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一南:中国的新国家安全体制任重道远

更新时间:2013-11-22 19:59:34
作者: 金一南  

    

   30余年改革开放,人们对增设机构普遍持有抵触情绪。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建立,引发的却是官方民间一片叫好,甚至有“相见恨晚”之感。

   看到三中全会公报中“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完善国家安全体制和国家安全战略,确保国家安全”这一段,我脑中的第一反应就是两个字“终于”。

   中国已经由地区性国家变为世界大国。除了人口、钢铁、煤炭、纺织、电力、高铁里程、外汇储备、网民人数、手机用户、能源消费……不知有多少个世界第一。刚刚过去的双十一“光棍节”又增加了一个:网络购物。而除了经济总量、石油进口、国防投入、高速公路里程、汽车保有量、持美国国债、持世界遗产数量、持数字银幕块数……中国也不知还有多少个世界第二。这些第二之中,不知又有多少个正在向第一快步挺进。我们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我们也面临前所未有的问题。机遇、挑战、陷阱、麻烦,都扑面而来。我们同发达国家的结构性矛盾逐渐显现,同新兴市场国家的竞争面有所上升。我们同发展中国家的利益摩擦也开始增多,周边环境的战略压力和风险也日益凸显。美国借“亚太再平衡”浩荡而来,据说要将60%的战舰部署在太平洋。日本政治右倾化已成趋势,安倍认定的方向就是与中国对抗。朝鲜半岛问题、东海问题、南海问题、中印边境问题、中缅关系问题……一个个新旧问题交叉、新旧矛盾交织,葫芦按下去了,瓢又浮起来。与此同时,经济发展与国家安全的内外关联度越来越高,国民经济对外部商品市场、资源市场、资本市场和技术市场的需求和依赖日见加深,金融安全、能源安全、海上运输通道安全、海外资产安全、海外侨民和劳工安全、海外资源市场和产品市场安全问题日益凸显。网络安全、太空安全、电磁频谱空间安全也成为维护国家利益和安全的全新事项。

   新中国60余年,改革开放30余年,世情、国情、党情都发生了深刻变化。仅仅沿袭过去的机构、体制,传统的思路、方法,很多情况下已经难以有效应对今天日益错综复杂的局面。国家安全委员会体制呼之欲出。

   这就是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今天“终于”诞生的重大意义。

   这一安全体制并不是新事物。美国人1947年就建立了,并以维护美国国家安全为名决策了一系列战争: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入侵格林纳达、入侵巴拿马、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期间还处置了一系列危机事件:苏伊士运河危机、柏林墙危机、古巴导弹危机、驻伊朗大使馆人质危机、“9 11”事件……不论是对是错,是失是得,该委员会在美国政治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因为自成立之后,美国几乎所有重大安全问题决策,都出自该委员会之手。

   对这一体制其实我们也并不陌生。自2000年中央决定组建“中央国家安全领导小组”,我们开始对这一体制进行探索,也过去了13个年头。13年来,中美撞机事件、“非典”危机、朝鲜半岛核危机、奥运火炬传递、中日钓鱼岛撞船、黄岩岛事件、钓鱼岛危机……像一块又一块磨刀石,也对我们的体制机制进行了磨合,提供了考验,揭示了不足。13年后的今天,三中全会决定建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可以说是大势使然,也是水到渠成。30余年改革开放,人们对增设机构普遍持有抵触情绪。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建立,引发的却是官方民间一片叫好,甚至有“相见恨晚”之感,就是这种“势”的证明。

   但是在叫好之后,我们仍然需要保持清醒。国家安全委员会建立了,并非是安全问题的终结,不过是新一轮探索的开始。开始调整资源,开始理顺关系,开始分配角色,开始实际操盘……一切都是开始。任何机构都无法包治百病,都不能包办一切、替代一切、解决一切,国家安全委员会也是如此。其实连最早搞出这个机构的美国人也弄不清楚,他们到底用了多长时间,才把该机构由一个大家争吵不休、各方权力激烈博弈的场所,变成了一个比较合理、比较高效的决策机构,才把一批毫无经验却趾高气扬的新手,练成了一伙不事声张却又久经阵仗的老枪。该机构建立最初是为了应付美苏冷战,完成外交、国防、情报的整合。那是20世纪40—50年代。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如果我们对它的理解依然局限于为外交服务或为内政服务,只能证明我们的思维与今天的综合安全观、总体安全观依然相距半个世纪。

   虽然要真正认识这个机构的全部意义、发挥出它的全部作用,对我们尚需时日,但今天仍须首先强调:机制再完美,本身并不会自动发挥作用。起决定因素的依然是人。没有什么东西能取代人的洞察力、意志力和决断。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这个职务就是个典型。1947 年美国《国家安全法》规定的该职务,不过是“文职执行秘书”而已。谁也未料到、后来也没有任何法律文件支持,这个文职秘书竟然上升到了与内阁成员平级、甚至超过一般内阁成员的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关键原因,就是那个穿梭世界、纵横捭阖的基辛格。这个人的超群能力使该职位一炮走红。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布热津斯基、麦克法兰、斯考克罗夫特、鲍威尔等一批或具缜密思维或有决断手腕的人物竞相在这个职位上大展身手,使它成为美国安全界乃至政界最炙手可热的职位。它证明的是:人的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在任何体制机制中都具有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

   我们今天也走过来了。中国已经立于世界大国的门槛。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建立,注定要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历史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它的效用,随着时间推移、随着我们越来越成熟,必将逐步展现。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781.html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