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克中:我的历史是非观

更新时间:2011-09-30 14:55:22
作者: 郑克中  

  

  最近有朋友给我传来一篇佚名作者的文章,文章是给汪精卫平反的。那里面说,“与蒋介石相比,汪精卫更显得重生、贵民”,而蒋“高调抗日”,“把自己打扮成爱国的人”,“用人民的生命来赌,最后人民死了上千万”。还说,“现在有人在骂汪精卫是汉奸,可如果当年听从汪精卫的,与日本尽力避免战争,那么中国就不会兵荒马乱,至少不会有南京大屠杀。汪精卫组织“新中国”与日方合作,他们的伪军起到了在后方保护老百姓的效果,避免了日军的屠杀”。在作者的眼里,汪精卫是一个要殉道于《春秋》的义者,他投日是企图来一个“曲线救国”。作者据此责怪中国人“不能谅解汪的苦衷”,还说,“面对战火中惨不忍睹的一面,中国人从不去反思,而是将责任推给了日本军,推给了汪精卫”,诸如此类,云云。无独有偶,前些日子黑龙江省方正县政府突然想起要为日本“开拓团”建立起一座纪念碑,还说,这“体现了中国人的胸怀”——当然是宽阔的胸怀了。

  

  一

  

  1949年以后,中国学界从苏联,确切地说是从马克思那里趸售过来的历史观,名之曰“历史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就这个词面本身来看,没有什么不对。历史就是由真实的、不断进化的人创造出来的,所以研究历史一定要去除掉那些虚构幻想的、不着边际的东西,而一定要去追寻那些曾经存在的真实的“物”(事件和人)。把历史看成是“真实物”的层层累积,所以说“唯物”并没有错。但是接下来,马克思主义者们就进入了一个误区。他们把他们看到的“物”的一部分当成了全部,把某些片段当成了整个过程。不用说,由此得出的什么社会发展规律就更不靠谱了。

  

  他们认为,人类社会的全部发展过程就是一部阶级斗争史。他们把社会人分成几个大部分,当然主要的是两部分,即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然后再根据人的身份地位,来划分他是属于被统治阶级(人民)范畴,还是属于统治阶级范畴(奴隶主、封建地主、资本家等剥削阶级)。凡是当官的、有身份的,当然就属于剥削阶级分子,其中包括孔老先生——有一个时期被蔑称之为“孔老二”;其次看他对现存社会秩序的态度,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凡是对社会不满意,拿起武器造反的,都是好人,所以农民起义领袖得到了前所未有过的最高的历史评价——从前的历史书都称这些人为贼寇或盗匪,今天就叫义军首领或英雄。

  

  至于历史事件,一言以蔽之,就是以阶级和阶级斗争为线索,贯穿起整个人类社会。奴隶主和奴隶,地主和农民,资本家和工人,这两部分人的生死斗争史构成了人类社会的全部历史,也是社会发展的动力源泉。人和事件结合起来,事件既然都是阶级斗争的表现,那么人自然就是阶级斗争的参与者,不是站在剥削阶级的一面,就是站在反抗剥削、压迫的一面。前者都是历史的反面人物,要贬;后者都是正面人物,要褒。历史评价,就是这样的。

  

  在这样历史观的支配下,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都是毛泽东所厌恶的,每个朝代造反的领袖都是毛泽东欣赏的——不管他们造反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管他们杀过多少人和做过多么令人不齿的事,更简单的分法就是,凡是有钱人都是坏蛋,为富不仁;凡是穷人都是好人,越穷越光荣。

  

  当然,在这种简单、刻板的历史观中,也还开列出了几个人物成为了例外。这就是这就是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近些年又增添上了康熙、乾隆。这纯粹是由于毛诗上提到了——虽然是用不屑的口气提到的,也就都一齐被赞扬了起来。特别是秦始皇,秦始皇是帝王中的最为高大、正面形象。什么大一统的缔造者,郡县制,书同文,车同轨……等等千秋业绩,让许多文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得到一个机会,就一定要拼命歌颂一番。我猜测,其实他们也是在借古喻今,因为毛曾经不断以始皇帝自居。

  

  

  二

  

  

  按人们的想象,评价历史和历史人物应该是一件容易的事。把一个人在历史上的所作所为或他的理论、主张、言论往出一摆,不就清楚了嘛?但是这个问题的复杂性就在于:第一,历史的真实性首先要确定,其次,确定了真实性以后,还要确定一个评判的标准或尺度,才能断定是非。这和我们今天法院判案子的道理是一个样。先找出事情的真相,然后再依据法律条文,来断定是非曲直。

  

  可这样一来就复杂了。众所周知,人类社会本身的复杂性和历史的悠久,使历史真相获得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才有人为了追溯一个历史真相,可能就把一辈子的光阴耗费了——这就是那些历史考据学家们的工作;有了材料(真相或假象)社会人还要确立什么样的一个是非标准,用它来衡量那些历史事件和人物,这就是所谓的历史观了。这个历史观非常重要,是因为即使人们得到了历史真相,可能是因为立场、观点不同,也会对同一个事情,得出不同的看法来。

  

  我今天想说的就是关于这后一方面的问题。

  

  看得出,用阶级和阶级斗争来评判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形成了我们几十年来的这个历史观,今天仍然是社会主流观点——大多数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即在显意识或潜意识中,还都秉承着它。但是这个历史观是不是正确的呢?现在可以肯定地说,是不正确的。不正确的原因很明白:首先,阶级和阶级斗争不是社会发展的动力,相反,是社会发展的最大破坏力,社会发展的动因(动力产生的根源、原因)是人的需求,而能够把需求愿望变成现实的,必须依赖于人的自由思想及其实践活动。社会对人的自由思想及其实践活动限制得越少,或者说给予自由思想和实践活动发展的空间越大,推动社会前进的动力也就越充足,——无论是生产、生活方式,科学技术发现和发明,以及社会制度的演进都包括在内。阶级斗争、暴力任何时候都是社会的破坏力、毁灭力;不受习惯、宗教、社会制度限制的发明、创造、和平建设才是社会发展的推动力。我从前对这个问题已有详尽阐述,请看我的博客文章《自由思想及其实践活动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此处就不多说了。其次,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历史观培育了人对人的仇恨和对立情绪,诱导人们为达成某种社会目的,甚至于不惜去牺牲千百万人的生命。共产主义的兴亡史已经充分展示了这一点。

  

  既然阶级和阶级斗争推动社会前进的说法不是真实的历史,因而也不是正确的历史观,那么什么样的历史观才是正确的呢?今天的人应该充分认识到了,这就是以人为核心的人本主义历史观,具体说就是把尊重人,尊重生命,尊重人的自由发展和选择权力作为核心价值的历史观,才是正确的历史观。

  

  历史是人创造的,或者说是人推动的。人是如何推动历史进步的?就是用人的聪明才智。怎么样才能充分发挥人的聪明才智?就是给人的创造力以最小的社会限制,所以人类的全部进步历史就可以归结为以人为核心的关于人的解放历史。

  

  

  三

  

  

  人类社会是由人构成的一个群体。人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人的生存和发展。但是由于人也是从动物进化来的,动物进化的规律——物竞天择,人和人类社会也必然要经历。简单地说就是生存竞争。生存竞争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种群内部的生存竞争,另一个是种间即不同种群之间的竞争。对人类社会而言,就是民族、国家内部的和不同国家、民族之间的竞争。回顾历史,越往历史的源头看,这种生存竞争越具有动物的本性,因而也就越没有人性。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就总体而言,人性越来越增加,动物性越来越减少。这就是人类的文明和进步。所谓一个民族或国家比另一个民族或国家文明的层次高或低,评判的标准就是:物质丰裕是一个基础条件,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对人的尊重,就是这个社会是否为所有的人,都提供了平等的、自由发展的条件(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关于人的解放过程)。依据这个关于人的平等、自由发展的程度,就可以判定一个社会是处在什么样的发展阶段了。

  

  就是说,爱人,尊重人的生命、尊严和发展,这个标准必然成为我们今天人类对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评判标准。举例说,在古代,有两个部落酋长。都对外发动过战争(动物的种间竞争性使然),取得胜利后,一个部落的酋长下令把俘虏全部杀掉,另一个部落酋长却下令,把俘虏都留下,使之成为这个部落的奴隶。两个酋长,哪一个是我们的历史应该肯定的呢?当然是后一个!虽然这还不符合我们今天人类的道德感情,但这已经是历史的进步了。

  

  对历史事件也要这样看。十二、十三世纪时,有一个游牧民族强大起来了,它的首领骁勇好战,率领他的族群,对周围许多别的民族、国家发动了连绵不断的战争和杀戮,然后就是占领和实行野蛮统治,给东西方的许多民族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其破坏力前所未有。跳出民族的狭隘眼界,这样的人是否还应该被视为英雄和成为历史歌颂的对象呢?值得大家重新思考。还比如,有一些国家或民族的首领,把内部的人分成三六九等,用残酷手段实行统治,对外或者为了“纯洁种族”,或者为了“开拓自己民族生存空间”,或者为了“实现某一个理想”(大一统或者什么主义),去发动战争,或者去奴役、践踏生命,搞得国无宁日,经济凋敝,民不聊生,这样的人也值得肯定吗?于是人们自然就会联想到,秦始皇、希特勒、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等。这些在历史上以大量戕害人和剥夺人的生命而成其所谓业绩的人,还能被视为伟人吗?

  

  用人本主义标准评价历史人物,就是只要把历史事实弄清楚了,然后要看的是,这些历史人物的“丰功伟业”是“杀人”的,还是“活人”的,是杀人多,还是活人多,如果以杀人为主旨,就是应该被否定的;如果以“活”人为主旨,以“活”最大多数人为主旨的就是值得肯定的。当然这里面绝不是看他本人是怎么说的,而是要看他是怎么做的,最终的实际结果如何。同理,对待思想家和理论主张也是这样,凡是宣扬人与人之间,种族与种族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仇恨、斗争、暴力、征服的都是反人类的学说和理论,反之,才是推进社会文明进步的理论和主张。

  

  具体说,比如斯大林用肃反和农业集体化直接或间接杀害了三千多万苏联人,毛泽东用不断的政治运动和大饥荒同样使得四五千万中国人死于非命,不管他们打着什么旗号,为了什么主义,也不管有些人编造什么理由,为其开脱和辩护,这历史的否定评价是谁也阻挡不住的。谓予不信,让我们拭目以待!

  

  

  四

  

  

  对待暴力,需要多说几句。暴力有施暴和反施暴的区别。施暴,是人类社会必须反对的,特别是在今天;反施暴,应该是被人类赞扬和提倡的。施暴者,就是以各种名义,对自己的同胞和外族人进行的暴力活动和暴力统治,而反施暴,就是对施暴者的暴力活动和统治进行的反抗。人类的良知告诉我们,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无条件地反对暴力。用暴力反抗暴力,是社会常见的运动方式。只要暴力征服、压迫和统治还存在,用暴力反抗暴力就是一种正义的选择,也可能是唯一的选择。但是在评价这些社会事件的时候,一定要把握这样的两个原则:第一,用暴力反抗暴力必须要有一个“度”的限制,绝不能认为,反抗暴力是合理的,所以使用任何手段和更大规模的暴力也都是合理的。明末四川张献忠用暴力反抗明朝统治者的暴力,结果他屠杀的人民比明朝统治要多得多,他对四川的统治比明朝的统治还要血腥。这样的人物,怎么能够被看做是英雄呢?第二,用暴力反抗暴力的结果,看是否在对人的解放和新制度的建设中,比从前是否有了进步。如果没有进步或者还有后退,那么这个暴力反抗,仍然是不值得全部肯定的。春秋战国统一于秦,但秦统治的残暴,和对社会的思想钳制,给社会和人们生命财产带来的灾难,要比战国时代厉害得多,中国历史上一个人文学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的鼎盛时期,戛然止于秦的武力统一,所以秦始皇获得历史上最大暴君的称号,是历史的恰当评价,一点也没有冤枉他。我们今天还把秦统一的历史看得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用统一为借口掩盖秦王朝对人犯下的滔天罪恶,乃是非人本历史观的典型表现。太平天国反抗清朝暴力统治,结果太平天国所建立和实践的统治制度(不是他们宣扬的,而是他们实际上做的),比满清更腐败和落后,所以这也是不值得全部肯定的。

  

  以上,姑且看作是对人类“种内”(大中华内部)竞争是非判定的历史评价(当然,秦统一中国还可以看做是种间竞争,是那时的种间竞争)。

  

  除去“种内”竞争,还有人类的“种间”竞争。种间竞争就是表现在不同民族、地域、国家之间的征服、融合、分裂等事件上。从历史上看,人类从血团到氏族,到部落,到民族,到国家,这其实就是一个不断用暴力实现的融合发展过程。世界大国和大民族的出现,几乎都是从这样一条道路上走过来的。

  

  如何看待人类的种间竞争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473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