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雄飞 陈宝友:论犯罪学视角的弱势群体界定

更新时间:2012-03-13 19:03:30
作者: 陈雄飞   陈宝友  

  

  弱势群体现在已经成为社会学、法学和政治学等领域的主要研究课题,但从目前的研究状况看,至今还没有形成对弱势群体概念的统一的理解和认识。弱势群体自身界定不清,势必影响弱势群体研究的科学性。概念直接决定研究对象以及之后的社会政策与措施,因此社会弱势群体的界定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是十分必要的。本文拟从犯罪学的角度来界定、理解和解释社会弱势群体概念。

  

  一、当前不同研究视角的弱势群体界定综述

  

  (一)经济分析视角。以经济分析角度研究弱势群体的界定,大致可以概括为“生活贫困论”、“资源配置匮乏论”。

  “生活贫困论”主要从生活困难的角度对弱势群体进行界定。持这种观点的学者将经济因素视为弱势群体共性中最本质性的因素。弱势群体概念与贫困人口概念之间虽然不能完全画等号,但至少应该是高度重叠的。如周沛将城市弱势群体界定为,“在社会转型时期,由于经济的、政治的和社会的等外部原因,以及技能的、文化的、观念的和身体的等自身原因,在生活上处于十分贫困的城镇人口。”[1]

  “资源配置匮乏论”认为整个社会资源的总体配置的不均衡不仅是社会弱势群体产生的原因,也是其产生的结果,并且弱势群体在社会资源的配置上不仅体现为经济利益的贫困性,也包括权力、信息、能力等诸方面的劣势与匮缺。如陈成文认为,社会弱者是一个在社会性资源分配上具有经济利益的贫困性、生活质量的低层次性和承受力的脆弱性的特殊社会群体。[2]张友琴从资源配置的角度分析,认为“弱势群体是指在资源配置上处于劣势地位且有困难的各类群体,含有两方面的意义:第一,弱势群体在社会资源的配置上不仅体现为经济利益的贫困性,也包括权力、信息、能力等诸方面的劣势与匮缺;第二,这一群体存在生活困难且自身无法解决,需要外部的帮助。”[3]吴鹏森认为,弱势群体是由那些在社会资源的分配过程中处于不利地位的人们所组成的社会群体。他们在社会的经济生活中处于一种无助和无奈状态的人群,无法与其他人群进行正常的社会竞争,不得不退出主流社会,日益被边缘化,从而形成一个具有共同特征的底层社会群体。[4]

  (二)自身分析视角。从自身角度研究弱势群体的界定,认为脆弱群体是在遇到社会问题的冲击时自身缺乏应变能力而易于遭受挫折的群体。[5]如张敏杰认为,弱势群体“是指由于自然、经济、社会和文化方面的低下状态而难以像正常人那样去化解社会问题造成的压力,导致其陷入困境、处于不利社会地位的人群或阶层;在社会变迁的进程中,这个群体是社会援助的对象,是社会福利的接受对象。”[6]郑杭生、李迎生认为,弱势群体是指那些依靠自身的力量或能力无法保持个人及其家庭成员最基本的生活水准、需要国家和社会给予支持和帮助的社会群体。[7]王思斌认为,弱势群体是在遇到社会问题的冲击时自身缺乏应变能力而易于遭受挫折的群体。他还认为,从字面上来看,脆弱群体是指该群体的脆弱,他们难以像其他群体那样抵御外来的冲击,他们的特征是力弱,不管是体力还是社会能力。从范围来看,弱势群体与脆弱群体没有明显区别,不过弱势群体更强调“势”,即强调同其他群体的能力、权力的比较。[8]邓伟志、苏红认为,“弱势群体是指创造财富、聚敛财富能力较弱,就业竞争能力、基本生活能力较差的人群。”[9]杨宜勇认为弱势群体“主要包括各种病、残及意外灾害和意外事故所导致的个人生存和劳动能力障碍者,过高赡养系数者以及市场竞争中的失败者。”[10]李林认为,弱势群体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在具有可比性的前提下,一部分人群(通常是少数)比另一部分人群(通常是多数)在经济、文化、体能、智能、处境等方面处于一种相对不利的地位。[11]

  (三)社会分析视角。社会角度是从弱势群体的各方面在社会上不具有优势的角度来进行界定,认为弱势群体的弱势体现为无法参与、影响社会政策的制定,有时却成为某些社会政策的牺牲品。从这个角度出发,弱势群体“并不是由于主观方面低下或缺陷造成的,而是由于来自各种客观条件(自身或社会环境)的限制,在权力和权利方面,发展的机遇方面,生活的物质条件方面,不具有任何优势的人们。”[12]杨团认为界定弱势群体可以从“是否丧失具有市场竞争能力的人力资本,是否难于融入所处地域社会的社会生活、难于与其他群体享有平等的公民权利,是否远离社会权力中心和社会对于社会群体的既定评价等角度来定义。”进而其将弱势群体界定为“在社会各个群体中处于劣势的脆弱的一群。弱势群体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概念,它的形成和演变轨迹是社会在一定的发展时期政治经济文化综合作用的结果。”[13]孙迪亮认为,弱势群体是指由于某些障碍及缺乏经济、政治、社会机会而被排除在社会经济发展进程之外,不能充分享受到社会经济发展的成果,在社会上处于不利地位的人群。[14]

  (四)政治法律分析视角。政治法律分析视角是从权利的实现得到限制为视角对弱势群体进行界定。俞荣根、张立平将弱势群体分为广义的社会弱势群体和狭义的社会弱势群体,并认为广义的社会弱势群体,“以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各个方面是否具有平等的话语权为衡量指标,凡对事关自身利益的事项缺少发言权和意志自由的群体,都可以被称为弱势群体。”[15]钱大军、王哲认为,“社会弱势群体的法学解释,即由于社会条件和个人能力等方面存在障碍而无法实现其基本权利,需要国家帮助和社会支持以实现其基本权利的群体。可以说,社会弱势群体的最为重要的特征是其基本权利得不到实现,就像在社会学视角中,人们的生活水平没有超过贫困线一样。”[16]

  (五)综合分析视角。持这种观点的学者都是从经济、自身和社会等多维度对弱势群体进行界定。如钱再见认为,从社会学的角度看,弱势群体是由于社会结构急剧转型和社会关系失调或由于一部分社会成员自身的某种原因(竞争失败、失业、年老体弱、残疾等)而造成对于现实社会的不适应,并且出现了生活障碍和生活困难的人群共同体。[17]

  崔凤、张海东认为,弱势群体的弱势既是经济意义上的,也是社会意义上的,更是政治意义上的。在经济意义上,弱势群体的弱势体现为市场竞争力低,收入低,就业和收入不稳定;在社会意义上,弱势群体的弱势体现为被歧视,合法权益被侵犯;在政治意义上,弱势群体的弱势体现为无法参与、影响政策的制定,而有时却成为某些政策的受害者,没有自己的声音,成为沉默的一群。因此,弱势群体主要是指那些劳动能力和就业能力低下,资源缺乏(就业信息、社会关系等),身处困境(经济、社会、政治)之中的人群。[18]孙立平指出“弱势”至少有这样三层含义:第一,他们的现实生活是处在一种很不利的状况之中;第二,他们在市场竞争中所处的弱势地位;第三,在社会和政治层面,他们也往往处于弱势的地位。[19]薛晓明认为,要较全面地概括弱势群体的内涵,应把握以下几点:第一,弱势群体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在它之外还存在着非弱势群体,所以从地位、境遇定义比较妥当;第二,弱势群体的界定仅仅从经济上讨论仍不完整,收入和生活水平较低、受教育少、能力差等同样是弱势群体的特征;第三,弱势群体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概念,它的形成和演变轨迹是社会在一定的发展时期政治经济文化综合作用的结果;第四,不能完全套用国际社会工作和社会政策界的定义。他认为,所谓弱势群体是指在生活物质条件方面、权力和权利方面、社会声望方面、竞争能力方面以及发展机会方面处于弱势地位的群体。[20]

  

  二、界定弱势群体必须澄清的几个基本原则

  

  (一)弱势群体作为一个群体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共同实体,因此不能用社会学意义上的群体概念来界定弱势群体。《社会学概论新修》中这样定义社会群体:持续的直接的交往联系起来的具有共同利益的人群。它有区别于其他人群的共有特征:第一,有明确的成员关系;第二,有持续的相互交往;第三,有一致的群体意识和规范;第四,有一致的行动能力。[21]可见一般社会学意义上的群体有与之相对应的实体。然而与真正的社会学意义的群体不同,弱势群体只是处于一种类似的生活状况的人群,他们没有形成共同体,但他们的确又处于类似的生活状态,具有某种类似的社会特征,在物质利益上地位相近的人所构成的群体,他们属于统计学上的“群体”,在社会学意义上,他们应该是一定的“社会类属”,单就这些人群具备相似的特征这一点来说,我们又的确可以把它们称为一个大的“群体”,这也符合社会大众的表述习惯。从总体来看,社会弱势群体并非是一个真正的社会学意义上的群体,这里的群体是一个更为抽象化的概念。

  (二)弱势群体中的“弱势”是相对于一般社会成员,而非是相对于“强势”群体而言的一个范畴。目前,很多人都认为弱势群体是一个相对于强势群体的范畴。我们认为这种界定欠妥。就哲学意义而言,世界上的所有事物总是存在差别的,世界上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事物。因此,就事物所表现出来的“势”来说,也总是存在有差别的,即不仅有“强势”和“弱势”之别,而且还有第三种情形,即介于“强势”和“弱势”二者之间的中间范畴——“中势”。“弱势群体”中的不仅是相对于强势,也是相对于中势。反过来说,不能说强势之外的群体就是弱势群体。举例来说,贫困人群对应的不仅是富豪人群,也应包括丰衣足食的一般人群。如果以强势为比较标准界定弱势人群,那么就可能将在一个社会中处于正常状态的群体“中势群体”纳入其中,由此势必导致弱势群体的泛化,不利于弱势群体问题的真正解决。

  (三)应该明确弱势群体的学科属性,同时注意同一研究必须采用同一界定标准。由于不同学科的研究对象侧重点有所不同,因此,弱势群体在不同学科上所具有的意义和范围也是不同的,在界定弱势群体范畴时应该首先明确其学科属性。在不区分学科的前提下试图使用一个标准来界定不同学科上的弱势群体的做法,其可行性、合理性都是值得怀疑的,也没有实际意义。实际上,之所以在理论上会有很多不同的见解,往往与论者在学科属性上模糊有关。当然,我们也必须要注意,在同一研究中,必须采用同一标准,不能此处采用的是经济学标准,彼处采用的是法学或者其他标准进行界定。

  (四)注意与类似概念的区分。国外有关研究中,有脆弱者群体(vulnerable groups)和劣势群体(disadvantaged groups)的概念。弱势群体主要是从丧失劳动能力和缺乏独立生活能力的角度来界定的,主要是指那些在社会生活中比较脆弱和易受伤害的群体,他们的共同特征是丧失或没有劳动能力,普遍缺乏满足基本生活所需的经济收入,需要得到社会和政府的帮助、保护和服务。而“劣势”一词,英文为disadvantaged,是与优势(advantaged)相对应。劣势群体主要是依据主流社会价值观念和普通社会群体的一般生活水平标准来界定的,主要是指那些在就业和社会生活中长期处于不利社会境况的群体,这种不利处境主要是由结构性因素和制度性安排造成的,这种劣势意味着生活机会和社会奖励分配中长时间和系统性的不公平待遇。国外研究中的弱势群体和劣势群体的界定对研究弱势群体具有借鉴意义,但是没有必要硬性将中国理论研究中的弱势群体与国外研究中的脆弱者群体和劣势群体趋同。

  

  三、犯罪学视角的弱势群体界定

  

  选取的视角不同,用于衡量弱势群体的标准就会有所不同,关注的弱势人群构成势必也会有所差别。但是选取何种视角进行研究和界定,关键在于大家关注的问题本身是什么。如果是关注弱势群体的经济状况,那最好选取经济视角;如果是关注弱势群体如何提高自身保护,那最好选取自身分析视角;如果是关注弱势群体产生的深层社会背景,那最好选取社会视角或者是政治法律视角;如果想进行不加区分的全面研究,那就选取综合视角。本文致力于研究弱势群体的犯罪问题,因此从预防犯罪的需要出发,本文采取犯罪学视角研究弱势群体。

  犯罪学视角研究的主要人群是与犯罪相关的人群,因此犯罪学视角的弱势群体界定其实就是从与犯罪有关的人群中界定出哪些人属于弱势群体,或者反过来也可说,与犯罪相关的人基于何种标准符合弱势群体。本文认为,权利是现代社会的一个核心概念,无论什么样的学派或学者研究弱势群体都不可能绕过权利问题,相反,不同的学派或学者都可以通过界定和解释“权利”一词来阐发自己的主张,甚至确定其理论体系的原点。从犯罪学视角界定弱势群体,也宜从权利上界定和衡量弱势群体。

  如前所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1213.html
文章来源:《犯罪与改造研究》2011年第9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