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淼杰:中国经济的新发展阶段与新发展理念

更新时间:2022-05-31 00:54:04
作者: 余淼杰  

  

   2022年4月7日,北京大学党委、北京大学工会、北大物理学院党委和北大国发院党委联合主办线上讲座,特邀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北大博雅特聘教授、国发院党委书记余淼杰教授,围绕新发展格局下中国经济发展的热点话题带来深入解读。本文根据余淼杰教授的主旨演讲整理。

  

   关于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目前有两大热词:“三重压力”和“三期叠加”。

   “三重压力”主要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三期叠加”指的是“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面临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复杂局面,传统发展模式难以为继。”

   基于上述背景,我今天与大家做三方面的分享:

   为什么说中国经济处在新发展阶段?

   该如何认识五大新发展理念?

   如何以双循环为抓手,构建新发展格局?

   为什么说中国经济处在新发展阶段?

   中国经济正处在新发展阶段,这个新发展阶段究竟“新”在何处?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一个特征就是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主要体现在六个方面。

   1.  中国产品的附加值在不断增加,特别是制造业产品的附加值在不断提升。贸易主要分为一般贸易和加工贸易两大类。加工贸易的特点主要是“大进大出,两头在外”,意思是我国从国外进口原材料等中间产品,然后经过生产和加工包装,最后出口到全球各地。相对一般贸易而言,加工贸易的生产率和附加值都比较低。在1995年到2006年的这段时间里,加工贸易占据了我国贸易的半壁江山。这一情况在近几年发生改变,加工贸易的比重不断下降,目前降至1/3左右,其产业结构也从生产衣服鞋帽这类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逐步转变为生产机器和运输设备这类高附加值产品为主。

   2.  中国出口产品的质量不断上升。如何衡量出口产品质量?一是看单价。比如同样是矿泉水,有的卖三块,有的卖一块。高价的矿泉水质量可能会更好。二是看市场占有率。比如售价相同的两种矿泉水一起出口到美国,矿泉水A的市场占有率比矿泉水B要高,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矿泉水A的质量较好。三是看企业生产率,也就是从产品供给的角度来看产品质量。根据企业抑制性理论,实力强的企业其生产率相对较高,在市场中也会有更多话语权,可以把价格压低。企业压低价格的目的是为了把竞争对手赶出市场,在这种情况下,低价格与产品质量无关。所以我们在衡量产品质量时,既要考虑需求面也要考虑供给面。

   已有研究发现,纵观中国入世以来的出口产品质量相关的数据,假设2001年的质量标准为1,2012年的质量标准为1.3,提升了30%左右。2020年的质量标准又在2012年的基础上提升了25%左右。尽管与德国、日本这样的制造业强国相比,我国尚有差距,但近几年中国出口产品的质量提升是有目共睹,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经济在高质量发展。

   3.  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不断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主要指的是企业的技术和绩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曾有一句名言:“生产率不是一切,但长期来看近乎一切。”所以看一家企业或一个国家的生产能力强不强,主要看全要素生产率是否得到提升。克鲁格曼也曾研究过东亚国家的经济发展,他认为“东亚神话”之所以终结,主要原因是这些国家的全要素生产率多年没有提升,一直在粗放式发展而不是积累式发展,这样的模式肯定难以持续。中国的情况如何?一位著名美国学者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2001年中国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约为美国的三成,到2015年这一占比已经升至45%。从这一数据不难看出,中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在不断提升,2001年到2015间年增长了近50%。

   4.  中国具有独特的、明显的全产业链优势。首先,中国是全球唯一拥有全产业链的国家。按照统计局的分类,我国有41个工业大类,666个工业小类,每个行业的门类都比较齐全。其次,按照海关八位码的标准来估算,中国出口的产品总共约有10851种;如果按照美国的标准进一步细分,中国出口的商品高达15000种。出口多少产品就意味着有能力生产多少产品,由此不难看出,中国有能力生产的产品种类也非常多,全产业链的优势非常明显。

   5.  中国产业已呈现出非常鲜明的产业集聚特征。中国每个工业城市都有自己亮丽的产业名片,比如深圳的电子产业、苏州的IT业,河北邢台的羊绒业,廊坊的家具业等。通过产业集聚,企业可以抱团取暖,既节省了运输成本,也便于实现规模经济递增。

   6.  三大产业分布。我国第一产业的GDP占比与发达国家差不多,位于7%-8%这一区间。区别在于第二和第三产业。发达国家第三产业比较发达,我国第二产业比较发达。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第二产业由制造业和建筑业构成,如果第二产业占比较低,意味着实体经济不发达,那么中国也无法成为“世界工厂”,更无法撑起大量的就业。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实体经济不发达,金融这样的虚体经济也无法健康发展。换言之,只有实体经济健康发展,虚体经济才不会产生太多泡沫。因此,我国第二产业占37% 的现实情况,正是我国作为一个制造业强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的经济总量能否超过美国?对于这一点很多机构都有共识,中国的经济总量一定会超过美国。这一点非常重要。在当今世界,GDP总量仍然是衡量一国实力的重要标准。不过因为我国人口较多,人均GDP距离美国还有一定差距。

   中国的经济总量何时能赶上美国?这取决于两点,一是经济增速,二是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因为GDP主要以美元来计算。乐观地看,我国的经济总量大约在2026年能超过美国。为什么这样说?我们按照两国经济增长的基本情况,取一个相对稳健的数值,即按照美国经济年均增速为2.5%,中国经济年均增速为5.5%来计算。与此同时,我预测未来几年,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会长期固定在6左右,由此不难得出2026中国经济总量超过美国这一预测。

   在这一计算过程中,人民币汇率这一变量值得我们特别关注。2019年12月,在中美签订贸易协议后,我在一次公开演讲上大胆预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会在三个月内升至6.8,三年之内会升至6.2。后来看,这两个预测都应验了。

   这一预测背后的逻辑很简单,人民币汇率只是影响出口的一个因素,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外需。2019年12月15日,中美两国达成贸易协议,这对两国来说无疑是好事。如果非要问对哪国好处更大,我认为这要看汇率。哪国汇率因中美签订贸易协定而上升,哪国得益就更多。当时中国的经济体量虽然很大,但相对于美国而言,还是一个较小的经济体。这就好比中秋节吃月饼,小朋友体型较小,吃一块月饼就饱了,大人体型较大,一块月饼根本吃不饱。因此同样的利好消息,肯定是经济总量相对较小的中国受益更大。

   当然,影响汇率的因素很多,近些年唱衰人民币的声音也不绝于耳,但人民币不仅没有贬值,反而一直升值。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仍然坚信,未来几年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会长期固定在6左右。

   如何贯彻五大新发展理念?

   新发展阶段对应有五个新的发展理念,分别是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这些理念如何贯彻?

   创新

   创新是第一源动力,包含狭义和广义两个层面。狭义的创新指的是科技创新,主要分为两个层面,一是工序的改进,二是产品从无到有的创造过程。现在国家提倡“万众创业,大众创新”,这主要涉及工序的改进,从无到有的创造则需要大型科研机构和科学家的专门攻坚。

   许多国家都在强调“研发强度”这个概念。所谓研发强度就是研发投入在GDP中的占比。“十四五”时期,我国提出要提高研发经费,明确研发投入占GDP比重要达到3%左右。这是一个比较高的水平,目前OECD国家的平均研发强度也仅为2.6%,而在深圳这样的发达地区,研发强度已经高达4.1%。

   研发包括研究和发展,这两者也不是一回事。中国在发展方面做得比较好,研究则相对落后。因此我国提出基础研究的比重也要努力升至一个相对高的水平,设定了一个基础研究占研发比率上升到7%以上的目标。这一目标并不高,发达国家的基础研究的占比已经达到15%-20%。

   到底哪一类产业、哪一类企业可能涌现出更多创新?一般而言,一个产业中居于末位水平的企业很难有所创新。创新需要大量资金,对于身处末位水平的企业而言,能否存活下去都成问题,哪有能力来组织大规模的研发投入?对于那些位居行业前列的企业而言,多少会有一些创新,但多数前沿企业很难像华为一样独具慧眼,创新那么多、那么快。事实上,创新最多的是那些居于中游水平的企业。这些企业需要通过创新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在我看来,广义的创新更为重要。广义的创新首先是社会规则的创新。比如做好自贸试验区的创新,这需要做好产、学、研、用的融合。目前,我国的研发投入主要集中在“科技创新2030项目”的相关领域,特别强调产学研用的结合,各地都特别强调高校跟地方的融合。

   2013年以来,我们已经设立了21个自贸试验区,概括来讲主要做四件事:一是制定准入前的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总体原则是法无禁止即可为;二是通过标准的贸易自由化、投资便利化,比如通过一线放开、二线高效管住(自贸区监管规则)、零关税等措施,推进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三是提高改善营商环境,做好“放管服”的工作;四是资本项目的改革或者资本项目的放开。

   目前,这21个自贸试验区基本位于“胡焕庸线”以东(地理学家胡焕庸提出的一条从北向南划分我国人口密度的对比线,亦称“黑河—腾冲”线,它把中国分为东部和西部)。在“胡焕庸线”以东的省份中,只有吉林、山西、江西和贵州没设有自贸试验区,估计未来一两年之内这四个省都会实现突破。

   关于自贸区的功能定位,我认为除了挖掘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还应当挖掘各地方的一些特色功能。比如北京的特色是服务贸易,其他自贸区则可以寻求差异化发展。

   比自贸试验区更进一步的是自由贸易港。

   2020年6月,《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正式公开发布。《总体方案》基本分两步走,先是在2025年实现早期收获,然后到2035年全面开放。早期收获主要包括土地、资金、数据等基本要素的开放,以及一线放开、二线管住,推进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实现要素自由流动等。

   自由贸易港更重要的是一些规制方面的创新,比如税率的创新,内地年收入96万以上的个人所得税率可达45%,而在海南只要每年待够183天,就可以享受仅为15%的税率,接近于我国香港地区以及新加坡的税率水平。此外,金融防诈骗和卫生风险管控等方面也将成为海南的发力重点。

   当然,自由贸易港的概念不止是河港、海港,也可能是内陆的空港。成都、郑州和北京这样拥有双机场的城市,其实可以发展高附加值的服务贸易,这也是一种改革的思路。

   绿色

   绿色是现在非常热门的词。2020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表重要讲话,提出我国将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260.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