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展:犁与性别分工的起源

——主内还是外就?

更新时间:2016-01-12 22:26:42
作者: 林展  

   【编者注】本系列“量化历史研究”的文章,主要是作者对英文文献的解读剖析。对于有志于了解、进入“量化历史研究”领域的学者同仁,有着较大的辅助作用。文末附原文下载链接及系列介绍。另,文章已授权转载,转载请取得作者或原出处的授权。

  

   劳动的性别分工在不同社会存在很大的差异。在一些文化中,女性积极参与家外的就业。另一些则存在清晰的性别分工:女主内,男主外。那么,问题来了:性别分工的起源是什么?男女性别角色差异的文化和信念又是如何产生的呢?Alesina, Giuliano和Nunn发表在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上的论文“Onthe Origins of Gender Roles: Women and the Plough”就“性别角色差异起源于历史上农业实践形式差别”的假说进行了阐述和验证。他们发现,历史上使用犁的社会,女性在就业市场、创业和政治活动的参与率要显著低于不使用犁的社会,在观念上更加重男轻女。而产生这一影响的传导机制之一是文化信念的传递。

   历史上的农作方式可以分为迁移种植(shifting cultivation)和犁种植(plough cultivation)两类。前者使用手持的工具,比如锄头和挖掘棒,是劳动密集型的和女性广泛参与的农业活动;后者则是资本密集得多的、使用犁来备土耕地的农作方式。不像锄头和挖掘棒,犁的使用需要强劲的上半身力量、握力和爆发力来拉犁或者控制畜力。因此,在犁农业社会,男性在农作中具有优势,女性被挤出耕地活动。另外,照顾小孩是一项几乎完全由女性完成的工作,但该任务却可与那些能够停下来也容易重新开始、并且不会置小孩于危险之中的活动相容。使用锄头的迁移农业具备上述特征,但犁农业则没有这一优势,尤其是自从大型牲畜被经常用来拉犁以后。

   上述情形使得使用犁的社会产生了劳动的性别分工,男性更多地在农地里劳动,女性则专门负责家内劳务(比如中国传统社会中的男耕女织)。这一基于性别的分工产生了女性适合在家内劳动的观念,并一直持续至今,影响了女性参与家庭外的活动,比如在市场就业、创业、参与政治活动等。

   作者把“种族地图集(Ethnographic Atlas)”中1267个族群的历史数据与现代国家和个人层面数据匹配起来,发现实证的结果与假说一致。国家层面的数据表明,历史上使用犁的国家,女性在劳动力市场参与比例、女性企业所有者和参与政治活动的比例均显著更低。个人层面的分析则显示,历史上使用犁的地区,人们(男性和女性)会更加认可下面的观念:1.就业不足的时候,男性更应该获得工作机会;2.一般来说,男性是更好的政治领袖。

   当然上述的发现也与下述的解释相一致,即性别不平等观念越强的地区越有可能在历史上采用犁耕作技术,而这一观念也可能持续到今天。作者使用了不同地区是否适合采用犁耕作的“地理—气候特征”作为工具变量来解决这一反向因果的问题,结果仍然支持前面的结论。

   接着,作者讨论犁的长期效应的两个潜在机制:一是持续的文化信念,二是历史上犁的使用促使产生了不利于女性参与家外活动的制度、政策和市场。作者利用美国第二代移民的数据,排除了第二种机制的可能,因为所有出生和成长于美国的第二代移民都处在相同的制度和市场环境中。基于这种相同制度和市场环境的实证结果表明,祖先来自使用犁地区的女性移民,在劳动力市场的参与率要显著更低。这证明了犁的长期效应重要一部分来自于它所产生的文化和信念的传递。

  

   【论文来源】Alesina, A., P. Giuliano, and N. Nunn (2013), “On the Origins of Gender Roles: Women and the Plough”,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8, 2, 469-530.

   【原文下载链接】

   http://jnls.cup.org/home.do;jsessionid=A46CFBAB877B4717A8A47D2FE524B787

   【微信公号简介】“量化历史研究”公众号是由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和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陈志武教授及其团队负责,以严肃而又不失活泼的方式,向广大学界和业界朋友,定期推送有关七大洲五大洋的量化历史研究经典文献和前沿文献。本账户同时作为“量化历史讲习班”信息交流平台,向大家及时推送讲习班的最新信息和进展。喜欢我们的请搜寻公众号:QuantitativeHistory。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250.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量化历史研究”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