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彭诚信:《民法典》物权编的进步、局限与未来

更新时间:2020-07-16 01:59:16
作者: 彭诚信 (进入专栏)  

   摘 要:《民法典》物权编新增了如居住权、添附制度,也改进了如建筑物业主权利的相关保护以及某些担保制度。但物权编仍然没有规定先占、取得时效等重要制度,对原《物权法》中存在不足的占有等制度也几乎没有任何修善,对新增的添附、货物价款抵押的超级优先权等制度的规定尚显简陋,尤其是对土地经营权制度的规定仍需实践检验。随着数字时代的逐步到来,《民法典》物权编需要对关涉其中的数据等具体制度、数字思维与技术的融合等法律理念予以关注,并转变相应的法律思维,以应对新兴的法律问题。

   关键词:《民法典》物权编;添附;居住权;担保物权;土地制度;物权理念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的颁布将结束我国民事法律制度以各个单行法存在的状态,不仅具有重要的形式意义,而且有其重要的实质价值。《民法典》为解决民事单行法中的冲突与矛盾,消除、增删了部分民事制度,亦完善了某些民事制度。这些价值亦体现在《民法典》物权编之中,因为它同样也是在整合原《民法通则》《物权法》《担保法》等多个单行法律规范及相关司法解释的基础上得以形成的。物权编同样具有新增、完善重要物权制度的价值,也存在保持固有缺陷、出现新的不足等局限。由于《民法典》物权编增删、改进的物权制度体现在诸多方面,因此本文仅挑选其中重要的或重大变化之处予以例示,以便于读者从眼见一斑来感悟物权编进步与局限的全貌。

  

   一、《民法典》物权编的进步与完善

   《民法典》物权编的进步主要体现在其新增加的制度以及对原《物权法》若干制度的改进与完善方面。当然,把原《物权法》纳入《民法典》而成为其中一编,会涉及体系性方面大大小小的诸多改动;原《物权法》中也存在诸多争议性制度,《民法典》物权编能把其中的优势制度保持下来,应该是其进步之体现。本文重点关注新增或得以改进的某些制度,对于原有争议和优势保留的制度在相关处仅略加提及。

   (一)新增物权制度

   1. 明确无居民海岛所有权的归属。海洋岛屿,尤其是无居民岛屿常常引起国际争端。为维护国家领土完整,首先需要在国内法中明确其归属。《民法典》物权编第248条因此明确规定:“无居民海岛属于国家所有,国务院代表国家行使无居民海岛所有权”,从而在《民法典》中宣示了其属于国家所有。

   2.增加添附制度。《民法典》物权编第322条增加了有关添附的相关规定:“因加工、附合、混合而产生的物的归属,有约定的,按照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依照法律规定;法律没有规定的,按照充分发挥物的效用以及保护无过错当事人的原则确定。因一方当事人的过错或者确定物的归属造成另一方当事人损害的,应当给予赔偿或者补偿。”无疑,增加添附制度有其重要的理论意义与实践价值。这对确定添附物的物权归属、发挥物的经济效用以及保护善意当事人的相关利益,均具有重要的法律价值。但是,对于加工、附合、混合三种不同形态的添附制度,它们在物的归属上采纳不同判断标准,具体的法律后果也非常复杂,把它们不加任何区分地混合规定,实属简陋。好在这方面已有学者进行了较为深入的研究,在未来的司法实践中可供参考。

   3.新增居住权制度。依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的《关于〈民法典〉各分编(草案)的说明》,规定居住权“有助于为公租房和老年人以房养老提供法律保障”。基此,《民法典》物权编用专章(即第14章)规定了居住权。应该说,这是值得肯定的,因为居住权制度对解决非继承人的居住、离婚后需要经济帮助一方的居住、长期非婚同居者的居住、政府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在公有房屋中的居住等问题,提供了制度支持,不但可以让有现实需要之人“居者有其屋”,而且也利于维护社会稳定。但物权编所规定的仅是属于典型人役权的社会性居住权,而没有明确规定投资性居住权。这或许是因为,对于应否规定投资性居住权,学术界仍存在争论。

   4.新增担保物权统一的优先受偿顺序。在原《物权法》第199条有关数个抵押权清偿顺序规定的基础上,《民法典》物权编第414条新增了第2款:“其他可以登记的担保物权,清偿顺序参照适用前款规定”,为其它以登记为公示手段的动产担保补充规定了优先受偿顺序规则。此外,物权编第415条有关同一财产既设立抵押权又设立质权的清偿顺序的规定,则完全是新增内容,即“同一财产既设立抵押权又设立质权的,拍卖、变卖该财产所得的价款按照登记、交付的时间先后确定清偿顺序”,意在为公示手段不同的动产担保设立统一的优先受偿顺序。依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关于〈民法典物权编(草案)〉修改情况的汇报》以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民法室黄薇主任的介绍,该规定是为了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赋予当事人更大的自主权。基于《第九次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9〕254号)》(以下简称《九民纪要》)第65条的内容,可以看出我国司法实践也在贯彻这一立法精神。如此规定在理论上并非没有争议,具体表现在:在同一标的物上,登记与交付两种公示方法的效力冲突如何协调?换句话说,在同一标的物上,作为所有权变动生效要件的交付与作为担保物权对抗要件的登记之间何者效力在先?

   5.新增货物价款抵押的超级优先权制度。《民法典》物权编第416条被认为是货物价款抵押超级优先权制度的体现,其具体内容是:“动产抵押担保的主债权是抵押物的价款,标的物交付后十日内办理抵押登记的,该抵押权人优先于抵押物买受人的其他担保物权人受偿,但是留置权人除外。”其具体含义是,以出卖标的物的动产作为抵押担保的,赋予对该标的物之价款的债权担保以“超级优先顺位”,即优先于其他担保权人的优先顺位,即使后者已经公示在先。依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的《关于〈民法典〉各分编(草案)的说明》,该制度的目的主要是“针对交易实践中普遍存在的借款人借款购买货物,同时将该货物抵押给贷款人作为价款的担保的情形,草案赋予了该抵押权优先效力,以保护融资人的权利,促进融资”。简言之,就是为了鼓励信用消费。不可否认的是,货物价款抵押权的设立有助于优化动产担保体系,将第三人融资的购买行为回归到动产担保之中。对货物价款抵押权的承认可能会引导部分原本采用融资租赁交易的当事人改用动产抵押,在维护融资提供方利益的基础上简化其中的法律关系。但也有学者发出警示:由于“超级优先权”与我国的担保物权制度在逻辑、体系和结构上存在多方位利益冲突,其实施引发潜在、不可预知的制度性风险将在所难免,甚至会存在动摇动产担保交易的信用基础的制度性风险。由此亦可见,货物价款抵押的超级优先权制度尚需由法律实践检验其效果,甚或需要进一步被完善。

   (二)既有物权制度的改进与完善

   1.明确将农村村民住宅纳入征收补偿范围。为了全面维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也为了使《民法典》物权编与《土地管理法》对农村集体所有土地的征收补偿问题的规定相衔接,物权编第243条第2款明确把“农村村民住宅”纳入征收补偿范围,在一定程度上细化了原《物权法》第42条第2款中“地上附着物”的规定,以体现对农民居住权益的保障,确保不因征地拆迁而影响农民住有所居。

   2.完善了对建筑物业主权利的相关保护制度。参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的《关于〈民法典〉各分编(草案)的说明》,对建筑物业主相关权利保护制度的完善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1)强化业主对共有部分的共同管理权利以及保障共有资金用于共有部分的权利。实践中,一些物业服务企业未征求业主意见擅自改变共有部分的用途或者利用外墙、电梯张贴广告等进行营利。对此,《民法典》物权编在第278条第1款把“改变共有部分的用途或者利用共有部分从事经营活动”增加为应当“由业主共同决定”的事项。对于属于业主共有的建筑物及其附属设施之维修资金的使用,《民法典》物权编第281条更是列举了详尽的使用内容及其载体,即“可以用于电梯、屋顶、外墙、无障碍设施等共有部分的维修、更新和改造”,并增加规定了“紧急情况下需要维修建筑物及其附属设施的,业主大会或者业主委员会可以依法申请使用建筑物及其附属设施的维修资金”。

   (2)多途径扩张对业主权利的保护或救济。第一,采取给他人施加义务的途径,如《民法典》物权编第285条便增加了物业服务企业或者其他管理人有“及时答复业主对物业服务情况提出的询问”的义务。第二,通过直接扩张具有利害关系的业主的权利的方式来实现对其利益的保护,如《民法典》物权编第279条对其他业主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行为较原《物权法》第77条新增加了两个字———“一致”,即修改为“应当经有利害关系的业主一致同意”,这意味着物权编加大了对影响其他业主利益的行为的限制,在实质上扩张了具有利害关系的业主的权利。第三,扩大业主的救济路径,如物权编第286条增加第3款:“业主或者其他行为人拒不履行相关义务的,有关当事人可以向有关行政主管部门报告或者投诉,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应当依法处理”,扩大了对建筑物业主权利的救济渠道。第四,通过细化列举可能加害主体的方式为受害业主行使权利提供便利,如新增物权编第287条,详细列举可能加害业主的主体———“建设单位、物业服务企业或者其他管理人以及其他业主”,并明确规定,只要这些主体侵害业主的合法权益,受害业主便“有权请求其承担民事责任”。所有这些新增内容均在一定程度上扩张了对业主权利的保护。

   (3)为了解决物业管理活动中业主决议难的问题,物权编适当降低了业主作出决议的门槛。原《物权法》第76条第2款规定:“决定前款第五项和第六项规定的事项,应当经专有部分占建筑物总面积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且占总人数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同意。决定前款其他事项,应当经专有部分占建筑物总面积过半数的业主且占总人数过半数的业主同意。”现《民法典》物权编第278条第2款规定:“业主共同决定事项,应当由专有部分面积占比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且人数占比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参与表决。决定前款第六项至第八项规定的事项,应当经参与表决专有部分面积四分之三以上的业主且参与表决人数四分之三以上的业主同意。决定前款其他事项,应当经参与表决专有部分面积过半数的业主且参与表决人数过半数的业主同意。”此处暂无需关注需要业主共同决定事项之范围的些许变化,只需关注表决程序与要求的变化。之所以列明两条原文,就是本人尚不能作出确定、清晰的判断:物权编所要求的业主作出决议的门槛是否真的比《物权法》的规定低,只好交由读者予以判定。简言之,一个好的法律规定应该是清晰与明确的。

   (4)明确共有部分产生的收益属于业主共有,即建立了共益共享的原则。对此,《民法典》新增设的物权编第282条就明确规定,“建设单位、物业服务企业或者其他管理人等利用业主的共有部分产生的收入,在扣除合理成本之后,属于业主共有”。

   上述有利于建筑物业主权利保护的所有制度性变化与改进,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众多学者长期以来深入学术研究并积极向《民法典》编纂贡献智慧的结果。

   3.完善了共有人优先购买权规则。《民法典》物权编第306条就共有人优先购买权制度作出了比原《物权法》第101条更为细化的规定。增加了对转让人“将转让条件及时通知其他共有人”,其他共有人“应当在合理期间内行使优先购买权”等具体要求,以及有两个以上其他共有人主张行使优先购买权时的具体处理规则。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回应了学者对原《物权法》相关规定的批评。

4.增加了担保物变价的自治空间。《民法典》物权编第401条规定:“抵押权人在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前,与抵押人约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时抵押财产归债权人所有的,只能依法就抵押财产优先受偿”;第428条规定:“质权人在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12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