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邹农俭:中产阶层是“造”出来的吗?

更新时间:2011-11-30 21:00:33
作者: 邹农俭  

  

  【摘要】目前,在理论界和实际工作中已经出现了一股人为“造”中产阶层的主张,并且正在将这种主张化为具体实践。中产阶层的形成有其内在的演化规律,中产阶层的成长以及所谓“橄榄型”社会结构的形成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自然结果,人为制造一个特定社会阶层以及用行政推动的办法去造就某种形态的社会结构的做法在方法论上是错误的,对实际工作是有害的。

  

  【作者简介】邹农俭(1957-),男,江苏无锡人,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农村社会学和社会结构研究。

  

  一、人为“造”中产阶层的主张

  

  我们在分析发达同家的社会结构时发现,实现了现代化的国度,社会结构形成了“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型”形态,也就是说所谓的“中产阶层”或曰“中间阶层”占了人口的绝大多数,而上层和底层群体都是少数。如现在的美国,中产阶层已经占到总人口的80%,中产阶层成了“大众”的代名词。英国工业化的过程中中产阶层的崛起同样是个非常引人注目的现象,至上个世纪末,中产阶层人数已经占到总人口的65%。作为发展中大国之一的印度,近年伴随着快速工业化和改革的进程,中产阶层的人数大幅增加,目前已有两亿人加入进了中产阶层的行列。可以肯定地说,工业化、现代化过程必然造就出一支中产阶层的队伍来,“橄榄型”社会结构确实是工业化、现代化的一大成就。如果工业化过程没有产生相应的中产阶层,那这样的现代化模式就要打上问号了。

  

  而且,“橄榄型”的社会结构能够成为社会稳定的基础。因为社会中的多数人中产了,人口中的绝大多数是收入稳定、生活有保障的,所以,人心思安定,社会结构内部矛盾钝化,上层、中层、下层人群之间有了缓冲地带,成为一个比较稳定、成熟的社会。而对照我们现在的社会结构,形态还是所谓的“金字塔型”的,即上层群体是少数,中层群体规模不大,下层群体数量特别多。有专家形象地说,该壮大的还没有壮大起来,该缩小的没有小下来,上层与下层之间落差较大,占多数的下层群体劳动方式落后、生活艰难,不能成为社会模仿的对象,中产阶层的人数只占不到1/5,能量有限,不可能成为社会的中坚。这样的社会结构本身就隐藏着巨大的社会风险。于是,我们得出结论:造就一个庞大的中产阶层在现代化的过程中意义特别重大。而我国现在正在现代化的关键时期,这个时期在形成合理的社会结构方面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能够造出一个数量很大的中产阶层来,由“金字塔型”的社会结构转变为“橄榄型”的社会结构,如果哪一天我们形成了两头小中间大的社会结构,也就标志着我国是一个现代化国家了。

  

  这样也就有了人为“造”中产阶层的理论主张。请看如下这些说法:“合力打造中国中产”[1],“从某种意义上讲,一个国家是否强盛,关键要看中产阶层是否庞大,中国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争取尽早进入中等发达国家行列,中产阶层的壮大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2]。“也谈培育与壮大中产阶层”[3]。甚至将造就中产阶层的规划定得非常具体,每年要增加多少多少人、扩大多少多少比例,“以培育中产阶层为目标,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在未来17年内,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是培育中产阶层和建设较高标准、较高水平小康社会的基础和前提。”“‘壮大中等收入者群体’就是要在保持现有中等收入者19.07%比例数的基础上,按照每年提高一个百分点的速度,促进中低收入者进入中等收入群体,使中等收入者比例达到40%。最低收入和中等到偏下收入者由64.15%降低到40%。”[4]“有一个说法,美国的中产多,占总人口的80%,因此美国社会保持了比较长久的繁荣稳定。所以有人计算,若从现在开始,中国中产阶层人数每年增加1%,那么,到2020年左右,中国中产阶层人数就可以占总人口的38%。而这将是中国社会的一个平衡点,中国社会秩序就稳定了。”[5]

  

  这些主张好像是在说,我们现在面临的这个“金字塔型”的社会结构,是社会不稳定之源,我们现在正是坐在火山口上,待到庞大的中产阶层出现了,“橄榄型”的社会结构造出来了,一切就好了,就万事大吉了。“中产阶层将撑起中国的未来”[6],于是,就要人为地造就出一个庞大的中产阶层来。

  

  人为“造”中产阶层的主张,似乎从执政党的重要政策:“以共同富裕为目标,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提高低收入者水平”找到了理论依据。殊不知,我党的这一重要政策指向,至少有两点需要特别强调:其一,这三句话是一个完整的表述,说明现阶段执政党对收入分配的基本态度是什么,而不宜将三句话中的某一句拿出来加以放大,对这一政策主张不应割裂地理解。其二,这一政策表述只是就收入而言的,现阶段应当强调共同富裕,使更多的人能够富裕起来,中等收入的人应当多起来,低收入的人数减少、收入水平提高,而不是说要“造”哪一个阶层。

  

  笔者觉得现在无论是理论界,还是实际工作部门,已经形成了一股要人为地“造”出一个中产阶层的趋势,要强制将“金字塔型”的社会结构捏成“橄榄型”的结构。这样一种人为地“造”,与我们这个国家的传统优势相结合,比如说:行政推动,从上到下加以组织,非常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一层一层的指标化考核,就有可能将事情办坏,甚至可能导致极为可怕的社会后果。因此,有必要对中产阶层的形成进行理论上的分析,对人为地造中产阶层的理论主张作深刻的反思。

  

  二、国外中产阶层是怎样形成的

  

  实现了现代化的国家,中产阶层占多数是个不争的事实,现代化的社会当然与所谓“橄榄型”的社会结构有必然的联系,两头小中间大的社会结构是社会稳定的基础也有充分的依据。但我们要问,“橄榄型”的社会结构,庞大的中产阶层能否通过政策导向、行政手段人为地“造”出来?

  

  让我们来看看国外中产阶层是怎样形成的。

  

  英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工业化成功的国家,随着17世纪一系列的革命、改良和18世纪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一个以工商为业,经济力量雄厚的阶级得以成长起来,并在社会生活中起着主导作用。但直到19世纪中叶,由于财富的分配严重不均衡,少数贵族和大资产者占有大量社会财富,所以尽管在1851年英国城市人口首次超过了农村人口,中产阶层的数量和比重并没有显得十分突出。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中产阶层的兴起才成为一个十分醒目的现象。这一时期,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失业率很低,福利国家面貌逐渐形成,社会相对安定,产业结构的升级取得实质性成果,传统产业部门的煤矿业、交通运输业、制造业等逐渐衰退,新兴的服务业等发展较快,同时,劳动力结构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1968年时全部非体力工作者的比例为33.48%,1978年为37.35%,1986年是42.63%[7],这期间教育程度和专业知识开始成为影响劳动者收入的重要因素,工资收入主要体现为教育收益和与劳动者就业的行业和部门有关,所以产业结构的升级为中产阶层的壮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自从20世纪70年代以后,英国中产阶层的人数规模开始萎缩,主要原因是以信息技术为主的高新技术在整个产业领域和社会生活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从而使少数掌握高科技的专业人员从中产阶层中分离出来,获得了高额利润,这些人在社会生活中占据了主导地位,成为财富分配和社会生活的上层、新贵。原来中产阶层中的一部分因跟不上知识、技术的更新换代而成为中产阶层的下层,甚至淘汰出中产阶层的行列。

  

  经济全球化的浪潮引发发达国家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迅速向发展中国家转移,这样就使原来中产阶层中的一部分蓝领失去了依托的产业,收入迅速下降,甩出了中产阶层行列。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英国国有企业的私有化改革,也是使中产阶层数量减少的一招,在国有企业的私有化过程中,大量就业人员被解雇,其中有一部分人因长期无法重新找到工作而退出了中产阶层之局。所以工业化造就、壮大了英国的中产阶层,信息化、全球化等因素又使中产阶层分化了。

  

  美国是一个现代化非常成功的国家,自20世纪以来,完成了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从传统型国家到现代化国家的转变,现在进入到所谓的信息社会、后工业社会。在美国,中产阶层的迅速崛起起自二次大战后到20世纪80年代。这一时期,经济快速发展,经济实力跃居世界首位,工业生产的各个门类全面发展,以及交通运输、邮电通讯、金融、房地产等第三产业也很快成长起来。经济的快速发展,带来了就业比较充分,劳动者的收入大幅增加,提高全社会的福利水平也有了物质基础,国民生活质量明显改善,1992年人均国民收入23240美元,人均个人可支配收入13886美元。家庭消费用于食物支出的份额下降了,而用于住房、汽车、娱乐、服务、医疗保健方面的支出比重大幅上升,1983年美国共有23000万人,注册的小汽车有1.3亿辆,也就是说不到两人就有一辆小汽车。住房方面,全美8391万户家庭,住房达9.352万所,平均每户占有一套房子还多。电冰箱、电视机在70年代就已普及。在中产阶层人数壮大的同时,中产阶层的构成也有所变化。19世纪初期,中产阶层的主体是所谓的农夫,这些人既从事农业,又经营农产品加工、包装、地产、棉花、商业,甚至铁路、金融。到了20世纪,美国的中产阶层则以依靠薪水生活,以知识和技术提供服务的白领人群为主。“现在美国中产阶层的主体是雇佣劳动者。在美国,现在构成白领阶层的主要是办公室职员、推销员、教师。美国中产阶层已从以资产为特征衍化为以职业为特征。从事运输、信息、市场营销、金融、贸易的白领阶层的扩大与科技的高速发展有很大关系。据调查,在美国社会中专业和技术人员在1940年有390万人,到1964年上升到860万人,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增长是劳动人口增长率的3倍。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专业与技术人员人数自1950年以来已增长近300%,达到2100万人,占总就业人口的1/5。专业与技术人员将日益扩大而处于主导地位,成为中产阶层的主要构成。”[8]在美国,中产阶层就是普通大众的代名词,也就是说,人口中的绝大多数属于中产阶层的范畴。

  

  印度与中国一样,是一个后起的现代化国家,在十余年的时间内,印度形成了一个两亿多人口的中产阶层群体,开始向现代社会结构转化。印度中产阶层的形成主要取决于起自20世纪90年代的改革,在经济体制上由过去混合经济模式转向政府主导下的自由市场经济体制,放宽对私营经济的控制和限制,减少对国有企业的保护,让国有企业参与市场竞争,扩大进口,这些举措极大地促进了经济的发展,80年代印度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5.5%。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得贫困人口大幅减少。到了90年代经济改革的力度更大,私营企业可以进入更加广泛的领域,取消了大部分工业的许可证制度,改革公营企业,出售一部分公营企业的股份,继续扩大对外开放,鼓励外资进入印度,加速经济国际化、外贸自由化。经历这十余年的经济自由化、市场化、国际化、私有化改革,印度经济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印度重视高新技术是非常引人注目的,信息技术成为带动经济发展的火车头,特别是软件产业,增长速度仅次于美国,现在占全球市场的1/5多。此外,印度的卫星、航天技术、计算机技术、原子能发电技术、海洋勘探技术等方面也取得了非常出色的成就。在调整收入结构方面,主要是减轻个人税负,提高所得税免税额,减轻工薪人员的税收负担,享受额外的财富税免税优惠。印度十分重视教育亦很值得称道,到现在,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列世界第一,1999年印度的教育支出占了当年国民生产总值的3.4%。这些做法使得经济快速发展,就业人口增加,从而从根本上减少了贫困人口,提高了普通大众的生活水准。高新技术的较快发展,直接造就出一批技术型、知识型专业人员,中产阶层的人数大为增加。减轻个人税负,使得绝大多数人得到实惠。教育的适度超前发展,大大提高了国民的教育水准。通过以上种种措施,印度造就出了一批人数较多、具有自身特质的中产阶层来。

  

  从上面的例子不难看出,一个国家中产阶层的形成有其内在的规律性:一是工业化、现代化是造就中产阶层的根本动力。只有工业化,才能使社会生产力极大提高,物质财富大量涌现,从而使相当多的人拥有充足的财富成为可能,社会的中产阶层化才有物质条件。二是经济结构的变革。经济结构的演化,多种形态经济结构的形成,高新技术的产生并普及,直接导致劳动者分工分业的充分展开,社会成员就业的普遍化,知识、技术直接服务社会并产生巨大的效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742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