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洪亮: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关系

更新时间:2013-08-19 16:13:54
作者: 王洪亮  

  

  【摘要】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之间的关系问题,在法律上并无相应规则,而在学说上也无定论,从违约金功能出发,结合损害赔偿法的基本原则,可以发现二者之间的选择性竞合关系。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得因债务人违约而同时产生效力,若二者针对的利益并非同一,当事人自可累加主张,若指向同一利益,则不能累加主张,此为不得因损害赔偿而获利基本原则之应有之义。但不得累加主张,并不意味着债权人只能主张违约金请求权,原则上债权人得选择行使,在债权人选择了行使违约金请求权的情况下,基于禁止不当得利的原理,违约金得计入损害赔偿额,作为最低损害赔偿额。损害小于违约金数额的,也不能缩减违约金请求权。但损害赔偿请求权并不因债权人选择违约金请求权而丧失,对于超出违约金的损害,债权人仍得主张赔偿,只是必须根据一般的法定损害赔偿前提进行证明。相反,在债权人首先要求损害赔偿的情况下,违约金数额超过损害赔偿数额的,债权人仍得请求超出损害部分的违约金数额。

  【关键词】违约金;违约金请求权;损害赔偿请求权;竞合性选择

  

  在债务人违约的情况下,基于我国《合同法》第107条以及第114条,有可能同时产生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此时,债权人得同时主张二者,还是择一行使,甚或先后行使,法律上并无明确规定。学说上多主张区分不同违约金类型分别予以确定。就赔偿性违约金而言,在其与损害赔偿请求权利益指向同一的情况下,债权人不得同时请求损害赔偿,而就惩罚性违约金而言,债权人得一并主张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1]

  有疑问的是,在什么情况下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指向的利益是同一的。另外,在此没有澄清的问题是,何谓不得同时请求,是只能主张违约金请求权,还是能选择其一而为主张。如果允许债权人选择,在其选择主张违约金请求权的情况下,若损害赔偿额高于违约金数额,其是否可以继续主张超出违约金数额的损害赔偿额?反过来,在债权人选择主张损害赔偿请求权的情况下,违约金数额超出损害赔偿额的,又当如何处理?另外,就惩罚性违约金而言,为何当事人可以同时主张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其有无正当性?

  

  一、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并存

  

  对于债权人得否一并主张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首先要澄清的是两个请求权能否同时产生的问题。

  (一)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同时发生效力

  1.违约金请求权发生效力。违约金请求权的目的在于加强实际履行(或强制履行),是一个附加的给付义务,属于履行请求权的担保。[2]违约金请求权的产生首先需要存在有效的违约金约款,原则上并无形式要件之要求;而根据其担保功能,违约金请求权与主义务之间具有一定的“附随性”。据此,只有在主义务有效成立的情况下,违约金才能发生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买卖合同解释》)第27条第1款规定了合同不成立、合同未生效、合同无效等免责事由,依照文义,如果债务人能证明合同不成立、合同未生效、合同无效的,即可免责。这里所谓的免责,即为违约金请求权的消灭,而免责的基础在于违约金的附随性。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违约金产生后,其效力处于“潜伏”状态,只有在债务人的行为构成违约,该违约行为恰恰是对违约金所担保义务的违反,且债务人具有过错时,违约金请求权才发生效力。[3]另外,尽管债务人存在违约行为,但债权人仍接受履行的,违约金即失去效力。[4]

  由于违约金的履约担保性,是否实际产生损害以及损害大小,并非违约金请求权的构成要件。即使债务人能证明损害并未发生或者小于约定的金额,违约金责任亦不受影响。[5]

  2.损害赔偿请求权的产生。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通常不会也不必约定损害赔偿义务,其本质是违反原给付义务而产生的次给付义务。故对于损害赔偿请求权,其构成前提为违约行为的存在,一般不要求过错要件,但需要存在损害;就违约行为具体还要区分违约类型,如在迟延情况下,履行期间不明或未约定的,需要明确催告、指定期间,然后还需证明存在损害,债权人才能主张损害赔偿请求权。

  由上可知,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的产生基础各不相同,但在债务人违约的情况下,两种请求权的构成前提是可能同时满足的,即可以同时发生效力。

  (二)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互相并不排斥

  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各自独立,其中一个发生效力时,并不排斥另一个请求权的效力。

  在司法实践中,往往会认为既然约定了违约金,那么违约金请求权的效力就会排斥损害赔偿请求权的效力。如在“陈萍诉浙江夕阳红健康服务产业有限公司等民间借贷纠纷案”中,被告夕阳红公司因购买土地使用权的需要,向原告陈萍借款人民币168万元。双方在借据中明确约定借款期限为45天,即从2006年12月5日至2007年1月20日;借款利息按月息1分计算;借款单位不在借款期限内归还,承担违约金20万元等。而法院认为,被告夕阳红公司未按约定期限履行还款付息义务,其行为已构成违约,应当按照约定支付违约金20万元。此外,因该违约金属于赔偿性违约金,包括了原告在违约期间的利息损失,所以违约期间的利息不应另行计算。依照法院的思路,在判定违约金属于赔偿性违约金的情况下,即可否认原告的损害赔偿请求权,而且债权人仅得主张违约金请求权,并不认可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可以并存。[6]

  在逾期付款的情况下,《买卖合同解释》完全将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混在一起,将违约金直接认定为逾期付款违约行为所造成的损失赔偿额的预先确定。[7]该司法解释在条文表述上亦混淆了二者。其第24条第4款规定,如果当事人约定了逾期付款违约金,但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计算方法,出卖人以买受人违约为由主张赔偿逾期付款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依照原理,违约金请求权的存在并不排斥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存在。出卖人主张违约金请求权的,并不意味着放弃了损害赔偿请求权,尤其在损害数额多于违约金数额的情况下仍可主张;而出卖人仅主张赔偿损失的,法院也无不允许之道理,更不能越姐代厄地直接判决买受人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

  

  二、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指向利益同一的情形

  

  在债务人违约的情况下,如果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同时发生效力,则可以进一步考察债权人得否一并主张这两种请求权。

  (一)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指向利益同一性的判断

  依照民法损害赔偿原理,损害赔偿的目的在于填补损害,法律上不能允许当事人基于一个损害获得两次赔偿。[8]故确定债权人得否一并主张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基本判断点在于两者指向的利益是否同一。如果利益是同一的,债权人不能一并主张,如果利益并非同一,则可以一并主张。

  总的来看,首先要根据有关违约金的约定确定违约金担保的是何种类型的违约形态,如果其担保的是给付迟延,而实际上发生的是给付不能,则违约金请求权并未发生效力,但基于给付不能可产生损害赔偿请求权。[9]

  1.给付不能情形。如果双方当事人约定,债务人在不能给付标的物的情况下承担总价款5%的违约金,由此可以判断违约金指向的是给付不能的情况,担保的是履行利益。在给付不能的情况下,债权人享有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其损害赔偿内容为履行利益,即正常履行情况下债权人所处的利益状况。履行利益首先包括的是灭失标的物的市场价值,其次是超出标的物本身的利益,例如替代购置标的物多支出的费用,或者丧失的再出卖情况下的利润,在解释上这些仍属于履行利益的范畴,故此时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指向的利益同一,债权人不能够同时主张。

  2.给付迟延情形。如果双方当事人约定,债务人在迟延付款的情况下应向债权人支付每日万分之五的违约金,则由当事人的意思可以判断违约金指向的是迟延情况,担保的是履行利益。在债务人迟延的情况下,违约金请求权发生效力。此时,债权人的损害赔偿请求权亦产生,故须考察债权人损害赔偿请求权指向的利益是否与违约金请求权指向的利益同一。如果损害赔偿请求权指向的是迟延利益以及迟延损害,则与违约金请求权指向的利益同一,故债权人不能同时主张两种请求权。

  而对于违约金请求权构成要件得以满足后产生的给付迟延利息,并非违约金请求权所担保的利益,故债权人得同时主张违约金以及迟延利息赔偿。但如果损害是在违约金请求权构成要件得以满足前产生的,则债权人不能同时主张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10]如果迟延造成的损害指向的并非履行利益,而是信赖利益甚或维持利益,则债权人可以同时主张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11]

  3.不完全给付情形。在构成不完全给付时,债务人应赔偿债权人履行利益。违约金指向履行利益的,债权人也不能同时主张损害赔偿请求权和违约金请求权。但是在加害给付的情况下,债务人需要赔偿的并不是对等性利益,而是完整性利益,完整性利益属于保护义务或行为义务违反的范畴,可以与履行请求权同时发生效力。此时,如果约定的违约金针对的是质量瑕疵,则其仅担保履行利益,而不担保完整性利益,故债权人可以同时主张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

  4.附随义务违反的情形。如果违约金约定针对的是附随义务的违反,则其担保的是完整性利益,此时,构成损害赔偿请求权的,赔偿的客体是完整性利益,即恢复到保护义务没有被违反的状况之下。基于利益指向的同一性,债权人也不能同时主张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

  (二)合同解除后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关系

  1.违约金请求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同时发生效力。根据我国《合同法》第97条,在合同因违约解除后,守约方可以向违约方请求损害赔偿,但是否得请求违约方支付违约金,在法律上并不明确。多数人均从我国《合同法》第98条出发,认为该条中所谓不受合同解除影响的“结算和清理条款”包括违约金在内,也就是说,违约金请求权不因合同解除而消灭,[12]但该解释并不具有充分说服力。

  在司法实践中亦存在不同见解。一些法院在判决解除合同的同时要求违约方支付违约金,如“北京九阳实业公司诉广东志高空调有限公司技术开发合同纠纷案”、[13]“枣庄矿业(集团)有限公司柴里煤矿与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行、青岛保税区华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联营合同纠纷案”。[14]但也存在判决立场相反的案例,如在“广西桂冠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与广西泳臣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合同解除的法律效果是使合同关系归于消灭,作为解除合同的后果,违约方的责任承担方式也不表现为支付违约金,因此对于要求支付违约金的主张不予支持。[15]

  要判断合同解除情况下违约金与损害赔偿的关系,首先须解决的问题是,合同解除后违约金请求权是否存在。而违约金是否存在,端系于合同解除的效果。对于合同解除效力,如采直接效果说,认为合同一经解除即溯及既往地消灭,尚未履行的债务免于履行,已经履行的部分发生返还请求权,则在解释违约金附随效力时,须设置例外;[16]而间接效果说认为,合同解除后,其本身并不消灭,但合同的效果受到阻止,对于尚未履行的债务发生拒绝履行的抗辩权,而对于已经履行的债务发生新的返还债务:,[17]若主张折中说,尚未履行的债务自解除时归于消灭(与直接效果说相同),但已经履行的债务并不消灭,而是发生新的返还债务(与间接效果说相同),则须通过债的同一性理论予以说理。[18]目前,折中说为实务界所接受。[19]

  按照逻辑,在未履行的情况下,如果合同被解除,主义务消灭,作为从义务的违约金也即消灭,即使由于债务人违约行为而解除合同,而债务人的违约行为已经使担保履行利益的违约金发生效力,其也因解除而消灭。[20]但如此结果并不符合当事人的利益状况,故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在解除合同时,可以例外地拟制违约金继续存在。[21]

  即使不从学理上进行推论,通过考察我国《合同法》第97条规定的解除权法律效果,也可发现在合同解除后,债权人可以请求损害赔偿。既然承认了损害赔偿请求权,那么,解除的目的就不再是恢复到未签订合同之前的原有状态,也就是说损害赔偿指向的并不是信赖利益,而是履行利益。既然承认了可以对导致合同解除的违约行为通过损害赔偿进行惩戒,(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872.html
文章来源:《法学》2013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