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江力:窗外

更新时间:2010-03-01 10:04:49
作者: 江力  

  

  这是一个极其平常的风景,即便是上帝也站在房内——题记

  

  每日清晨,打开窗帘。顿时,我的眼前一片光明。

  窗外,静静的。

  一些浓郁的绿意,贮立在我的视野里。

  窗外,是一棵树。

  密密匝匝的树叶,苍翠的,仿佛是绿的精灵。

  我无数次沉醉,在这一片绿里。

  安详,宁静。

  我止于思考。

  与尘世在此一瞬间隔绝。

  多年来,或于这心灵飘泊流离的十年来,这种与凡世相隔的感觉已不易得。

  人,我们,大都活在这样一个世间。

  我忽然想到启明先生,他的苦茶庵、窗明几亮的点缀着一盏清茶的苦雨斋。

  ——十年尘梦。

  

  我立在窗前。

  那只是一棵极普通的树,树根盘结,树干虬曲,叶片也只是细长的,近于椭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不过一棵石榴树。

  春天,万物复苏,冬眠了一个季节的小院子,首先从这颗树上看到绿的细小的芽,萌发的简单的温情的绿意,传递着春的讯息。这个精神抖擞的样子,何尝不是一个好的兆头呢?

  夏天,这也是我记忆中最为深刻的一景了。这时的我,精神饱满,富于思考。我获得了充满诗意的浪漫或者遐想。

  秋来了,我这个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人,除了前一段不知怎么冒出来瞬间繁密也不知道什么时间又下去的朵朵可爱的小红花外……还会有很多红红的张了嘴的挤满了籽的果实,酸酸的,甜甜的,极是可口。秋天,我享用了它。

  冬天一到,两场北风过后,浅黄的深黄的叶子铺满地上,软软的、厚厚的,象一层绒的金色的地毯。连续扫它几次落叶,树的本像就显露出来了。岁月倾轧过的树木,枯篓的树干和沧桑的树皮,光突突的枝,我感觉到树的苍老和时光的无情。

  于我床前,于这个夏天,这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

  ——生命

  出世与入世,梦想与现实,仅在一念之间。

  我回到了人间——把窗外的视线收回。

  

  2003年写就,2010年2月23日改定

  源自《江力散文》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191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