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丹慧:三八线与十七度线——朝战和越战期间中美信息沟通比较研究

更新时间:2013-01-07 22:12:15
作者: 李丹慧 (进入专栏)  

  

  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期间中美信息沟通的历史表明,在现代社会,有效的信息沟通有可能削弱冲突,消除危机;而信息沟通的阻断,则会导致危机的升级,乃至陷入战争的泥淖。特别是在敌对或冲突的国家之间,寻求和保持较高层次的、有效的接触,是完全必要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两场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战争--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都发生在亚洲,发生在中国的周边国家,而且从本质上讲,都是中国与美国之间直接或间接的对抗。但是,对抗的表现形式及其结果却有很大差别。在朝鲜战争初期,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北进,导致中国出兵朝鲜,与美国进行了面对面的军事较量;而在越南战争时期,美国一直将战争升级的界限控制在十七度线以南,中国也即只是以派出支援部队的形式援越抗美,中美双方始终未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这两种不同的结果,事实上同处于敌对状态的中美两国之间对战争底线,即三八线和十七度线的把握,及其信息沟通的状况,有着密切的关系。

  在现代社会的冲突反应和危机处理过程中,信息的沟通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考察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爆发、升级的历史进程即可发现,中美双方在信息沟通渠道、信息传递方式,以及对信息的解读和判断等方面,都存在着很大差异。从一定意义上说,这种差异决定了中美之间爆发危机和冲突升级的形式和程度的不同。本文试由此角度入手,对比中美两国在这两次战争中信息沟通的状况,并对其影响做一点粗浅的分析。

  

  一、朝战初期中美之间的信息沟通

  

  朝鲜半岛统一国家的建立,本来是朝鲜民族内部的事务。然而,由于战后分别以美苏为首的两大阵营的对抗和世界冷战格局的出现,朝鲜民族的独立和统一便具有了浓厚的国际背景。特别是由于南北朝鲜分属两个不同且对立的营垒,使三八线这条美、苏两军分别占领朝鲜半岛和接受日军投降的临时军事分界线,最终变成了划分两大阵营在东亚势力范围的长期政治分界线。1948年夏秋在朝鲜半岛分别建立起来的两个对立的政府都认为只有自己能够代表朝鲜民族,此后,双方都主张以武力完成朝鲜民族的统一大业。不过,在冷战的背景下,朝鲜南北任何一方都不可能独自实现其政治目的。当时美苏两国对抗的焦点在欧洲,华盛顿和莫斯科都无意于远东地区引发一场可能导致双方直接冲突的战争,因此对南北朝鲜的军事统一计划分别采取了不予支持的政策。进入1950年后,苏联的远东政策首先发生变化,莫斯科对金日成军事统一南朝鲜的行动开放绿灯,朝鲜战争爆发了。

  1950年2月14日,毛泽东和斯大林出席《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签字仪式,美国由此改变对远东政策。

  中苏同盟的建立使华盛顿感觉到美苏在亚洲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从而继苏联之后,美国也改变了其远东政策。更由于错误地把朝鲜人民军越过三八线的行动视为共产党国家在全球范围内展开总体进攻的序幕,甚至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美国做出了全面干预朝鲜战争和遏制中国的决策。然而,正是白宫采取的派遣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的军事行动,率先将中国摆到了美国的对立面,从而迫使中国开始考虑介入这场对美国的战争。

  从毛泽东一贯的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军事思想出发,如果中国与美国的对抗必须在台湾海战和朝鲜陆战这两个战场之间进行选择的话,显然,对中国有利的选择只能是在朝鲜半岛进行一场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战争。到1950年9月初,毛泽东已经做好了军事部署,在中国东北地区集中了五个军的兵力,随时准备出国作战。不过,就建国初期的经济和社会状况而言,新中国与世界头号强国美国作战,的确是一种万不得已的选择。因此,毛泽东心中是有一条底线的,这就是美国军队是否越过三八线,是否真正构成了对中国安全利益的威胁。这个问题最早是周恩来7月2日会见苏联驻华大使罗申时提到的。毛泽东后来回忆当时的情况时也说:帝国主义如果不干涉,没有妨碍。如果干涉,不过三八线,我们不管,如果过三八线,我们一定过去打。在毛泽东看来,三八线到鸭绿江只有400公里。如果美国人就在鸭绿江那边,鞍山、旅大、沈阳、抚顺、哈尔滨就都在美国军队的威胁之下了。我们真的是睡不着觉啊!当战争在洛东江一线进入僵局时,毛泽东又在8月4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指出,"如果美帝得胜,就会得意,就会威胁我。对朝不能不帮,必须帮,用志愿军形式,时机当然还要选择,我们不能不有所准备。"这个"时机",指的还是上述的战争底线问题。

  实际上,美国在战争初期非常担心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中国会出兵援助朝鲜。出于这种担心,当麦克阿瑟在8月初与蒋介石在台湾会晤后,杜鲁门十分惊慌,急忙于8月6日派哈里曼作为特使去东京见麦克阿瑟。行前杜鲁门交待的重要事情之一,就是告诉麦克阿瑟不要和蒋介石搞到一起,从而把美国拖进与大陆中国的战争。同时,美国还采取措施向中国传递这种信息。在8月27日中国对美国飞机侵犯领空提出抗议后,美国政府立即同意联合国对此进行实地调查,并通过印度大使潘尼迦把这一建议转达给中国政府。美国还表示:中国就美机轰炸其领土一事所提出的任何正当要求,美国都愿意尽力给予满足。为了进一步表示美国在朝鲜的军事行动没有恶意,杜鲁门在8月31日的记者招待会上甚至公开声称,美国海军将于朝鲜战争结束后撤离台湾。美国总统在麦克阿瑟发出有关仁川登陆的"烙铁行动"计划的第二天,便公开谈论从台湾撤出第七舰队问题,显然是要给中国政府传递信息,预防中国对美国越过三八线问题做出强烈反应。美国人的确是想告诉中国人,他们采取的一切军事行动都不是针对中国的。然而,华盛顿不知道,中国出兵的底线根本就不在鸭绿江,而是在三八线。事实上,美国最初决定越过三八线时是有条件的。杜鲁门政府在9月27日授权麦克阿瑟可以在三八线以北的朝鲜境内采取军事行动时,其先决条件是"没有大规模苏联和中国共产党军队进入北朝鲜,没有准备进入的声明,也没有在北朝鲜对抗我们行动的威胁"。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甚至考虑,一旦中国出兵朝鲜,美军便撤出战斗。布雷德利还向英国参谋长简要述说了这一政策。这就意味着只要中国公开宣布出兵,就很可能避免战争的升级。

  当然,中国当时并不知道美国的这个条件,而且为了制敌先机,也不可能公开宣布自己的出兵计划,而宁愿采取私下暗示或公开警告的方式,让美国人知道中国出兵的这条底线。8月末,毛泽东接见了香港民生工业公司的经理陆少夫。他谈到,在抗日战争时期,朝鲜人民在满洲给予中国共产党以军事上的帮助,中共不会忘记并应有所报答。同时特别强调说:如果美国军队越过了三八线,那么他本人"将处于派遣中国军队去营救北朝鲜的极大压力之下"。因此,毛泽东请陆少夫提供帮助,使美国人注意到这一点。这件事当时被报告给了加拿大驻联合国的官员。加拿大人提出,毛泽东可能会利用印度驻北京的大使,或者荷兰、英国驻京代办作为同华盛顿联系的渠道。此信息加方是否传达给美国,目前尚无材料证实,不过,中国确实在利用上述渠道设法进一步与美国沟通。

  当9月15日麦克阿瑟仁川登陆成功,特别是在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北进的趋势日益明显之时,现实的环境和条件发生了急剧变化,迫使毛泽东迅速做出参与战争的最后决策。与此同时,为了争取中国最终不必介入战争的前景,中国领导人反复向美国发出警告性信息。9月21日,华盛顿便已收到美国驻印度大使哈德逊的绝密电报,称潘尼迦会见中国总理周恩来后认为,如果美军侵犯三八线以北地区,中国可能会介入。22日,中国政府在公开声明中承认"居留中国的朝鲜人民有权力回去保卫祖国",表明了中国坚决支持朝鲜与美国斗争的决心,也暗示性地对美国进犯朝鲜北方的企图提出了警告。25日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向潘尼迦明确指出:"中国对美国突破三八线决不会置之不理"。尽管战争会对中国造成严重破坏,中国也"必须不惜任何代价制止美国的侵略行径"。周恩来则于30日出席政协全国委员会举行的国庆大会时,更为严正地告诫美国政府:"中国人民热爱和平,但是为了保卫和平,从不也永不害怕反抗侵略战争。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这可以说是中国政府公开发表的正式声明,但此时的白宫和五角大楼已经被军事胜利冲昏了头脑,趾高气扬的麦克阿瑟正在安排联合国军向三八线以北挺进,中国的警告没有产生任何影响。

  这样,在中国的安全利益已经受到实际威胁,以及苏联和朝鲜也明确请求中国出兵的情况下,毛泽东最终下定了出兵的决心。鉴于多数中国领导人对于在这场实力悬殊的较量中是否能够取胜,没有把握,对出兵持有异议,毛泽东一方面决定再次召开高层会议商讨,一方面向美国发出了最后的信号。10月3日凌晨1时,周恩来紧急约见潘尼迦,再次郑重表明中国的立场:"美国军队正企图越过三八线,扩大战争。美国军队果真如此的话,我们不能坐视不顾,我们要管"。"我们主张和平解决,使朝鲜事件地方化","就是不使美军的侵略行动扩大成为世界性的事件。"在谈话中,周恩来特别强调的是美国军队而不是南朝鲜军队越过三八线,中国"要管"。换言之,只是南朝鲜人越过三八线,中国将不采取行动。潘尼迦表示,他将把中国的这一立场立刻报告尼赫鲁。当日,美国国务院收到了从新德里、莫斯科和斯德哥尔摩等许多地方发来的报告周恩来召见潘尼迦的电报。但是,杜鲁门却认为潘尼迦不过是共产党的一只传声筒。在美国人看来,潘尼迦是一个过于同情共产党的人,而且在1950年7-9月的短短几个月中,他不是预言共产党很快将进攻台湾,就是忽而认为中国人不太可能介入朝鲜事务,忽而报告说中国方面有可能出兵干涉。因此其人绝非可靠的信息报告者。至于周恩来的话,美国方面则把它当作是为了阻止联合国通过即将表决的八国提案而发出的恫吓。国务卿艾奇逊虽然认为这是一次重要的警告,却又说它"不是一个官方政策的声明"。尽管当时荷兰方面已有情报通知美国,如果美军越过三八线深入北方,中国可能会在"情急时"采取行动,中央情报局也向联合国军发出了有关共产党军队即将跨过鸭绿江的明确警告,但此时北进的联合国军已如脱缰之马、离弦之箭,这些意见和信息,都无法再改变白宫的决定了。

  10月5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做出了派兵入朝作战,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最后决定。10月7日,美国开始了越过三八线的军事行动,直到这时,美国仍然希望传递口信以制止中国做出激烈反应。美驻印度大使曾请印度驻联合国代表梅农向中国方面传话,表示希望与中国驻印度大使袁仲贤举行非正式晤面,以解释美国的行动并无对中国的敌意。而此时中国已经做出了决策,毛泽东不再需要美国人的任何信息了。11日,毛泽东在外交部呈送的报告上批示:不要见美大使。毕竟,美国政府已突破了中国的底线,从反击北方进攻、重新恢复三八线分界,到进击北方、抹掉三八线分界,彻底改变了它以前确定的军事和政治目标。至此,中国只能背水一战。美国的军事行动将朝鲜战争又推进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二、越战升级时中美之间的信息沟通

  

  在两极对峙的冷战年代,对于美国而言,东南亚地区是其遏制共产主义发展的桥头堡。为了实现遏制中国的目的,多年来美国一直在中国的周边国家寻找楔入的契机。这样,越南作为东南亚的地区性大国,也即被美国纳入重点对象之列。当50年代初,越南的抗法战争在中苏两国的支持,特别是中国的军事援助下,政治和军事态势发生有利于越南方面的根本性转变时,美国一直于暗中进行着支持法国、干涉越南的活动。尤其在1953年7月朝鲜实现停战以后,美国开始更多地关注印支战争。这样,越南的主要对手,从表面上、近期看是法国,但从实质上、远期观之则是隐身在法国背后、跃跃欲试的美国。拖延和扩大战争,使印度支那问题国际化,进而以联合国的名义实施介入,乘势将东南亚国家完全纳入自己的军事条约体系,已成为美国的一个既定目标。如此,朝鲜停战后,中国与苏联,尤其是中国,事实上面临着再次与美国进行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

  由于在两大阵营的尖锐对立中,就力量对比而言,苏联、中国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依然居于弱势,因此,在1954年日内瓦会议讨论印支和平问题时,苏联和中国为了寻求一个可以发展国力的和平国际环境,说服刚刚取得奠边府战役重大胜利,军事上处于进攻势头的越南党做出让步。划分集结区问题上的僵局被打破,会议确定以北纬17度线为越南南北两方的临时军事分界线,越南人民军集结于分界线以北,法国联军集结于分界线以南。规定军事分界线只是暂时性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052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