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晓光:日本外交研究:近年来日俄关系的变化与发展

更新时间:2017-05-10 16:02:40
作者: 林晓光 (进入专栏)  

  

   2013年4月底,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俄罗斯,并在克里姆林宫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谈,双方在会谈结束后的共同记者招待会上发表联合声明,就尽快制定双方都能接受的北方领土问题解决方案达成一致。日俄关系是否如日本媒体所言,因此而取得了突破性的重大进展呢?本文拟就近年来日俄关系的发展变化做简要评述。

  

   一、近年来日俄关系的曲折变化

  

   关于南千岛群岛(日方称北方四岛)[1]的领土主权问题,是战后70年来日俄双方博弈的焦点,也是日俄关系多年来难以正常进展的最大难题。日俄双方在这一问题上的任何举动,都不会不引起对方的强烈反应,因此这一问题也是日俄关系的晴雨表、试金石。

  

   虽然2003年1月时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访问俄罗斯,同普京总统举行会谈。但此后的几任日本首相都没有机会成为克里姆林宫的座上宾。2010年11月,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登上了国后岛,这是俄国家元首首次登上日俄争议岛屿。此后,俄政府的部长级高官相继登岛视察,引发日本政府强烈抗议,但俄政府对日方的抗议毫不理会。日俄关系一度急剧恶化。双方一方面打起了口水仗,争相宣示对于争议领土的主权;另一方面都采取了激化事态的举动:时任日本外相前原诚司乘飞机视察北方四岛,俄则在远东地区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直到2011年11月日俄外长的夏威夷会面,才恢复了官方对话。但这仅仅是恢复了中断近2年的双边官方对话,并不标志着日俄关系从此走向好转,日俄双方都丝毫没有放松对领土主权争议问题的强硬立场。

  

   日本民主党政权随曾开展积极外交积极寻求突破日俄关系僵局,但始终无法突破“领土主权”与“经济援助”之间如何协调互补的瓶颈。2012年1月14日,时任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乘坐海上保安厅巡逻艇从海上眺望北方四岛。[2] 意在预定的俄外长出访日本之前展示和强调日方对于领土争端的政策立场。他提及与计划1月下旬访日的俄外长拉夫罗夫的会谈称,届时“将进行4小时左右的讨论。我希望进行实质性磋商。”强调早日解决领土问题的决心,表示有意开展领土交涉。这是玄叶就任外相后首次考察北方四岛,旨在于日俄外长会谈前展现其积极解决领土问题的姿态,试图通过经济和安全等方面的合作与俄建立战略关系,以推动领土问题有所进展。俄外交部当即还以颜色、发表评论:“如果此次‘视察’是为了再次强调东京在上述俄国领土归属问题上本已众所周知、而我们无法接受的立场的话,这未必有助于巩固近年来双边关系的积极氛围。”[3] 俄外长拉夫罗夫启程访日之前再次表示:俄对南千岛群岛的主权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具有国际法的依据,日本应该接受这一现实。俄希望在南千岛群岛地区加强双方经济合作,但强调应以俄法律为依据,直接否定了日方提出的以“不损害日本的法律立场”为前提展开日俄经济合作的主张。[4] 日俄双方再次上演戏剧性的口水之战,预示着这一轮的俄外长访日,基本上不会取得什么重大成果。日本共同社希望,通过这次会谈或许能预测普京“下届政权”的对日外交大方向。

  

   1、日俄关系与俄罗斯外长访日

  

   2012年1月28日,俄外长拉夫罗夫访问日本,日俄外长在东京举行会谈。关于两国间悬而未决的北方四岛领土问题,双方同意尽快创造解决问题的环境,并希望展开经贸合作以增强信赖关系。玄叶称“希望找到实质改善日俄关系的办法,想与俄罗斯建立亚太地区战略合作伙伴的关系。希望日俄能够在某些领域进行切实的合作。”“为了构筑真正的友好关系,解决领土问题和缔结和平条约变得更为重要。”强调解决领土问题对于缔结日俄和约、发展日俄关系的重要性。而拉夫罗夫则表示:“日俄之间建设性的交流非常重要,想就日俄关系、在国际舞台上的合作以及亚太地区的关系进行讨论。”“希望在冷静的环境下继续展开协商,将努力避免具有挑衅性的发言。如果双方都能不拘泥于前提条件或单方面的历史遗留问题,就有可能取得进展。”强调对话不能预设前提和创造友好气氛。双方的焦点并不一致。实际上,就在日俄外长会谈前一天,日本媒体发出“要和俄罗斯就北方四岛归属问题进行实质性讨论”的呼吁,希望俄明白“北方四岛归属于日本,尽快考虑归还日期”。一些日本人在日本外务省大楼外举行反俄集会,要求俄归还北方四岛。俄外长接受日媒联合采访时则针锋相对地表示,俄对南千岛群岛拥有无可置疑的主权,它是根据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合法地成为俄领土,希望日方承认“现实”。但在会谈后的联合记者会上口气有所缓和,表示“将摸索一个双方都可能接受的解决方案,希望在一个平静的氛围中进行交涉”。由于会谈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日媒形容这次外长会谈是“平行线状态”。[5]

  

   双方一致同意加强经济合作,特别是能源合作。俄方一方面表示,“北方四岛归入俄罗斯版图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呼吁日本参与北方四岛的农业、渔业和能源的共同开发,日方则强调:“在不损害日本法律地位的情况下,日本准备考虑与俄方在北方四岛共同从事经济活动。”俄方希望与日本在能源方面加强合作,愿为福岛核事故之后能源不足的日本提供帮助。双方确认了加强俄远东西伯利亚地区天然气合作开发事宜。[6]由于2011年3月地震、海啸与福岛核电站事故,日本核电站出于安全原因几乎全部停运,不得不增加火力发电以保证电力供应。随着海湾局势紧张,伊朗威胁封锁霍木兹海峡,美欧强化对伊朗制裁,主要依赖中东石油的日本能源供应危机四伏,日本迫切需要近在咫尺的俄罗斯能源。国际能源局势的发展变化和对进口能源的依赖,削弱了日本在领土争端上与俄讨价还价的回旋余地。能源需求和领土争议迁延未决的双重压力,迫使日本提出加强地区安全合作,建立亚太地区伙伴关系的对俄外交新构想,谋求新的动力和目标以打破日俄关系的僵局。

  

   日本的对俄外交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加强俄方所要求的远东资源开发等经济领域合作,换取俄方在领土问题上的让步。为此拟定了密集的对俄外交日程:1、夏季,玄叶外长访俄;2、5月,在美国戴维营召开八国集团(G8)峰会期间,野田首相与普京总统举行首脑会谈;6月,墨西哥二十国集团(G20)峰会,野田首相与普京总统举行首脑会谈;9月,野田首相赴符拉迪沃斯托克,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峰会(APEC)和普京总统举行首脑会谈;3、年内,野田首相访俄。[7] 由于俄即将举行总统大选,候选人会在外交政策上采取强硬立场以吸引选民,因此日本此时不应在领土问题上激怒俄,应当为改善两国关系创造良好的气氛。日本外相在公开场合也一直措辞谨慎,避免引起俄方不满,但领土问题始终是双方绕不过去的障碍,两国都不愿做出任何实质性让步。

  

   2012年6月,野田首相到墨西哥参加G20峰会期间,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第一次“野普会”,双方约定北方四岛问题“可以谈判!”野田向喜欢狗的普京总统赠送一只小狗。尽管事后网民们讽刺他试图用一只小狗换回北方四岛,他还是得意地表示“日俄关系有了重大进展。”日俄双方约定,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夏天访俄,“续谈”北方四岛问题。7月底,玄叶外相访俄,先后与俄总统普京、外长拉夫罗夫会谈。俄希望发展双边经贸关系(当年1—5月,日俄贸易额仅126亿美元),但领土争端毫无进展。[8] 9月,亚太经合组织非正式首脑会议(APEC)在俄举行,野田首相与俄总理梅德韦杰夫举行“野梅会”,拟在年底对俄进行正式访问,积极推动领土问题的解决。由于野田内阁支持率下降、执政基础不稳,上述外交日程未能全部实现。野田首相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期间,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与俄总统普京举行第二次“野普会”。野田表示有意于12月正式访问俄,普京表示欢迎。野田希望就领土争议问题正式展开谈判,但双方立场存在较大分歧,只是同意为了在领土争议问题上寻找两国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将于今秋举行日俄副部长级磋商,但能否取得实质性进展尚难预料。日俄签署了旨在防止非法捕捞走私鄂霍茨克海螃蟹的协议。协议规定,日方不允许进口没有俄政府出具出口证明的螃蟹,旨在防止滥捕以保护环境。由于日本进口的螃蟹中有6成以上来自俄罗斯,协议的签署可能造成螃蟹价格上涨。9月25日,正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联合国大会的日本外相玄叶与俄外长拉夫罗夫举行会晤,10月进行双方的次官级会谈,11月下旬玄叶外相与俄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进行协商,就日本首相12月访俄进行前期准备工作。在这一系列双边会晤之中,玄叶外相10月23日与俄总统普京的亲信、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的会谈最为重要。两人围绕四岛问题就日俄双方都可能接受的解决方案交换了意见,一致同意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并确认了紧密合作的方针。[9]

  

   值得注意的是,日俄双边协商中的新变化。日俄两国外长一致同意,举行副部长级磋商,以促进防卫领域和海上安全的合作,加强在海洋的安全航行和生态保护方面的合作。这是以往日俄官方会谈中几乎从未提到过的课题。日本媒体强调这是因为“随着中国海军力量增强和南海主权之争加剧,亚太安全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对俄罗斯远东地区也已构成越来越大的威胁”,日俄在安全领域开始出现共同利益,因此“日俄加强海上安全合作恰合时宜。”[10] 刻意强调日俄合作应对中国的因素,反映出日本外交不仅把中国发展视为地区格局变化的变量而加以防范,还试图离间中俄关系、以日俄关系的进展来遏制中国的地缘战略构想。日本媒体对于日俄关系的这一解读说明,随着后冷战时代以来东北亚国际格局的发展变化,日本的对俄认识正在发生与冷战时期截然不同的根本性变化。从冷战时期视苏联为“对日本安全的最大威胁”,到冷战结束后,因苏联解体、远东军力下降,转而认为俄“对日本已经不再构成现实、直接的安全威胁”。特别是随着美国提出新国防战略,大张旗鼓地推进“亚洲战略再平衡”,日本在积极调整防卫政策、配合美国地区安全战略调整的同时,把俄看成“平衡地区均势”的砝码和“处理对华关系”的参照系,意图与俄通过安全合作建立地区伙伴关系,“联俄制华”以应对中国的崛起,作为日本大国发展战略可以借用的战略资源。

  

日本媒体对俄认识的变化和鼓吹联俄制华的论调,是否反映了日本政府对俄外交理念变化的端倪,是否会推动、并最终导致日本外交的战略思维在对俄关系、尤其是领土争端问题上做出政策调整或策略转换,尚需要继续的观察和更多的资料佐证。但日本媒体已经纷纷鼓噪2012年是促使日俄关系好转的难得机遇。其理由在于:俄罗斯强人普京担任总统期间致力于日俄和平条约的谈判,有发展日俄关系的积极意愿,特别是普京2012年5月第三次出任俄罗斯总统后,签署了一份总统令,要求各部门与日本等亚太国家“发展互惠合作关系”。日方因此认为:普京比访问北方四岛的梅德维捷夫对日友善,具有亲日倾向,并表示愿意最终解决领土问题,因而对普京满怀期待;日本地震发生后,时任总理的普京下令对日紧急提供天然气,并呼吁日俄能源合作,欢迎日本企业参与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天然气田的开发;《日本经济新闻》认为:俄罗斯很可能以普京的发言为诱饵,进一步要求日资投资西伯利亚,扩大资源进口,联合开发远东地区。“知日派”普京重返总统宝座将结束梅德韦杰夫体制下视察争议岛屿而导致日俄关系紧张的局面,成为推进对俄外交的新契机。“日本期待普京重返总统宝座后领土问题取得进展”[11] 因此,日本对俄外交应对此作好准备。玄叶外相也有意通过与俄国家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建立信赖关系来构筑与普京的对话渠道。[12] 上述理由仍然继承了战后日本对俄外交一贯的“强人政治决定”的思维惯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28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