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羽:后冷战时代中美俄三角关系的演变

更新时间:2006-09-13 17:32:48
作者: 郑羽  

  

  一、后冷战时代是否依然存在中美俄三角关系

  

  经典意义上的中美苏三角关系存在於1972-89年间的冷战年代。1972年《上海公报》的签署表明,中美联手抵制苏联霸权主义的共识已经达成,并成为当时中美双方各自作出妥协并大幅改善双边关系的最主要动力。随着1989年5月中苏关系正常化、美国宣布实施「超越遏制」的对苏政策,以及同年12月苏美马耳他高峰会后宣布冷战结束,这种三角关系已经退出历史舞台。

  美俄学者普遍认为,两极格局解体后的今天仍然存在着某种性质的中美俄三角关系,只不过对其作用和影响力的估计有所不同。

  美国学者认为:「公平地说,三角的考虑影响了美国对俄罗斯和中国的政策」,「中国和俄罗斯在对美国的态度具有某种共识。双方都渴望缩小美国单边主义行动的范围,并且在某种场合它们可能合作来推进这一目标。」但对美国来说,「美俄中三角关系不是最重要的三角关系,美国对俄政策一直与美国对欧洲的政策有着紧密联系,而美国的对华政策与美国和日本的关系有同步性。」1另一位美国学者也认为2:中俄两国在90年代形成了较为紧密的关系,以致力於反对它们意识到的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单边主义趋势,但这与50年代的中苏同盟关系有着很大的距离。由於在对外政策上的利益矛盾和在经济与地区关系上的困难,中俄夥伴关系有很大的局限性。

  俄罗斯学者对於俄美中三角关系的系统论述并不多见,俄罗斯科学院远东所的一位学者写道3:对於俄国和中国来说,与美国的关系显得特别重要。每一方都希望自己与华盛顿取得满意的关系。从美国方面来说,也存在同样的兴趣。……在这「三套车」中的任何两个夥伴都不可能形成反对「多余的第三者」的统一战线。

  另一位俄罗斯学者认为4:俄罗斯与中国都尚未放弃试图从对方与美国的矛盾中捞取好处的做法。在90年代,莫斯科积极拉北京反对华盛顿的北约东扩和建立全国导弹防禦系统的计划。而北京则利用俄美关系在这两个问题上的矛盾来为自己捞好处:从俄罗斯获得军事技术上的好处,从美国获得经济上的好处。

  显然,美俄学者虽然对中俄之间协作关系的稳定性存有疑虑,但也都承认某种新型三角关系的存在。

  在笔者看来,后冷战年代新型中美俄三角关系形成的国际环境,是美国维护单极霸权的政策与俄罗斯和中国战略利益的冲突。

  苏东集团解体后,中国在美国对苏战略中的借助作用消失,中美在社会制度和人权政策上的矛盾,导致两国关系在1989-97年陷入低谷。中国国力的迅速增长,突出了中美两国在后冷战时代关於新的世界秩序和地区秩序问题上的理念矛盾和现实的政策冲突。这不仅使拟议中的中美战略夥伴关系难以实际建立,而且使双边关系经常处於动荡之中。中国政府切实地感觉到,在中国实力日益增长的情况下,美国对华政策实际上构成了中国国家利益的最大外部威胁,而由於双方力量悬殊,中国必须寻找夥伴来尽可能牵制美国的政策形成,中俄之间的战略协作关系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形成的。

  90年代中期,俄罗斯对本国国际地位和国家利益的重新界定,不仅导致了对西方「一边倒」政策的终结,也在客观上使俄美分歧在一系列领域开始出现并有所扩大。俄罗斯关於多极化的主张及政策,构成了对美国单极霸权的挑战,也表明政治转轨完成后的俄罗斯仍然是西方世界的异类。实力大减的俄罗斯同样需要国际舞台上的合作夥伴。

  无论是奉行美国霸权下的大国合作战略(1999年以前)还是单边主义战略,美国都是在按照单极霸权的意愿整合后冷战时代的国际权力体系和国际秩序,必然将在某些方面能够对美国单边主义政策提出质疑的中俄两国视为主要竞争者,并对两国的国家利益造成了根本伤害。

  中俄两国关系的非结盟性质,使两国在战略协作机制下仍然作为国际政治舞台的两个独立力量主体发挥着作用,没有成为与美国对立的单一中心。而且,中俄之间战略合作的紧密程度和领域,都在随着国际形势改变而出现较大的变化,特别是「九一一」事件之后,更是如此。

  

  二、「九一一」事件之前中美俄三角关系的形成和演变

  

  后冷战时代中美俄三角关系的基本框架是在90年代中期形成的。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宣布自己是苏联国际法地位的继承者,但很显然,独立之初的俄罗斯与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已经不能与苏联时代同日而语。独立之初的俄罗斯首先选择了向西方「一边倒」并与中国保持睦邻合作关系的政策。

  在对美政策方面,当时的俄罗斯外长科济列夫(Andrei Kozyrev)在其阐述本国外交基本构想的一篇文章中,对此作出了清楚的表述:「在遵循共同的民主价值观的基础上同西方国家建立夥伴关系和盟友关系」,其目的在於,「使俄罗斯和谐地加入国际民主社会及世界经济联系。参与包括全球和地区稳定与安全问题在内的世界政治和经济发展进程的调节系统。

  保证俄罗斯经济改革获得政治、经济、财政、技术及专家的支援。」51992年12月俄罗斯总统叶利钦(Boris Yeltsin )首次访问中国的时候,其对华关系的政策定位是「中国和俄罗斯相互视为友好国家。她们将按照联合国宪章,本着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等原则及其他公认的国际法准则,发展睦邻友好和互利合作关系」6.很显然,独立之初俄罗斯的外交政策是希望与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建立同盟关系,以解决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参与世界事务和复兴本国经济的问题,而对华政策的核心则是避免交恶历史重演和发展邻国间的合作。这时,中美关系因天安门事件而陷入低谷。1992-93年间,美国政府在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的同时,正忙於组织对俄罗斯的经济援助,并以此作为俄罗斯民主改革顺利进行的重要保证7.在这一时期,三国之间的相互政策之间还不具备关联性,因此,还谈不到所谓的中美俄三角关系。

  然而,三国间的关系态势很快就发生了重要变化。尽管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允诺向俄罗斯提供的援助,在1994年7月以前已经拨出了300亿美元8,但俄罗斯政府原来期望依靠西方援助迅速摆脱危机的幻想已经破灭。1994年1月北约的「和平夥伴关系」计划出台,俄罗斯与西方在波黑问题上的矛盾也开始浮现。1994年12月叶利钦总统在欧安会公开指责北约的东扩计划是在重新分裂欧洲,俄罗斯与西方的蜜月关系这时已经结束。1995年9月,北约政策研究部门发表的《北约东扩计划研究报告》进一步刺激了俄罗斯,使她意识到西方仍然将她作为潜在敌人,并将东扩计划看作是对本国西部安全的最大威胁。

  1994年6月,美国宣布将对华贸易问题与中国人权问题脱后,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有所缓解。但1995年6月美国国会批准台湾领导人访美,使美中关系出现了更严重的危机。1996年3月,中国在台湾海峡进行导弹发射演习,美国派出两个航空母舰编队驶近台湾海峡,向中国施加军事压力。中国政府深刻意识到美国实际上是中华民族走向统一和强大的最大外部障碍。

  上述俄美关系和中美关系事态的后果是,中俄两国深深感受到美国政策的伤害而在1996年4月建立了战略协作夥伴关系,试图加强外交合作来牵制美国的对俄与对华政策,并在1997年4月发表了作为双方战略协作关系理论纲领的《中俄关於世界多极化和建立国际新秩序的联合宣言》,表示将联手「推动世界多极化的发展和世界新秩序的建立」9.与此同时,尽管美国的政策使中俄两国感到咄咄逼人,但在1999年以前,后冷战年代的美国单边主义政策还没有最终形成,美国仍然需要中俄两国在一些关键领域的合作。在90年代中期,美国朝野战略家一致认为,防止全球秩序及主要制度(包括贸易、金融市场、能源和环境领域)的灾难性崩溃,是攸关美国生死的利益。他们认为,为了保证美国的这种全球利益,「美国的资源是有限的」10.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 )在《大棋局》(The Grand Chessboard)

  中也认为,为了保持全球秩序的稳定以及以此为基础的美国领导地位,仅仅依靠北约和美国在各地区的盟友是不够的,美国必须与非敌非友的地区性大国保持合作。他领导的一个由美国官员和学者组成的研究团体还认为:「美国无可选择地必须领导世界。这是一种建立在磋商基础上的领导地位。」「美国在下一世纪的世界领导地位的潜在不利条件,是没有解决的国内问题和因每年的预算赤字而继续增加的数量惊人的债务。」「我们必须使我们将北约的职责扩大到中东欧国家的公开的计划与我们将俄罗斯整合到国际上社会中的意图协调起来。

  ……使中国加入到国际社会中来也符合我们的利益。」11在这种战略考虑下,美国意识到将俄罗斯完全融入西方阵营的方针很难在短时间取得成效,转而对其採取防范和遏制政策,同时试图在一些领域维持与俄罗斯的合作关系。例如,美国反覆劝说俄罗斯参与1995年11月《代顿协定》签署后波黑地区的维和,1997年3月以总统联合声明的形式接受了俄罗斯维持战略稳定的立场和区分战略和战术反导武器的标准,并在同年5月签署了安抚俄罗斯的《北约─俄罗斯双边关系基本文件》。

  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际,美国开始意识到中国在维护亚太稳定和防止导弹技术扩散方面的重要作用,最终放弃了1989年以来的单纯遏制政策,1997年10月邀请中国国家元首访美,并表示愿意着手建立双方的「建设性战略夥伴关系」,在对台售武方面也比较谨慎。

  可以认为,1996-97年是新的三角关系初步形成的时期,其性质是美国主宰世界构想下的美国与中俄两国的有限合作,与中俄联手抵制美国的单极霸权。

  1999年3月开始了新三角关系的第二个阶段。由於北约第一轮东扩在1999年3月完成,1998年的金融危机使俄罗斯元气大伤,而美国的GDP 在达到九万亿美元后看不出任何衰退迹象,与美国海外利益密切相关的亚太经济也开始稳定和复苏。美国政府改变了90年代中期作出的对本国实力有限性的评估和对大国合作的需要,开始以单边主义的方式解决全球稳定与核安全问题。

  1999年3月,美国国会两院通过了《国家导弹防禦系统法案》,放弃冷战结束以来作为美俄关系基石的美俄在核裁军领域的合作关系,力图以绝对的技术优势建立单方面的核安全,从而将在理论上使俄中两国处於美国的核威慑之下。

  1999年3月末到6月初,美国撇开联合国,不顾俄中两国的激烈反对,长时间轰炸南斯拉夫,完全排斥了俄罗斯对欧洲安全事务的参与权,「科索沃模式」使车臣和台湾的分裂势力得到了空前的鼓励(同年夏季俄罗斯大城市恐怖爆炸不断,7月8日台湾提出「两国论」),美国还试图将台湾拉入亚太战区导弹防禦系统体系,直接威胁到俄中两国的国家利益。5月8日中国使馆被炸,俄罗斯撤回驻北约代表,以及俄罗斯总理中断对美国的访问,更加凸显了这时中俄两国与美国的冷和平关系。俄罗斯一位学者甚至认为,上述事态使「俄中战略夥伴关系的反美趋向自50年代两国建立军事政治联盟以来从来没有这样明显过」12.同时,中俄之间的战略协作真正达到了战略层面,关注重心由在北约东扩和台湾问题上的交叉支援,进一步扩展到共同坚决反对可能给美国干预车臣和台湾问题制造口实的「科索沃模式」,维护全球核战略稳定与维护联合国的权威和作用。为此,中俄两国领导人不仅在2000年7月联合发表了加强战略协作的《北京宣言》,中俄两国还在1999-2001年的三年内,联合有关国家连续三次在联合国大会和国际裁军大会提出反对破坏战略稳定的议案。

  能够比较典型地反映美国在后冷战年代三角关系思维的事例,发生在布什(George W.Bush)执政初期。由强硬派主导的布什班底,在竞选期间就激烈指责克林顿(William J.Clinton)

  政府对俄罗斯和中国过於软弱,主张对两国实施「强硬的现实主义」(tough realism )政策。这一政策不仅使2001年3月来访的俄罗斯安全会秘书(相当於美国的总统安全事务助理)

  伊万诺夫(Sergey Ivanov ,现任俄罗斯国防部长)遭到冷遇,而且来访者刚刚离去,美国政府就以间谍罪名驱逐了四十余名俄罗斯外交官。

  然而,在2001年4月1日发生中美军机相撞事件后,布什的班底开始认为13:中国构成了未来美国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而俄罗斯可能成为遏制中国的潜在的夥伴。作为战略竞争者的中国正在使亚洲的力量平衡向有利於自己的方向发展,这种努力必须被制止。为了实施这一战略,需要较少地注意俄罗斯的国内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2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