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海泉:忙碌的身影

更新时间:2010-12-17 17:11:35
作者: 史海泉  

  

  编者按:此文来自作者投稿,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现今无论你打开那个大的网站,扑面而来的信息中夹杂着大量的互相对立的批驳。若从表明上看很是热闹,给人一种言论自由,言无不尽的美妙。除了普通的意见外,大量有来头的重量级人物也参与其中,乐此不疲。从正规的思想、学术网站到铺天盖地的博客、微博以及评论等等。看完之后总有一种感觉叫人纠结,此专家与彼专家,此学者与彼学者在诸多的问题上常常打架。例如有的专家说民主是个好东西,没几天就有人出来给好东西加了个问号:民主是个好东西?这种表面上的热闹究竟有几分学理的洞察和梳理则总让人怀疑。如果不是为了学理和思想的透彻,那么这种无休止的闹腾究竟冲什么而来?

  当然,在思想和学术上要达成一致是不可能的,正是存在着多样化的理解,才有如此热闹的场面,照讲这也是思想和学术繁荣的前提。问题是诸多讨论的问题似乎永远没有个结果,互相之间纠缠不休,乃至发生语言软暴力。如果真的是为艰难的真理的清晰做些频繁的争论也就罢了,然而我们看到的大量争论其实围绕的很多是个小问题,甚至是个伪命题。好似鸡和蛋,皮与毛之类关系的纠缠就经常进入读者的视野。

  虽然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许多关于自然和社会的判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无需太多的加以费力劳神再做考据之功,按照袁伟时先生的判断:现代文明在世界各国应该是大同小异的问题,这种观点连杜维明先生也是承认的。但这些基本判断好像并不适宜于中国,这块大地似乎永无宁日,一天不争就要断气一样,大家拼足了气力要讨个说法,难免让人起疑。颠来倒去无由头的争执的本质是什么?到了该弄清楚的时候了。但谁又能保证能够弄清楚呢?在此只能做些一家之言,难免恐怕又要引起争执,无奈!

  如果为了学理起争,我想大家肯定十分的欢迎与推崇,自然也就不会感觉到纠结。下面要进一步讨论的就是那种无谓的劳神的根据究竟是什么,不敢作太多的揣度,暂且管它叫立场吧,也就是站队问题。当然这只是我的揣测,无需太认真,更不必对号入座。

  站队问题的有无这个问题本身经过这么多年的唇枪舌剑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大家在肯定有这一点上应该容易达成共识。这里的立场可以简单的例举一些:马克思主义与非马克思主义、阶级与非阶级、代言人与公共人、政府与社会、真理学派与“歌德”学派、谈古与论今、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体制内与体制外……

  从大量文章透露出来的信息看,很多是不涉及真正的思想和学术真理问题,大多数是一方站在自己所属的队里,拿着刀枪比划着对方,宣判对方的大逆不道。如民主不适论、自由免谈论、宪政西方论者们总是会找出诸多的十万个为什么来强调他们的一贯伟大、光荣和正确,一旦发现有人要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主张什么自由、民主、法治和宪政之类的,就会神经质般跳将起来,立马从主子那里找出圣旨,嘴里还念念有词:“皇上说了,你敢反对”?如此众多的争论乃至谩骂甚至可以比划为偏执和狭隘。有那么一拨人在此方面表现出高人一等的狂傲,其实骨子里要么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把队站好,捞金进银;要么就是出于无知,但仍强以为知。为此,我们需要指出这种搅混水的阴险。致使一些公共知识分子难以集中精力投入到社会真正需要的思想和学术的探索之中,不得已和那些哇哇乱叫的闹客们一拼高下,所谓真理不辨不明,殊不知这正上了他们的当了。

  诸如在事关当今中国问题的出路上有大量的文化与制度的优先性之争,民主、自由、平等、宪政的价值普世性之争,经济的自由化之争,思想的多元化之争,政府和社会的力量之争,整体主义与个人主义之争无不如此,难道这些问题真的还有太多争论的必要么?现代文明之路没有给我们启示么?故意挑起这些问题之争的人心里真的就不明白,还是故意?太多争执尤其挑起争执者更需要引起大家的注意,不要让让他们扰乱了我们的阵线。出于推动思想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有良心的才俊还需要持续的以蔡定剑先生的身影为榜样,利用好有限的时间,做些深刻的探索,而不是去打无谓的消耗战。以站队形式获得的输赢最终会极大地伤害身体以及思想本身。借用潘恩的说法,其实很多打着捍卫真理的无谓纠缠的东西说白了也就是一个常识问题。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787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