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江力:点击“曹文轩”

更新时间:2010-03-01 10:05:39
作者: 江力  

  

  引子

  

  当今,曹文轩可谓热点人物。

  名震江湖的作家出版社在2003年1月,重拳出击,隆重推出了九卷本《曹文轩文集》,可谓“大手笔”推“大手笔”。据业内人士从艺术与市场两种准则上测断:此举可谓双赢!

  作家出版社近年来一直以高品位、大品牌、云集高手、荟萃名家而名扬四海。其选题之新、制作之精,其名气之大,都为许多出版社望尘莫及。

  作家出版社看中曹文轩什么呢?

  据我看来,曹文轩三个字本身就具有新闻性、艺术性与学术性。

  

  “博导作家”其人其文

  

  曹文轩,作家、学者一身二任,以其年轻、潇洒、才俊而名播海内。他是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大中文系教授、中国现当代文学博士生导师,名头之大,出道之早,均让当今学界、文学界叹为观止。

  他出生于江苏盐城,毛泽东所戏称的“二乔”( 胡乔木、乔冠华)就诞生于此。而今“盐城”又出了一个曹文轩,一个大学名教授,一个大作家,这不能不说是江苏盐城史上新添一笔。

  曹文轩近年来活跃于学坛、文坛。他在主持首届“中国散文论坛”时发表的“当代小说、诗歌,不要说至少与现代文学打了个平手,而当代散文却不敢苟同”的论断,在来自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的2000余听众中产生强烈的反响;他对贾平凹的“贾九条”的精彩评论也给与会者深刻的印象。

  他在《十月》开辟了一年的散文专栏,他在《小说选刊》开辟了两年的小说研究专栏,他的《小说门》给文学界开启了小说之门,他的《小说坊》精工制作了一大批原创北大小说。

  他出版了长篇小说、文学作品集《忧郁的田园》、《红葫芦》、《蔷薇谷》、《大水》、《追随永恒》、《山羊不吃天堂草》、《草房子》、《红瓦》、《根鸟》等十五种,出版了学术性著作《中国八十年代文学现象研究》、《思维论——对文学艺术的哲学解释》、《面对微妙》、《20世纪末中国文学现象研究》、《小说门》等,后两者为国家九五社会科学基金、国家教委人文社科重点项目,学界反响极大。他主编了《20世纪末中国文学作品选》、《50年中国小说选》、《50年中国儿童文学选》、《现代名篇导读》、《外国文学名作导读本》、《外国儿童文学名作导读本》等。

  他的文字已翻译为英、法、日、韩等文字,曾获国家图书奖、宋庆龄文学奖金奖、冰心文学奖、金鸡文学奖最佳编剧奖、华表奖、德黑兰国际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大奖“金蝴蝶奖”、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优秀学术论文奖、北京市文学艺术奖、《中国时报》1994年十大优秀读物奖等学术奖和文学奖30余项。

  翻阅曹文轩的历史,不能不让我们振奋。他是中国实力派作家,不是炒作的伪作家;他是真学者,一部部富有学术含量的学术论著,让我们深感学术的尊严与伟大,那厚厚的九卷本“文集”不仅在北大是罕见的,在中国也可称得的上精良备至!

  

  众声大话“曹文轩”

  

  一月十一日下午,由作家出版社主办的《曹文轩文集》首发式暨研讨会,在万圣咖啡厅举行。出席会议的有:王蒙、高洪波、张胜友、陈建功、李国文、束沛德、温儒敏、蒋翠林、李青、谢冕、洪子诚、雷达、曾镇南、樊发稼、贺绍俊、李书磊、王干、李敬泽、格非、孟繁华、张颐武、朱寿桐、徐坤、张曼菱、季红真、吴秉杰、王泉根等。《红瓦》的韩文版翻译权秀贞女士特地请她的先生裴润燮从韩国赶来到场祝贺。中央电视台、中新社、《光明日报》、《中华读书报》、《文艺报》、《中国青年报》等各大媒体的记者参加了本次研讨会。在会上,专家、学者、作家都作了热烈的发言,积极评价了曹文轩本人创作、学术上的巨大成就以及《曹文轩文集》的出版对中国当代文学的现实意义。下面撷取精彩评论中的一小部分内容,先透露给读者诸君分享。若要了解全面的内容,请继续关注即将推出的《<曹文轩文集>首发式暨研讨会纪要》。

  王蒙说,他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真正的文学批评?而看了曹文轩这些书以后,他由悲观向乐观方向有了转变。

  谢冕说,我们的前辈,从沈从文到吴组缃、林庚先生、既是小说家、诗人,又是文学教授,对文学非常理解,不隔膜。现在,曹文轩达到了这个境界。

  高洪波说,曹文轩具有优美的文字、优雅的写作姿态、忧郁的审美品格。

  李国文说,曹文轩既有学者风度又有作家风范,属全能型的,是一个潜力很大的作家。

  束沛德说,曹文轩八十年代以后提出的“儿童文学作家是未来民族性格的塑造者”以及后来“儿童文学要多一点浪漫主义”的一些观点和创作主张在中国产生了很大影响。

  温儒敏抨击了一些人不屑于冰心、孙犁作品的所谓“前现代”的说法,他指出曹的作品对生命的尊重,对人性的理解,对人性美的关怀,作品的纯净,向善的风格在当今时代显得极为可贵。

  陈建功说,几次国家图书奖的评奖,曹文轩作品经常两三部,同时报上来,斟酌再三,只好选一部,其它几部也够标准,但只能遗憾地放置一边。陈建功高度评价了曹在文学创作上的典范作用及理论、学术上的卓越建树。

  王干称曹文轩作为一个批评家,作为一个理论家,他对当代文学创作的跟踪、描述、研究,贡献非常;曹文轩的学者作家化是慎言式的,充满灵智的。他说看了《小说门》,觉得非常“解渴”。

  贺绍俊则认为曹文轩在搞教学、科研与文学创作时,对现实世界与文学世界有清晰的界定;曹文轩沿袭了古典精神,坚持文学的永恒性和学术的独创性。他对批评界对《红瓦》的忽视而表示深深的遗憾。

  雷达说,他觉得曹文轩有4个特点,第一是非常勤奋,第二是非常有才华,第三就是“博闻”。他说曹文轩的知识、文本资源和精神资源构筑得比较开阔、比较丰厚。四是“集思”。

  洪子诚说,小说写作、艺术思考、有助于曹文轩的文学研究基点的确立,学术思考,提升了曹文轩的创作的境界和方法。他说曹文轩写小说、做学问,从不左顾右盼,不随波逐流,坚信存在着超越时空的“本原”,坚信文学自有其边界。

  曾镇南认为认为《草房子》、《红瓦》奠定了曹在中国文坛的地位。他称曹文轩是一个具有历史感的作家。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历险记》、还有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都是世界文学中的名著,而《红瓦》、《草房子》未必不能成为我们中国当代文学中的有代表性的经典作品,它们也会流传下去的。

  朱寿桐说,当一个作家对那样一片土地、那样一份生活,满怀热忱与热爱,又怀着一种批判精神时,忧郁就产生了;一个走出苏北平原的中国作家,学术、教学、创作三栖,而且那一样做得都很出色,尤其难得。

  李书磊描述了曹的“讷于言而敏于行”的内向性格,他认为曹从创作到理论同等可贵,其文学研究可称之为“真理论”。

  孟繁华说,曹文轩的存在是中国当代文学的一种健康的力量。其行文九卷,极具现实主义风格。

  李敬泽说,曹文轩的“古典精神”,正是小说艺术的基本精神和基本价值。他的小说引用了大量传统的小说艺术的基本经验。他的九卷本文集,是我们当代文学能够积累和传承下来的一份财富。

  作家、影视人张曼菱快人快语,她认为曹子轩其人其文有“春天少年”般的风采。

  徐坤则称,曹为学者型作家,作家型学者,可为当代作家的榜样,其《小说门》可称为“一个人的小说史”。

  张颐武说,他有一颗童心,他有一个草房子的世界,一个红瓦的世界,能够不断的与自然和生命接触,他有可贵的“古典式”人文情怀,他的文字将永远给我们以灵魂的启迪。

  

  关于《曹文轩文集》

  

  2002年,曹文轩出版了两本重要的学术专著,一部是“国家社科重点项目”《二十世纪末中国文学现象研究》,为北大出版社出版;另一部则是“国家教委人文社科项目”《小说门》,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这两部学术专著问世后,引起学术界和文学界的极大关注。

  2003年初,作家出版社下大功夫打造的九卷本《曹文轩文集》,前五卷为文学作品,分别是长篇小说《草房子》、《红瓦》、《根鸟、山羊不吃天堂草》、短篇小说集《甜橙树》、散文随笔集《一根燃烧尽了的绳子》。这些经过作家本人精心挑选,下决心放弃与淘汰过的文学作品大多是在文学界和广大读者中产生广泛影响的“精品”,曾获过国家图书奖、宋庆龄文学奖、北京市文学艺术奖等重要奖项。从整体上看,确能显示作家的巨大成就和整齐阵容。其作品始终坚持“美感”、“浪漫气质”、“悲悯情怀”,被评论界认定为中国小说的 “新古典主义”复兴;后四卷为学术专著,分别是前面已介绍的《小说门》、《二十世纪末中国文学现象研究》、以及从哲学角度反思文学理论与文学创作的轴心概念 “再现论”,试图证明世界上只有表现的艺术而无法生成再现的艺术的《第二世界——对文学艺术的哲学解释》。这四本专著,不仅将文学评论提升到审美的层面,而且探讨了文学(尤其是小说)根本性话题。作者“姿态鲜明地对抗近年来在学界颇为流行的大而无当、隔靴搔痒的‘大文化批评’风潮,倡导日益被学院化固定的学者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业余心态’,让文学研究重回文学本身”。

  曹文轩认为,作家应对生活和美感充满理解。天有阴暗,月有圆缺,山有枯荣,水有清浊,其存在也有明亮、清新、温馨和高雅,人也有向往舒适、清纯、温情的本性。曹文轩强调,美是文学的基础,是我们活下去的理由和动力,思想可能会过时,而美是永远的,那些出自个人的经验的事情以及对自然与人性的审美长命不衰。他强调美,但不唯美,他认定其古典主义与现代精神是相融的。

  他赞赏贵族文化的优雅高贵以及以及其巨大的魅力。

  煌煌九卷,向我们展示了二十世纪末中国文学研究与文学创作的“亮点”与“制高点”。作家出版社如此高规格、大动作地出版这样一套文集是有远见的。这套文集的装帧、版式,用纸都相当考究,极有现代感,充分展示着其“开放性”与“进行时”。

  他在改写出版的历史,他那些耳熟能详的作品,具有“高品位、高效益”的双高境界。一本书被印刷十六次已是神话,一本纯学术的《小说门》首次开印一万册,很快售完,也是一大奇迹 ;他在台湾已出版的书累计已15本书,他的创作已成台许多高校中文系研究生的学位论文题目;日本先后推出了《草房子》的日文版和电影,韩国出版的《红瓦》被韩国《中央日报》网站评为“2001年度十大好书”,并入选全国通用高中语文课本;在国内也被多次入选中央及地方中学教材。

  正如曹文轩在北大首届“中国散文论坛”上所言,“散文的走俏应感激这个时代,这是一个叙事的时代……这个时代不再以激情为大美、至美,这是散文生长的最佳环境……”。从我的理解,曹文轩教授不仅仅是指散文,从他深层的内涵里可泛指文学创作和研究,他的成功和文学创作、学术研究乃“时代使然”,虽然他一直努力保持审美的业余者立场,他并不追逐时代,但他的走势就是一个民族前进的走势。

  盘点曹文轩,我们很难下一个确切的定义,他不是一个概念、一个符号,而是一个中国学者、中国作家的坚定有力而富有信念的形象之确立与铸造。

  他是一个谜。

  读懂曹文轩,从读《曹文轩文集》开始。

  

  2003年1月19日

  源自2003年2月《北大新青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191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