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顾海兵:最完美市场逻辑,动物的数量大于人类人口

更新时间:2012-02-11 15:50:50
作者: 顾海兵  

  

  摘要:人类有许多无知的地方。制度决定人口,这是最重要的。制度可以分为两种:市场逻辑和强盗逻辑。当我们实行最完美市场逻辑,动物的数量大于人类人口,最公平,效果最高,所以要保护动物,是我们人类的朋友;强盗逻辑下,人口大起大落,老百姓没有办法生存;市场逻辑下,人口呈下降趋势不可逆转。所以,只有认识规律,利用规律,不能违反规律,这是人类正确的选择。

  

  最近,拜读了刘忠良先生的文章《中国超低生育率十万火急,人口政策请勿再“穷折腾”!》和易富贤先生的人口理论,感觉他们很有道理,按照他们的说法,如果按照1.3的生育率推算,未来人口每过一代(约30年)将减少40%,到2300年中国仅剩下2800万人!!听起来道理,挺吓人的,中华民族再过几百年以后要灭种了。

  但是,好象又没有什么道理,为什么呢?这就是制度决定人口,制度决定一切,盛洪教授有一篇文章《制度为什么这么重要?》,在这里就派上用了。如在特权逻辑的社会里,人口是大起大落的,以西汉末年为例,人口将近6000万,王莽时期发生大乱,几十年间就使人口损耗三分之二,东汉光武帝恢复天下太平时,人口只剩下2100万。东汉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到桓帝时人口又恢复到5648万,但马上又发生了更严重的黄巾之乱与军阀战争,就像曹操诗中讲的“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很多地方变成了无人区。

  这里可以看出制度的多么重要啊!制度可以分为两种:市场逻辑和强盗逻辑。市场逻辑是人都是以自我利益为中心的,做每一件事都有关于自我的考量,但人类的进步都来自合作,逐渐地,追求个人利益推动了人类互相合作共赢局面的产生,所以就有了市场制度,就有了利润制度。是不断追求自己的幸福而不伤害别人,人类通过发明市场经济制度来实现这种对人最有利的目的。而强盗逻辑正好相反,是不让别人创造价值,而是筹谋怎么去掠夺别人创造出的价值。比如“特权资本”,这是一种依靠特权关系强迫占有别人的财富,或强迫别人低价把财富转让给他的行为。

  市场逻辑人们比较好理解,把人权、平等、自由等正价值观点放在第一位,人们在交易买卖过程中公平合理的交易,不会产生很大意见分歧。特别是强盗逻辑理解理解起来非常费劲,特权阶级不让做买卖交易,这是我的、那是我的、天下都是我的,所以特权阶级是不允许老百姓做买卖,不愿意建立市场逻辑,为什么要建立市场逻辑呢?如果是这样的话,强盗逻辑也不存在了,所以对两种制度的研究,就会发现人口在不同的制度下起了决定性的变化。

  可以分为三种情况:第一,最完美市场逻辑,动物的数量要大于人类人口的数量,所以要保护动物,不要让动物灭种。第二,强盗逻辑下,人口大起大落,老百姓没有办法生存。第三,市场逻辑下,人口呈下降趋势不可逆转。

  一、最完美市场逻辑,动物的数量要大于人类人口的数量

  最完美市场逻辑是什么样子呢?可以肯定一点人们赚钱最多,买卖交易最公平,公平到什么程度呢?不需要国家、军队、政府、法律等产生一切不必要的多余的费用,因为有了国家等组织就根本不可以有公平。现在就以美国和伊朗两国为例,美国是一个民主的国家,在美国做生意是很公平的,人们赚钱的机会也多。伊朗也是民主的国家,可是这个民主的国家非要发展核心武器,这就让美国人不放心了,这就必须要对伊朗进行进行制裁,伊朗也不甘示弱,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美国就不同意…… 这说明有国家的存在,国家之间必然要发生矛盾,必然要发生战争,就不可能有买卖的公平,也不可能赚最大的金钱。

  有人会提出疑问,这个最完美市场逻辑到底是否能够成立,好象根本不可能实现啊!但是,不可能实现最完美市场逻辑并不能说这个就不存在,这就说明了我们人类的无知,对客观世界了解了太少了。原始社会就属于最完美市场逻辑,动物的数量大于人类的数量,没有多余不必要的费用,没有军队、政府、法律、公安机关等多余的部门,没有浪费,没有腐败,没有环境污染,不需要再拿出费用进行国民收入的第二次分配。我们的祖先收入分配最公平合理,公平合理到什么程度呢?

  这里可以做实验,有两个祖先,第一个祖先身体最强状力气很大,每次可以狩猎100个动物,这说明体力消耗也大,吃的也多,第二的祖先身体弱力气小,每次授猎也只能有20个动物,说明体力消耗的少,吃的也少。如果财富平均分配的话就会出现不公平了,体力大的祖先也只能分配到60个动物,体力小的祖先可以分配到动物60个,很明显对体力大的祖先很不公平,因为体力大的祖先由于吃不饱,而影响效率的发挥,由于不能奔跑而狩不猎,这样会影响整体的利益,对于力气小的祖先也不公平,吃了太饱了,有剩余产品,这不符合原始社会的规律。原始社会给出的约束条件是没有剩余产品,什么都没有。每天劳动,每天分配,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按劳分配,各尽所能。

  当然,在原始社会里,我们的祖先都是集体劳动的,专业化分工合作,单个劳动是不能对付不了强大动物的。这里做的实验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原始社会里平均分配是不成立的,是错误的,会产生不公平的,不能说明是最完美市场逻辑。现在,我们的人类是从那里来的呢?是在原始社会由动物演变而来的,这是研究人口的专家常常忽略,当时动物数量大于人类人口许多倍,我们的祖先是依靠的什么力量去战胜强大的动物呢?依靠的就是财富分配的绝对公平,他们吃饱以后,可以拼命地奔饱,因为每一祖先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做每一个事情都是以自我为考量,没有这一点,这是很难想象的事情。

  在原始社会的末期,出现了剩余产品,有了三次社会大分工,既畜牧业、农业、商人的出现,这是一个伟大的创举,我们祖先的人口数量终于大于动物数量,这是质的变化,氏族领导们可以把多于剩余产品拿到市场是去交易,最后交易的时间长了发展到氏族领导们把经手交易的剩余产品变为自己的,有了国家、军队等组织,原始社会灭亡。这一切的一切只能说明一个道理,既最完美市场逻辑,财富分配最公平,动物数量大于人类人口的数量,要保护动物的生存权利。

  二,强盗逻辑下,人口大起大落,老百姓没有办法生存

  在原始社会末期,有了剩余产品,氏族领导把经手交换的剩余产品变为自己的,阻止市场交易,这样特权阶级就产生了,也有国家、军队等组织,强盗逻辑社会。部族之间经常发生战争,都是为了地盘,以为天下都是自己的,所以特权阶级都这么想了。可是当我们看到胜利的一方是怎么对待俘虏的呢?刚刚开始的时候,俘虏都杀掉没有什么用,后来,发现俘虏可以为胜利一方的特权阶级生产更多的剩余产品,这样人口就必然增加了。

  强盗逻辑,根本不喜欢市场交易,制止人们创造价值,皇帝、特权阶级看重的是天下的财富。人口的多少对于皇帝、特权阶级来讲无所谓,死几万人,上千万人无所谓,因为天下是皇帝的、特权阶级的。中国历史是有十五次灭绝人口的战争。为什么会出现灭绝人口的战争呢?秦晖教授在一篇文章《为什么人们厌恶帝制?》已经非常好的回答了这个问题。秦教授认为是因为政治和战争,西方国家也有灭绝人口的事情,这都和瘟疫与气候有关。

  秦末农民战争从公元前195到公元前205年西汉建国初期,共历十年。秦朝末年有2000多万人,到汉初,原来的万户大邑只剩下两三千户,消灭了原来人口的70%。大城市人口剩下十分之二三。甚至出现了“自天子不能具钧驷,而将相或乘牛车,齐民无藏盖”的现象(《史记·平准书》)。

  汉武帝伐匈奴,汉武帝在位五十多年(前140-前87年),几度讨伐匈奴,海内虚耗,人口减半,50%的人死亡。

  西汉末年混战,公元2年全国人口5959万,经过西汉末年的混战,到东汉初的公元57年,人口2100万。损失率65%。20年间,西安的人口从68万减到28万,大荔从91万减到14万,兴平县从83万减到9万,绥远县从69万减到2万。

  太平天国爆发(1851年)前夕中国人口4.3亿,太平天国失败(1863年)后,中国只有2.3亿人,一场农民战争使中国损失了2亿人[4000万人死于战争中],这是何等的残酷!到1911年全国恢复到3.4亿人。

  共和国诞生之战,抗日战争八年,日本帝国主义共屠杀3000多万中国人民。1946-1949年国共两党打了三年,国民党一方死了341万,共产党一方死了150万,三年共有491万人战死。

  更让人气愤的是皇帝、特权阶级残酷地杀人,还要编出理由证明杀人是正确性,有科学的道理,清代文人记载说,张献忠为证明他杀人有理,在全川各地立了许多“圣谕碑”,就是张的语录碑,文曰:“天有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所以又被称为“七杀碑”。2700年间中国人自残自孽、仅有的200年瑞祥日子,即文景、光武、贞观、开元,恰恰都是当政者喜好黄帝老子之说、遵行无为之治。强盗逻辑下,老百姓根本就没有办法活下来,根本就没有人的生存权,人口变化也是大起大落的。

  三、在市场逻辑下,人口呈下降趋势不可逆转

  市场逻辑的确立也只有二百年的时间,是资本主义制度建立以后的事情,是最聪明的人伺候普通人,你要自己幸福首先要使别人幸福,那我们追求幸福的过程就会变成一个创造财富的过程。你要比别人活得好,那你就要给别人创造东西,这样我们就有了好多新的产品可以享受。1500年的时候,世界最富的国家和最穷的国家人均G D P比大概就是三倍左右,现在最富的国家和最穷的国家差距可能有四百多倍。而对于中国来讲,真正大的变化就发生在过去的二三十年时间里。

  同时,也发生了奇怪的现象,在市场逻辑下,人口呈下降趋势不可逆转,这让人很难理解?这也让刘忠良先生不能接受的,所以他写了许多关于人口的文章,最有代表的文章是《中国超低生育率十万火急,人口政策请勿再“穷折腾”!》。我想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在物质条件丰富的情况下,人们最终追求快乐作为根本的目标,最直接表现形式是追求性自由、性的快乐。过去,关于性自由、性开放,这些都是皇帝、特权阶级的特权,因为在强盗逻辑下不让别人幸福而自己幸福,天下最美丽的女人都是属于自己,因为普通人没有金钱也不敢追求这些。

  就拿朝鲜金正日主席来说,他看好眼一位韩国女明星,非要娶为小妾,在香港绑架一位韩国女明星,但是后来这位女明星满脸的皱纹,说明了这位女明星已经打入冷宫,“月光冷如冰,闲说唐玄宗”,金正日可能又看好另的女人了。这里还可以举一个简单事例:“一箭双雕”,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胸口不太舒服到医院“高干病房”后,40多岁的女护士王秀丽为其打点滴,徐其耀的左手上还输着液,竟三下两下就解开了王秀丽白大褂的纽扣……成了徐其耀的情人后,王秀丽求徐为其毕业后在家待业的女儿安排工作,也把女儿刘澜送入了“虎口”。这个可怜的姑娘,一年之中两次为徐其耀堕胎。

  在市场逻辑的国家,如美国、英国、法国、俄国、新加坡、韩国、台湾等许多国家和地区已经存在严重的人口下降的趋势这是事实,他们的出生率的水平水平总是维持在1.1%的水平有的更低的水平。新加坡生育率从1960年的5.45急剧下降,1975年低于更替水平,1984年只有1.62。1984年新加坡提出新的人口政策,鼓励接受高等教育的夫妇生育三个或以上孩子,但生育率却未升反降。1986年解散家庭计划组织,1987年开始大幅度调整政策鼓励生育,但生育率仅仅从1987年的1.62提升到1988年的1.96(只出现了一年的补偿性生育小高峰),1989年再跌回1.75,到1996年之前一直稳定在1.7,1997年之后再次下降,2002年之后只有1.2左右。

  1965年起,中国台湾省开始实行“家庭计划”,提倡“一个不算少,两个恰恰好”的政策。随着经济的起飞,生育率从1963年的5.47不断下降,1984年开始低于更替水平。但是在人口学家的误导下,台湾于1983年还制定《中华民国人口政策纲领》(简称《纲领》),提出“缓和人口成长”;1984年制定“优生保健法”。1989年生育率只有1.68了,台湾家庭计划的口号才转变为“一个嫌太少,两个恰恰好,三个不嫌多”。1992年修正《纲领》,将人口成长目标由过去的“缓和人口成长”改为“维持人口合理成长”。虽然政策改变,但是生育率却并没有回升。2006年再次修正《纲领》,提出“实施人口教育,营造有利生育、养育之环境”,但是仍难阻生育率下降势头,2010年只有0.895了。

  韩国在1962年开始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随着经济的发展,生育率从5.5左右不断下降,1983年开始低于世代更替水平,1995年降到1.65。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韩国人口学界就是否应继续鼓励少生的生育政策的辩论。结果“开明派”占了上风,政府于1996年取消控制人口出生政策,转而实行“新人口政策”。但并没并出现补偿性出生高峰,生育率仍然继续下降,2005年降低到1.08的极度危险水平。2004年,韩国政府正式推出了鼓励生育的政策,2005年出台了“低生育率和人口老化基本法”。“鼓励生育”之后,2010年的生育率仍只有1.15。

  通过对新加坡、台湾、韩国的人口来分析,可以看出:在市场逻辑下,人口呈下降趋势不可逆转是成立,政府在这个方面也进行了大量努力,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违反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规律是任何人不能违反的,也只有利用规律,认识规律才是正确的选择。我们以前违反规律的事情实在太多,例如“大跃进”,大炼钢铁等,这是人类的无知。

  最后,从人类社会发展角度来看,人口的多少是有规律的,完全有制度来决定的,也不是某某人口专家写几篇文章就能够把人口科学说明很清楚了,没有这么简单吧。最近,易富贤先生有一个观点认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台湾的政治、经济制度将面临重大调整,因为其脆弱的人口结构无法支撑奢华的政治制度。我不认为他的观点是成立,因为最完美市场逻辑是动物的数量大于人类人口的数量,不需要政府、军队、国家等组织,这是人类发展的方向,不过,这还要上千年的时间啊!!

  

  参考文章:

  茅于轼:《我的快乐学》

  盛洪:《制度为什么这么重要?》

  秦晖:《为什么人们厌恶帝制?》

  艺名:《中国十五次灭绝人口的战争》

  易富贤:《吸取新加坡、韩国、台湾的教训,果断停止计划生育》,《马英九赢了民“主”,输了民“生”》

  刘良忠:《中国超低生育率十万火急,人口政策请勿再“穷折腾”!》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博士生导师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995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