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天潘:数字迷恋,别真成“量化巫术”

更新时间:2014-10-31 22:48:41
作者: 张天潘  

   继政协委员王少阶在人民大会堂全体大会上“炮轰”G D P数据“打架”后,来自香港的政协委员刘梦熊再次批评G D P统计数据的公信力。(3月10日《广州日报》)

   对于统计数据的不信任,近些年已成习惯了,如在2月2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0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其中称“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上涨1.5%”,有人调侃地问:“是不是点错小数点了?”还有,2009年全国G D P增幅为8.7%,奇怪的是,全国有28个省的增速都高于8.7%;在岗职工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都超过10%,可老百姓感觉实际购买能力在下降……

   这些都在表明着一种潜在的不良社会趋势在发展,而笔者将之称为“量化巫术化”。

   量化巫术,这个名词灵感来自于著名的法国社会学家布迪厄的“社会巫术”,他是在批判社会学出现的不良取向时指出,面对底层社会的苦难,却强调“价值中立”而无动于衷,遮蔽生活现实,麻痹人们的思想,但却绝不提供任何新的知识。因此,即使研究假设再漂亮、抽样方法再准确、统计分析再精致,都只是作为一种“社会巫术”,“不过是蛊惑人心的伪科学”。布迪厄批评这些操弄“社会巫术”的专家对人们的日常生活缺乏了解,全然不顾对民众的责任和义务,通过貌似科学的手段和集体性的话语制造出掩盖社会疾苦的政治幻象。

   他的这个说法,多么像现在各种眼花缭乱的数据,以及“幸福感”“满意度”之类的量化成果啊!“量化巫术化”就是这样利用准确的数字,以“事实说话”,但是这里的准确和事实,其实是一种脱离现实和违背常识和大众认识的障眼法,像巫师一样,利用手中掌握或者自封的人神沟通语言的垄断,进行自言自语,却义正言辞,试图让所有人都要相信他的说法。因此,“量化巫术化”可以准确地定义为,它是一种对于量化技术的过分迷恋,甚至是迷信,将量化上升为一种巫术:认为量化的数据可以说明、证明一切,以科学和官方的名义自我证明这是权威的而且不容置疑的。

   但是,数字始终是冰冷的,而生活是火热的,作为其中的一员,大家都能切身感受到其中的喜怒哀乐,所以,这样的巫术化在这个时代下,显然是在自断公信力,成为民众指责的对象。由此看来,破解中国当下的数据公信力,应该破除数字迷恋,回归数字的技术性手段,加强统计部门的独立性,而不要把统计出来的数据变成一种被操控政绩的修饰,可以随意PS,如此才能挽回不停的丢人的数字公信。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9487.html
文章来源:南方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