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冯玮:日本重定教科书标准的政治意图

更新时间:2013-11-19 15:22:51
作者: 冯玮  

    

   去年12月17日,中国官方的《人民日报》发表以“钟声”为谐音的评论员文章,强调“日本要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处理好同亚洲各国的关系,必须学会反省历史、洗刷罪责、克制冲动、规范言行。”但是,近一年来,安倍否定历史的言行不仅令中国不满,而且遭到美国著名“亲日派”批评。

   9月29日,美国前副国务卿理查德·阿米蒂奇在《读卖新闻》撰文,对安倍“某些不经大脑或者是无意中走嘴的发言”提出批评,并称“共有主权很难,共有资源则不然。实际上,日中之间在某些问题上完全可以获得‘双赢’,也有可以实施的手段。”

   阿米蒂奇的批评显然基于美国“维护亚太局势的和平与稳定”的战略考量,但强调“只有强化日美同盟,日本外交才有实力”的安倍,为何置若罔闻?笔者认为,主要因为“亚太局势的和平与稳定”,不利于安倍实现修改宪法、使日本成为“正常国家”的政治目标。

   重新制定现行中小学校教科书审查标准,“要求按照政府见解记述历史和领土等问题。对于南京大屠杀,不仅要记述特定人数,还要详细记述现存的各种说法;对慰安妇问题,必须阐述政府见解”,同样试图通过刺激中国、引发中国抗议而渲染“中国威胁”,从而获得修改和平宪法的依据。

   教科书问题由来已久,但这次将被赋予“新意”。

   1982年6月,日本“实教出版社”发行的高中“新历史教科书”,将日军对中国华北的“侵略”写成“进出”被文部省“审定合格”,引起中国抗议,酿成外交问题。

   8月26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宫泽喜一就此发表谈话,“痛感日本负有因为战争给中国国民造成重大损害的责任并表示深刻反省。”强调“日中共同声明的精神,在我国学校教育和教科书审定时理应获得尊重。”

   11月24日,根据“宫泽谈话”,日本教科书审定制度增加了被称为“近邻诸国条款”的内容:“在处理与亚洲近邻各国之间近现代史的历史事件时,要从国际理解和国际协调的角度予以必要的考虑。”

   对这一条款,多年来日本国内始终存在不同声音。赞同者认为,这有助于日本反思历史。反对者则认为,该条款因中韩两国对日本内政的干涉而制定,不仅是对外来压力的屈从,而且将诱发对日本内政的干预。在两派争执中,因日本社会日益右倾,反对者的声音日益喧嚣。

   2011年8月,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发起废除“近邻诸国条款”署名活动,响应者众多。若教科书审定标准“按照政府见解记述历史和领土等问题”,是否意味日本政府顺应否定侵略历史的右翼思潮,废弃“近邻诸国条款”?

   可以推论,“南京大屠杀”或将因新标准而更受质疑。去年11月,安倍在众院选举中强调,“教育再生是主要的政权公约”,并称新教科书“将成为新政权的支柱性政策”。曾任“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副会长的原东京大学教养学部教授藤冈信胜近20多年来不遗余力否定南京大屠杀,多次强调不仅应在教科书中标明“对南京事件(南京大屠杀)人数尚存诸多说法”,更应加入“虚构说”等观点。

   若新标准要求“对于南京大屠杀,不仅要记述特定人数,还要详细记述现存的各种说法”,实则将迎合藤冈信胜等人的说辞,从而“曲线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存在。日本如此的“支柱性政策”,将培养学生反思还是否定侵略历史有待商榷。

   “对慰安妇问题,必须阐述政府见解。”政府的见解,就是时任日本政府内阁官房长官的河野洋平1993年8月4日代表日本政府发表的“河野谈话”。看似如此,实则不然。

   值得注意的是,继今年5月13日大阪市市长桥下彻发表否定征用慰安妇带有强制性的言论后,11月15日,日本维新会众议院议员山田宏要求公开作为“河野谈话”依据的对韩国16名慰安妇的调查报告,称“该报告是使日本遭受不当批评的原点”。值得关注的是,据统计,2008年日本国会议员提及“慰安妇”一词为11次,但2012年则达到124次。如此津津乐道,并不是为了正视历史,强调“河野谈话”不容否定,而是相反。

   至于领土问题,2011年3月30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公布的“审定合格”的7家出版社出版的教科书,均称钓鱼岛为“日本固有领土”,此次再规定写明“政府见解”,除了继续否定中日老一辈政治家达成的“搁置争议”共识,别无他意。

   上述种种迹象表明,安倍政权将继续挑衅中国。如何应对将考验中国领导人的政治智慧。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694.html
文章来源:《金融时报》中文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