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万勇:著作权法强制性过滤机制的中国选择

更新时间:2021-12-02 13:18:30
作者: 万勇  

   摘要:  为了解决所谓的“价值差”问题,《欧盟数字单一市场版权指令》引入强制性过滤机制,将发现侵权内容的责任由权利人变成网络服务提供者,将“通知—移除”规则改为“通知—筛除”规则。欧盟的这一立法极具争议,被认为存在侵犯基本权利、损害竞争与创新等问题。美国也曾试图在法律中引入强制性过滤机制,但因受到互联网企业的强烈反对而终止。中国应着眼于提升本土互联网企业的创新能力和全球竞争能力,审慎对待“通知—移除”规则的改革,暂时不宜在法律中引入强制性过滤机制。

   关键词:  强制性过滤机制;避风港制度;“通知—移除”规则;“通知—筛除”规则

   一、问题的提出

   2019年,欧盟在版权法领域通过了一项新指令:《欧盟数字单一市场版权指令》(以下简称《欧盟版权指令》)。《欧盟版权指令》是欧盟过去20年来对版权法体系进行的最重大的改革,创设了多项具有创新性的制度措施,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1]《欧盟版权指令》最重要的条款是第17条,它引入了强制性过滤机制,[2]对互联网版权侵权责任制度与避风港制度会产生颠覆性影响:将发现侵权内容的责任由权利人改成了网络服务提供者,将事后规制变成了事前规制;改变了传统的避风港制度,将“通知—移除”规则改为“通知—筛除”规则。[3]第17条也是《欧盟版权指令》最具争议性的条款,在指令制定过程中,240家欧洲中小互联网企业联名给欧洲议会议员写信,请求他们对指令投反对票,其理由是第17条将对他们的运营带来沉重负担。[4]在《欧盟版权指令》通过之后,波兰政府向欧洲法院起诉,称第17条的规定违反《欧盟基本权利宪章》,请求欧洲法院宣告其无效。[5]

  

   美国也曾试图在法律中引入过滤义务,但无疾而终。一些大型互联网平台,如优兔、脸书、汤博乐、声云等自愿实施过滤机制。这些公司认为,当下过滤技术并不成熟,利用过滤技术监控版权侵权行为难免会出现不少问题,如果在法律中规定过滤义务,那么会因监控不完善而产生法律责任。因此,这些互联网巨头尽管已自愿实施过滤机制,却敦促美国政府不要仿效欧盟在版权法中规定过滤义务。[6]2020年2月至3月,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知识产权分委员会围绕版权议题举行了两次听证会,核心问题都是美国是否应当在版权法中引入强制性过滤机制。从听证会的情况来看,主流意见是反对引入;至少短期内不要引入,等观察强制性过滤机制在欧盟运行一段时间之后的效果再说。曾在2014年至2019年期间担任过欧盟议会议员并参与《欧盟版权指令》起草工作的朱丽亚·瑞达在提交给美国国会的书面意见中表示:现行美国、欧盟的避风港制度提供了一个创新友好型环境,也赋予权利人有效的在线权利行使手段,在版权权利人、网络服务提供者与用户的利益之间建立了平衡;相比之下,《欧盟版权指令》第17条的规定造成了法律的不确定性,使不同创意部门之间的利益相互对立并限制竞争。因此,美国不应跟随欧盟的步伐变革避风港制度。[7]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以下简称《著作权法》)第三次修订以及当下的平台责任立法改革工作中,[8]涉及的一个焦点问题是:是否应当引入强制性过滤机制,并对避风港规则作出实质性调整。有学者认为,中国应当果断放弃美国式的避风港规则,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负有版权内容过滤义务。[9]然而,也有学者认为我国不宜贸然规定比美国版权法对网络服务提供者所施加的义务更高的义务,不应当在法律中引入强制性过滤机制。[10]采用不同的法律制度安排,将直接影响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与创新,事关中国在全球互联网产业的竞争力,需要慎重研究。

  

   中、美、欧作为世界数字经济的三大重要力量,在互联网领域一直处于相互竞争的状态。考察欧美著作权立法为应对互联网技术发展所采用的不同法律制度安排及其对互联网产业所产生的社会经济效果,作为中国著作权法治建设之鉴是非常必要的。

  

   二、美国的经验:采用自愿性过滤措施安排

   美国公司在互联网时代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千禧年之交制定的《美国数字千年版权法》(以下简称《美国数字版权法》)引入了避风港制度,大大降低了互联网产业所面临的法律风险,从而促进了互联网产业的投资与创新。[11]在《美国数字版权法》实施20多年后,美国是否要改变现有的法律生态系统?事实上,美国也曾进行过强制性过渡机制的立法尝试,但最终受到互联网企业的强烈反对而终止。

  

   1.《禁止网络盗版法案》。《美国数字版权法》有两个重要条款:(1)第512条规定了避风港制度,(2)第1201条规定了禁止规避技术措施条款。避风港制度是互联网行业竭力主张纳入的,其理由是避风港制度对于提供在线服务是必要的。禁止规避技术措施条款主要是由电影企业、音乐企业、录音企业以及软件企业提出,他们主张禁止规避技术措施条款对于其在新的数字市场环境下进行发展是必不可少的。美国国会议员在讨论《美国数字版权法》时就强调这两个条款应当同时通过。[12]这表明《美国数字版权法》是不同产业之间妥协的结果。未来,《美国版权法》要进行修改,也只有在不同产业之间的利益能够达成平衡的情况下才能实现。了解这一点,就能够理解为什么《通过打击对美国财产的盗窃及其他行为以促进繁荣、创造、创业与创新法案》(简称《禁止网络盗版法案》)会胎死腹中:因为它只照顾到内容产业的利益。《禁止网络盗版法案》旨在加强针对网络盗版与假冒商品在线交易行为的打击力度。例如,《禁止网络盗版法案》第103条(b)款规定,如果知识产权权利人认为某网站属于“盗窃美国财产的网站”,那么其可以向该网站的支付系统服务商和广告服务商发送通知,要求其停止对该网站提供服务。因此,一旦某网站被认定构成“盗窃美国财产的网站”,那么其将遭受严重的经济损失与法律风险。《禁止网络盗版法案》第103条(a)款(1)项将“盗窃美国财产的网站”定义为:“以使他人能够或帮助他人侵犯知识产权的方式提供服务的网站,以及采取故意行动以避免确认高概率使用其进行版权侵权的网站”。《禁止网络盗版法案》没有对什么行为属于使他人能够或帮助他人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进行解释。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或搜索、链接的行为,都可能被视为属于“使他人能够或帮助他人”版权的侵权行为。至于故意避免确认高概率使用网站进行版权侵权是什么意思,也十分模糊。不过,从权利人的角度看,这一表达的“美妙”之处在于:他们可以自行决定而不需要诉诸法院判断其含义。只要权利人认为网站是避免确认侵权,就可以要求支付系统服务商和广告服务商停止与该网站进行交易。从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角度看,《禁止网络盗版法案》第103条的规定直接颠覆了避风港制度所提供的法律上的可预见性和确定性,他们将随时面临权利人声称网站便利侵权或无法确认是否侵权的挑战。为了避免落入《禁止网络盗版法案》第103条所定义的“盗窃美国财产的网站”的涵盖范围,网络服务提供者将不得不实施过滤机制、监控用户的行为,以避免权利人主张该网站“避免确认”用户行为是否侵权,或者为用户实施侵权行为提供便利。[13]《禁止网络盗版法案》既受到美国电影协会、美国唱片业协会、维亚康姆等电影、音乐产业机构和公司的广泛支持,也受到谷歌、雅虎等互联网公司以及电子前沿基金会、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等民权组织的反对,维基百科甚至将首页改成抗议标语并关站抗议。最终,《禁止网络盗版法案》因反对声音太大而被搁置。

  

   2.美国版权局“第512条研究”项目。2015年,美国版权局启动了“第512条研究”项目,以评估《美国数字版权法》避风港制度的影响和效力,并希望在征求公众意见的基础上提出修改避风港制度的立法建议。在很短的时间内,众多公司、非政府组织、个人提交了超过92000条书面评论。2016年5月,美国版权局召开了多次圆桌会议,为各方提供交流修改避风港制度看法的机会。从各方反馈的意见看,焦点集中在是否要废弃“通知—移除”规则而引入过滤义务这一问题上。主张引入过滤义务者认为,在1998年制定避风港制度时,网络存储与传输技术还没有充分发展,预防侵权的过滤技术也未成熟。当下,新的网络技术与商业模式层出不穷,点对点技术、视频分享技术的应用导致网络盗版泛滥,其严重程度远远超出立法者在1998年制定避风港制度时的想象,“通知—移除”规则已经演变成很多网络服务提供者从网络盗版中获利的护身符。[14]反对引入过滤义务者则认为,主张引入过滤义务者是以谷歌、脸书为参照系进行立论的,然而谷歌和脸书并非互联网公司的全部,还有众多其他类型的互联网公司;谷歌和脸书等互联网巨头有雄厚的资金来应用过滤机制,而其他互联网公司却并非如此。此外,“通知—移除”规则既保护互联网公司免受侵权赔偿,也保护公众言论不受审查。[15]美国电子前沿基金会强调:其并不是为了大型平台本身的利益而主张维持现行的“通知—移除”规则。这些互联网平台远非完美,他们限制用户内容的决定常常是错误的,但这正是“通知—移除”规则得以存在的重要原因。如果没有“通知—移除”规则,那么大多数用户依赖的互联网平台很可能会更为严格地审查用户言论,以降低可能遭遇的法律风险。[16]由于各方意见分歧较为严重,尤其是内容产业与互联网产业的代表性企业之间意见严重对立,因此美国版权局主导的“第512条研究”项目进展非常缓慢。不过,在2019年《欧盟版权指令》通过之后,美国的内容产业又开始蠢蠢欲动,极力游说美国国会修改版权法;为了回应社会关切,美国参议院在2020年也举行了两场听证会。在各方的期待下,美国版权局于2020年5月21日终于发布了研究项目的最终成果。[17]研究报告的基本结论是:避风港规则需要进行调整,但不应当做大规模的结构性修改。也就是说,仍应维持“通知—移除”规则,而不应引入强制性过滤机制。

  

   三、欧盟的实践:立法确立强制性过滤机制

   为了整合欧洲各国的力量,更好地参与全球数字经济竞争,欧盟委员会于2015年提出了“欧洲数字单一市场战略”;[18]2020年又启动“塑造欧洲数字未来”战略规划,目的都是使欧洲“成为数字经济的全球领导者”。[19]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就要遏制谷歌、脸书等互联网巨头的力量。《欧盟版权指令》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下在版权领域进行的重要改革。《欧盟版权指令》第17条引入过滤机制,被各方认为欧盟避风港规则发生了重大转向,将对互联网产业产生重要的影响,引发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

  

   (一)强制性过滤机制的立法背景

在欧盟层面,版权法的基本框架大致形成于2001年。当时的互联网还处于网络1.0时代:基本上是网站到用户的单向行为,内容主要都是由网站提供的。到2014年,互联网已经成为重要的发行渠道,数字世界彻底改变了人们获取音乐、游戏、电影、报纸的方式。因此,需要对欧盟版权制度加以现代化改造,使其能够适应新技术、新商业模式的发展。在欧盟只有很少比例的视频点播内容能够进行跨境访问,人们希望在欧洲任何地方、任何时间、任何设备都能访问数字内容。因此,需要一个更加欧洲化的版权法框架,以克服在正常运行的单一市场中的法律碎片化与冲突。2015年12月,欧盟委员会发布《朝向一个现代化、更欧洲化的版权架构》,其中重点提及要规制内容分享平台。[20]另一方面,音乐企业一直认为,类似优兔和每日影像这样由用户提供大量内容的平台向其支付的版税极低,正好借助欧盟修改版权法的契机,寻求法律上的解决方案。为便利开展游说活动,音乐企业创造了“价值差”这一概念:网络平台从音乐中获得的价值与返回给版权所有者的价值之间并不匹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04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