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永雄:现阶段俄罗斯对外政策构想及朝鲜半岛政策

更新时间:2019-01-30 11:57:26
作者: 金永雄  

  

   [内容提要]:2018年初朝鲜半岛局势急剧变化,需要我们对发生的事件及时做出评估。朝鲜半岛变化印证了2016年12月1日俄罗斯“对外政策构想”中对地区和全球局势的预测。国际关系领域基本面的迅速变化,导致许多与俄罗斯保持友好关系的国家的形势、地位和影响力都发生了改变,这意味着俄罗斯必须在朝鲜半岛问题上调整政策(包括半岛和平与安全、无核化问题),处理好与朝韩两方的双边关系。

  

   [关键词]俄罗斯;对外政策构想;朝鲜半岛政策;相关国家;应对策略

  

一、“对外政策构想”是俄罗斯外交指导文件


   2016年12月1日俄罗斯公布了“对外政策构想”。该文件在后苏联时期25年、现任俄罗斯总统任期届满前一年半之际公布,意义非同寻常。

  

   众所周知,俄罗斯以“对外政策构想”形式公布相关文件最早大约是在25年前。那是俄国千年历史上的第一次,无论在沙皇时期、还是在苏联时期都没有过。1993年4月23日,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批准了《俄罗斯联邦对外政策构想的基本原则》。然而,与叶利钦时期的多数情形一样,该文件在此后总统向联邦议会的咨文以及俄罗斯对外政策的多项文件中都没有被提及。叶利钦在其第2任期未对该文件做任何调整,也没有再公布其它类似文件。

  

   第2次以“对外政策构想”名义公布文件是在2000年6月28日,普京就任总统仅1个月后。第3次以这个名义公布文件,是在俄罗斯第3位总统梅德韦杰夫就任两个多月后的2008年7月15日。俄罗斯第4次公布“对外政策构想”是在2013年2月12日,普京再度当选总统就职后的9个月。由此可见,俄联邦政府已经形成了公布对外政策基本文件的传统,就是在每一个总统任期内公布一次“对外政策构想”,无论该总统任职一届或者两届。

  

   发布能够得到现任总统、国内政治精英和广大民众支持的新的国家“对外政策构想”不是一件普通的事。因此,深入理解国家“对外政策构想”具有哪些含义,就显得尤为重要。2016年12月1日公布的俄罗斯“对外政策构想”,与国际关系领域一些基本面的迅速变化,以及许多与俄罗斯保持友好关系的国家的形势、地位和影响力发生改变是紧密关联的。

  

   俄罗斯政府对2016年“对外政策构想”是这样定义的:“本构想是俄罗斯联邦对外政策的基本原则、优先方向、目标和任务的系统表述”。要特别注意,“对外政策构想”第4条在评估世界局势时指出,“当代世界正在经历深刻变革,其本质在于构建国际化的国际关系体系,国际关系结构继续复杂化。在全球化过程基础上形成了新的政治和经济影响中心。世界形势正在发生实力和发展潜力的去中心化,世界重心正在向亚太区域转移。西方在世界 政治、经济领域的主导地位正在收缩”。这里重申了2013年“对外政策构想”中关于西方对世界政治、经济主导权正在萎缩的观点。

  

   由美国和西方国家主导的单极世界的影响力正在减弱,西方政治家以及意识形态人士在潜意识中已经明白这一点,典型标志就是西方媒体围绕美、德、法等国总统选举杜撰所谓“俄罗斯介入”,从而掀起歇斯底里式的舆论攻击。只有那些意识到越来越无力统治世界的人才会认为经济总量较美国差了10倍,国防投入比美国少15倍,且周边遍布美军基地的俄罗斯有能力影响美国民众选出对俄有利的总统。

  

   2016年的“对外政策构想”明确指出,尽管西方世界的主导权正在衰落,但并不意味他们会轻易放弃主导地位。西方国家,换言之西方资本主义体系内的各国,包括其中最为强大的成员,在干预国际进程的目标和手段方面都可以称得上是“帝国主义国家”。他们试图保持自己在国际关系方面的垄断地位,继续将自己对世界进程的观点强加于人,对其他力量中心以及不愿按照他们的政策发展的国家进行打压。这将不可避免地引发国际关系中的不稳定因素,加剧全球和地区局势形成“涡流”。

  

   在国际关系体系重组过程中,制定关键原则的主导权之争,是现阶段世界发展的主要趋势。“对外政策构想”中确定了俄罗斯解决全球问题的优先方向,即发挥联合国等现有解决国际问题的机制和手段的作用,构建公正持久的世界体系;在国际关系中国际法至高无上,可以在遵守利益平衡原则下保护各国间进行和睦及富有成效地合作,并从整体上保障国际社会的稳定;强化国际安全,倡导在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基础上,用政治和外交手段解决区域争端,在此过程中应吸收有关各方加入对话和谈判,而不应将某一方排除在外;加强国际经济和生态合作,促进构建公正、民主的经贸体系和外汇金融体系,促进各国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并以此为前提构建更加有效的、能够抵御各类危机的国际关系体系。当代世界遇到的经济挑战,需要人类共同努力加以面对,从而增进人类共同福祉。

  

   在此需要明确的是,在这一斗争中,每个国家处于怎样的地位,这些国家是否能够真正从民族利益出发,而不是急功近利地从短期物质利益出发来参与公正的世界秩序,有如同在一场大合唱中可以清晰地听到每个人的声音,而且尊重彼此的利益,将邻国利益和国际社会利益融合在一起。

  

   在俄罗斯“对外政策构想”中,区域关系和地区性国家占有显著地位,可称之为“俄罗斯外交的区域性指向”。2016年的“对外政策构想”中提出,俄罗斯将与中国、印度、蒙古国、日本、朝鲜、韩国等亚太国家发展关系作为优先方向。而这与2013年的“对外政策构想”中优先与中国、印度、朝鲜、韩国、 日本、蒙古国等国家发展关系的顺序存在差别。

  

二、“对外政策构想”明确俄罗斯的半岛政策


   在2013年“对外政策构想”第84条中,俄罗斯政府将与朝鲜半岛两国关系定性为:“俄罗斯基于睦邻与互利合作的原则与朝韩两国保持友好关系,更加充分利用这种联系促进地区发展、支持朝韩之间的政治对话和经济合作,以此作为保持地区和平、稳定及安全的重要手段。俄罗斯一如继往主张半岛无核化,并将在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和六方会谈框架下全力支持推进这一进程。”

  

   在2016年“对外政策构想”中,俄罗斯政府对与朝韩关系做了稍显不同的表述,即“俄罗斯致力于同朝韩两国保持传统友好关系,将致力于减少半岛对抗、缓和紧张局势,通过促进政治对话实现朝韩之间的和解与合作。俄罗斯将一如继往主张半岛无核化,并将全力促进这一进程。六方会谈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途径。俄罗斯联邦将继续作出努力,创建东北亚和平与安全机制,并且还将采取措施,扩大区域内经济合作”。

  

   由此可见,在2013年“对外政策构想”中,俄罗斯发展与朝韩关系的基点在于同两国开展多种形式合作,促进半岛双方政治对话和经济合作,推进半岛无核化进程。而2016年“对外政策构想”的基点是降低半岛问题冲突水平,缓和地区紧张局势。

  

   正因如此,2017年7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俄期间,俄方肯定了中方在解决半岛问题上的优先作用,提出半岛局势正常化“路线图”,其中包含中方在2017年初提出的“双暂停”倡议,要求美韩停止演练“斩首行动”(即“作战计划5015”,旨在针对朝鲜领导人并占领朝鲜领土,以达到对朝鲜核试验的管控目的),同时俄罗斯主张朝鲜和美国之间展开直接对话。美韩立即拒绝了这一倡议,但实践证明该倡议是非常及时的。

  

   随后,半岛问题沿着我们共同倡议的轨道发展,包括朝方半年内未进行核试验和导弹发射试验;美方将一年一度的“秃鹫”演习推迟了一个月,并将演习时间缩减了一半(常规两个月的军演缩减为一个月),演习中未动用美国的战略核武器,且减少了演习人数。朝美两国代表为筹备6月12日双方首脑直接会晤进行了多次接触。

  

   2017年5月,韩国政局变动使人们期望韩国在国际政策上采取更加自主的立场,同时带来俄韩关系、韩中关系的改善。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给韩国总统文在寅的贺电中强调,俄罗斯高度评价与韩国之间的建设性关系,准备在各个领域继续发展双边合作,就解决国际事务中的紧迫问题展开协调。两天之后,普京在与文在寅的通话中肯定了解决朝鲜半岛危机、寻求政治外交对话的重要性。

  

   文在寅总统的表态和行动展示了向俄罗斯建议的方向更加积极作为的可能性。例如,文在寅总统分别向4个国家派遣特使,表达了对于稳定半岛局势具有关键意义的立场,同时还向东南亚和罗马教皇派遣了特使。文在寅向中国派遣的特使是卢武铉政府时期的总理;向俄罗斯派遣的特使是四任国会议员、前仁川市市长宋勇吉。宋勇吉是唯一一位2013年在克里姆林宫由普京总统直接颁发友谊勋章的现任韩国国会议员。文在寅总统以这种姿态表达了与俄罗斯和中国加强合作的愿望。

  

三、新形势下半岛问题相关国家的应对之策


   鉴于朝鲜对韩美都采取了更为积极的外交方式,有必要分析朝鲜领导人采取这一系列措施的动机,以及半岛问题相关国家的应对策略。

  

   第一,朝鲜领导人的战略考量。美韩每年都在距离美国本土1万公里之外的朝鲜边界附近进行军演,目的在于期望朝鲜内部动乱和制度崩溃,实施以占领朝鲜领土、清除该国领导人为目标的“作战计划5015”。金正恩作为公众人物出现在国际舞台,已经拥有未被承认的“有核国家”背景。朝鲜洲际弹道导弹足以到达美国本土,因此他不再是一个弱国的代表,至少是作为平等伙伴,可以和世界上任何国家的首脑会谈。

  

   自特朗普上台之后,金正恩遭遇了美国对外政策动机飘忽、难以预测,以及在联合国大会和国际主要机构会议上被声讨的阶段。2017年,美国不止一次在朝鲜周边制造紧张局势,向该地区派遣足以实施核打击的军事装备。朝鲜为了完成建设强大社会主义国家的目标需要和平,需要构建有利的国际环境,从而为内部发展创造条件。朝鲜不打算与任何国家发生战争,更不打算攻击谁。朝鲜全部战略都是基于自卫和反击,而不是先发制人的常规性打击或核打击。

  

金正恩明白,为实现半岛和平稳定,首先必须实现朝韩关系正常化,这不仅可以切实改善两国关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856.html
文章来源:《东北亚学刊》2018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