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媛:浅析著作权法中独创性的适用

更新时间:2016-06-29 23:28:38
作者: 谢媛  

   2015年6月30日,新浪诉凤凰网中超赛事转播案在京宣判,一审法院认定凤凰网承担侵权责任。作为“中国体育赛事转播著作权第一案”,该判决结果或对中国体育赛事网络直播市场产生重要影响,一经公布迅速引起各界热议。法院在判决书中指出,尽管法律上没有规定独创性标准,但应当认为对赛事录制镜头的选择、编排,形成可供观赏的新的画面,是一种创作性劳动,赛事录制形成的画面构成我国著作权法对作品独创性的要求,应当认定为作品[1]。判决肯定了体育赛事转播满足独创性要求,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但对其具体属于哪一类作品却并未详述。目前学界多在讨论体育赛事转播究竟是否构成作品以及是构成摄影作品、录像制品还是独创性更高的电影作品等问题,笔者认为,之所以会出现上述争论,其源头在于对著作权法中独创性这一概念的适用出现了不同观点。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2条规定:“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然而,对于独创性的适用却并未给出详细解释,这便导致相似案件的裁判结果往往大相径庭。如本案中将体育赛事转播性质认定为作品,而在北京我爱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上诉一案中,法院认为CCTV5等涉案电视频道转播的体育竞赛节目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2]。在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诉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侵犯录音录像制作权纠纷一案中,法院认为由国际足联拍摄、经央视制作播出的“2014巴西世界杯”赛事电视节目应当认定为录像制品{1}。因此,本文将以“中超赛事转播”案为例,从究竟是否存在适用于所有作品的独创性要求,不同作品应当适用何种独创性要求,以及这些独创性要求又是如何确定的等几方面对著作权法中独创性的适用问题加以论述。

  

一、不存在适用于所有作品的独创性要求

   具有独创性是智力成果构成作品进而获得著作权法保护的实质性要件,但独创性这一概念究竟应如何适用,却始终非常模糊。在“中超赛事转播案”中,法院认为“对赛事录制镜头的选择、编排,形成可供观赏的新的画面,无疑是一种创作性劳动……应认定为作品”[3]。依照此逻辑,不需要对作品类型加以区分,只要具有独创性就构成作品,即存在适用于所有作品的独创性要求。这一观点是经不起推敲的,试想,用音乐作品的独创性要求去判断一幅画作是否具有独创性,无疑会产生十分荒谬的结果。故笔者认为,独创性是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作品的必备要素,但各类作品有各自的独创性要求,没有适用于所有作品的独创性要求。下文将从司法实践及历史角度对此观点加以论述。

  

   (一)司法实践中进行独创性判断均抽象出特定作品的独创性要求

   虽然法条无明文规定,但在现有司法实践中,法院在判定某项智力成果是否构成作品时,会对其具体属于哪一类作品加以说明,而不是仅仅指明构成作品。

   如成都彩迪餐饮娱乐有限公司与中国音集协侵害作品放映权纠纷上诉案中,法院认定《心太软》等149部MV作品由一系列有伴音的画面组成,且画面凝聚了导演、演员等人员的创造性劳动,形成具有某种意境、一定寓意的连续画面,画面和歌曲的风格能够协调一致,构成一有机整体,属于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4];而北京天语同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诉西安天上人间餐饮娱乐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中,法院判定《不想长大》等30部音乐电视作品凝聚了导演、演员、剪辑等人的创造性劳动,是声音与画面有机结合的一种艺术表现形式,符合我国著作权法作品的构成要件,属于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5]。可见在司法实践中,但先将争讼对象归类,再判断是否具有相应独创性已成为共识。法官在面临智力成果独创性判断时,多先找出最相近似的作品类型,抽象出该类作品的独创性要求,进而加以适用,以判断争讼对象是否构成相应作品。

  

   (二)历史发展过程中不同作品产生了不同的独创性要求

   科技的发展使越来越多内容被纳入著作权法保护范围,而著作权其本身就是时代与政策的产物。因此,如今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类型以及如何适用独创性一定程度上是经过历史选择的结果。

   在科技并不发达的年代,摄影作品和电影作品曾被认为是同一类作品。摄影作品早在19世纪中叶就在法国、英国和美国得到版权法的保护,并于1948年被明确规定为《伯尔尼公约》的保护客体。而电影作品则很迟才被作为独立作品类型加以保护。因受科技水平限制,早期电影均为默片,其原理类似于连续播放多幅照片,所以早期电影多以摄影作品的形式受到保护。英国在其1911年《版权法》颁布之前,电影只能作为摄影作品得到保护{2}。美国与英国类似,1903年首次在Edison v. Lubin案对电影作品实行版权保护时,同样是将电影作品作为一系列照片进行保护的{2}。当然,随着电影进入有声时代,更加丰富的元素和精良的制作融入这一作品,各国渐渐认识到电影与摄影作品的不同。英国1956年《版权法》就将电影作为独立的作品类型加以保护。可以看出,随着人们认识的提高,电影被从摄影作品中剥离出来,成为独立的作品类型,而加以区分的关键就是二者无法适用于统一的独创性要求。

   由此可见,电影虽与摄影作品一样都需要借助器材加以摄制,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以摄影作品为基础受到相关保护,但二者存在较大区别,若采用同样的要求,会产生矛盾的结果。例如有判决认为手术录像截屏构成摄影作品[6],但尽管录像的任一截屏均可构成摄影作品,录像本身仍无法构成电影作品。由连续画面构成的录像,既可以构成作品也无法构成作品,关键在于采用何种独创性要求进行判断。若采用摄影作品的独创性要求,手术录像可能构成摄影作品;但若采用电影作品的独创性要求,则显然无法构成电影作品。

   综上所述,虽然独创性是构成作品的必备要素,但不论是在司法实践中还是从科技发展的历史角度来看,都不存在适用于所有作品的独创性要求。

  

二、各类作品具体的独创性要求

  

   不同类型作品有不同的独创性要求,那特定类型作品的独创性要求又如何确定呢?在“中超赛事转播”案中,可能涉及的智力成果类型为摄影作品、电影作品以及录像制品,但针对这些智力成果,现行法并未明确规定独创性要求,故下文以这三类智力成果为例,从司法实践和条文体系化解释两个角度,对不同作品具体的独创性要求加以论述。

  

   (一)司法实践明确了特定类型作品的独创性要求

   我国虽不属于判例法国家,但司法实践中的判决对后续相关案件仍存在较大影响。以摄影作品为例,我国《著作权实施条例》中对其定义为“借助器械在感光材料或者其他介质上记录客观物体形象的艺术作品”[7]。从“艺术作品”这一用语来看,似乎对独创性要求较高。但我国《著作权法》并未像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大陆法系国家那样,规定无独创性照片可作为邻接权客体受到保护。这样,一张独创性不足但又极有价值的照片在我国实际上将无法受到有效保护。因此在司法实践中,我国更倾向于将未经许可被他人加以商业性利用的照片都作为摄影作品加以保护,实际上降低了对摄影作品独创性的要求{3}。如“腹腔镜照片”案中,法院认为当事人在观看录像时,根据自己的选择和判断进行截图,付出了一定程度的智力性劳动,且在考量是否构成摄影作品时,不应将科学领域照片的“艺术性”程度要求与普通艺术领域照片的“艺术性”程度要求相等同,涉案照片达到了著作权法要求的最低限度,应获得著作权法保护[8]。

   在现实中除直接翻拍外,鲜少见到争议照片最终未被认定为摄影作品的案例。即除了为精确复制他人作品而进行纯粹复制型的翻拍,以及完全由机器自动拍摄的照片之外,照片几乎都被认为是符合独创性要求的作品。可见就摄影作品而言,虽然法条并未对独创性要求做具体规定,但在实践中司法政策已做出了低要求的选择。

  

   (二)对条文的体系化解释以区分不同类型作品的独创性要求

   纵观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了文字作品、口述作品、美术作品等九类作品,录音录像制品等智力成果以及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之所以划分不同种类,就是因为相互之间存在巨大差异,无法适用相同的独创性要求。

   例如《著作权法》中针对“活动影像”划分出电影作品和录像制品两类。从《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中将录像制品定义为“除电影作品以外的任何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连续相关形象、图像的录制品”,便可知是通过划分不同的保护对象加以区别。只有具备较高独创性的智力成果才能被视为电影作品加以保护,反之则为录像制品,相应的权利人受到保护的程度也有“高低”之分。在“舌尖上的中国”案中,法院认为录像制品和电影作品的区别之一在于摄制方法不同,进一步分析就是作品摄制过程中体现的独创性的高低。录像制品是制作者在他人的作品上进行机械制作而成,不体现独创性。而涉案节目是使用高清设备拍摄的大型美食类纪录片,在前期调研、旁白文案创作、摄制内容选择、作品剪辑方式等方面均体现了创作者独特的视角和个性化的选择,凝聚了参与创作者较高程度的创造性劳动,是著作权法规定的类似电影摄制方法创作的作品[9]。而在音著协诉嘉兴市南湖区城东金鼎汇娱乐中心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中,法院认定“《罗密欧与茱丽叶》等11首作品系仅仅记录演唱会现场的音乐电视,不具有独创性,属于录音录像制品……其余的198首作品系以类似摄制电影方法创作的音乐电视作品”[10]。可见在现实审判中,对电影作品采取了高标准的独创性要求,对单纯记录演唱会现场的音乐电视因未达到电影作品独创性的高标准,仅能作为录像制品加以保护。

   因此,一项智力成果,不论是属于摄影作品、录像制品还是电影作品,判断标准主要在于独创性背后的特定表达,即智力成果的创作者为此付出了怎样具有创造性的选择与判断。现实中应以当事人主张为基础,当事人主张为何种作品,法院就应按照该类作品的一般标准分析当事人主张的特定表达中有哪些独创性成分,从而得出是否符合此类作品的结论。否则,脱离作品类型讨论独创性,无法确定特定表达是否属于作品的结论,相关讨论也就沦为空谈。

  

三、具体作品的独创性要求应通过对独创性要素的比较分析来明确

  

   独创性要素是一个模糊且不易确定的概念,很难直接对具体作品的独创性要求做出规定。在实践中,具体作品的独创性要求主要通过对独创性要素的比较分析来明确,具体而言又可划分为是否具有某些要素,即“有和无”的问题;以及在相同要素上具体做何种要求,即“高和低”的问题。

  

   (一)通过是否具有某些要素来明确作品类型

不同类型作品中包含的独创性要素是不同的,通过分析特定作品中是否包含某些特定独创性要素,即可明确相应智力成果应归属于哪一类作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47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