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克中:惜哉普京,自取其辱!

更新时间:2011-12-13 20:01:53
作者: 郑克中  

  

  最近俄罗斯的杜马选举和选后的社会抗议活动,使俄罗斯在2011年的年末再次吸引了世界的眼球,并成为了世界媒体关注的一个焦点和议论的话题。

  2007年,普京和梅德韦杰夫互换岗位,演出了一出俄罗斯版的“二人转”,随后我就写出了一篇文章:《普京终于没有成为华盛顿》,为普京叹息。文章说:“ 我为普京感到悲哀和惋惜。不管人们对其未来去留的判断是否准确,就目前的事实来看,他没有走出关键的一步——在功成名就之时,体面、光荣地下台。而这一步无论对他还是对俄罗斯都有划时代的意义。”

  我拿他和华盛顿作比较,说:“ 1797年,当美国总统华盛顿两届任职期满时,坚决地拒绝了大多数人要求其连任的请求,退出竞选,回到自己的弗农山庄,过起了一个普通的百姓生活。这位曾率领北美大陆军经过7年战争,打败英国殖民者,取得北美独立战争胜利、缔造了美国的人,这位曾主持制宪会议,产生第一部美国宪法、被后人称之为国父的人,按其当时的威望,再去竞选一任、两任总统应该说是顺理成章的,起码按中国人的习惯思维,也非他莫属。但他像当年独立战争后平静地把大陆军总司令的委任状交还大陆会议一样,这次也同样把总统的权力平静地交还给了美国政府和人民。

   现在,除非某些怀有很深政治偏见的人看不到或不愿承认,美国社会200多年的稳定、发展、繁荣、强大,其实都是与华盛顿的贡献分不开的。华盛顿领导制订的美国民主宪法是这一切的根本保证,而华盛顿的个人品德则是以后所有美国总统和政治领袖人物的行为风范。”

  我的文章还说到:“就是说,如果在一个国家里,历史展现了一个转折机会,就要求那位站在权力最高峰的人,用自身的实际行动来说话。他必须主动走下权力的神坛,向国人证明,他信守民主制度对国家领导人的任职年限规定,没有把掌握权力当作终身职业,那么他以后的任何继承人也都不能把权力攫为私有。对国家而言,就等于把最高权力的更替奠定在了稳妥、有序的传承之中了,任何想采取非法手段获取权力的人也就不可能得逞了,从而也就保证了国家政治的真正的长治久安。那些成熟的民主制度国家,展现给世界的安定 、和谐局面和人民富足的风貌,就是这方面的最有说服力的例子。自然,实现了转变的这个人也就成了开创国家新时代的第一个人。

   这个人物的这一举动对历史会显得如此重要,是因为他处在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他实际上就像天平上的移动砝码一样。当天平两边力量均衡时,他移动到哪一边,天平就会向那一边倾斜。他如果顺应潮流,走向民主,那么这个社会通向民主社会的发展道路就会顺畅得多;他如果走回头路,那么这个社会在未来的发展中虽然通向民主道路的方向不会改变,但肯定要经历曲折和困难了。”

  可惜的是,普京没有选择前者,而是选择了后者。这就是他今天被历史放在了尴尬、可笑地位的原因。他本来可以成为俄罗斯的华盛顿,可他却偏偏选择要去做卡扎菲或穆巴拉克。

  在我看来,俄罗斯的选举是不是舞弊,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问题是现代政治的发展趋势正在走向“选美化”。活跃在世界政治舞台的领导人,不知道他们觉没有觉出来,他们正在悄悄地变成了人们心目中的“选美”对象。美女要年年选,出新人,才能不断刺激人们的审美感官和兴奋情绪。如果十年八年中选出的美女都是同一个人,美女再驻颜有术,也会引起审美疲劳。再说了,人不可能永葆青春,青春不在,美女已经变成丑女了,谁还会待见她?——除非她是你的亲人。

  政治人物也是一样。就在今年一年,有多少政治“常青树”垮了台?并且垮的都非常不体面和光彩;另有多少人要追求连任,而连任的道路又是那么艰难。

  这一切,都是源于世界变化太快——科学技术发展太快,信息交流太快,于是人们的观念更新也就太快。观念更新了,谁还愿意打开电视整天看那同一张老脸和听他的那些陈词滥调?

  地球正在变成地球村,并且还不是那种自然村,而是像蜜蜂们居住的那样的蜂窝村。在蜂窝村,每一户“居民”煽动一下翅膀,打个喷嚏,都会影响到邻居的生活,引起邻居的反应。于是他们就有了相互比较、学习的方便条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抛弃本民族的各种陋习,把其他民族先进的、使所有人能够过上幸福生活的东西引进来,这样我们就看到:世界各国正在一步步地走向社会制度模式的同质化。

  在从前,历史的一个进步是以万年、千年或几百年的时间来度量的,而现在人们要以几十年或几年,甚至几个月来度量了。那个电子产品的更新换代,不就是以星期来计算的吗?在这飞速变化的世界里,人们对那些擅权、恋权人物脸孔的厌恶是和要求变革,要求创新相一致的。可是那些在台上的人,却总是自我感觉良好,特别是有些曾在历史的某一时刻为国家做出一定贡献的人,总是以“舍我其谁欤”的架势,来看待国家和自己的关系,认为没有了自己,国家就要塌天了。其实他们患的都是一种可怜的“高位权力自恋症”。这种自恋症的临床表现就是进行各类与治国无关的、非专业的作秀表演。

  普京就是这种自恋症的典型病人。他被《嫁人就要嫁普京》的颂歌彻底迷惑了,于是就越发要显示身上的肉疙瘩,赤膊骑马,丛林打虎,海底考古,架战机上天,驭潜艇入海,以为夸张地展示了这些雄性的机能,就会给俄罗斯的强大加分似的,——可惜他没有吹拉弹唱,做首诗,来一曲咏叹调,大概俄罗斯人不稀罕这方面的才能。

  他不知道,当今的世界,已经进入民主意识大爆炸的时代。在那些向往民主、自由生活人们的面前,企图通过施展一些无意义的雕虫小技,达到个人崇拜的目的,是根本不可能的了。“民主制度告诉了世界一个真理。与其崇拜领袖,不如崇拜制度。领袖英明伟大,不如社会制度进步。现代社会,只有打破个人迷信和领袖崇拜,才能谈到社会人的地位、权利的平等,才能培养起国人普遍的公民即主人意识。一个国家只要存在对权力人物的崇拜,个人迷信必然盛行,个人迷信盛行,也就永远会有站着的人和跪着的人。”——我在上述的那篇文章中已经这样地说明白了。

  普京已经陷入了信任危机的漩涡,如何挣扎出来,还是个问题。中国的主流观察家们一方面又抛出了“西方阴谋论”,为其辩护,另一方面还对普京满怀信心,认为他会利用改组政府,惩治腐败,再重新赢得国人的拥戴。我不这样看。我看到的是:这才是问题的刚刚开始,“耗子拉铁锨,大头还在后头呢”。不管普京如何挣扎,他已经是昨日的黄花了。他要是就此止步,没准还能弄个全身而退,如果再不知趣,与反对派对着干,矛盾积累和激化,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总之,普京的未来的任期,将是充满风险的荆棘之路。

  可能有人不相信,好吧,那就让我们走着瞧!

  

  2011.12.12.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816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