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一南:伊拉克战争及对我国国防建设的启示

——2003年9月27日

更新时间:2009-05-31 20:05:33
作者: 金一南  

  

  今天下午,我们讲伊拉克战争的特点、影响和对我军建设的启示,重点是对我军建设的启示。今天下午这个题目,我觉得我在这讲也是比较难的一个事情,因为这场战争关心的人太多了,而且了解这个情况的人也非常多。实际上,大家对这场战争的整个过程包括对它的一些看法都有结论性的东西,每个人都有了自己一整套的看法。所以说今天的题目虽然是伊拉克战争的特点、影响及对推动我军建设的启示,但我不是把战争的概貌全部讲一遍,而是把我认为重要的方面讲一下。我从三个方面来讲,首先,冷战后两大根本性的变化,成为美国频繁采取战争行动的基点;第二点,伊拉克战争的特点,这一点我讲的非常简略,因为一个是要控制时间,另外大家已经知道的东西我就尽量少讲;第三点,伊拉克战争对推动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启示。

  

  一、冷战后两大根本性的变化,成为美国频繁采取战争行动的基点

  

  我们以前讲过多次,伊拉克战争看出了美国这种霸势的上升,伊拉克战争对国际局势影响非常大。俄罗斯地缘政治专家伊瓦绍夫讲,现在的情况是“国际生活的武力化”。伊拉克战争证明了这点,实际上远不止伊拉克战争。我在北京参加社科院、外交部的一些会议,我印象特别深,在会上社科院有的老专家讲,20世纪人类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和一次冷战,20世纪的这种活法所有的人都腻歪透了,要换种活法,不想照20世纪的活法去生活,21世纪要换一种崭新的活法,就是战争应该退出国际政治舞台。人类应该通过和平的、谈判的、调节的、让步的方法解决所有问题,而不应该采取军事行动。我觉得这个是我们理想的境界,而不是我们说的客观现实。我们说的客观现实是能否换成一个新活法的客观现实。

  世纪之交,从91年的海湾战争,93年美军出兵索马里,94年出兵海地,95年轰炸波黑,96年空袭伊拉克,98年空袭伊拉克、突袭阿富汗和苏丹,99年科索沃战争,2001年的阿富汗战争到2003年伊拉克战争。在这种战争态势下,我们大家都想换一个活法,但从这些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国际上就是这样,一个非常强大的力量顽强得让我们换不成这个活法,从老布什到克林顿再到小布什,三届美国总统战争行动采取的非常多。我们今天讲小布什这个西部牛仔,穷兵黩武,克林顿是富有自由主义色彩的总统,好像他好一些。但实际上我们看从93年到99年这个期间的军事行动全部都是克林顿所采取的,克林顿的外交在西方被称为“空袭外交”。

  据90年代当时的统计,美国空军战斗出动频繁,已经比冷战时期超过 400%。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现在与美国人有一个非常大的观念差别,就是以为新的世纪到来,经济全球化的问题,政治多极化的问题,那么战争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而美国人不这样。美国人怎么看?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有这么一道经久不衰的命题,这个命题就是,美国总统睡到半夜,突然间被人叫醒告诉他,美国在世界某处的利益受到了重大挑战,问题就是:请问美国总统作何回答?哈佛大学是政治家的摇篮,世界各国的政治工作者都到哈佛大学的肯尼迪政治学院去学习,包括中国国务院的、中央机关的、军队的都有人去过。美国教授拿这个问题问学员,学员答不出来,实际上这个教授不希望学员回答,答不出来正好,教授自己回答:我告诉你们,总统不管他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他的回答是惟一的──“我的航空母舰在哪里?”就这么一句。当然他那个准确的翻译应该是nearest carrier’ “我的离出事地点最近的这艘航空母舰在哪里?”这是美国人处理事情的方法。他的利益受到损失或者影响,他首先绝对不会想到让国务院草拟抗议声明,让联合国通过谴责决议,他不会的,他首先想的就是我的打击力量在哪里?我的报复力量在哪里?我的维护国家利益的力量在哪里?而我们对21世纪加以许多美妙的设想。我觉得在这点上一定要注意,我们首先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所证明的一个真实的世界,而不是理论推演出来的世界,我们应特别注意我们所面临的真实世界。

  我们中国人非常讲道理,我们讲“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凭借我们的道理走出去了多远?任何国家都要完成自己的统一,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在今天,我们说我们有理走遍天下,中国必须统一。就这么一个道理,全世界各国都是一样的,那么我们到底走出去了多远?在外界强大的压力之下,我们内部越来越多的不同意见,很多人都觉得国家统不统一无所谓,台湾搞台湾的,我们搞我们的,井水不犯河水,何必打。我们各自过各自的算了。

  外交部李肇星部长在当副部长时,他在我们学校讲他当驻联合匡大使期间有一种悲壮感。我们当时间他什么叫悲壮感?他说这种悲壮感就是大大小小189个联合国的成员国,人家都统一了,我们没有统一,我们不管见了哪一国代表,都是腰一弯,头一低,手一伸,感谢对方对一个中国原则的支持(笑声)。都是这一句。我们看,党和国家领导人会见外宾头三句话肯定要出来这一句。这是我们一个相当不正常的状况,一个国家处于分裂的状况。但是由于我们国家建国之初就是这个状况,大家习惯了,感谢对方对一个中国原则的支持,这句话都习惯了,耳朵都磨出茧子来了,觉得很正常,而实际上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状态。这对于我们的国际形象、我们在国际上发挥的作用有极大的制约,我们在每一个重要的场合首先想到的问题是怎么把台湾代表压下去,不要让台湾代表混进来,这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对我们的外交产生了很大的牵制。我们看看,今天我们对台湾不放弃使用武力,好像是和世界的民主潮流有点背道而驰,好像是理由不太无分了。我们“有理走遍天下”,但并没有走出多远,连自己的国家都没有走出去。美国人是“有力走遍天下”,凭借武力在全世界横行,今天打这个,明天打那个,联合国不承认它照样打,联合国没有批准伊拉克战争照样打。

  伊拉克战争之后,我们今年5月在美国访问,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英凡请我们吃饭,裴怀亮校长对王英凡说:“我有个问题,美国人已经取得了胜利,正在要求联合国取消对伊拉克的制裁,法国、德国和俄罗斯正在顶,中国也在顶,反对取消对伊拉克的制裁,能不能顶的住?”因为美国占领伊拉克后,想出售伊拉克的石油,拿石油来完成它的所谓战后重建,那么就要联合国取消制裁,它才能出售伊拉克的石油。王英凡讲,“顶不住,早晚的事,只有追认,没办法,大国为了自己的面子撑一下。”我们访美还没有结束,提案就通过了,有条件的取消对伊拉克的制裁,一二三四五列了很多条件。条件是什么,按王大使的话说,就是为了维持大国的面子,法国人、德国人、俄国人,还有中国人,还要要面子,弄个台阶下。我们讲这是国际政治的形势,是“有理”走遍天下还是“有力”走遍天下?

  当然,这种现实按照俄罗斯地缘政治学院院长伊瓦绍夫的说法是“国际生活的武力化”,武力正在成为解决问题的一个基本的东西。美国人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像今天这样广泛使用武力,穷兵黩武,它有一个过程。但我觉得也不像我们今天很多的学术论文、很多报告所讲的这样,美国今天的力量主要是来自新军事革命、新军事变革、高技术战争、信息化作战、远程精确打击,决不仅仅如此。美国人从来不是这样认识的,他们也不敢把他们所有的优势全部归结到新军事革命上面去。我们在这里简单回顾一下,二战以来美国走过的这段霸势上升的势头。

  二战以后的第一场战争——朝鲜战争,美国人自己统计,54246个美国人死亡。朝鲜战争之后,美国国会通过修正案,限制美国总统发动战争的权力。因为美国国会的议员讲,中美没有宣战,竞然能在一个半岛打三年,五万多美国人死亡。怎么回事?就是总统权利太大了。当然,这个修正案没有削弱和限制住总统的权利。紧接着美国发动了越南战争。美国华盛顿越战纪念墙黑色大理石墙面上58209个死亡、失踪的名字,一个一个刻在上面。越战之后,美国国会通过《战争权利法案》对美国总统发动战争的权力加以进一步的量化限制:一周之内必须向国会做出明确的报告,一个月之内必须取得明确的战果,三个月之内必须完成撤兵的准备。实际上把军事行动基本控制在100天以内必须完成。这是冷战给美国带来的一个非常沉痛地教训,美国感到极大的压力。冷战期间,美国虽然是打这个打那个,但还是非常谨慎。

  冷战结束了,转折点出现了,让美国自己都淬不及防。海湾战争,很大的转折,死亡146个人。我们今天很多人讲海湾战争似乎美国打了场胸有成竹的战争。美国人是这样的吗?美国人完全没有想到。海湾战争在预测战场伤亡的时候,美国国防部后勤局与国家战略研究所计算机是模拟一致的,美军在海湾地区的战场死亡人数 1.5万到1.7万。所以,当部队往前方开进的时候,国防部后勤局定做的1.5万个装尸袋同时前送,但1.5万个装尸袋才用了146个,这场战争就搞定了。这146个人当中还有35人死于友军火力误伤,被英国人打死的(笑声)。因为这35名美军分乘两辆装甲车,被英军飞机误认为伊拉克军队的装甲车,发射导弹击毁,35名美军当场阵亡。如果除掉被英国人打死的这35人,真正在海湾地区阵亡的人数只有111人,以这么小的代价打下来,美国人没有想到。后来为什么100小时地面战斗马上终止,战斗没有打下去?后来很多美国人说老布什当初就应该把萨达姆推翻,那么就没有今天的伊拉克战争了,当初就是没有斩草除根,弄的不彻底。这就是我们讲的“站着说话不腰痛”,你是在2003年讲1991年的事。在1991年的时候美国人只有教训,只有越南战争和朝鲜战争的教训,在这种教训之下,特别害怕出现那种局面,见好就收,取得了胜利马上停止,然后战争停止宣布胜利,他根本没有今天这样大打出手的本钱,因为他满脑子还是越战和朝鲜战争的班梦,他还没有从这个梦中醒过来。

  我们说海湾战争是个转折点,90年代以来美国霸势的上升,从海湾战争开始,每一步都是战争台阶,大家感觉到90年代来,美国的气焰越来越高。一步一步,每一个台阶都是战争的台阶,它是从一个一个战争的台阶走上来的。科索沃战争实现了它梦寐以求的“零伤亡”。科索沃战争,北约、美国空军总共给南联盟造成 2000亿美元的损失,而美国人损失了两架飞机,一架F-117,一架F-16,两架飞机的飞行员都被美国战地后方救护组织全部抢回来了,一个人没有丢。当然后方有摔死的、病死的,但战斗死亡一个没有——零。当然我们说科索沃战争期间,美国的地面部队没有出动,那么阿富汗战争地面部队出动了,22个人的代价推翻了一个政权,塔利班政权倒台。这是我们讲国际政治生态发生了巨大变化,为什么我们今天想换一个活法,而国际上一个非常强的力量就不让我们换这种活法。

  阿富汗战争之后,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共和党和民主党,一致通过了一个决议,授予布什总统全权发动一场针对伊拉克的战争:在你认为合适的时候你可以采取你认为合适的力量发动一场针对伊拉克的战争。这是我们看到的国际政治生态的重大转型。我们说,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之后,国会所通过的决议对总统限制的那种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国会正在给总统放权,给你权力,你去干去吧。美国国会在9·11之后,连续几年对国防部报上来的国防预算不断追加,追加80亿美元,追加130亿美元。国会说你们报少了,你们有项目漏掉了,给你们加上去。国会追加国防预算,世界各国都是国防预算报上来,国会要砍一刀,而美国是特例——追加。这就是我们今天面临的国际形势,它不是理论推导出来的,它是一个现实。在冷战时候通过战争行为解决政治问题,代价极其巨大,那么冷战之后,战争正在变成一把越来越锋利的快刀,解决政治问题非常厉害。政治问题是一团乱麻,战争这把快刀能够非常快的斩断它。如果通过和平谈判的方法来解决,旷日持久,讨价还价,漫无边际,而一场战争却很利索。对伊拉克经济封锁10多年时间没有用,而一场战争,20天时间就摧垮了一个政权。战争正在变的越来越便宜。这就是为什么今天军事行动越来越成为美国政治家的首选,主要是代价很低,效果很大,解决问题很麻利,没有那么多拖泥带水的事情。当我们想换个活法,我们以为军事行动应该退出国际政治舞台的时候,军事行动正在变成一把美国人认为越来越锋利的、解决问题的快刀。我觉得这是我们面临的一种现实。

  美国这种力量的上升,这种霸势的上升,军事行动变成快刀了。那它过去就不是快刀吗?它今天是快刀,是不是就是我们前边讲的命题,全部都是新军事革命的影响?我们讲,美国人归结的第一条原因是有庇护的战争不复存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62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