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楚三:韩寒的文化与易中天的底线

更新时间:2012-03-05 09:15:09
作者: 楚三  

  

  我们知道韩寒是有文化的东西,而且依据推测,这位文化人的文化经历应是颇得鬼神之助,非同凡响的。好比是哪位天使大姐哪天一高兴,硬是拿文化馅饼追着赶着砸出这么个风云人物。特别是在这厮写出《论革命》那样的篇章之后,据张颐武易中天先生的说法,完全就化蛆为蛾,脱胎换骨,几乎成鬼成神了。总之是相当的有文化了。所以说身为上海女人的女人们真是蛮幸运的,放眼当今之天下,可称之为文化大师者,不过二点五人而已,余秋雨大师,韩寒大师,已据其二,另有零点五人,说不准也已被某位上海美眉揣在怀里了。尽管小时候看起来似乎跳蚤,一旦长成,或许专家教授皆曰为龙种亦为未知。

  出生在陆十年代的我们那代人,对于少小时候的回忆,大概如余华《在细雨中呼喊》之所描写,感觉阴冷而且潮湿。饥饿阿寒冷阿,野草阿树皮阿。基本乏善可陈。而且基本不相信天上馅饼的神话。关乎于文化的记忆,小时总是蛮佩服河南人的,他们总是拉几只猴子,打着锣敲着鼓,又跳又闹,几个回合下来,把人整的笑得不行。再到后来,有了东北的二人转,感觉比河南人的猴子更有文化。除了又跳又闹,他们竟然会又说又唱。关键是:他们还有男有女,往台上那么一站,打打情骂骂俏的,挤挤眉,文化出来了,弄弄眼,文化又出来了。感觉是盛产时期的母牛的奶,一挤一啪啦,桶子小了你担心。有时不免会有些额外的忧虑,如此昌盛的文化,会不会有泛滥成灾之虞呢?

  再接下来,诚如你们所知,让我顶顶佩服的,就算是上海人了。余秋雨大师也就不提了,人家进文化写作组那当儿,我等还穿着开裆裤,背着那书包上学堂来着。单就韩寒大师一人来讲,若论及文化,古今中外,能出其右者,怕就没有。而理解韩大师的文化本身,也当然不是件简单的事。幸亏有了张颐武易中天两位大师的指点,我们悟出韩大师的文化,精髓在于《论革命》,而《论革命》的精髓,在于大师无穷的冷静与致命的优雅。

  有那么一次,有位姓杨的北京小伙子去了上海,他或许是满怀对于上海的文化崇敬而去的。后来,他在上海被收走了自行车,后来还发生了别的一些事。据说受了些委屈。他生了气,他想讨个说法,最后他给了别人一些说法。搭上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有人说这孩子够爷们儿,在一个古老而懦弱成性的民族那里,这孩子或许用自己的死,自己的血性证明了这个民族可以继续生存下去的理由。当然,无论如何,我承认我不希望结果是这样。每当说起这个孩子,我的心会隐隐发痛。也有人说这孩子没文化。因为在张颐武易中天之辈看来,当然是韩家的大师更有文化的了。当年若设是韩大师遇上这事,我们有理由相信:不要说没收了自行车打坏了某个部位,即便是被弄到王八识不得刺猬,凭借如那般高深的文化,相信这位大师依然会表现出令人惊奇的冷静与优雅的。除非你质疑他作假,那就别怪他没文化了,他会跟你急。

  老舍的文章是我佩服的,他总是用一种不疾不徐的语调,平实而淡淡地叙述一个故事。从他的文章那里,我们能读出一位宽厚而优雅的作者。老舍最后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只可惜他是革了自己的命。或许他是想用自己的行为说明:人,活着是重要的,但生命必须要有尊严。生存必须要有底线。没有了这些东西的生命还是生命吗?

  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以张颐武易中天韩大师之类之精明,但不至于会遇上老舍之类之困境。而依据老舍之流之性情,可能在他们的生活中就很难有韩大师之类的优雅的了。甚至于号称文化宗师的孔老夫子,在遇到少正卯之辈时,也大失优雅之态,干了一次革命的勾当。看来在老夫子看来,革命一词,非常之时,大概也在选项之列。没有人爱革命,但你得给人活下去的路径。当然,孔老夫子即使有些许文化,比起自认文章无比的韩大师,毕竟要逊色多了。历来被呼为老二,也算是读懂了人情世故。不废江河浪淘沙,千古以来,总有那么些天下第一的大师要现现世的。也总有些专家教授之类要指点指点江山的,夫子要与这帮人争论,肯定不够人家档次啦,所以称老二啦。

  易中天教授说他自己的做人,是蛮有底线的。这个底线就是不说假话。首先,我们得感谢易中天教授结合中央电视台,发明了优雅的“易氏论说法”,下面谨借助于此法,说说易中天教授的底线。

  那么何谓假话呢?所谓假话,又可分为两种:一种假话,是把不符合客观事实的话当做符合客观事实的话说给大家,这叫做说了假话。第二种假话呢?就是误以为不符合客观事实的事物是符合客观事实的事物,并且说给大家,这也叫做说了假话。

  那么这里就有了一个问题,假若一个人说自己不说假话,那就意味着:一,你得把真的东西说成为真。二:你不得把误以为是真的东西说成为真。也就是说,你得掌握着真理。你说韩大师是真,那么韩大师必不为假。看来易中天教授倒不一定是有底线的人,我只能说他是有底气的人。

  其实对于有人说韩大师有假,并随之议论纷纷。原本正常。就我本人来讲,所谓智识会给人的思维扎上篱笆。篱笆之外的那些花啊草啊,那些牛啊鬼啊蛇啊神啊,与卿何涉?那屁孩儿大师要真要假随他玩儿去。这世界有那么多灵魂无处安放的粉族,缺失了呕像,让人怎么活?只是张颐武易中天之类所谓公知,如此上心,让人费解。

  忍不住对易中天教授说一句:不说假话,您的题目玩大了。斗胆请您把底线改一改。否则,一旦那家屁孩假了,您究竟有没有说假话呢?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083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