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希雨:朝鲜半岛的危机周期与长治久安

更新时间:2019-01-30 11:59:51
作者: 杨希雨  

  

   【内容提要】2018年3月以来渐次展开的中朝、朝韩、朝美领导人会晤,为通过对话谈判的方式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和建立半岛永久和平体制,带来了难得的历史性机遇。但这种来自最高层级的积极态势能否持续,依然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事实上,在过去20多年中,朝鲜半岛也曾出现过南北关系实现突破性改善的积极势头,朝美也曾就无核化、两国关系正常化等21个问题展开密集谈判,并就其中的17个问题达成协议。但由于半岛长期存在的战争状态和冷战状态,使南北双方深陷安全利益的尖锐对立中,这不仅严重制约半岛“核”与“和”问题的根本解决,而且使半岛陷入一轮又一轮的“危机周期”。当前能否抓住新一轮机遇,摆脱“危机周期”,实现半岛无核化并建立永久和平体制,关键在于能否建立南北双方共享的共同安全。

  

   【关键词】朝鲜半岛;危机周期;安全悖论;共同安全

  

   20多年前,朝鲜半岛也曾出现过朝鲜与美国关系以及半岛南北关系实现突破性改善的积极势头。2000年,朝美实现高层互访,双方发表了具有历史意义的《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与美利坚合众国联合公报》,强调“终结相互敌对关系,建立基于相互尊重主权,互不干涉内政的新型关系”;朝鲜与韩国之间也于2000年和2007年实现过两次南北首脑峰会,并分别发表了《6·15联合宣言》和《促进南北关系及和平与繁荣的联合宣言》,共同表示“按照和解、合作与统一的精神来解决彼此间问题”。但这种来自双方高层甚至是最高层会谈所取得的历史性重大成果,并没有实现朝鲜半岛的无核化以及持久的和平稳定,朝鲜核问题依旧愈演愈烈,半岛危机反复爆发。

  

   那么,这次朝鲜半岛南北关系以及朝美关系的缓和与对话,会重蹈以往的“对话—对抗周期”的覆辙,还是开辟朝鲜半岛实现长治久安的历史新进程?本文试图分析当前朝韩、朝美各自的政策意图,以及朝韩、朝美多次积极接触取得重大成果又再陷危机的根源,来探讨实现半岛长治久安的基本途径。

  

一、当前半岛局势转圜的基本背景和政策动因


   2018年后,朝鲜半岛事态积极向好,并非偶然,而是有关各方的安全利益以及政策考虑所驱动的必然趋势。从半岛过去20多年战争危机与对话缓和循环往复的历史可以看出,尽管朝鲜同韩美同盟的安全矛盾日趋尖锐,有时甚至爆发最高领导人之间的“言语交战”,但对立双方在战争与和平的选择上,客观上存在着根本的共同利益,因为半岛一旦爆发战争,所有各方均为输家。

  

   正因如此,中方在复杂尖锐的朝韩以及朝美对立中,一直坚持劝和促谈、反对战争,这也是有关各方每当半岛局势恶化到战争边缘时,总是把如何避免战争、维持和平作为决策的出发点和首选。尤其是朝韩双方作为半岛的主人,对于保持半岛和平、防止战争摧毁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有着高度一致的责任感和共同利益。早在2017年6月朝鲜半岛紧张态势还在不断升级的时候,韩国总统文在寅就提出南北携手参加平昌冬奥会的建议;针对美国可能采取军事行动解决朝核问题的动向,文在寅公开向美国喊话:“没有韩国允许,任何国家都不得在半岛动武。”而朝鲜最高领导人在2018年元旦致辞中,不仅对文在寅关于南北携手参加平昌冬奥会的建议做出积极回应,而且强调“当前形势要求北南事不宜迟,不拘于过去,改善北南关系”,“要缓和北南之间尖锐的军事紧张状态,营造朝鲜半岛的和平环境。”正是因为朝鲜和韩国对于追求半岛和平有着共同追求,对于半岛爆发战争的风险有着共同的关切和反对,从而奠定了2018年南北关系回暖、半岛局势缓和的基础。当然,除了中国坚持不懈地劝和促谈反对战争以及南北双方对于防止战争存在共同利益这两个基本背景外,朝韩美各自不同的政策考虑,是催化当前局势从紧张对立走向迅速缓和的直接动因。

  

   2018年初,朝鲜主动建议举行南北首脑峰会以及朝美领导人会谈,并在百日内三次访华,重申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主要出于以下三点考虑:

  

   第一,保障国内进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战略调整。根据发展核武与发展经济的“并举路线”,朝鲜在2017年11月宣布完成了发展核武的“历史伟业”,把今后的战略重点转向了“集中全力”发展国内经济建设。正如2018年4月召开的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议书所宣布的那样,要“使党和国家全盘工作指向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为此集中一切力量”。这就迫切需要和平稳定的外部环境,迫切需要尽快恢复和改善同主要国家的关系,特别是同中国、韩国和美国的关系,迫切需要减少甚至全部解除国际社会对朝制裁。而举行峰会并重新谈判半岛无核化,则是达成上述目标的捷径和有效杠杆。

  

   第二,从最高层级重新启动南北和解改善关系的进程,不仅有利于迅速缓和半岛紧张局势、构建和平稳定的外部环境,而且有利于尽快恢复南北经济合作与交流关系,在国际对朝制裁体系中打开缺口并逐步瓦解该制裁体系。

  

   第三,朝鲜在掌握了“核打击美国全境”的能力,同美国建立起“实力对等平衡”之后,重启南北改善关系和朝美对话进程,既有利于朝鲜在新的实力地位基础上推动南北和解、合作、和平统一的进程,又有利于朝鲜在“核实力对等平衡”的基础上同美国谈判核问题以及和平问题。

  

   韩国对朝鲜关于尽快举行“南北”“朝美”双峰会的建议,一方面表示高度赞赏并积极回应和斡旋,另一方面在朝鲜核问题上也同朝鲜存在深刻分歧,且受到美国以及国内在野党派的极大牵制。文在寅政府把韩朝、朝美“双峰会”视为重大机遇,希望借此实现三大目标:一是通过举行南北首脑峰会,缓和半岛紧张局势,重启南北和平、和解、合作进程;二是把“双峰会”及其所重新启动的南北对话与朝美对话进程当作解决朝鲜核问题、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重要平台;三是通过并行的南北对话和朝美对话推动朝鲜与韩美同盟签署“终战宣言”,在政治上终结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的朝鲜半岛战争状态。对韩国而言,在上述三大目标中,保持稳定的朝美对话与谈判是关键,努力斡旋促成朝美首脑会谈及其后续对话谈判,既能防止朝美对话破裂对南北对话产生灾难性影响,又有利于把无核化问题引入南北会谈之中。因此在南北峰会举行之前,文在寅总统明确表示,半岛无核化同南北对话不可分割开来。

  

   特朗普政府对于举行美朝最高领导人会谈的朝鲜提议被动应对,而且对于快速推进的南北缓和,通过举行加强对朝多边制裁“温哥华国际会议”、新增对朝单边制裁等措施牵制韩朝的接触。特朗普政府并不反对包括最高领导人会谈在内的美朝接触,恰恰相反,特朗普本人早在竞选期间就明确表示,必要时可以同朝鲜最高领导人直接会谈,但美国政府对于美朝对话设立了明确的前提条件,即朝鲜必须彻底无核化,同时拉着盟国韩国和日本共同坚持在朝鲜彻底弃核之前,绝不解除对朝极限施压。

  

   特朗普总统完全接受朝方提议举行美朝首脑峰会,一是由于韩国转达朝鲜最高领导人关于无核化的口信,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美国对美朝会谈所设定的前提条件;二是由于特朗普政府在对朝采取预防性有限军事打击遭遇国内外强烈牵制的情况下,不得不把对话谈判加制裁封锁两手并用的政策作为军事手段解决朝核问题的替代措施。特朗普政府在美朝首脑会谈举行前,抢时间构筑严密的对朝制裁封锁体系,谋求把制裁措施作为同朝谈判无核化问题的筹码,把各种制裁措施同朝鲜的具体弃核行动相挂钩,在“极限施压”的框架下,迫使朝鲜实际采取弃核措施来换取美国解除对朝制裁。

  

   尽管朝韩美三方对于启动南北与朝美峰会的目的各不相同,但对话进程对于稳定半岛局势、在稳定的局势下探讨解决复杂矛盾的道路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二、以往朝韩、朝美接触的进展与“危机周期”的根源


   朝韩与朝美最高领导人举行面对面的会谈来之不易,使这两个峰会所启动的南北对话和朝美对话进程取得实质性进展,更是难上加难。

  

   朝韩和朝美高层乃至最高层对话并非始于今日。早在冷战时期的1972年,朝韩之间就开启了对话与和解进程,跨越了冷战和后冷战时期。虽几经动荡起伏,但在南北和解合作与和平统一、推动半岛无核化这两个基本问题上,取得了一系列里程碑式的重大成果。而朝美接触从1992年第一次高级别政治会谈开始,也在朝鲜半岛无核化以及朝美关系正常化两个基本方面先后取得了一系列标志性成果。

  

   (一)1972年以来朝韩接触的进展与成就

  

   朝鲜与韩国之间自1972年谈判发表《7·4南北联合公报》开始,进行过从工作级、内阁级到最高领导人级别的多次会谈,特别是2000年6月第一次南北首脑会谈以及2007年10月第二次南北首脑会谈把南北关系推向高潮。通过签署《7·4南北联合公报》(1972年4月)、《南北和解、不侵略及交流与合作协定》(1991年12月)《朝鲜半岛无核化联合宣言》(1992年1月)、《6·15南北联合宣言》(2000年6月)、《促进南北关系及和平与繁荣的联合宣言》(2007年10月)等一系列重要文件,使朝韩在南北关系以及半岛无核化两个方面取得了重要的、影响未来的实质性进展。

  

   第一,在改善南北关系,促进和平统一方面达成如下基本共识和重要协议:

  

   确立了“统一三原则”,即自主、和平、超越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差异的民族团结;明确了和平统一的模式,即按照南方关于“邦联”的概念,以及北方关于松散形式的“联邦”的方向,共同推进和平的、没有外来干预的自主统一。确立了南北相互间关系准则,即互不侵犯、互不使用武力和平解决争端、终止军事敌对状态共同维护半岛和平、互不干涉内政。建立半岛永久和平体制,终结1953年临时停战协定,为此南北共同推进在半岛召开三方或四方领导人会议,宣布正式结束朝鲜半岛的战争状态。

  

   解决包括离散家属团聚等问题在内的人道主义问题,实现离散家属团聚定期化。开展和加强贸易、投资、文化、教育、科技、新闻出版、广播电视、通邮、立法等广泛领域的交流与合作。

  

开展和加强南北在恢复与改善南北交通、开发自然资源、经济特区等方面的项目合作,包括建设开城工业园区、金刚山旅游区、合作建设恢复穿越南北的铁路、恢复开城到新义州的铁路、合作建设开城到平壤的高速公路、合作建设位于安边和南浦的造船基地,并在农业、健康与医疗、环境保护等方面建立合作项目,在双方有争议的西海地区建立“和平与合作特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857.html
文章来源:《东疆学刊》2019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