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盛邦和:《海国图志》的亚洲认识

更新时间:2019-06-06 18:05:42
作者: 盛邦和 (进入专栏)  

  

   提要:鸦片战争之后,先进中国人所见的亚洲,已不仅是一个地理的亚洲,经济、政治、文化的亚洲图像,虽其朦胧,业已呈现。《海国图志》既体现亚洲文化的自信,又揭示亚洲社会的故陋,同时书中有关“师夷制夷”、建设”海国”及贸易立国的改革思想,也成中国宝贵的思想遗产。

   关键词:《海国图志》 “天下一大州“ 制夷” “海国”

  

   魏源刊有《海国图志》。此前林则徐编有《四洲志》九万字。1841年8月林则徐与魏源会于镇江,嘱魏源以《四洲志》为底本,扩充撰述,叙外洋情况。魏源增补资料,辛勤挥笔,1843年1月3日出版《海国图志》50卷。1847年扩为60卷。1852年(咸丰二年),又辑录徐继畲《瀛环志略》及其他资料,达100卷。[1]自叙何以作,云:“为以夷攻夷而作,为以夷款夷而作,为师夷长技以制夷而作”。此书编纂体例与内容构成皆与先前出版的同类史地书不同,对西方地理、历史、政经及先进科技详作记载,同时记亚洲事情周详深入。[2]

  

   1、所据史料的丰富

  

   《海国图志》,尤其是1852年出版的百卷本,其所征引几乎囊括当时所有汉文出版的外国史地报刊书籍,此所谓“近日夷图、夷语,钩稽贯串”。择其要者有:玛吉士:《地理备考》、马礼逊:《外国史略》、韦理哲:《地球图说》、高理文(裨治文):《美里哥(美国)志略》、郭实腊(郭士立):《万国地理全图集》、《贸易通志》及《东西洋考每月统纪传》、培瑞(麦嘉缔):《平安通书》等。[3]魏源称自己的书,“何以异于昔人海图之书?曰:彼皆以中土人谭西洋,此则以西洋人谭西洋也。”

  

   魏源在《海国图志·原叙》中说:

  

   《海国图志》六十卷,何所据?一据前两广总督林尚书所译西夷之《四洲志》,再据历代史志,及明以来岛志,及近日夷图、夷语,钩稽贯串,创榛辟莽,前驱先路。大都东南洋、西南洋,增于原书者十之八;大小西洋、北洋、外大西洋,增于原书者十之六。又图以经之,表以纬之,博参群议,以发挥之。何以异于昔人海图之书?曰:彼皆以中土人谭西洋,此则以西洋人谭西洋也。[4]

  

   魏源述中国西洋舆地学由来:“谭西洋舆地者,始于明万历中泰西人利马窦之《坤舆图说》,艾儒略之《职方外纪》。初入中国,人多谓邹衍之谈天。及国朝而粤东互市大开,华梵通译,多以汉字刊成图说。其在京师钦天监供职者,则有南怀仁、蒋友仁之《地球全图》。在粤东译出者,则有钞本之《四洲志》、《外国史略》,刊本之《万国图书集》、《平安通书》、《每月统纪传》,烂若星罗,了如指掌,始知不披海图海志,不知宇宙之大,南北极上下之浑圆也。”[5]

  

   《海国图志·后叙》说:“近惟得布路国(葡萄牙)人玛吉士之《地理备考》,与美里哥国(美国)人高理文之《合省国志》,皆以彼国文人,留心邱索,纲举目张。而《地理备考》之《欧罗巴洲总记》上、下二篇,尤为雄伟,直可扩万古之心胸。”[6]作者对玛吉士的尤予重视,“玛吉士之《天文地球合论》,与夫近日水战火攻船械之图,均附于后,以资博识,备利用。”[7]

  

   魏源通览与世界史地有关论著,也指出其缺点:“惟是诸志多出洋商,或详于岛岸土产之繁,埠市货船之数,天时寒暑之节,而各国沿革之始末,建置之永促,能以各国史书志富媪山川,纵横九万里,上下数千年者,惜乎未之闻焉。”[8]

  

   2、“天下一大州也,人类肇生之地,圣贤首出之乡”

  

   《海国图志》有如下图表记亚洲情况:东南洋各国沿革图、西南洋五印度沿革图、汉魏唐西域沿革图总叙、汉西域沿革图、北魏书西域沿革图、唐西域沿革图、元代疆域图叙、元代西北疆域沿革图。又有亚细亚州各国图、亚细亚州全图、朝鲜国北界图、朝鲜国中界图、朝鲜国南界图、安南国图、东南洋沿海各国图、中南两印度国合图、东印度图、五印度国图、五印度国旧图、西域各回部图、西域押安比路治三国图、百耳西亚国图、亚拉比亚国图、土耳其国全图、南土耳其国图、亚细亚州内俄罗斯国图、日本国东界图、日本国西界图、东南洋各岛图等。

  

   《海国图志•阿细亚洲总说》依据史籍将世界分为四洲,又称“四大地”。其中,亚齐亚(亚细亚)最大,长二万四千里,阔一万二千三百里。魏源所处时代已能精确使用经纬度表示地理方位。亚洲所处经纬度:“大地北极出地二度至七十八度。英国中线偏东自二十六至一百九十度。”[9]

  

   《海国图志·阿细亚洲总说》介绍亚洲云:“天下一大州也,人类肇生之地,圣贤首出之乡。”[10]广阔大地,所容国土不啻百余,其大者首推中国。其次鞑靼,专事游牧,尊“回回”教,可称为“回回”国家。[11]再有“曰印第亚,即五印度。曰莫卧尔,小白头回国。曰百儿西亚,大白头回国。曰度尔格,都鲁机回国。曰如德亚,天方默德那所属国。”魏源勾画亚洲三大文化区域。此为中华文明区(包括中国、日本、朝鲜及东南亚华人,主信儒教)、伊斯兰教(主信回回教)区及印度文化区(信仰佛教与印度教)。[12]

  

   魏源又划分亚洲区域地理:东方“及太平海(太平洋)与其海隅”,有中国及所属满洲地方、日本群岛、琉球等。“中国则居其东南,其北极出地之度,南起琼州出地一十八度,北至开平等处出地四十二度,从南涉北,其得二十四度,径六千里,东西大抵略同”,对中国地理位置作精确说明。值得注意,到魏源时代,中国“居世界之中”的概念渐被动摇,“中国中心”思想渐趋消弭之势。[13]

  

   魏源记西学东渐情况云:“其(中国)距大西洋路几九万,开辟未始相通,但海外传闻,尊称之为大知纳。近百年以来,西舶往来贸迁,始辟其途,兼以历算之士,得历中华,广闻见,旷然远览”。[14]

  

   《海国图志·原叙》有以下说明:“夷教夷烟,毋能入界,嗟我属藩,尚堪敌忾,志《东南洋海岸各国第三》。吕宋爪哇,屿埒日本,或噬或駾,前车不远,志《东南洋各岛第四》。教阅三更,地割五竺,鹊巢鸠居,为震旦毒,述《西南洋五印度第五》。”[15]

  

   亚洲东南有大海,海中岛屿星罗棋布,又有沿岸国家,“谓芜来由列邦,暹罗、安南、老挝、缅甸”等。亚洲西南有印度洋,又有列国如印度等。

  

   亚洲西方有西域列国与土耳其等国,此为人类始祖诞生之地,又为世界数大宗教发源之地,“道理术法与教门,一皆由亚齐亚(亚细亚)出,故亘古至今视为重地。”再往西行,可见欧洲大陆及地中海,隔地中海远望则有非洲。[16]

  

   亚洲北方有“俄罗斯藩属国”及广袤的西伯利亚地区。俄罗斯地跨亚欧两大洲,西伯利则坐落于亚洲。从俄罗斯往北是“北冰海”,即现在的北冰洋。亚洲中部有蒙古各部,其为广阔绵延的草原与沙漠,再有中国西藏与新疆。[17]

  

   3、关注东南亚沿革,叙论“三国”社会特点,阐述“制夷”精神

  

   《海国图志》对安南、暹罗、缅甸等三国作重点介绍。安南即越南,暹罗即今泰国,缅甸名称未变。三国在“阿细亚洲南洋”,“阿细亚”即为亚细亚。“安南三国”与印度接壤,故欧罗巴人称此地为“印度外”。法国“曾遣罗比里至暹罗国,欲行教化”,遂于此地有所知晓。近日英国“得印度之地”,于安南等三国益加关心,“所说此方之事,虽不详备,较前代欧罗巴人则所得为多”。[18]

  

   魏源书中介绍缅甸都城及一般社会情况。“缅都曰阿瓦城,瓦垣而竹屋,街衢甚广,庙耀宫宏居民三万。北极出地自二十一度五十分,偏东七十六度。道光十九年地震。安拉补腊为唐人所居大镇,国之旧居也。居民二万。兰云、马他万、巴心三城,皆海口。兰云城与印度贸易,产坚木,多运出造船,每年价银十五万两。运入者多布匹。附近城有大庙高塔,愚民随时赴之烧香拜佛,用重金镶塑木像。”[19]

  

   书中叙论三国政治:“缅甸、暹罗、安南政事大略与东方各国相同,权柄专制于王,百官不得专擅所用。律例皆合中国、印度两国之律,参酌损益而行。”[20]其中对缅甸情况观察尤详。“王操全权,办事不以律,国中产业,随意夺给,有事则征饷,纳税无定则。王所乘白象,以金镶厩,嵌以宝玉,与宫无异。履花毡,食珍羞。人敬象如大臣。王户俱会同操权,有亲政大臣一位,辅政官一位,副理政事通事官一位,各部立帅。各郡置官有土司、调司,皆世袭无俸禄,故勒索为常”。[21]作者对缅甸赋税田制一体观察,论其“如东方中国之法,以田地钱粮为正供,此外征收外国贸易税饷,不作正项,别贮内库”。[22]

  

   “权柄专制于王,百官不得专擅所用”、“王操全权,办事不以律,国中产业,随意夺给”、“世袭无俸禄,故勒索为常”,魏源用如上口吻叙说东南亚政治实情,其否定态度是明确的。在魏源看来,专制腐败、徇私枉法,欺凌百姓,“随意夺给”凡“天朝”积弊,东南亚列国同样存在。无论中原本地,无论“藩属”异乡,既当师夷之器物,亦当自觉改革,革旧求新,如此才能达抗敌“制夷”目的。

  

   《海国图志》记越南古史说:自汉、唐、明此地屡属中国版图,列郡县,事载前史。[23]明成化十七年九月,马六甲前来朝贡,其贡使言:成化五年贡使还,飘抵安南(越南)境,多被杀,余黥为奴。今安南据城地,欲吞本国。明朝廷知此情况,“乃因安南使还,敕责其王”。[24]由此事例可知,长期以来,越南与中国关系乃属宗主与藩属的关系,凡越南有事,中国有权“敕责”约束。

  

   魏源论近代以来,越南与西洋之间所发生的若干大事,其时“皆在本朝”,与中国海防关系最为密切。书中详记越南“攘夷”事迹:“雍正初,红夷兵舶由顺化港闯其都,而西都以水攻沉之。嘉庆中复由富良海口闯其东都,而东都以火攻烬之,鸷鸟将击,必敛其形,未闻御大洋横行之剧寇,徒以海口炮台为事者”,又于越南善用本国兵船战胜西洋赞不绝口。他称扬“越南之禁鸦片,与日本禁耶稣教同功”,啧啧感叹云:“咄咄岛邦,尚能令止而政行!”[25]

  

《海国图志》说暹罗国别号“赤土”国,而缅甸为“乌士”,均以土壤异色得名。乾隆年间,缅甸(乌土国)构兵,进攻暹罗(赤土国)。暹罗郑昭克复旧基,然仅十分之六。旧地丹著、氏麻、叨涂怀三城犹为缅甸所据。暹罗请中国调停,“令乌土国割回三城”。中国回答:“前此缅酋孟驳与暹罗绍氏构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60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