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静:金冲及:笔耕不辍 一生为史

更新时间:2021-09-02 06:49:55
作者: 陈静  

   学人小传

  

   金冲及,1930年生,上海人,著名中共党史和中国近代史研究专家。1947年,考入复旦大学史地系(1949年改为历史系)。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1年,留校任教,先后任复旦大学团委书记、教务处副主任、教学科学部副主任,并承担历史系中国近代史的教学和科研任务。1965年,调入文化部政策研究室工作。1972年,到文物出版社工作,后任副总编辑、总编辑。1981年,进入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工作,历任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和常务副主任、研究员,2004年离休。同时,金冲及曾担任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国家清史纂修领导小组成员,第七、八、九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史学会会长,现任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建设工程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学术委员,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是中国历史学界继郭沫若、刘大年之后获此殊荣的第三人。

  

   从上海到北京,从复旦大学到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无论在教研岗位还是行政岗位上,金冲及始终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从1980年《辛亥革命史稿》付梓到一部部伟人传记和党史研究著作出版,再到2009年《二十世纪中国史纲》问世,金冲及至今笔耕不辍,成果斐然,展现了不凡的史学眼界、治学能力和人生智慧,其一生为史的治学精神,更为后辈学人敬佩。

  

  

  

   初心与使命:问道近代史精义

  

  

  

   1947年高中毕业时,金冲及面临人生的第一次重要抉择,是选择拥有良好就业机会的化工系,还是选择自己钟爱却较难找工作的历史系。最终,金冲及选择了复旦大学历史系,开启了与历史学的一生不解情缘。1951年,金冲及毕业后留校工作,先后担任校团委书记、教务处副主任、教学科学部副主任等职。幸运的是,学校鼓励行政人员兼课“双肩挑”,从此金冲及投入到中国近代史的教学与研究领域。

  

   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近代史研究正处于起步阶段。金冲及在授课过程中不仅体会到了教学相长,而且逐渐敏感地意识到中国近代史的讨论和研究潜藏了诸多深刻的学术课题。1955年《历史研究》第2期发表了金冲及学术生涯中第一篇重要史学研究成果《对于中国近代历史分期问题的意见》,对1954年2月《历史研究》创刊号发表的胡绳《中国近代历史的分期问题》和第6期孙守任《中国近代历史的分期问题的商榷》两篇文章作了深入探讨。其中,就胡绳提出的“按照中国近代史的具体特征,我们可以在基本上用阶级斗争的表现来做划分时期的标志”这一学术观点,金冲及认为,中国近代历史“分期的标准应该是将社会经济(生产方式)的表征和阶级斗争的表征结合起来考察,以找出中国近代历史过程发展各个阶段中的具体特点”,二者是统一的,进而关于中国近代历史分期问题,中国近代社会经济结构、生产方式的发展变化是“第一个着眼点”,中国近代历史上阶级斗争的发展及其性质变化是“另一个着眼点”。对于孙守任的历史分期标准和具体阶段划分,金冲及也提出“跟随侵略国的殖民政策的演变来划分”作为分期标准,“就是以外来因素的演变发展代替了内在历史规律的分析,而会得出错误的结论来”。金冲及虽然大胆提出了不同见解,但是坦言:“我的很多看法都是以胡绳同志的意见为根据的,孙守任同志的文章也给我不少启发。”2011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了金冲及的自选集《辛亥革命改变了中国》,他唯独给这篇商榷文章增补了一篇“附记”,其中有这样一句评价的话:“那时自己年轻,学识不足,文中有一些幼稚或不准确的提法。”

  

   作为年轻一辈的学者,25岁的金冲及得到当年《历史研究》编辑部的首肯且顺利刊发与史学前辈商榷的文章,收获的可不是今天看来在高端学术期刊发表论文的宝贵机会这么简单,更多的则是文中的独到见地受到史学界的重视,也得到胡绳的关注,激励其自觉投身史学研究的笃定与坚守。

  

   此外,金冲及开始在《复旦学报(人文科学版)》《学术月刊》《读书》等期刊相继发表了《论1895年至1900年英国和沙俄在中国的矛盾》《云南护国运动的真正发动者是谁?——兼论护国运动的社会背景与性质》等文章。1959年,29岁的金冲及与学长胡绳武合作完成了第一部学术著作《论清末的立宪运动》,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1961年10月,中国史学会和湖北省哲学社会科学联合会共同主办的纪念辛亥革命50周年学术讨论会在汉口举行,这是金冲及参加的第一次全国性学术会议,也是新中国召开的第一次全国性大型辛亥革命史学术讨论会,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会议由吴玉章主持,李达致开幕词,著名历史学家、中青年学者等聚集一堂,共同讨论了中国近代史上辛亥革命这一伟大的历史事件。这次研讨会,对金冲及一生的学术志业影响深远。“50年代初我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研究方向,觉得自己刚刚跨入历史学的门槛,见识短浅,不好确定。”然而,同与会诸多学者充分交流和深入分析当时中国近代史研究状况后,金冲及决定将辛亥革命作为今后研究的重心,这一做便是30余年。1963年,他33岁时又与胡绳武合作完成了《辛亥革命史稿》第1卷,交给上海人民出版社排出了清样稿。后来,因时局变化,出版一事暂时搁浅,后续的写作任务也随之停滞。

  

   1972年,金冲及调入文物出版社工作,10年中先后担任副总编辑和总编辑。进入完全陌生的文物界和出版界,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此期间,他始终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地工作,也带动了《辛亥革命史稿》写作的重新启动。一处弛则百处懈。鉴于工作紧张和任务繁重,更因为1991年是辛亥革命80周年,他下狠心给自己立了期限,决定要在这一年完成书稿,“走不到爬也要爬到”。决心和毅力如此坚定,金冲及前后历时9年终于完成了《辛亥革命史稿》第2卷、第3卷的写作,第4卷也由胡绳武完成。在1991年辛亥革命80周年之际,四卷本《辛亥革命史稿》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齐。这年,金冲及已经60岁。六十人生一甲子,多少往事可重来。在1990年12月写的“后记”中,金冲及颇为感慨:“这套四卷本的关于辛亥革命的著作终于写完,真觉得松了一大口气,算是实现了我们此生中的一项夙愿……把这部书稿写完,也可以说是对我们四十多年的诚挚友谊留下的一个纪念。”

  

   辛亥革命史研究是金冲及史学研究历程中延续时间最长的一个重点。这部近150万字的《辛亥革命史稿》,各卷分别为《中国资产阶级革命派的形成》《中国同盟会》《1911年的大起义》《革命的成功与失败》,覆盖从甲午战争到“二次革命”失败,时间跨度20年。金冲及使用了大量一手史料,包括档案、官书、电文、会议记录、报刊、个人资料和回忆录等,扎实展现了辛亥革命发生、发展、胜利和失败的整个过程,叙事有主有次、有繁有简、有取有舍,以求最为客观、全面地呈现这段历史的真实状态。

  

   1998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支持下,郭沫若基金会设立了后来被誉为中国历史学界最高奖项的“郭沫若中国历史学奖”。2000年1月,第一届颁奖大会召开,25部中国历史(下限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研究领域的优秀学术专著获此殊荣,《辛亥革命史稿》就名列其中,并作为目前为止篇幅最大、最完整的一部辛亥革命史研究著作,与章开沅、林增平主编的三卷本《辛亥革命史》(1980年)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中华民国研究室编写的两卷本《中华民国史·中华民国的创立》(1981年和1982年),被认为是辛亥革命研究领域的三部经典之作。

  

  

  

   虔诚与敬畏:党史研究创新局

  

  

  

   1981年夏天,金冲及由文化部借调到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参与《周恩来传》的编写工作。1983年,金冲及完成正式调入,在以后20余年工作中历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常务副主任,2004年离休。

  

   在知天命之年,金冲及又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以往对中共党史只有一些常识,没有做过什么研究。到了50岁才大改行,步入这个新的领域,这确是我的弱点。”金冲及不仅要参加编辑出版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的文集、文献汇编,而且要研究这些领导人的思想和生平,重点是编写他们的传记。“所以办法只有:不气馁,不取巧,首先从系统地脚踏实地地钻研原始档案着手,多向其他同志请教。”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保存着大量党史资料,特别是主要领导人的原始资料,徜徉于历史文献之中,是“太有吸引力”的条件了,使他的治史空间大为开阔,加之得到胡乔木、胡绳等老一辈党史理论家的耳提面命,更使金冲及受益极深。在新的工作岗位上,金冲及主编的《毛泽东传(1893—1949)》《周恩来传》《刘少奇传》《朱德传》,撰写的《邓小平传略》,与其他同志共同主编的《毛泽东传(1949—1976)》《陈云传》《李富春传》等先后问世,影响深远。其中,《周恩来传》和《毛泽东传》分别获得第一届和第三届中国国家图书奖,这无疑是对他工作最大的肯定。在胡绳的主持下,金冲及在8个月时间里参与编写了《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近半篇幅,还多次参与中央重要文献的起草工作,“这对提高自己的政治水平和了解改革开放以来路线、方针、政策的发展,有很大帮助”。

  

   为高质量完成伟人传记的写作任务,他不仅认真阅读和查阅了大量原始档案,而且访问了上百人,做了大量口述访谈。金冲及坚信,档案固然重要,但档案反映的往往只是结果,在产生结果之前的过程,即事件参与者不同的意见、交流、磨合等更加重要,而要了解这一过程,参与者的讲述至关重要。金冲及特别指出:访谈,一是听他们说什么;二是听他们怎么说,他们的兴奋点、他们的语气与神态。因为,对于受访者所讲的所有事情,金冲及已经通过阅读档案做了全面细致的了解,他甚至比受访者更了解事情的全貌。但是,口述访谈能够带给他的是受访者的关注点、记忆点,这更有助于从不同侧面和视角了解历史事件,更有可能将传记人物写活,从而脱离演讲稿和会议稿堆砌人物传记的写作模式。

  

金冲及在伟人传记写作方面取得的成就,一定程度上得益于系统的历史学训练和专业功底。在历史科学的维度中,长期关注中国近代史的研究与教学,为开展中共党史研究提供了良好的基础和广阔的学术视野。历史的发展绝不会是无缘无故的,总由当时的客观大趋势所决定。这就是必然性。中国近代史开始于西方列强的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侵略,而无数仁人志士曾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不懈奋斗,最终他们的努力都未获得成功。中国共产党正是在先辈的影响下,在前人奋斗的基础上成功展开了革命斗争。所以,金冲及认为,只有了解中国近代史,才能更好地理解和研究中共党史,这是由历史的延续性所决定的。在研究中共党史过程中,他特别强调历史的多面性和复杂性,需要对同时期存在的民国史、国民党历史有深入的了解。“精力充沛、思维敏捷、历史知识丰厚、政治责任感极强,他在许多领域的建树是难以替代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362.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