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喻义 夏勇:走向经济犯罪的恐怖主义

——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恐怖主义犯罪的新趋势及其对策分析

更新时间:2014-01-15 22:37:43
作者: 喻义   夏勇(中南财大)  

  

   【摘要】与传统的政治恐怖主义相比,经济全球化时代恐怖主义犯罪呈现出新的趋势,恐怖主义犯罪从产生的原因到活动目标与领域、再到犯罪手段与方式都发生了新的变化,恐怖主义犯罪正从政治犯罪走向经济犯罪,形成了包括以攫取非法经济利益为目标和以破坏经济秩序为目标的经济恐怖主义、及恐怖主义融资与洗钱犯罪等多种形式的经济恐怖主义犯罪。经济恐怖主义严重危害国际经济政治秩序,只有通过建立新的合理的国际经济新秩序、建立打击经济恐怖犯罪的新的国际合作机制、强化经济恐怖主义犯罪刑事程序特别立法、运用经济、科技等综合性手段打击经济恐怖主义,才能应对经济恐怖主义的新挑战。

   【关键词】经济犯罪;恐怖主义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经济全球化浪潮迅猛发展,改变了以往国家、地域之间的界限,对当代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同样,经济全球化也对国际恐怖主义犯罪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日益加深,恐怖主义犯罪呈现出从政治犯罪走向经济犯罪的新趋势,因此,“把全球化作为研究具体问题的重要参照背景,讨论背景与对象之间的互动关系,[1]应成为我们研究恐怖主义犯罪问题的重要视角。基于这一考虑,本文对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恐怖主义从政治犯罪走向经济犯罪的新趋势作一探析,并以此为基础寻求应对经济恐怖主义的新策略。

  

   一、传统的政治恐怖主义犯罪

   多年来,在国际政治与法律领域,“政治犯罪”这一概念曾被广泛使用。但是,何为政治犯罪却是一个饱受争议的话题,其主要原因就在于“政治犯罪”作为价值概念的属性。[2]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世界各国主要法律文件中对“政治犯罪”所作的解释多达20多种,但是综合来看,其界定的标准和理论基础不外乎主客观说两种。主观说以自由主义为基础,认为自由主义者怀有崇高理想和非自利动机,并以此作为其政治犯罪的核心,因此,行为人的目的是衡量政治犯罪的唯一标准:客观说以犯罪侵害的客体来界定政治犯罪,认为政治犯罪的决定因素在于客观上的违法性,凡是侵害政治性客体的犯罪就是政治犯罪,行为人实施犯罪的目的和动机对政治犯罪的成立与否没有影响。[3]

   基于上述政治犯罪界定标准,一般认为,传统的恐怖主义是政治恐怖主义,恐怖主义犯罪是政治犯罪。1988年,荷兰学者亚历克斯·斯密德出版了著名恐怖主义犯罪研究专著

   《政治恐怖主义》,这本系统性地研究恐怖主义犯罪的专门著作的题目就足以反映人们对传统恐怖主义政治犯罪性质的认识。从恐怖主义犯罪历史来看,恐怖主义犯罪与政治斗争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恐怖主义”一词最早出现在18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时期,在此后的历史进程中,许多民族的反帝反殖的斗争、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争取民主人权的斗争都采取过恐怖主义斗争方式。正因这种联系,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以来,国际社会通过的有关恐怖主义犯罪的决议、一些国家的国内法和一些学者的观点几乎一致地肯定恐怖主义犯罪是政治犯罪。[4]如,1937年国际联盟通过的《惩治恐怖主义公约》将恐怖主义的目的简明地概括为“直接反对一个国家”,英国政府在其制定的《预防恐怖主义法》中指出恐怖主义犯罪是“为了政治目的而使用暴力”;[5]美国著名的国际关系学者卡尔·多伊奇认为:“恐怖主义是……改变某一些政治进程结局的策略”。[6]德国著名的犯罪学者汉斯·约阿希姆·施奈德指出:“政治恐怖主义指为了某个政治目的……的行动。”[7]从国内学者的立场来看,赵英在其《新的国家安全观》一书中指出恐怖主义“是出于政治目的,而使用非战争暴力手段的活动”[8]:王逸舟在《恐怖主义溯源》一书中指出:“恐怖主义是暴力实施者基于政治目的对非武装人员……的行为”;[9]陈兴良指出:“恐怖犯罪是直接反对一个国家而其目的和性质是在个别人士个人团体或公众中制造恐怖的犯罪行为”:[10]陈家林认为,“恐怖活动就是指对国家领导人、社会活动家、社会团体和其他公民……以达到政治或社会目的的行为”[11]从上述关于恐怖主义犯罪的观点来看,国内外学者关于恐怖主义犯罪性质的认识并无太大的差异,即恐怖主义犯罪是基于政治目的侵害政治利益的行为。可以说,传统的恐怖主义犯罪之所以被人们定性为政治犯罪,主要是基于恐怖主义犯罪政治性目的及其侵害的政治利益。

  

   二、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恐怖主义犯罪的新趋势

   进入新的世纪以来,世界进入了一个真正意义的经济全球化时代。经济全球化是指:“跨国商品与服务交易及国际资本流动规模和形式的增加,以及技术的广泛迅速传播使世界各国经济的相互依赖性增强。”[12]然而,就其内容和影响而言,经济全球化远非一个定义所能概括,经济全球化正从物质上、观念上全面深刻地影响着、改变着包括个人、民族、国家以及各种组织在内的社会能动者和整个社会结构存在方式,可以说“经济全球化”已成为这一时代特征的总概括,代表着当前社会的一个基本发展趋势。

   然而,对于恐怖主义犯罪来说,经济全球化却是一柄“双刃剑”。它一方面促进了国际政治、经济、文化的一体化,为消除全球性恐怖主义犯罪创造了必要条件:另一方面,经济全球化使各国经济主权面临挑战,经济运行风险增大,南北差距进一步扩大,跨国有组织犯罪更加猖獗,为恐怖主义犯罪的滋生提供了丰富的土壤,从而使恐怖主义犯罪在逆全球化而动的反叛活动产生新的变化,形成新的发展趋势。

   首先,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恐怖主义犯罪产生的原因出现新变化,经济全球化本身成为恐怖主义犯罪产生的深层次的原因。从实质上看,经济全球化就是资本的全球化,因而,以贸易自由化和金融自由化为核心的经济全球化迅猛发展并不意味着经济全球化所带来的利益分配公平性。相反,由于长期以来发达国家在世界政治、经济中居于主导地位,经济全球化造成全球范围内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趋于扩大,富国愈富、穷国愈穷。这种极度的经济发展不平衡成为当代恐怖主义犯罪产生的深层次的原因。我国学者邱国梁认为,现代恐怖主义是全球化浪潮冲击的结果,是新恐怖主义。[13]张东升先生也认为,全球化为恐怖主义滋生提供了物质基础,“现代恐怖主义是全球化的伴生物”。[14]恐怖主义犯罪原因的新变化,一方面使恐怖主义犯罪的基本的诉求与行动范围从政治领域转向到经济领域,同时,这种变化也将对国际反恐策略的形成产生深远的影响。

   第二,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恐怖主义犯罪的活动目标与领域出现新的变化,政治目标日渐淡化,经济目标日渐突显,恐怖活动的主要阵地转向经济领域。进入新的世纪,全球化浪潮迅猛发展,国家与国家、集团与集团的经济联系、依赖日益加强,利益关系变得更为紧密,蝴蝶效应在国际经济领域中的作用越来越明显[15],国际经济关系变得更加紧密也更加脆弱。全球化时代国际经济关系的这种特点使得恐怖主义犯罪更可能把自己的行动目标确定在经济领域,把破坏国际经济秩序作为自己的行动方式与目标。据统计,1980—1989年间,平均每年针对商业目标的恐怖事件数为183件,平均每年针对政府、外交、军事目标的恐怖事件数为242件,而在1990—1997年间,二者的数字则为263件和76件,而到在2001年国际恐怖主义的打击目标中,商业目标已占到74.77%,这充分说明恐怖主义犯罪行动打击目标发生了重大转变。[16]同时,经济全球化时代,恐怖分子要在在更大范围、更深层次上进行跨国性与流动性的犯罪活动,也必须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作为支撑。正因为如此,当代恐怖组织、特别是国际恐怖组织极其重视财力支持在其整个犯罪活动中的作用,并千方百计地通过各种非法与“合法”途径来聚集财力,特别是恐怖主义融资与洗钱犯罪日益猖獗,成为经济全球化时代恐怖主义犯罪重大内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披露,本·拉登基地组织为筹集资金,成立了一个由高级领导人组成的协商会议,下设职能委员会,由货币和商业委员会负责基地公司的经营管理。[17]2002年,美国外交事务委员会公布了一份关于恐怖主义金融网络的报告。指出,本·拉登不是一个军事领袖,也非宗教首领,更确切地说他是一个富有的金融资本家,本·拉登为基地组织建立了庞大的金融网络,资金多来源、多渠道。[18]因而,经济全球化时代,恐怖主义活动主要阵地开始转向经济领域,“恐怖组织的经济犯罪活动正在变成其活动中心之一,并成为该组织赖以生存的必要活动”[19]经济全球化时代恐怖主义犯罪的动机及活动领域更加经济化,恐怖主义犯罪一方面通过极力破坏经济秩序,以求得更大的恐怖效应,另一方面,恐怖分子通过各种犯罪活动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这一切正使恐怖主义犯罪的性质发生悄然的变化。

   第三,经济全球化时代,恐怖主义犯罪活动手段与方式更加科技化与智能化。经济全球化时代遍布世界的通信与网络大大缩短了人们之间的地域联系,促进了世界经济发展,也为恐怖组织实施恐怖犯罪提供了最为便捷与先进的通信手段和技术支持。恐怖分子一方面可以通过现代网络系统传达指令、控制及协调活动,另一方面,他们可以利用互联网的脆弱性在金融、电信、能源交通、商业系统进行破坏活动,或者利用网络信息技术进行洗钱、融资等犯罪活动,造成比传统的恐怖犯罪活动更为严重的危害,对国际经济安全进行公然挑衅。美国联邦调查局2002年4月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公司的电脑网络受到过黑客的袭击,经济损失惨重,仅当年的1月至4月因电子恐怖而导致的直接经济损失就已达到4.45亿美元。[20]1997年9月30日,意大利中央银行的一些电脑终端自动脱离网络,同时,那些受到侵害的计算机里留下了自称“长枪党武装”的公报:“我们回来!我们已经控制了一些信息系统……这是一场你们未曾料到的革命。”[21]可以预见,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日益加速,经济恐怖分子通过掌握和控制高科技手段破坏社会经济的能力会更为强大,而其造成的危害也将是更为严重的,而这一变化又会诱使恐怖主义犯罪更多地走向经济领域。

   总之,在经济全球化时代,恐怖主义犯罪的原因、动机与恐怖活动领域、手段与方式都发生了新的变化,这些变化促使恐怖主义犯罪在逆全球化而动的反叛活动中得到了新的发展、呈现出新的趋势,恐怖主义犯罪正从政治犯罪走向经济犯罪。

  

   三、全球化时代的经济恐怖主义犯罪

   从方法论的角度来看,传统的恐怖主义犯罪之所以被人们定性为政治犯罪,主要是基于恐怖主义犯罪的动机目的与犯罪侵害的客体,这就为我们认识全球化背景下恐怖主义经济犯罪的性质提供方法论上的启示。经济全球化时代,恐怖主义犯罪呈现出新的趋势,恐怖主义犯罪从产生的原因到活动目标与领域、再到犯罪手段与方式都发生了新的变化,恐怖主义犯罪主观目的与侵害客体出现经济化的趋势,恐怖主义犯罪正从政治犯罪走向经济犯罪,形成了包括攫取非法经济利益为目标的经济恐怖主义、破坏经济秩序为目标的经济恐怖主义和恐怖主义融资、恐怖主义洗钱犯罪等多种形式的经济恐怖主义犯罪。

   (一)以攫取非法经济利益为目标的经济恐怖主义

这是依据犯罪主观目的而认定的经济恐怖主义犯罪。在全球化时代,恐怖分子要在更大范围、更深层次上进行跨国性与流动性的犯罪活动,必须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作为支撑。因此,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起,特别是新世纪以来,国际恐怖主义犯罪开始把犯罪的目标转向经济领域,恐怖分子不断与其他犯罪组织相勾结,以攫取非法经济利益为目的进行犯罪活动。有学者认为,从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恐怖主义犯罪的动机已从单纯的政治性动机走向政治性、宗教性和经济性动机,而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1508.html
文章来源:《犯罪研究》2013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