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海泉:走向健康的政治

更新时间:2012-05-30 17:50:06
作者: 史海泉  

  

  健康的政治相对于病态的政治而言的,是指政治从决策到执行到监督等各个环节都能体现出政治文明的一种政治状态。下面就健康的政治做一个基本的规范陈述。

  

  首先,健康的政治就国家政治结构来说,能充分体现出权力结构之间必要的分权与制衡。分权和制衡是政治学的常识,也是人类探索政治治理且经过实践证明了非常有效的管理方法,在众多权力分配格局中,它属于其中的一种,是人类政治思想的一笔重要财富。分权不管是横向的机构间分权还是纵向的中央和地方分权都是非常明确,能够严格地进行各司其责的界定。不至于机构之间经常出现职责不分,权责不明,超越界限,滥用权力。出现了问题单个部门能够明确地对自己部门所应承当的部分负责,而不是机构之间相互踢皮球,推诿、拖延和推卸责任。

  

  制衡则是健康政治所不可或缺的前提,任何没有制衡的权力必然走向腐败而成为病态的政治。权力在机构之间不能进行必要的制衡,则意味着每个权力部门之间都成了一个独立王国,而最高的中央政府则变成了无所不能的魔鬼机构。当代政治文明一般都将制衡看成健康政治的不二法门。制衡能够约束单个机构的滥权妄为,从而不至于权力被某个部门所全部垄断,以保证政治能够在符合国民的意志轨道上运行。制衡是斩除权力独大的一门利器,是驯服政治狂野的一根缰绳。

  

  其次,健康的政治能够保障政治主体民主地参与政治。政治与每个人须臾不可离开,尽管表现的方式不一,但都直接或间接地受其影响。没有不受政治影响的绝对个体,除非他离开政治社会。在政治社会,每个人按照其条件都是有可能要参与到政治的实践中来,在健康的政治中,这种参与一定是民主地参与,而不是被另外的因素所制约,造成参与的条件的不公平。成为政治主体的一员完全可以凭借个人的能力和愿望来完成而不是只有通过潜规则或其他门路来实现。民主化参与是健康政治的保障之一,也是前提条件。上至国家总统下至乡镇小吏概莫例外。当今时代,民主选举和民主推举构成了进入政治渠道的有效路径,民主进入渠道一定是真实的民主,而不是仅借民主之名行操纵和控制之实。

  

  第三,健康的政治一定要有对权力实际占有者进行严格地制约。人类政治思想上最大的成就不是打造一个强大的国家的学问,也不是一个打造引领GDP 的学问,而是一个逐步实现对权力斗争的胜利。经过数千年的努力,人类实现了这个最伟大的胜利,就是实现了对桀骜不驯的权力的约束。不仅体现在对部门权力的约束上,更主要是实现了对单个权力者的权力约束上。不受约束的权力毫无疑问会演变为最腐败的权力,除非天使掌握权力。现代的文明政治已经掌握了对权力者实施约束的众多法门。除了前面提到的分权和制衡外,法治下的民主监督,包括部门对权力者的权力的限定、严格地法治、挑刺的大众、火辣的媒体以及得到保障和严格界定不许侵犯的公民自由权利都是制约权力的尚方宝剑,斩断滥用权力的痴心妄想是健康政治维护其健康的第一道防线。有了这一条保障,权力占有者就会按照被赋予的权力的大小和边界来正确行使权力,而不至于将权力发挥成无远弗届,包打天下;权力者在被制约的状态下,就丧失了权力滥用、腐败后的继续作恶的可能性,可以彻底杜绝权力违法而难以追究的困惑。

  

  第四,健康的政治一定能够保证政治在法治的轨道运行。离开了法治的政治,就不可能是健康的政治,政治活动一定要置于法治的框架内。在现代民族国家里,法治不是只为任何单个部门和自然人服务,它一定是带着一副几乎不近人情的冷酷表情考量着每一个与之碰撞的对象。司法独立审判构成了宪政法治的基本底线。国家和社会的正义伸张的最后一道屏障就是法律,如果司法被裹挟,则社会的正义必将遭到破坏而无法伸张,社会的不满力量也就最终会积聚而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潜在威胁。因此,法治轨道下运作的政治,排除了法律面前的例外,为消除文明政治的异己力量安装了防火墙。

  

  第五,健康的政治就是保障和维护人权的政治。政治的根本目的是什么,对这个问题的不同回答决定了政治的任务和政治运行的手段等等都会存在重大甚至是根本的区别。不管政治的目标是短期的还是长期的,健康的政治,它的根本目的只能是为着人权而来的,啥此无他。任何经济、政治、文化、军事等等领域的建设都是为人而服务的。文明政治必须是将国民置于最高的着眼点,将国民利益置于最高的位置。一个不为国民谋利益,谋幸福的政治绝对不是健康的政治。专制的政治往往为着一些特殊的群体服务,尽管它们也打着人民的旗号。政治健康与否可以从该政治对待国民的态度上加以衡量。国民是国家的主体也理所当然是政治服务的主体,政治存在的目的就是由于国民让渡了部分权力,交给代表,通过代表的政治活动实现自身的权益。专制的野蛮政治与之对立,它们将特殊群体或者皇帝家族甚至某个人的利益置于国民利益之上,政治变成了维护和发展特殊 群体利益工具。健康的政治从这个角度讲是专制野蛮政治的死敌。

  

  以上分析仅仅是健康政治的局部,这些规范内容的实现往往要经历曲折艰苦的斗争,现实中的政治难以真正做到健康政治的全部,或多或少都带有一些病症需要在政治的文明进路中不断加以治疗。因此,理想状态的健康政治事实上并不存在,病态政治存在的现实以及改进的艰辛让柏拉图放弃了哲学王的理想模型,也让卢梭放弃了民主的完美实现,但这并不成为否定迈向健康政治的努力,对于健康政治的向往和实践理所当然的成为人类克服自身的短板,实现人之自由的方向。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393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