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静:科技与伦理走向融合——论人工智能技术的人文化

更新时间:2017-11-06 14:54:30
作者: 陈静  

  

   20世纪以来,人们围绕可能带来巨大利益,同时又具有不可预料风险的尖端技术,展开一轮又一轮的激烈争论。争论的焦点主要不是技术,而更多地聚焦在伦理、政治以及决策层面。在这个过程中,应用伦理学的多个分支——科技伦理学、生态伦理学、生命伦理学、医学伦理学等学科迅猛发展,它们的使命就是规避科技进步所引发的伦理与道德风险,防止科技异化为奴役人的工具,使其必须为人类造福。

   科幻小说家亚瑟·C·克拉克(ArthurC.Clarke)写过一句著名的话:“真正先进的技术在人民看来就像魔术一样。”人工智能(ArtificialIntelligence)技术(以下简称“人工智能”)具有这样的效果。从1956年概念的提出,到2016年“阿尔法狗”(AlphaGo)打败围棋高手李世石,60年光阴,人工智能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深度参与人类生活,在交通、医疗、教育、家庭服务、公共安全、娱乐等领域,努力为改善人类健康、保障安全以及提升生产力等方面,发挥积极正向的作用。可以设想,未来几十年,其所带来的科技产品将推动社会各个领域的变革。

   魔术是假的,但是人工智能技术带来的变革是真真切切的。变革总是充满着争议,何况是有可能“颠覆”人类自身的人工智能?就目前来看,尽管人工智能技术发展距离人类智能还很遥远,但它所影响的多个领域已面临着各种不同难题,比如:很难克服对人类被边缘化的恐惧(深度学习致使人类被某些就业领域淘汰)、难以创造安全的感知和作业硬件(无人驾驶和客服机器人)、得不到公众信任(低资源社区和公共安全)以及还存在减少人际交往的风险(娱乐领域)。

   到底什么是人工智能?它将给人类带来怎样的世界?如何对其进行伦理规制?本文试图从人工智能技术的人文化,即强调科学家和科学共同体的道德义务,呼吁他们创造出有道德的人工智能体,并立足于坚持以人为本,促进人类社会公正、和谐以及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探索科技与伦理的深度融合。

  

   一、人工智能的悖论

   2016年,全球最大的公共关系咨询公司万博宣伟(WeberShandwick)发布了一份与领英(KRCResearch)联合调研的报告《AI-readyorNot:ArtificialIntelligenceHereWecome!》。该报告调查了5个全球市场(中国、美国、加拿大、英国和巴西)2100名消费者对于人工智能的看法和前景预测。报告显示,消费者对人工智能的理解比较粗浅,一提到人工智能,多数人的直接反应是机器人。导致公众这样的认识并不令人意外,因为科学界在如何界定人工智能的问题上至今尚未达成共识:谁也无法预料这一技术的终点是什么,何况目前人工智能技术各个领域的发展并不均衡。举一个例子:电子计算器比人脑计算快得多,而且几乎从不出错。然而,与智能手机相比,它所实现的功能只有后者的百万分之一。计算机的功能远远超过智能手机,而且它既不会偷懒,也没有情绪,在某些方面甚至比人更聪明,未来有可能会越来越聪明。计算器是昨天人们认为的人工智能,而当计算机生产出来后,计算机代替计算器成为人们眼中新的人工智能。

   由此可见,随着技术的更新与发展,人工智能很容易推翻自定义的界限。因为“人工智能领域是一个不断努力推动机器智能向前发展的过程。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人工智能正在遭受失去话语权的长期灾难,最终不可避免地会被拉到边界内,即一个被称为‘人工智能效应’(AIeffect)或‘奇怪悖论’(oddparadox)的重复模式——人工智能将一种新技术带到了普通大众中去,人们习惯了这种技术,它便不再被认为是人工智能,然后更新的技术出现了。同样的模式将在未来继续下去。人工智能并没有‘交付’一个惊雷般改变生活的产品。相反人工智能技术以一个连续的、进步的方式正在继续更好的发展”。

   (一)人类智能与人工智能

   要明晰人工智能的涵义,首先要搞清楚人工智能和人类智能的区别。

   智能(Intelligence)是一种复杂现象,《辞源》第三版注释为“智谋和才能”,一般是指人在实践中对客观事物进行观察、记忆、分析、判断,以及有目的地行动和有效解决实际问题的综合能力。辩证唯物主义认为,智能的生理本质是以人脑和神经系统的生理活动为基础的心理活动,而它的社会本质是人在社会生活中对客观世界的反映。智能是人类最核心的特征,如果脱离了对心智甚至大脑的认识,就无法理解人。换句话说,智能特指人类智能,其主要特点是有着血肉之躯。

   人工智能是一门综合计算机科学技术、神经生理学、心理学、哲学等学科的交叉学科。它主要利用计算机模拟人类的智力活动,是没有肉身的智能体。其产生可以省去有机物所需的很多活动,比如新陈代谢和繁殖。广义上讲,人工智能技术是关于人造物的智能行为,这种智能行为一般包括知觉、学习、推理、交流,以及在复杂环境中的行为。从工程角度来说,人工智能就是通过人工方法使机器具有与人类智慧有关的功能,如判断、推理、证明、感知、理解、思考、识别、规划、设计、学习和问题求解等思维活动。它是人类智慧在机器上的实现。

   综上,人工智能是对人的意识和思维信息过程的模拟,是人制造出来解决问题、增强人类能力的机器。它不是人类智能,但它能像人那样“思考”,在单个领域有可能超过人类智能。社会心理学巨擘马斯洛曾经说过,科学是人类的创造,而不是自主的、非人类的东西;科学产生于人类的动机,它的目标也就是人类的目标。人工智能是人生产出来的机器,它为人类服务,从属于人,这是理解人工智能的基本立场;由此而引出的服从原则可谓人工智能伦理的首要原则。

   (二)弱人工智能、强人工智能和超人工智能

   伦理对科技的规制,使得伦理学家们仍然要先行思考科技可能为人类社会带来的巨大风险。针对人工智能,来自伦理的担忧主要还是随着技术发展,当强人工智能甚至超人工智能出现时,会否给人类带来灾难?

   所谓强人工智能(ArtificialGeneralIntelligence),是指机器不仅是一种工具,而且它本身拥有思维,是各方面能力均可与人类比肩的人工智能。有学者认为,强人工智能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类人的人工智能,认为机器的思考和推理与人的思维一样;另一种是非类人的人工智能,主张机器产生和人不一样的知觉和意识,使用与人完全不同的推理方式。弱人工智能(ArtificialNarrowIntelligence)是擅长某一方面的人工智能,比如“阿尔法狗”,但它只会下象棋,不会进行其他复杂的智力活动,目前我们看到的人工智能多属弱人工智能。当强人工智能发展到一定阶段,几乎所有领域的认知表现均远超人类时,就成为超人工智能(ArtificialSuperintelligence),它能够进行科学创造、具有通识,甚至掌握社交技巧。

   超人工智能的出现,才是人类担忧人工智能威胁自身的根本。成功预言“机器1998年战胜人类棋手”的美国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认为,在不久的将来,计算机会拥有人类大脑新皮质功能并超越人类,人类将与机器结合成为全新物种,一如美国科幻作家弗诺·文奇在《深渊中的火》(AFireUpontheDeep,1992)中描述的超级智能。库兹韦尔在《人工智能的未来》一书中,甚至预言2045年是人类蜕变的奇点。不过,也有科学家表示了不同认识,“机器全面超过人类,保守时间为2050年”。

   预言并非危言耸听,人工智能的发展前景要比人们想象的要远得多,毕竟科学家们最大的企图是让人工智能理解人类的情感和文化,而这个“冰山”依然沉潜在实验室里。就目前来说,人工智能技术还停留在弱人工智能阶段,多数科学家认为,创造强人工智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们期待有朝一日,人工智能像《人工智能》中被输入情感程序的机器男孩大卫一样,能够理解人类的情感和文化,这样的强人工智能才是他们意欲摘得的该研究领域桂冠。

  

   二、解放人还是人类的“增强版”

   在人类为什么需要人工智能这个问题上,有手段论和目的论两种观点。手段论主张,作为一种技术,它的诞生以服务人类为宗旨,更好地促进人类社会发展。目的论认为,人工智能技术是为了弥补人类的“先天不足”,再造一个人类的增强版。目的论和手段论的核心是孰为主体,孰为客体的问题。手段论以人类为主体,人工智能为客体;目的论则认为人工智能本身就是主体。

   事实上,人类由于自身在宇宙中的局限性,对机器人的幻想由来已久。据史料记载,西周时期能工巧匠偃师制造出歌舞艺人,进献给周穆王,其误以为真人,后因机器人不懂君臣礼节,使得周穆王大怒;公元前2世纪,古希腊人发明了会动的青铜雕像太罗斯,它以水、空气和蒸汽压力为动力,能够自己开门,还可以借助蒸汽唱歌;1738年,法国技师杰克·戴·瓦克逊发明了一只机器鸭,它会嘎嘎叫,会游泳和喝水,还会进食和排泄;1927年,美国西屋公司工程师温兹利制造了电动机器人“电报箱”,它装有无线电发报机,可以回答一些简单问题。

   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如果机器能干很多活,岂不让人类解放出来。追溯人工智能产生的历史,它的出现就是为了解放人,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18世纪英国发起工业革命,开启了机器代替手工工具的时代。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各国工业迅猛发展,人们迫切需要创造出一种机器,代替人进行体力劳动,这个想法成为机器人产生的客观需求。1936年,被称为计算机科学之父的英国数学家阿兰·麦席森·图灵设计了图灵机。图灵从理论上证明了任何数学运算过程均可用图灵机进行模拟。20世纪40年代电子计算机出现,为人工智能的实现奠定了技术基础。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在经历了孕育时期(1956年前)、形成时期(1956—1970年)、暗淡时期(1966—1974年)、知识应用时期(1970—1988年)和集成发展时期(1986年至今)后,人工智能近两年又成为炙手可热的名词,学术界、产业界和媒体均对该领域表达了高度关注。因为,正如库兹韦尔所说,依据加速回报定律,“人类21世纪的进步将是20世纪1000倍”。而作为21世纪世界三大尖端技术之一(基因工程、纳米科学、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带来的变革一触即发,行业会被颠覆,旧的系统有可能面临崩溃。

   (一)生活中的人工智能

   不管对人工智能持何种态度,它都已经潜移默化地渗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去,并日益深刻地影响我们的思维习惯和生活方式。《AlreadyorNot:ArtificialIntelligenceHereWecome!》报告显示,全球消费者认为人工智能在完成危险任务、更易获取相关内容、解决复杂问题、节约资源、提升人类健康等方面给人类社会带来惊喜。未来,人工智能在很多领域大有可为。

   1.医疗机器人:医生的超级助手

   依据人类的构想,基于生物传感技术(可穿戴设备)和人工智能的新医疗选择,将会使我们每个人成为自己的“健康CEO”。大规模的基因测序和机器学习会使人类探明癌症、心脏等疾病的病因,而机器人外科医生则能完美地执行每次外科手术。

变革悄然而生。2015年,由IBM公司研究的人工智能计算机系统沃森(Watson)受到全世界关注。这是纽约州威斯特彻斯特县北部IBM研究中心一个研究小组耗时近十年的研究成果。工程师们原意是生产出一个在电视智力竞赛中击败人类高手的机器人,之后,它被广泛运用到医学等领域。现在的沃森可以学习大量文献,通过“假设自动生成”完成诊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750.html
文章来源:《学术界》2017年第9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