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彭诚信 傅穹:物权的自我救济

更新时间:2017-11-03 21:53:23
作者: 彭诚信 (进入专栏)   傅穹  

  

   人要生存和发展,必须要有特定的财产供其消费和生产。对于人和物的关系,法律所要做的首先是肯定人对物的所有状态。它同时意味着,人有对物直接支配并排斥他人妨害的权利。这就是物权制度最基本的制度内涵与价值取向。(注:从积极效力和消极效力两方面理解物权是认识物权本质之正途,这亦是从古罗马法至今的传统理解。详可参见:周楠:《罗马法原论》(上册),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第299页; 史尚宽:《物权法论》,荣泰印书馆1971年版,第7页; 〔日〕我妻荣:《新定物权法(民法讲义Ⅱ)》(日文版)1984年版,第9页。 )从消极意义上谈物权的价值,也就是指物权人的自我救济问题。即当物被他人侵占、妨害或者有妨害之虞时,除了物正在被侵害之时物权人得以通过自助行为维护自身权利之外,对处于平和期的物的侵害,私力保护手段最重要的则是物权请求权制度。

   具体分析物权请求权发生的原因不外包括适法的原因和违法的原因。所谓适法的原因是指对物的占有、妨害或者妨害之虞,不是因特定人的侵权行为,而是因不可抗力、意外事故等原因引起的。违法的原因就是指因特定人的不法行为对物造成了侵占、妨害或者妨害之虞。一般说,物权请求权的提起与其产生的原因并没有直接关系,只不过就救济手段的多样性上,因不法原因对物造成的后果还可直接依侵权行为法提起,而前一种原因引起的对物的妨害则不能直接依侵权行为法进行救济。

   针对引起物权请求权的原因,其请求内容不外包括原物返还请求权(含恢复原状请求权)、妨害排除请求权、妨害防止请求权。后两者一般合称为物的保全请求权。关于恢复原状请求权的性质在学术界是有争议的,有认为是物权请求权者,(注:参见房绍坤:《物权请求权及其立法探讨》,1997年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经济法学年会提交论文;李开国:《民法基本问题研究》,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第276页; 梁慧星:《民法》,四川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215、218页。)有认为是债权性质的请求权者。(注:参见钱明星:《论物权的效力》,《政法论坛》1998年第3期,第45页;梁慧星主编:《民商法论丛》第6卷,法律出版社1997年版,第714页。)通说认为恢复原状有广狭两义, 狭义的恢复原状是指恢复被侵害的权利原来的状态,如物的返还或毁坏物的修理;广义的恢复原状,包括狭义的恢复原状及用非货币等价物得填补损害。(注:〔日〕四宫和夫:《不法行为》(日文版),青林书院1985年版,第466页。)笔者认为就狭义的恢复原状性质来说, 定性为物权请求权是非常客观的,也是最符合物权救济的本来意旨的。但承认其物权请求权性质并不必然意味着将其作为独立的请求权利,把它放入原物返还请求权中规定仍能达到该制度目的。因为原物返还必然意味着当原物受到毁坏并有恢复的可能时,返还的应是修理好了的物。

   就物权请求权具体的请求内容来说,不同的请求权有着不同的请求内容。原物返还请求权一般还涉及物所产生的附属物(含孳息)如何返还问题、相对人占有期间因物而支出的费用是否得向请求权人求偿、原物有损害时的损害赔偿问题等。排除妨害请求权还涉及妨害所造成的损害赔偿问题。最后就全部的物权请求权来说,都还涉及行使物权请求权的费用由谁来承担的问题。当我们试图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对物权请求权的性质、内容及其效力的认识就需要进一步思考了。

   一、物权请求权的定性

   首先就原物所产生的附属物如添附、孳息等来说,一般情况下它应该是属于原物所有人的。因此,无权占有人当返还原物时应当和附属物一并返还。但如果绝对贯彻该原则,尽管保护了原物所有人的利益,但有时对无权占有人却非常不利。

   就孳息说,因为无权占有人有善意占有人和恶意占有人之分。孳息的产生也有天然和加工之别。尤其是加工孳息,它是加以人工而获得的孳息,如经播种、灌溉、施肥等而产生的谷物、水果等,它已经包含了占有人的劳动。当加工人是善意占有人时,如果仍坚持原物和孳息一并返还,这对善意占有人很不公平。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讲,还会对物的价值的发挥产生负面影响。因为当善意的无权占有人在不能肯定自己是否对物享有权利时,如果不保护他对该物的孳息享有权利,他便不会使该物有更大的收益。因此,无论从保护善意无权占有人利益的角度,还是从社会利益方面考虑,都应该保护善意占有人享有加工孳息的权利。当然法律并不是只保护善意占有人的加工孳息,如果天然孳息当中包含善意占有人的付出,如山中自然生长的树木,无权占有人就树木生长本身并没有加以任何外在人力,但他却一直对该树木尽了照管义务。此时,尽管孳息应随原物一并返还,但应支付善意占有人一定的报酬。当然,这只是从孳息的一种分类来谈对善意占有人的保护问题。再比如,孳息有已分离孳息和未分离孳息,前者如被风雨打下的葡萄,后者如生长在葡萄藤上的葡萄。一般情况下,未分离孳息应该和原物一并返还,此时善意占有人的劳动付出可转化为费用向所有人请求偿还。已分离的孳息如果善意占有人对该孳息的产生付出了劳动的,当然可以享有该孳息的所有权。总之,当物权人行使原物返还请求权时,其孳息的返还与否时应区别对待。恶意占有应是无条件的一并返还,善意占应以保护善意占有人的利益为原则,即如果孳息的产生跟占有人的劳动直接有关,那么该孳息应由善意占有人所有;如果孳息的产生虽与善意占有人无直接关系,但他对孳息的收获等尽了照管等义务的,孳息一般仍归原物所有人享有,但应给善意占有人适当报酬。当孳息与原物不可分时,二者应一并返还给所有人,但善意占有人付出劳动的,所有人应返还给善意占有人孳息的价款或适当的报酬。另外,当孳息是可消费物时并已被善意占有人消费了时,善意占有人不再负返还义务,当然他也不再享有向所有人要求支付劳动费用的权利。

   就添附说,亦应考虑添附的原因,无权占有人的主观善恶,以及物权人请求返还的标的物在添附物中的地位,来决定原物是否返还及其引起的一系列法律后果。概括说就是,该占有人是善意时,依标的物在添附物中的地位来决定返还与否,标的物是主物,应一并返还给请求权人,但物权人应基于不当得利返还善意占有人所添附的价值;标的物是从物,可不予返还,但善意占有人应基于不当得利返还原物所有人原物的价值。当占有人是恶意时,应一并将添附物返还给原物请求权人,但他应基于不当得利返还恶意占有人添附的价值。因添附给物权人造成损害的,恶意占有人要承担侵权的损害赔偿责任。

   就占有人的费用返还问题,占有人一般情况下既负返还原物和附属物(包括孳息)的义务,请求权人也理应返还占有人在占有期间因物件而支出的费用。但费用作为为他人的物所支付的开支,一般有必须费、有益费和奢侈费之分,(注:必须费是指为保存、维持一物,免其灭失、毁损或减少价值所不可缺少的费用。如修理屋漏的开支。有益费是指并非保存、维护一物所必需,但可以增加该物的价值,对所有人有好处的开支。如对房屋进行翻造所支出的费用。奢侈费则是指既非必需,又不能增加物的价值,仅因个人爱好供个人欣赏而支出的费用,如室内的壁画装饰。周楠:《罗马法原论》(上册),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 第293——294页。)占有又有善意与恶意之别。故对费用的返还, 也应分情况对待。一般情况下,善意占有人对必须费和有益费都可以向原物所有人请求偿还,只不过对有益费的偿还数额不得超过该物所增加的价值或所有人实际支付的费用。对于恶意占有人一般只能就必须费才能向请求权人追偿。请求权人有义务返还相对人的费用而不返还时,相对人可留置其占有物。如德国法规定,一般情况下,善意人可以要求“必要的支出”的偿还,而恶意占有人只有在占有人为所有权人的利益而无因管理时方可提起。(注:《德国民法典》第994条第2款、第683条、第684条。参见孙宪忠:《德国当代物权法》,法律出版社1997年版,第91——93页。)就无权占有或妨害对物造成的损害进行赔偿来说,如果损害是因无权占有人或妨害人的原因引起的,则可适用侵权行为法责令加害人承担民事责任。如果非因无权占有人或妨害人的原因所引起,如基于不可抗力所引起,因该物的损害而使得无权占有人或妨害人得利的,可基于不当得利制度请求返还不当得利。如果无权占有人或妨害人没有得利的,则对该物的损害不负赔偿义务。

   最后就物权请求权的费用负担问题,我们认为,对行使物权请求权的费用也应因相对人善意与恶意的区别而有着不同的请求范围。概括说,如果对物的无权占有、侵占、妨害或妨害之虞是因一方当事人的原因引起的,物权请求权的费用就应该由该方当事人承担。如果是因双方当事人的原因引起,那就应由双方当事人承担。如果非因任何一方当事人的原因引起例如由不可抗力所引起,由于此时大多情况下是物对物的侵害,故双方当事人都享有物权请求权,即一方当事人享有所有物返还请求权,而另一方当事人享有排除妨害请求权,该情况下仍应由双方当事人共同分担。在双方承担费用的情况下,一方先以自己的费用行使了物权请求权的,另一半费用可基于不当得利向相对人追偿。

   从以上分析物权请求权所涉及的几方面问题可以得知,物权请求权从一开始就不是一种纯粹的对物请求。它因引起物权请求权的具体原因、当事人的主观善恶有着不同的效力表现。当然我们可以把损害赔偿请求权委诸给侵权行为法或不当得利制度。把无权占有人占有期间所支付的费用也委诸给不当得利制度予以保护。对行使物权请求权的费用负担亦可基于不同的原因委诸给侵权行为或不当得利制度予以分配。此时就剩下原物和附属物(含孳息)返还、妨害排除和妨害预防三方面纯粹的物上请求内容了。但就原物返还来说,一般情况下必然的涉及附属物返还的问题。正如上文所指出的,附属物的返还尽管是原物的一部分,但其返还内容的提起,必然要考虑引起无权占有的原因、当事人的主观善恶等方方面面的情况。其实这当中我们仍可注意到,附属物有时是物,有时并非单纯的物,如法定孳息、添附物的价值等。只有把这部分也刨除,剩下的原物返还请求权才是纯粹的物权请求权。只不过此时的物权请求权也不再是现实生活中被人们所容易理解和接受的物权请求权了。退一步说,假设法律上的物权请求权就是指这么纯粹的请求内容,那么其提起要件仍要考虑引起无权占有的原因、当事人的主观善恶等来决定添附物、孳息物是否返还。这仍和理想意义上的物权请求权构成要件——只是一种事实判断、实现的范围——以恢复原有支配力有着巨大的差异。因为此时实际上是以恢复物的原有支配力下所能实现的利益状态为限度。症结在哪里?

   我们认为主要是由于对物权请求权请求内容和性质认定的纯粹性引起的。多数学说认为物权请求权的请求标的就是原物的返还、妨害的排除或危险的防止。从纯粹意义上说,这并没错。物上请求内容的纯粹决定了其提起要件的纯粹,那就是只看有无无权占有、妨害或妨害之虞这个事实就行了。但随着物上请求内容的丰富,其提起要件就不仅仅是一个事实判断,而有时必须涉及价值判断。当附属物是有形体的物时,我们说此时的物权请求权仍是一种物权请求,似乎不会引起什么异议。但这时物权请求权的提起要件就已经不再只是物的无权占有这个唯一事实了,而必须还要考虑引起无权占有的原因及占有人的主观善意、恶意。尤其当附属物本身就是一种价值或利益(如法定孳息)或被转化成了一种价值或利益时,此时的请求就不能再说是一种纯粹的物权请求,而是一种地地道道的债权请求。由此我们说物权请求权就不仅是一种物权请求,而且还包括债权请求,从而具有了混合请求权的性质。这一不合主流学说的见解并不是我们的创造,古罗马法就已认识到了这一点。正如周楠先生所指出的,在古罗马法“‘物件返还诉’(相当于现时的原物返还诉)已不仅是物权诉,而且是债权诉,具有混合诉的性质。”(注:周楠:《罗马法原论》(上册),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第354页。)

把原物返还请求权定性为以物权为其本基的混合诉,可以简化对物权保护的提起程序。试想,在原物返还请求权中涉及种种请求内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72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