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楚三:“瓷器”与“拆了”

更新时间:2012-05-16 00:00:33
作者: 楚三  

  

  为什么洋人会称呼我们为“瓷器”?这的确是个谜。瓷器的特点是看起来华丽而质地粗劣,用起来方便而容易破碎。而且破了的瓷器基本只能破摔,难以修复,令人沮丧。其实认真来想,能够代表这个古老国家的东西很多,但他们却毫不犹豫的这样称呼了我们。而我们当初并没上心,我们认为瓷器就瓷器吧,似乎也并不那么坏。然而事情的发展确实比较形而上。我们知道这个称谓的音乐名称叫“拆了”,就是这个诡异的拆了,在此后的一个世纪里,如同噩梦中的鬼魅,与我们如影随形,挥之不去。八国联军拆了我们的圆明园,马克思主义拆了我们几千年的民族文化,专制集权体制拆了我们的道德伦理体系。究竟是无意的一语成籖呢还是超前神奇的精确预测呢?没有答案。

  时至今日,从物质与精神的两个层面来讲,值得拆了的东西已经不多。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拆一拆,需要这个社团仔细想一想了,拆了农民家里的那点儿破房子,确实不足以体现天朝之伟大文治武功,《拆了大业》需要更加宏大的叙事蓝本。

  检视中国近代历史,至少有两件大事值得我们躬省。这两件事就是满清王朝拆了大明江山以及马克思主义拆了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文明。在我个人看来,这无疑是外族一武一文,对中华民族的两次野蛮殖民。而拆了之后的中国文人心态,更是我们反省的重中之重,舍此民族无法更生。

  说满清王朝拆了大明王朝的江山,这本无可厚非。纵观世界历史,民族国家间弱肉强食,大抵如此。在我们自己足够强大时,我们也不是什么好鸟。我们同样侵占过朝鲜韩国越南之辈。满清王朝的成功之处,在于他们在拆了大明的江山之后,还拆了中华文人的骨气,把中华文人彻底改变为一群斯德哥尔摩女孩。在满清王朝灭亡之后,中华文人竟毫无羞耻的把满清王朝奉为自己的王朝,尊为自己的正史,四海之内,称颂它的文功武治,介绍它的逸闻旧事。甚至连带扯上成吉思汉统治欧洲的伟大,享受得大抵等同于自己在统治欧洲的了。按照国人的如此逻辑,大概朝鲜人民也大可夸耀他们的统治曾到达于西安以西以及南宁以南的了。不错,满清王朝作为一个独立的民族国家是灭亡了,世界历史上像这样盛极而衰的文明有过很多,他们消失了,但他们存在过,而且他们就是他们,他们的历史不是我们的历史。在他们的历史里,我们是活下来了,但那不是我们在过生活,而是生活在过我们。承认这段历史,并认为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历史我们主导的历史,这一点很重要。承认这段历史并认为这就是我们自己的历史很无耻。斯德哥尔摩女孩也活下来了,也与人关系过了,但那同样不能被称之谓她爱过了,而只能被称之为她被人蹂躏过了。接下来,这个女孩需要的是看视心理医生,而不是走进社区去“炫爽”。接下来,中国的文人本应该严肃检视自己的怯懦,寻找图强的路径,并严肃的告诫我们的后人,我们本应生活的更有尊严,更加健康。然而遗憾的是,我们的文化莫名其妙的充斥着他们的影像,他们的宫廷他们的戏。他们的占领之后的闲情逸致。说这帮戏子弃祖忘宗,这本在意料之中,所谓戏子无义。与一帮狗屁不懂的戏子计较,那也是白费功夫。问题是中华文人,中华史人亦莫不乐此不疲,岂不令人惊诧?

  说马克思主义拆了中华几千年传统文化,那更只能说是个犹太奇迹。在无数个繁星似锦的夜晚,你会百思不得其解,何以几千年的文明历史,祖祖辈辈的禅精竭虑,积累沉淀下来的如此厚重的历史文明,在他们的部分子孙眼里就不如一个破落的犹太老朽的思想了呢?我们承认民族文化的交流是必须的,我们承认我们应该学习和借鉴别人先进的微观技术,愉快的接受别人的汽车飞机,电脑网络。我们也承认我们有必要学习和借鉴别人先进的社会制度与社会管理经验。但民族文化与民族思想的形成,有自己民族所对应的具体自然环境与民族历史,不可更改不可移植。民族的文化是民族的灵魂,如果我们不想毁灭自己,我们就不能毁灭自己的文化。我们也不是浮士德,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明智的人对于任何一种学说,哪怕是可以称之为真理的学说,最多的尊重莫过于我们可以借鉴。我若超越了这个界限,我乃一傻A了。就连计算机这样一个铁制的物器,也知道具体的硬件得适配相应具体的软件才能正常运转。而我们枉称为人,却要把一个不知中华为何物的犹太老朽的想法奉为圭皋。岂非咄咄怪事?

  历史会笑话这个庞大的民族,这是我的担心。我们应该有人站出来说出真实的想法,以示此时此国之人民,至少有人表达过反对的意见,至少没有全然昏聩,全然怯懦。而站在全民族利益的角度去考虑,我倒是多么希望他们对了而我错了,这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庞大的民族里,聪明人多而傻A只有一个。

  他们用马克思主义统治着中国,而在世界各地兴建孔子学院。拜托,把兴建孔子学院的钱还给人民好不好呢?他们还很穷,没有社保没有医保。把纳税人的血汗钱用于服务于纳税人好不好呢?他们很累他们很困。如果硬是要修,既然你们用马克思主义统治着祖国,那在世界各国兴建马克思学院好不好呢?如果你们认为马克思主义确实贩卖不出去要修孔子学院,那么先把孔子学院俢回自己的祖国而把马克思主义请出去好不好呢?我们扎实尊重一次知识产权,把马克思主义扔回以色列德意志,让他们先行享受一下他们自己的科学理论好不好呢?孔子学院里一定教过君子成人之美的观点,让我们成以色列之美,成德意志之美,好不好呢?

  把人家自己都不信仰的犹太学说搬回来,把我们自己都不信仰的孔孟之道搬出去,如此混乱的逻辑,或许是个世界奇迹,但绝对不会是个中国奇迹。因为时下之中国,本身就是个奇迹,而且无疑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奇迹。只有有那么一天,奇迹不再发生了,那可能才是中国人民自己盼望的奇迹到来了。那会是哪一天呢?我们在盼望着。

  我们的先人曾有值得他们夸耀的儒学。我们现代的文人也有自己值得夸耀的学说,那是在儒学之前加上一个“犬”字构成的。对于拆了他们传统文化的马克思主义,对于几十年地道的被文化殖民,他们感觉比较的享受。他们觉得无以为报,比较惭愧。只有卖力地加以歌功颂德。我们明白。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338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