这就是基督教会从神圣的以色列人那里接受下来的《旧约》。用一个《新约》中保罗使用过的比喻来说,犹太人好比是一棵好橄榄树,而外邦人,即基督徒,好比是嫁接在这棵好橄榄树之上的野橄榄枝,基督徒是因为依附在犹太人身上并和犹太人从同一树根汲取营养而成为神圣民族的。通过这样的阐述,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同根、同缘关系就明确了。

   不仅如此,《我们的时代》还援引保罗的话,进一步明确肯定了耶稣及其门徒的犹太人身份。保罗说过:上帝使以色列人有儿子的名分,上帝跟他们立约,赐给他们法律,他们知道怎样敬拜上帝,也接受了他的应许。按身世说,基督跟他们是同一族的(参见《罗马书》9:4-5)。此外,“教会还没有忘记,作为教会基础和支柱的众使徒以及早期向世界传播基督的门徒们都是犹太人出身。”à基督教新教对于耶稣的犹太性也是肯定的。著名新教神学家布劳克卫(Allan R. Brockway)概括了在这个问题上基督教的转变过程。他说:“教会的基督论传统几乎从一开始就不仅否认耶稣的犹太性,而且实际上完全抹杀了他的犹太背景。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教会文件已经认可了这个历史事实。例如,瑞士新教教会联合会中央理事会(The Central Board of the Swiss Protestant Church Federation)于1977年宣称:‘耶稣是犹太人,是由一个犹太母亲生的。’耶稣的教诲植根于犹太思想、犹太学说、犹太生活。”á

    肯定耶稣及其门徒的犹太性和犹太人身份有重要的神学意义和实践意义。一方面,它承认并肯定了基督教的犹太根源;另一方面,它向世人表明,犹太人不是劣等低贱的民族,从而从根本上否认了反犹主义的合理性。

  

   二、上帝的选民与契约的有效性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52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