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法国汉学家詹嘉玲(下):康熙皇帝与耶稣会传教士

更新时间:2020-04-04 21:01:20
作者: 詹嘉玲   赵静一  

  

   赵静一,毕业于剑桥大学古典学系,获学士、硕士及博士学位,为该系首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本科生。现任剑桥大学达尔文学院及李约瑟所研究员,研究方向为古希腊与中国哲学思想比较。2013 年获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学金特别优秀奖。曾受邀参与录制 BBC 大型纪录片《中国故事》。2018 年初,与劳埃德(G. E. R. Lloyd)爵士共同编辑的《古代希腊与中国比较研究》(Ancient Greece and China Compared)由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成为该领域里程碑式的著作。

  

   詹嘉玲(Catherine Jami),法国知名汉学家、科学史学家,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研究员、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EHESS)主任研究员,国际科学技术史学会秘书长,国际东亚科学技术医学史学会前主席。主要研究领域为明末清初中欧科技交流史,并侧重于中国数学史研究。

  

  

   距上次更新 “静一访谈” ,已有些时日了。这期间,有很多朋友问我,下一期访谈什么时候推出呢?一直有人惦记着访谈,着实让我从心底里感到高兴。无奈过去这大半年学术工作繁重,很难抽出时间来转录、翻译、整理那些珍贵又有趣的访谈录音。能够在发展事业与兴趣爱好上合理地分配时间,并同时兼顾自己的小家庭,实在不是一件易事。

  

   这期访谈筹备时间已久,很高兴在这个金秋时节为大家推出。受访者詹嘉玲(Catherine Jami)博士是位知名的汉学家、科学史学家,也是我采访的首位法国学者。我与她是在我读博期间相识,那时正值她的先生古克礼教授(Christopher Cullen,第二期 “静一访谈” 受访者)在李约瑟研究所任所长。当时我对詹老师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她的研究方向是数学史及近代欧洲与东亚的科学交流史,而这一切似乎都离我自己的研究课题太远了。后来,当我逐渐走近科学史领域,才认识到詹老师研究的非凡意义,而她在这方面的贡献也称得上举足轻重。我意识到,通过学习欧洲与东亚的交流史,探讨中西如何通过看待“他者”而审视自我,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当代诸多文化问题。

  

   由于两人研究领域相近,詹嘉玲和古克礼夫妇常常会出现在同一场研讨会上。如果说古克礼老师幽默风趣,童心满满,总是在谈笑风生中点出一些关键性大问题,那么詹嘉玲老师给人的印象则是相当严肃且一丝不苟。在研讨会上,她的发言简要、精辟又一针见血,十足的大学者风范,常常令作为博士生的我对她肃然起敬,心中总是有点惶惶然不大敢与她进行深入交谈。后来与她进一步接触后,我才发现是自己多虑了,詹老师其实是一位十分低调又谦逊的学者,在她看似严肃的外表下,内心涌动的却是对学术、对学生、对社会的满腔热忱和令人无比敬佩的责任感。

  

   2018 年 9 月 10 日,詹嘉玲博士在访问李约瑟研究所期间,欣然接受了我的采访。那时距离现在已有一年之久,通过整理我们当时的对话,有幸再次回味思考她与我分享的种种——关于她的求学研究之路、关于康熙皇帝与传教士以及学者的精神与责任等等,这样的过程对我来说真是一种享受。不知是否这段时间自己也成长了,时隔一年,我对她的所思所想似乎有了更深刻的体会。还记得采访那天,我的重感冒还未痊愈,带着浓重的鼻音向老师请教问题,想象着耶稣会传教士在大清朝廷上与康熙交流科学的场景。那场如沐春风的对话竟然让我忘却了身体的不适——是啊,无论何时,知识都是一剂上好的灵丹妙药!我也非常希望读者朋友们能从这篇访谈中有所收获。

  

一、康熙——一位热爱科学的帝王


   静一:现在我们来谈一谈您的著作《皇帝的新数学》(The Emperor’s New Mathematics)中的话题。很多人都知道康熙热衷于数学、天文学等科学,他在这些领域达到了怎样的层次,是什么促使他学习这些内容呢?

  

   詹嘉玲:我认为,康熙的第一个动机是,他认为天文学对于国家至关重要,因为发布准确历法的能力是国家合法性的象征。他对天文产生兴趣应当是从 1668 年开始的,那时清朝入关还不到 25 年,如果历法不准确,这对国家确实是一个挑战和威胁。因此第一个动机是政治的,即利用知识为统治服务。

  

   另外,很明显,他真的对这一学科真正感到好奇。我认为,他学习数学是因为他确实很喜欢,从文献中就可以看出这一点。他不像当时的法国国王那样随性,凭一人的意志和喜好而决定做什么事。中国的皇帝总是表现出自己做某件事情是有原因的,而出发点总是为民服务。因此,他个人的快乐在某种意义上与他作为君主的形象无关。至于他在这一领域达到了怎样的层次,我认为将他视作一个数学家是没有意义的,他是一位业余爱好者,一直都有好的导师在身边,并一直对此保持兴趣。

  

   同时,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得到相关信息,要看起来比任何人都更了解情况或更明智,这也塑造了他的一种形象。当然,也是为了告诉那些为他工作的人:注意!你的皇帝一直在盯着你,如果你不称职,你会被发现的。所以,在他学习任何东西的背后总会有这样的一种暗示。

  

   静一:请问康熙皇帝的老师都是什么人呢?

  

   詹嘉玲:在科学方面,他的老师是一些耶稣会传教士。当然,康熙不是唯一一位重视学习的皇帝。和众多历代皇帝一样,他也要师从中国最杰出的学者,学习经典典籍。这种学习模式为他学习科学提供了一个范例。这意味着这些科学老师们必须随时待命,为康熙书写笔记,后来这些笔记就变成了整个帝国的教科书基础。

  

   静一:与传教士交往,他需要翻译人员吗?

  

   詹嘉玲:康熙倾向于用那些擅长语言的耶稣会传教士,不过需要的时候,翻译人员通常也是耶稣会教徒的一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些耶稣会教徒应当用哪种语言与他沟通。当 1688 年法国耶稣会士抵达中国时,他们首先被指令学习满语。看起来满语是康熙的首选语言,尽管他汉语说得也很好,而且充分意识到某些教科书应当用汉语和满语两种语言。据说,康熙 11 岁时才开始学习汉语。所以,当他十四、五岁第一次见到南怀仁(Ferdinand Verbiest,1623-1688)时,他可能更喜欢说满语,当然多年之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静一:与中国或其他国家的帝王相比,康熙对科学的这种热情有多大的独特之处?

  

   詹嘉玲:就中国而言,据我了解没有其他帝王有康熙这种对于科学的热情,虽说有些帝王同样热爱学习,但涉及到的是其它领域。总体而言,清朝的皇帝比明代的皇帝更有学识。在世界范围内,我们发现了一些类似的情况。与康熙情况最相似的是俄罗斯帝国的彼得大帝。众所周知,他周游欧洲时了解了各类技术如何运作,对此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并达到了相当的水平。在大致同一时期,两位君主都意识到可以从其他地方获得用于管理国家的知识和技术。

  

   静一:这也是您书中的一个论点,康熙是在某种意义上利用科学来巩固他的权力。他是如何做到的?

  

   詹嘉玲:除了历法外,还有像火炮这样的技术。他要求耶稣会士为他铸造火炮,当然在那个时期火炮是很重要的。后来在 18 世纪,乾隆继续用传教士铸造的火炮征服了大片中亚地区。地图绘制同样非常重要——它不仅仅是一个帝国力量的象征,同时对于管理、控制通信也非常有用,尤其是在战争的情况下。

  

   静一:根据耶稣会传教士的见解,康熙对历法做出了怎样的改革?

  

   詹嘉玲:事实上,中国的历法改革始于明代,这是徐光启(1562-1633)的成就。17 世纪 30 年代,有大量的书籍描述如何计算历法常数,当满族人占领北京后,就立即开始照此实施了。汤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 1592-1666)毛遂自荐担任朝廷钦天监监正。当时正需要一个较好的历法,所以他的提议被接受了。汤若望在北京待了二十年,顺治皇帝去世后,他因树敌众多,结果被弹劾和审判。这实际上彻底结束了耶稣会在中国的传教事业,传教士均被遣送至广州。这是因为继汤若望之后,杨光先(1597-1669)成为了钦天监监正,而他正是汤若望的指控人。从一开始他便说,自己并非天文学家。在他看来,主要问题并非汤若望的历法不准确,而是让不懂中国文化的人来做历法不成体统。同时,他认为基督教会对社会秩序产生威胁。

  

   此人在掌管了四年历法之后,事情开始变得有些混乱,比如说,1668 年北京天空上出现了一颗星,大概是彗星,而在星占上并没有给出很好的解释。那时当政的年轻皇帝(康熙)事实上仍被摄政王控制。他开始对历法产生兴趣,而他采取的第一个政治行动,便是让他的参事调查了解在耶稣会传教士和他们的指控者中,有谁能够在历法方面有所突破。他说,我们需要证据证明负责历法的人能够胜任这一职务,并有能力为我们提供一个好的历法。我认为此事是体现他统治方式的典型例证。

  

   静一:康熙与耶稣会士是怎样的关系?

  

   詹嘉玲:基于耶稣会士的描述,当然,他们所描述的与皇帝的互动是为了展现他们得到了极大的尊重。在他们的描述中,康熙是一个非常随和、友好的人。如果他与他们一起学习,那就意味着他在很大程度上接受了他们在教学领域的权威。

  

   康熙将耶稣会士作为信息来源,询问他们很多问题。我认为,康熙故意给他们一种印象,那就是他赞同他们的看法。比如说,他会在耶稣会面前嘲讽中国的天文分野体系,说为什么中国人只把天映射到中国而忽略其他国度呢?这其实是在与他们开玩笑。同时,又有史料证明,康熙会与其他学者谈到耶稣会士一些负面的东西。所以说,康熙倾向于以某种方式与各种群体建立联系,向他们表明他的同情与保护。

  

二、有关康熙与耶稣会传教士的文献


静一:除了耶稣会传教士的文献,还有什么其他的资料可供我们学习这段历史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717.html
文章来源:静一访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