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晓光:日本自民党:安倍之后将会是谁?

更新时间:2020-07-25 10:26:16
作者: 林晓光 (进入专栏)  

  

   一、自民党:四马竞逐谁争先?

   时事通讯社实施的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对于“谁最合适成为下届自民党总裁?”排名第一的是前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31%),排名第二的是少壮派政治家、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15%),随后是防卫大臣河野太郎(9%)、前外务大臣岸田文雄(4%)、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3%)。后安倍时代将在首相凝聚力日趋减弱的背景下展开摸索。如果经济持续低迷,疫情再度扩散,民众对安倍政权的不满增长,黑马或将迎来机会。觊觎后安倍时代的自民党总裁职位的人虽然不少,但目前舆论看好的有四位热门人选(按出生日期排序)

   1、菅义伟(1948)草根出身 鲤跃龙门?

   一个有力的竞争者、不显山不露水的“影武者”被很多人忽视,即现任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1948年出生的菅义伟已经72岁高龄,从2012年至今端坐日本内阁第二把交椅——官房长官一职8年之久。菅义伟做事稳重、谨言慎行,很少在媒体面前失言,更没有绯闻,虽然略显乏味,但总是利用各种机会学习,这样的工作态度与其人生经历关系很大。与其他几人出身于政治世家不同,菅义伟出生于日本东北部的一个农民家庭。作为家中长子的他高中毕业后只身来到东京,一边在纸箱厂打工一边念完了法政大学的课程,饱尝了生活艰辛,之所以选择法政大学是因为法政大学当时在所有私立大学中学费最低。1975年他成为众议员小此木彦三郎的秘书开始步入政坛。后当选横滨市议员,最终进入国会。

   作为日本在任时间最长的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首相与大臣、官邸与省厅之间是承上启下的桥梁、纽带和枢纽。随着行政权力逐渐向首相官邸集中,大内总管的权力地位和影响力也水涨船高。日本《读卖新闻》编辑局副局长桥本五郎称赞菅义伟,无论是政府部门掌控力,行政管理和危机处理能力,还是为人处世的低调谨慎,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是其50年政治记者生涯中所见之最优秀的官房长官。虽然外界对其呼声很高,但他从未表现出要竞争首相的意向,一直甘于二把手的辅佐地位、充当安倍内阁的总管。

   2019年,新天皇即位、改年号,依从每当天皇继位都由内阁官房长官公布新年号的惯例,菅义伟以“令和大叔”之号连日上头条,好好地刷了一波存在感。

   菅义伟的短板一是年龄偏大,不利于争取摇摆不定的选票,所以民调支持率也是四个候选人里最低的。二是长期任职官房长官,未能转任党或内阁的重要职务,尽管人们普遍认可其处理人际关系和日常事务的能力、机变和手腕,但也担心其治国理政的战略视野、知识结构和经验积累的不足。安倍安排他出访美国有为其弥补弱项之意,也使他作为安倍接班人的行情看涨。菅义伟还有一位关系十分密切的政治盟友——自民党干事长、党内第四大派阀志帅会的大佬二阶俊博。但生于1939年的二阶俊博已80高龄,能否支撑到保送菅义伟入阁拜相就难说了。

   2、石破茂(1957)咸鱼翻身异军突起?

   自民党内多次批评安倍政权的前干事长石破茂在多个民意调查中都被认为是后安倍时代的总裁第一候选人,是“下一任首相”的头号竞争者,其支持率的上升与内阁支持率的下降恰成反比。

   63岁的石破茂出生于1957年2月,鸟取县人,属于二代政治家,其父石破二郎曾任建设省事务次官、鸟取县知事、自治大臣、国家公安委员长。鸟取县只有57万人口,是日本的老少边穷地区,目前,鸟取县唯一一个跻身于自民党高层的名人就是石破茂。日本政治家向来有出名以后写书的传统,石破茂著书达七本之多,就是不当政治家,当个作家也名实相符。

   石破茂在父亲48岁时出生,难为情的父亲甚至没去医院陪伴妻子生产,只是派了秘书前往,结果被护士当成了新生儿之父。其母是一位国语教师,十分重视孩子的教育,要求小学生石破茂每天必须用一个小时读历史故事。石破茂在庆应义塾大学法学部读书时就展现了不俗的逻辑思维和语言表达能力,曾获全日本学生法律讨论会第一名,所以尽管说话并不慷慨激昂,但极富逻辑和条理。时至今日,他不紧不慢逻辑清晰的语言风格仍然让许多国民觉得他说话靠谱值得信赖。石破茂1979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了三井银行(现三井住友银行)工作。

   石破茂之父(1981年73岁时去世)有一位兄弟般的政治盟友——田中角荣,恢复中日邦交正常化时的日本首相,是当时日本政坛的一位重量级政治家。石破茂听从其政治恩师田中角荣的劝谕辞去银行工作进入政界,成为田中派“木曜俱乐部”的事务局秘书。28岁的石破茂1986年参加众议院大选获胜,成为全国最年轻的国会议员,论资历、出道比安倍还早(安倍那时还在给父亲拎包当秘书,直到7年后的1993年才当选为众议员),并在此后的众议院大选中连选连任11届众议员,迄今为止已经35年,属于深耕日本政坛的超级资深政治家。初入政界后,他两次担任农林水产省的政务次官,因此在农林水产业界人脉丰厚。2001年,石破茂在森喜朗内阁出任防卫厅副长官,开始涉足安全防卫领域。次年在小泉内阁升任防卫厅长官,2007年出任防卫大臣,办公室像个军事博物馆,摆满了他喜欢的飞机军舰模型。人们因此戏称石破茂从“农民”变“军人”,被誉为熟悉安保事务的“安保通”,成为日本“新防卫族”的代表人物。

   石破茂2008年第一次挑战首相宝座,参选自民党总裁,但输给了麻生太郎。他在麻生内阁担任农林水产大臣,此后还曾出任自民党的政策调查会长。2012年9月,石破茂与安倍晋三竞选自民党总裁,第一次投票领先,可惜未过半数,第二次投票输给了得票反超的安倍,安倍请他出任自民党干事长。两次党内最高层职务的历练使之涉足、了解和熟悉了党务的运作。2015年,安倍第三次连任自民党总裁后,石破茂宣布独立门户成立自任会长的派阀“水月会”,宣布将第三次向挑战自民党总裁之位。2018年自民党总裁选举,唯有石破茂挺身而出和安倍对阵,结果得181票,负于安倍的224票。安倍视其为强劲对手,在第二次内阁改造时有意打压,任命他担任地方创生大臣这一闲职,使之远离政治决策的核心圈。

   目前在安倍内阁和自民党内已无职位、只是一名众议员的石破茂公开表示,今后将重新挑战总裁和首相的宝座。多年的政治经验和民众的支持是石破茂最大的政治资源。他重视深耕基层,甚至不惜盱尊降贵为村长选举的候选人助选,因此很受自民党基层党员和底层民众的欢迎。自民党的总裁选举计票包括国会议员和基层党员两个组别,基层党员票数按比例折算后与国会议员票数各占1/2权重。疫情爆发后,无职无权的石破茂反而成了自民党内的最大赢家,因为他随时随地可以批评政府的抗疫举措而不必担心被舆论和国民批评。

   石破茂的最大弱项在于实力不足,缺乏党内高层的支持,本派仅19人,甚至无法凑齐提名总裁候选人所需的20名推荐者,更不能保证他在派阀林立的选举中取得足够的多数票脱颖而出。于是石破茂全力以赴开展公关活动,邀请自民党现任干事长二阶俊博在9月的本派聚会上担任讲师,通常国会闭幕的6月17日又给干事长室送去寿司,与其他派系议员聚餐长达2个小时,请主张消费税减税的议员“再给我详细讲讲吧”,这与他以前教训年轻议员“先去好好做点功课,然后再过来问我”的态度判若两人。这些动向表现出他三度出马竞选总裁的意向。二阶投桃报李称石破茂是“期待之星”。如能得到党内大腕二阶俊博的支持,则有利于石破茂争取党内更多支持,距离总裁和首相的职位又近了一大步。

   石破茂的历史认识:承认日本所谓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是对侵略战争的诡辩;承认南京大屠杀的史实;承认当年日军直接参与了“慰安妇”问题;反对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但在安保政策上,他作为“防卫族”鹰派代表人物,主张先发制人地攻击对手;要求采购先进兵器,提升日军的防卫作战能力;主张放弃一国和平主义,拥有集体防卫权;推动日本介入地区冲突的“有事立法”……。石破茂目前已经有了民调支持率,必须做的是要拉拢更多的党内势力。如果他真能在不久后当上日本首相,他将如何处理中日之间的结构性问题呢?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3、岸田文雄(1957)“内定禅让” 顺利接班?

   另一位被看作石破茂的最大竞争对手之一的热门人选,是被外界称为安倍“内定”接班人的岸田文雄。1957年出生的岸田文雄和石破茂同岁,同样出身于日本政治世家。父亲岸田文武和祖父岸田正記都曾当选众议院议员,前任经济产业大臣宫泽洋一则是其表兄弟。1993年岸田文雄和安倍晋三同年参加了众议院选举并当选。此后连续8届当选众议院议员,2012年成为岸田派的领袖。同年出任第二次安倍内阁的外务大臣并成为战后任期第二长的日本外相。他在任期间曾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斗酒长饮3小时,被号称海量的俄罗斯人称为“酒豪”。

   安倍和岸田于1993年众议院选举时同期当选,两人关系密切但在政策理念方面不同,岸田比主张修宪、鹰派风格明显的安倍更加温和。安倍创造了不少让岸田大显身手的机会,敦促岸田“进一步展现出自己赢得总裁职位的气概”。志在必得的岸田也不遗余力地瞄准首相官邸布局着“未来”,他5月下旬致电自民党税制调查会长甘利明邀请其出任讨论新国家面貌的团队主席,“希望考虑一下新冠病后的新局面”。甘利当即答应“要描绘出大局。以此作为政务调查会长的想法”。甘利属于麻生派,与安倍关系密切。

   去年11月13日,副总理兼财务相麻生与岸田会谈时鼓励说:“类似‘当了首相之后想要做这些事’的话,不能不敢说”。岸田的总裁战略是以党内主流派的安倍和麻生两派为后盾,加上本派的几十名议员,形成200多人的“军团”,在自民党300多名国会议员中构成绝对多数,奠定争夺党总裁、入主首相官邸的实力基础。但岸田的人气并未因此而上升。麻生6月10日在首相官邸对安倍表示“党内对岸田的不满正在加强”。

   岸田文雄是自民党成立以来在任时间最长的外务大臣(2012-2018)。岸田派实力在党内仅居第五,若出马竞选“后安倍”时代的自民党总裁,必须仰仗第一细田派、第二麻生派的支持,若安倍和麻生支持岸田,3派议员人数加起来即在党内过半数。所以岸田只能追随安倍主导的步骤节奏,仰仗安倍的禅让,被称为“虚弱的候选人”。他没有参加2015年和2018的两次自民党总裁选举,以支持安倍连任换取主流派的认可,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和安倍进行了“支持换接班”的“禅让”交易。2018年岸田文雄出任自民党三巨头之一的政务调查会长,使他在总裁选举之际比在内阁任职的候选人占居优势,因为可以参与党内高层关于选举的方针和决定,又能经常和手握选票的党内国会议员交往。而且岸田文雄长期担任外相,熟悉外交事务,党政双修的经验不仅符合总裁和首相的任职要求,也为岸田家族在日本的政、官、财三界高层构建丰厚的人脉提供了有利条件。

   岸田文雄的短板是人气不高,缺乏决断力和众口称道的政绩。作为抗疫对策,岸田本来赞同对国民一律发放10万日元的党内多数意见,但听说“官邸打算将现金发放限定为收入锐减家庭”即改弦更张,3月31日带到官邸的自民党紧急对策建议从“全体发放”改为“限定发放”。在财务省与麻生会面后公布了“向自治体提供地方振兴临时交付金1万亿日元”的麻生建议。4月3日岸田与安倍在官邸进行会谈就“限定对象发放,每个家庭30万日元”的安倍方案达成共识。不过按照“户主的月收入比新冠疫情以前减少”“按居民个人税平均的非征税家庭”等标准,很难确定补助金发放对象,所以舆论并不领情。

作为盟友的安倍和麻生一直将岸田定位为下一任总裁的强有力人选之一,但岸田刚信誓旦旦地承诺向收入减少的家庭发放30万日元补助金,政策没能落地就宣布取消,改成向每位国民一律发放10万日元。未能实现其作为新冠对策而推进的向收入减少家庭发放30万日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24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