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锡联:2019年朝鲜半岛形势回顾

更新时间:2020-05-11 10:27:51
作者: 杨锡联  

   2019年,朝鲜半岛创出了连续两年没有战争威胁的记录。半岛局势降温, 紧张缓和。朝韩关系维持了和解的势头,但合作交流进展不畅。有关国家 政治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意识明确,方向不改。朝美之间保持了无核化对 话渠道,博弈起伏不定,对话进展受到干扰,双边关系止步不前。周边大 国关注半岛形势,部分缓解了半岛战略失衡。中朝关系深入发展,对稳定 半岛形势发挥了积极作用。

  

   一、朝鲜半岛的安全形势

   2019年朝鲜半岛形势静中有动,无明涛而有暗涌。

   (一)半岛无核化与美朝关系

   2019年,朝鲜半岛无核化与美朝关系自然并轨,美朝这两个半岛核问题的主要当事方维持了直接沟通的渠道,半岛无核化主要以美朝无核化会 谈的方式运行。美朝无核化会谈时谈时停,落实关于“建立新型美朝关系” 的承诺虽经一年半的时间,但仍无实质性进展。

   1、美朝无核化会谈三落三起,无核化进程节奏放缓。2019 年,半岛 无核化对话节奏基本是由美国操控。美国占据了无核化快车道后,却又在道上开慢车,迟滞了半岛无核化的进程。美国对美朝核会谈的立场左右摆 动振幅过大,双边关系止步不前。

   2019年,美朝无核化会谈出现戏剧性的波折。一是美国节外生枝提高 要价,无核化会谈出现波折。年初,美朝在越南河内举行第二次峰会,按正常程序应当是依据2018年第一次峰会达成的协议,深入探讨落实半岛无核化和建立新型国家关系的具体事项。而美国临场发难,脱离预备会议中双方商定的程序,要求朝鲜接受利比亚方式弃核,改变了会谈的方向,致使美朝峰会无果而终,美朝无核化会谈随即陷入僵局。

   二是特朗普首次踏上朝鲜国土,实现了第三次美朝首脑会晤,双方确认了维持对话的意愿。6月份,朝美首脑在板门店实现了闪电式会晤,特朗普成为70年来首次踏上朝鲜国土的美国总统,在国际上造成了冲击性效应。但由于美韩恢复了缩小规模的联合军演,金特会谈所约定的工作层会谈迟迟不能兑现。

   三是美国的核会谈立场出现调整和反思,美朝启动了工作层协商,结束了对话僵局。美朝对话的僵局出现转机,始于美国的政策反思。9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解除了国家安全顾问、强硬派博尔顿的职务,批评了他所持的解决朝核问题“先弃核后补偿”的利比亚模式。特朗普此举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美国对第二次朝美峰会上所持立场进行了反思。双方重新回到了谈判桌,于10月5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重启工作层会谈,打开了对话僵局。

   四是美朝斯德哥尔摩工作层会谈破裂,美国重新规划继续会谈的途径。美国对朝强压的姿态有所缓和,对朝鲜试射潜射导弹,美国表示出“不介意” 的意向,希望继续与朝进行“实质性和持续性的谈判”,促进朝核问题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五是朝美立场出现靠拢,无核化会谈再现转机。朝鲜方面根据金正恩年初确定的“限定美国在年底前突破朝核问题”的立场,敦促美方拿出“新办法”。朝鲜将其“分阶段同步走”的路线图具体化为“保障生存权和发展权”的诉求,要求美国放弃对朝敌对政策,并解除或缓解经济制裁。11月17日,美韩军方正式宣布,推迟原定于本月举行的代号为“警戒王牌”(Vigilant ACE)的联合空中演习,做出为恢复会谈“营造气氛的善意举措”,并呼吁朝“在采取搁置导弹试验等相应措施的同时重返对话的轨道”。

   2、美国运用“磁性战术”(magnetism tactics)运筹美朝无核化博弈。美朝之间的沟通渠道一直畅通,特朗普对金正恩从不吝惜赞美之词,双方保持书信来往和隔空喊话。特朗普玩弄“五不战术”操控朝美核会谈进程 :一是不放弃政治外交解决的基本路线 ;二是不关闭对话渠道 ;三是“不急于”解决朝鲜核问题 ;四是不改变 FFVD(最终完全可验证的无核化,the final, fully verified denuclearization of the DPRK)的基本立场 ;五是不松动对朝鲜的制裁。

   这种战术实际上是朝鲜战争中美军使用的“磁性战术”的翻版。美国坚持对话、制裁两手并用,以特朗普和金正恩的个人关系为诱饵,吊起朝鲜的胃口,拉住朝鲜不让核问题脱轨,但只压朝鲜先走第一步,自己却不肯迈出第一步。“磁性战术”是特朗普所提出的美国“不着急”战略的具体运用,与拖延解决朝核问题的战略目标形成匹配。特朗普的这种战术包含了三个考虑 :一是应对大选的策略 ;二是根据中美关系的变化调解美朝对话的节奏 ;三是为美国推进“印太战略”预留空间,避免因过早消除朝鲜的核威胁,而导致驻韩美军地位问题进入半岛缓和的议程,并以朝鲜核威胁的存在为抓手,掩护其在东北亚地区的战略推进。

   针对美国的“磁性战术”,朝鲜把“领导人的个人关系”“保障安全与与发展利益的新办法”和“年底前实现协商的时间节点”三个因素综合运用, 向美国施压,重点是压美放弃对朝敌对政策。

   3、朝鲜半岛无核化成为大国战略博弈的新平台。美国调控半岛无核化节奏,与中美贸易战谈判的节奏具有同步性,折射出美国根据大国关系的变化来调整美朝核会谈的战术考量和利用中俄对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战略关切,对中俄进行战略牵制的意图,表明美国已经将半岛无核化纳入大国博弈的范畴。美国与中俄围绕朝鲜半岛核问题的战略博弈凸显。6 月 5 日,中俄两国元首签署并发表了《中俄关于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重申了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目标,强调对话协商是解决半岛问题的唯一有效途径 ;政治解决半岛问题应坚持无核化换安全与发展的目标,综合平衡解决各方关切,并行推进半岛无核化和建立半岛和平机制。

   (二)朝鲜半岛的安全形势保持了南北和解势头,但合作交流进展不畅

   2019 年,朝鲜半岛形势总体稳定,没有对抗冲突事件,继续处于“双暂停” 的阶段。美国的对朝制裁施压、对韩约束限制政策为韩朝关系投下了阴影。韩朝关系有缓和,但也有波折 :军事和解取得进展,但军事合作协议尚未完全履行 ;保持了对话合作的渠道,但合作交流止步不前。

   1、朝韩军事协议得到遵守,和解气氛得以保持。朝鲜半岛军事对抗的强度有所下降,各方军事行动有所节制。朝韩 2018 年9月19日签署的《关于落实板门店宣言中军事领域共识的协议》,为禁止双方在陆海空等一切空间采取任何敌对行为发挥了制约作用。韩国国防部9月份评估“9·19 军事协议”履行情况及成果时称,韩朝两军一直认真遵守协议中的各项规定。达成协议一年来,朝军从未有过违反协议的行为,在韩朝边境加剧军事紧张的行为一次也未发生。“9·19 军事协议”为缓解韩朝军事紧张和增进互信作出实质性贡献,为化解半岛战争风险营造了机遇。自停战协定签订以来,从未出现过边境地区局势如此长期管控稳定的情况。

   2、朝韩军事合作事项尚未完全落实。2月份,河内朝美第二次首脑会谈无果而终,朝鲜的热情严重受挫,朝韩军事协议的履行也处于原地踏步状态。具体检查协议履行情况的朝韩军事联合委员会一直未能开会。

   3、韩朝加大常规军备建设投入,常规战力比拼有所升级。2019 年,半岛南北两方常规军备建设均无所顾忌。韩国制定了投入高额军费的国防五年计划。根据计划,韩军将从 2020 年起,在 5 年内投入 34.1 万亿韩元(约合 340 亿美元)用于扩大“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KAMD)的防御范围,开建可搭载 F-35B 战机的 3 万吨级轻型航母,引进可搭载在“神盾”级导弹驱逐舰上的标准三型(SM-3)防空导弹,研制可打击朝鲜无人机的电磁脉冲武器等。韩国国防部并提出了投资 33 亿美元以增购 20 架 F-35 隐形战机的计划。截至 2019年底,韩军共从美国接收 13 架 F-35A 战机。到 2021 年, 空军引进的 40 架 F-35A 战机将全部如期服役。

   朝鲜在开发短程导弹方面技术含量有所增加。据估计,在实现短程导弹的弹道变轨、固体燃料生产能力、利用移动式发射架(TEL)的机动发射性能方面均有突破。朝鲜的发射活动虽然有为解除制裁、恢复对话协商战术上的考虑,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要发展非对称性武器以保安全的考虑。

   4、对半岛安全态势的评估。(1)半岛南北双方所采取的军事行动都意在向对方施压,但是均未改变对方的政策运行轨迹,也未改变半岛的缓和势头。半岛形势在低强度的相互威慑中保持了相对稳定。(2)南北之间的军备增长仍然处于不同步状态。朝鲜为了应对一旦弃核后必定出现的军事不平衡,只能发展不对称战力。韩国前统一部长丁世铉认为,朝鲜之所 以试射导弹是想弥补放弃核武器之后常规军事力量方面的劣势。总体上看,朝鲜的军备建设没有强项,发展项目也比较单一。朝鲜对目前朝韩军事失衡状态感到焦虑,发射导弹也无法改变军力整体处于劣势的状态。

   (三)朝韩关系继续处于缓和期,但合作交流处于停滞状态

   韩国对朝和解的合作政策总体上没有变化,但一定程度上要看美国的眼色行事。文在寅政府接受了“先无核化后缓解对朝制裁”的方针,和美国的立场保持一致,其开展对朝经济合作项目以及军事缓和措施,都必须事先得到美国的许可豁免才能实施。

   1、朝韩当局对话处于中断状态。由于受美朝关系的影响,2019 年朝韩官方对话先后中断。文在寅竭力促成金正恩访韩,举行第四次南北首脑会谈,朝方未予响应。韩朝 2018 年 9 月设立的联络办公室在河内金特谈判破裂后,联办主任会议停摆。

   2、经济合作交流无实质性进展。金刚山旅游区和开城工业园区是南北合作交流的两个标志性项目。朝鲜对于启动这两个项目寄予厚望。由于美国的阻挠,这两个项目虽历时一年仍未能启动,朝韩之间的互信受到严重的冲击,朝鲜失望不满的情绪有所增长。10月,金正恩曾明确表示,要全部拆除由韩国建造的旅游设施,朝鲜将自主开发金刚山旅游区。

   3、韩国受到美国的掣肘,处境困难 ;朝鲜感到失望,发泄愤懑。文在寅因为外交受制于美国,开展南北交流合作心有余而力不足。文在寅于 8月 15 日光复节讲话中,提出通过韩朝合作建设“和平经济”,构建半岛和平机制。但仅一天后,朝鲜方面就发表谈话,称韩朝对话已丧失动力,朝方无意与韩方再次面对面对话。9 月,文在寅在联大提出“将非军事区打造成和平地带”的构想,并提出了三项解决半岛问题的原则,即不容忍战争、相互保障安全、实现共同繁荣。而朝方只批驳、不响应,因为文在寅的开启“和平经济时代”的构想,没有解决朝鲜极为关切的解除制裁等现实问题,“和平经济”对朝鲜来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韩国在美朝之间牵线搭桥的作用已经衰减,韩国加强国防建设的举措又对朝鲜构成现实的威胁,因此韩朝经济合作交流、政府之间对话均有退步。

   (四)朝鲜半岛大国战略博弈的新态势

   美国主动出击,在朝鲜半岛地区推行其“印太战略”,中国和俄罗斯正面迎击,韩国谋求与美国“印太战略”对接,朝鲜半岛的战略博弈呈现新的态势。

   1、朝鲜半岛在美国“印太战略”中的地位被抬升。美国对美韩同盟的定位是“地区安全和稳定的支柱”(linchpin)。朝鲜在美国《印太战略报告》中被定义为“对地区安全构成挑衅的流氓国家”。美韩同盟成为美国推行其“印太战略”的依托,“朝鲜的威胁”成为美国推行“印太战略”的战术切入点。

2、美国加强在朝鲜半岛投棋布子。一是明确驻韩美军的作用。2019年 2 月 12 日,驻韩美军司令罗伯特·艾布拉姆斯在美国参议院表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23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