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海泉:从杨佳的“报仇”到周正龙坚持“一个人在战斗”

——关于真相的疑惑

更新时间:2009-01-13 14:52:27
作者: 史海泉  

  

  人生变幻无常,从大喜到大悲也就一步之遥。北京小伙子杨佳只是在上海一次偶然外出骑车最终把自己演变为杀人凶手。周正龙一个本分的农民,结果却发生了被判两年的徒刑。两个案件已经尘埃落定,本是人世间极简单的人和事却在今天这样的一个时代被闹得沸沸扬扬,案件的结局并没有终结人们对这两件事的关注。关注的焦点都是两个字:真相。真相究竟是什么?关注真相的人越来越多正说明了今天国人变得越来越理性,社会也越来越健康。试想在一个人人都不关心真相的社会,进步又在哪里?问题是越来越健康的社会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被那么多的真相所困惑?

  其实,杨佳袭击警察案件的真正原因似乎永远也得不到说明,因为记者和司法人员都努力了,但关心这件事的人并没有获得更多的和更满意的解释,重重迷雾依然笼罩在民众的心头。说白了,杨佳一案的真相还没有真正清晰,真相对民众来说是虚的问题,是有待弄清的问题。国民有这个权利弄清水落石出的样子。有权利弄清并不等于有信心一定会弄清,信心对于我们这样的民族是需要努力的,并不是供过于求的商品,一捞一大把。问题奶粉这不是在本不坚强的信心上又很猛烈地撕裂了一下,失望甚至绝望都产生了。但所有发生的都不能本着本不应该发生的逻辑打转转。这里没有太多的应该还是不应该,道德的东西没有刚性的制度制约终究会成为一种把玩,尤其对那些长袖善舞的群体来说更是如此。所以杨佳为什么会杀人?最终的解释就被简单化为“复仇”这种带有帮社性质的坊间用语。如此这般,则人们不禁要问,复什么仇,仇从何来?问题仍将一大串,解决起来还是很费力的,干脆迅速了结此案作罢。杨佳走他的路,让别人去揣测罢,顶多也就气愤地睁着眼睛看着一道白光划过自己生命最后的瞬间。

  陕西的周正龙华南虎照案同样落下帷幕,但疑惑仍是真相问题,这两起先后发生的审判案件,本没有关联,但是真相使人把它们联想到了一起。但周正龙案的真相不是真相没有弄清而需要加以努力把握的问题,尽管周一再说这是我一个干的,与别人无关,但经历了该事件的人们是没有会相信他的鬼话的。法院最终的判决也不能消除关心此事的人们更多的议论。周正龙一个人被判刑了,他是罪有应得,但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出来了,别人呢?他一个人真的能有那么大的能量吗?又是拿人格甚至人头担保虎照是千真万确,又是开新闻发布会,又是请专家,所有这一切都是周正龙一个人在战斗吗?真相到底是什么?其实答案已经很清楚了,现在的问题人们关心的对象开始转移了,原来还只是关注周正龙所拍的老虎是真有是假有的问题,现在对于老虎的真假已经不是问题了,问题升格为周正龙为什么坚持独自担当,这里的真相又是什么的问题。

  坚持和执着一直被人们很是看好的品格,周正龙的坚持执着可谓叫人惊叹,他如此坚持和执着的动力来自哪里?谁是他背后的杠杆,先是坚持虎照是真的,后又坚持这事是他一个人干的,别人没有插手,在庄严的法庭上他还是选择了一个人独自战斗,不能不佩服他的信仰,即使是真实的谎言也要将谎言进行到底。他在挑战什么,又或是在蔑视什么,看来他是不怕的,因为他认为他所挑战的东西可以挑战成功,他所蔑视的东西就是他能够蔑视的,邪恶和正义在他的眼里估计也是可以随便把玩的。结果他得逞了,法律正按照他的预设一路走来,他仰天大笑出门去,是真是假谁了得?

  两个真相,一个是尚待大白于天下,一个是昭然若揭,一个是需要耐心的期待,一个是需要悲愤的追问。但真相毕竟是真相,要弄清楚实在也不容易,社会的文化已经教会了人们在假象中生存和发展,要用假象的逻辑来思考,较真未免有些天真。

  所以大量的网民也就形成了两大阵营,一个是要无穷追问下去,似乎真理就掌握在他们手上,他们也是有一个信仰的:正义终究战胜邪恶。另一个阵营就是所谓的务实派,他们用承受邪恶的心灵呼吁大家停止思考一万个为什么。告诉那些较真的人群,算了吧,现实就是这样,不然你能怎么着?搞狠了说不定你会引火烧身,此言不虚,就经常在网上看见一些因对什么事不满发表意见和批评而被抓起来的报道。但网民的思考不能说没有见地。就周正龙坚持一个人在战斗,甘心做替罪羊(当然他也是有罪的)就见到很多很好的说法。比如说有的人认为,周正龙之所以坚持将谎言进行到底至少有这样一些理由:要么是受到威胁,要么是受到利诱这样的两种意见见多,但我想说也许这两种都不准,那就是周正龙果敢地向目标发起了冲击,公然挑战法律。威胁的说法成立可能性是很大的,虽然是揣测,但揣测总是建立在很多前面发生过了例子上的,平白无辜都有可能被乱整一通,何况是批评和揭发,尤其是揭发,宪法上写的好好的,不得打击报复检举控告之人,但事实上揭发之人还是有很多担心:什么时候神秘地失踪或是死于某种突发性疾病如脑溢血或急性心脏病之类的也未可知。周正龙作为一个中国农民,但这点他还是很清楚了。无论如何他怎样咬定青山不放松,至少是没有生命危险的,但如果累及他者,他的身家性命未必就能保全。

  利诱之说的揣测也不是没有根据。我们习惯了在各种利诱下做出点平日里根本做不到的事也是常有的。面对诱惑,人不能不想到将来的诸多好处,比如提拔、嘉奖和财物之类的。日前的很多腐败案件就是在各种利诱之下伸手的。但仔细考察周正龙的利诱之说未必能成立,因为正如他自己所说,他是一个法盲甚至是一个文盲,这样的人照正路子是无论也提拔不了什么的,野路子也未必可知但已经不在这里讨论之中了。

  挑战之说在制度不健全和执行不牢靠的今天也不是没有思考的空间。这个年头很多的不法之徒都在公然的挑战正义、良心、道德和法律,至于舆论则更是不放在眼里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欺名盗世,杀人越货,可谓无恶不作。敢不敢闯,就看你有没有胆。有网民骂周无耻,我看他终究还是有点挑战和蔑视的味道,他所蔑视的东西在他的骨子里就压根儿低贱。可怕的问题也许就在这里。

  怀疑终究是怀疑,谁也没有真正把握住周正龙谎言战斗到底的真相,真相的传闻和困惑仍然将不断地捆饶着我们每一个人,也包括周正龙自己:为什么能够这样?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421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