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段德智:陈修斋先生与当代中国中世纪哲学的翻译和研究

——在第二届全国中世纪哲学论坛上的发言

更新时间:2019-05-14 22:27:56
作者: 段德智 (进入专栏)  

  

   陈修斋先生(1921—1993)是当代中国中世纪哲学翻译和研究的一位先行者和一位设计者,他的学术影响是深广的,作为一代学术领袖,他在我国当代中世纪哲学翻译和研究领域的学术地位是无可替代的。

   我今天讲三个问题:一是作为当代中国中世纪哲学研究一位先行者的陈修斋先生;二是作为当代中国中世纪哲学翻译和研究一位设计者的陈修斋先生;三是陈修斋先生深广影响的两个维度及其交集。

   先讲第一个问题,即作为当代中国中世纪哲学研究一位先行者的陈修斋先生。早在1957年,陈先生就以对中世纪哲学的独到见解,力排众议,批判左倾教条主义,说明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可以兼容,在哲学史上“可以有进步作用”。我国著名西方哲学史专家汪子嵩先生在谈到这一点时,曾由衷感概道:“在有这点觉悟上,修斋比我至少要早十几年。”在文革期间,他身处逆境,痴心不改,他与人编辑的《欧洲哲学史》讲义,中世纪哲学部分非但没有压缩,反而大幅扩容。1978年之前,中世纪哲学在我国是西方哲学史领域中的一个“险区”。陈先生不畏艰险,旗帜鲜明地创造性地深入开展这一研究,非常难能,他是我国当代中世纪哲学研究的一位杰出的先行者。

   如果说在文革前,陈修斋先生差不多是单枪匹马战斗的话,文革后,他便萌生了组建中世纪哲学翻译和研究队伍的构想。为了改变我国中世纪哲学极其薄弱的现状,培养我国中世纪哲学学科带头人,陈修斋先生于1982年,派遣时为他的硕士研究生的赵敦华赴卢汶大学研究中世纪哲学。与此同时,他还鼓励和推动武汉地区的中青年学者翻译和研究中世纪哲学。他常对我们说:“中世纪哲学现在就是一块荒地,只要你拿锄头挖个坑,丢进一粒种子,秋季就有收成。”1988—1990年间,他亲自组织武汉地区多个中青年学者翻译中世纪哲学,并亲自校订了我们的译稿(30多万字),为日后武汉地区中世纪哲学的翻译和研究培养了骨干,奠定了基础。实践表明,陈先生生前的这两项重大举措对他身后的我国当代中世纪哲学翻译和研究产生了深广影响。陈先生是我国当代中世纪哲学翻译和研究的一位卓越的设计者。

   现在讲第三个问题,这就是陈修斋先生深广影响的两个维度及其交集。陈先生的深广影响首先体现在赵敦华身上。赵敦华不负陈先生的学术重托,学成回国后,干了两件大事。第一件是他于1994年出版了他的中世纪哲学专著《基督教哲学1500年》。该著不仅思想深邃、视野开阔,而且史料也相当丰富和扎实。在我读过的我国国内出版的同类著作中,其旁征博引原始史料之多,至今无出其右。至少我们可以说它是当代中国中世纪哲学研究最重要、最权威的学术成果之一。第二件是他花了十年功夫主编了两卷本《中世纪哲学》。毋庸讳言,此前傅乐安先生曾以6年时间(1988—1694年)完成了“初稿”,功不可没。但赵敦华教授为了编译、出版该著,却花了10多年时间(2002—2013年),不仅对初稿的选目做了大规模调整和充实,而且还提出了“现代外文译本和拉丁文(希腊文)原著相互参照”的翻译要求,对选用的部分初稿重新做了校订。该书于2013年出版后,商务印书馆学术研究中心曾以“几代学人,半世心血”为题,中国社会科学报曾以“将成研究西方哲学重要参考”为题报道了该著的出版,足见我国出版界和学界对该著的重视。由此看来,当年陈先生执意派遣赵敦华出国研究中世纪哲学实在是一项富有远见卓识的举措。

   与此同时,武汉地区中世纪哲学团队也做了一些工作。首先,在中世纪哲学翻译方面,我们先后出版了《论存在者与本质》、《神学大全》第1集(5册)、《论独一理智》和《反异教大全》(5册)四部译作。此外,我们还参编了赵敦华和傅乐安主编的《中世纪哲学》一书(约50万字)。其次,我们主编了《经院哲学与宗教文化研究丛书》,现在已经在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刘素民、翟志宏、董尚文、白虹、濮荣健、车桂、方永、黄超、张祎娜等人的11部学术专著。此外,我们还出版了《中世纪哲学研究》(段德智著)、《阿奎那的灵魂学说探究》(徐弢著)、《阿奎那伦理学思想研究》(刘素民著)、《大家精要:阿奎那》(刘素民著)、《托马斯难题》(翟志宏著)、《阿奎那语言哲学研究》(董尚文著)和《托马斯哲学专题研究》(董尚文著)等7部学术专著。

   陈修斋先生深广影响的这两个维度并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关联的,甚至还有一定的交集。这种交集首先表现为课题负责人的交集。2002年,赵敦华和段德智共同申报了一个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重大研究项目(项目批准号为02JAZJD720001)。这是我们两个人平生第一次共同申报项目,基本上也可以说是平生最后一次共同申报项目。其意义无疑是重大的。这一方面是因为课题内容是《西方哲学文献选编(中世纪卷)》,另一方面是因为本课题的两个负责人均为陈修斋先生的学生,而这也意味着北京大学中世纪哲学团队与武汉地区中世纪哲学团队首次“直接”合作。

   其次,还表现为课题内容的交集。按照当初的课题设计,该课题有          两个基本子课题:一个是《中世纪哲学》编译,由赵敦华教授负责,另一个是《神学大全》翻译,由段德智教授负责。但在实际运作中,我们是有分有合的。例如,我们武汉团队就参加了赵敦华教授主编的《中世纪哲学》的翻译工作。《中世纪哲学》首先收录了陈修斋先生直接组织翻译的译稿。这部分稿件当初是由我直接寄给傅乐安先生的,当时我统计了一下,有近30万字。其次,是该著收录了赵敦华教授接手主编后安排刘素民研究员和我翻译的译稿。他给刘素民研究员安排的任务是翻译西格尔的《论世界的永恒》,给我安排的任务则有四项。它们分别是:(1)校傅乐安先生的《神学大全》译稿(节译);(2)校傅乐安先生的《反异教大全》译稿(节译);(3)译阿奎那的《论存在者与本质》;(4)译埃克哈特的《上帝慰藉之书》。我们不仅在中世纪哲学的翻译方面有所合作,而且在中世纪哲学研究方面也有所合作。例如,我们就曾联合写作了《试论阿奎那特指质料学说的变革性质及其神哲学意义——兼论materia signata的中文翻译》一文。该文后来发表在《世界宗教研究》上,共有5个部分:(1)“阿奎那特指质料学说的提出:对传统质料学说的重大变革”;(2)“质料的类型学分析与特指质料的实存论性质”;(3)“质料的发生学分析与特指质料的生成机制和生成功能”;(4)“materia signata的中文翻译”;(5)“阿奎那特指质料的神哲学意义”。其中,前面四个部分是由我执笔完成的,而最后一个部分则是由赵敦华教授执笔完成的。与赵敦华教授合作开展中世纪哲学的翻译和研究,是我哲学生涯中一段非常美好的记忆。

   陈修斋先生一生集立德、立功、立言于一身。他不仅是当代中国中世纪哲学研究的一位杰出的先行者,而且也是当代中国中世纪哲学翻译和研究的一位卓越的设计者。他对我国当代中世纪哲学翻译和研究的影响是深广的,他在我国当代中世纪哲学翻译和研究中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他的光辉形象不仅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而且还将永远活在我们中世纪哲学翻译和研究的学术事业中。

  

   2019年5月6日于湖北大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28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