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云枫:稅的本义

更新时间:2013-10-17 23:08:02
作者: 刘云枫  

  


   西方人说:人生不可免的两件事,一是死亡,二是上税。上税等同于死亡,永恒而不可更改,纳税之庄严肃穆,由此可见。大概是出于这个原因,西方人,一般也不逃税。既然纳税和死亡一样,无可逃避,何必做无用功呢。

   中国人的觉悟,没这么高。中国生意人,没有不逃税的;中国企业,没有不做假账的。前总理朱镕基在国家会计学院曾经题过一个词:不做假账。实际的情况是,一个会计要是不会作假账,不能把假账做得天衣无缝,他就找不到工作。

   西方人,是人;我们也是人。据说我们进化得比西方人更快——我女儿说,西方人的体毛非常重,以进化的观点看,西方人更接近动物——咋就差别那么大呢?

   是中国人比西方人更丑陋吗?还是另有隐情。

   为此,我们需要花点时间。

   关于税收,中国的正统表达是:税收“三性”,即税收是强制的、无偿的和固定的。看到这种说法那一天起,我就起了疑心。不是说“天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吗?为什么一个政府就可以“义正词严”地宣称,它对人民的财产,具有无偿征收的权力呢?无偿地将他人的财产收归自己所有,就不属于征收,而是“没收”了。无论如何,我们不能说税收是国家“没收”来的吧?

   但,《国家税收》,就这么写的;注册会计师考试,这是标准答案;大学的税收课,也是这么讲的——我老婆讲税收,我就是乱翻她的书,发现税收“三性”,并让我大吃一惊的。我早就和她说,教科书是错的,大错特错。

   从学术角度说,政府是社会公共产品提供者。公共产品,是一个社会中的所有人所享有的和平、正义的生产和生活环境。简言之,是政府要保障每一个公民,不受外敌威胁,也不受国内强人的欺负。如果,有外敌入侵,政府就组织力量消灭它;如果,有人被欺负了,政府就要维持正义。

   做这些,是要钱的。政府手里没钱,怎么办?谁享受了公共产品,谁就出钱,这就是税收的本意。政府就是人民的“镖局”,靠保障人民的安全,获得自身利益,即:税收从来、也绝不是无偿的。

   有些人,会说这是西方理论,不适合中国国情和特色。没关系,我也有“中药”。

   “税”的部首,是“禾”和“兑”。“税”有两层含义:一,“税”,来自土地和庄稼;二,“税”是一种交换,是人民以“禾”,从当政者手里“兑”换自己应得的服务。“兑”,交换、等值交换也。此意,古已有之,迄今未变。宣扬税收的“无偿性”,不能连汉字的本义也不顾了吧。换言之,帝制时代,“税”也不是无偿的。要是无偿的,“税”,就不是这么个写法了。怎么到了“人人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时代,“税”反倒成了无偿的了呢?莫名其妙。

   如果,税收理论总是强调“三性”,我就有点害怕。所有纳税人,也都有点害怕。这大概就是中国人人偷税的根源所在。没有人高尚到对无偿占有自己的财产,不加防范的。但,国家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难以对抗;明着来不行,只好暗着偷了。

   2011年1月2日,21:00

   北京,家中,新年假期第二天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64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