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盛邦和:“东洋文明是静的文明”及庄子“虚静”论

更新时间:2020-04-28 16:14:18
作者: 盛邦和 (进入专栏)  

  


   提要:老子《道德经》较早提出“虚静”观,此后庄子作充分诠解,促其完备,终成道家核心思想元素。如果说老子是道家“虚静”说的开创者,那么庄子则为“虚静”思想体系的集大成者。

   关键词:虚静  老子  列子  庄子

  

    “东洋文明是静的文明”言者为中国现代著名学者杜亚泉。他说的“东洋文明”,以中国为代表,即使“东洋”的日、韩,其静的文明也从中国传入。中国文化源头简约而言,可分为三方面:儒、道、佛。静的文明源于道、佛,而主要起始于道家。老子《道德经》较早提出“虚静”观,此后庄子作充分诠解,促其完备,终成道家核心思想元素。如果说老子是道家“虚静”说的开创者,那么庄子则为“虚静”思想体系的集大成者。


一、《庄子》的“虚”及老子、列子论“虚”

   1《庄子》的“虚”:虚空、虚无的本意

   《庄子·人间世》中有多处提到“虚”字。 “昔者尧攻丛枝、胥敖,禹攻有扈 ,国为虚厉,身为刑戮。”[1]古代有两位君王,尧与禹。尧攻打丛枝、胥敖,禹攻打有扈。军旅所至,都城化为废墟,民人几近灭绝。

   句中“虚”与“墟”同,指代“废墟”。陆德明释文引李颐曰:“居宅无人曰虚,死而无后为厉。”《战国策·赵策三》云:“今为天下之工,或非也,社禝为虚戾,先王不血食,而王不以予工,乃与幼艾。”《墨子·非命中》言:“繁为无用,暴逆百姓,使下不亲其上,是故国为虚厉,身在刑僇之中。”以上“虚”,皆表达为“无人”,本意“空无”。

   《庄子·内篇·齐物论》载:“厉风济则重窍为虚”。完整的句子是:“前者唱于而随者唱喁,泠风则小和,飘风则大和,厉风济则众窍为虚。而独不见之调调之刁刁乎?”[2]此乃形容大风之时山林中的声响变化:大风起山林喧嚣,如一人高歌,众人唱和。清风徐来,唱和之声轻微;飓风飞扬,和声激越洪亮。风息,和声嘎然而止。山林发声之物若树洞,若岩穴,顿时寂静。这时体会到了吗?轻风和畅、枝叶摇曳,若在眼前。这里的“虚”字表达空虚寂寥、无声无息,内涵“空无”的意义。

   《庄子·内篇·人间世》记录孔子与学生颜回的一段对话:“回曰:敢问心斋。仲尼曰: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3]

   颜回问孔子,什么是“心斋”?孔子回答:关键在于能否心志专一。心志专一方可学道。“学道”必先“闻道”,即“听”人说道。听闻启思,然后“觉道”。然而所谓“听”,“耳”听不够,须用“心”听,此闻道第一步。有此第一步不满足,还要走好第二步,即用“气”听。用“耳”听,所得感应仅达至耳朵,所知事物含混不清。用“心”听情况好多了,但也仅仅得知事物的名号与现象,无以探知其内层及本质。唯用“气”听,方可揭示实质,深晓明了。说到这里,孔子继续解明“听之以气”。在他看来“气”为天地之本原,为无,为空,称“虚”。唯空,唯无,唯天地本原之“虚”方可感应天道,觉道得道。这个“虚”就是你要问的“心斋”。

   一字多义,属汉字特点,而像“虚”字如此意义繁多,尚不多见。“虚”字包涵以下意思:虚空、虚无、虚度、虚假、虚华、虚构、虚弱、谦虚、虚心、虚伪等。归纳起来《庄子》所含的“虚”字表达的意义主要以下两种:

   其一是“虚空”,即“空”,指本来就有的空间,与“满盈”对应,也指把原本的“满盈”空缺出来,而成人为的空间。如《史记·魏公子列传》云:“公子从车骑,虚左,自盈夷门候生”,演绎为成语“虚左以待”,再延伸为人们熟知的“虚位以待”,如宋欧阳修《乞定两制员数札子》:“遇有员阙,则精择贤材以充其选;苟无其人,尚可虚位以待。”

   其二是“虚无”,即“无”。这是天地万物之本原,宇宙万象之归属;无生无灭,天地未开的“混沌”状态;肉体的消失与知觉的中断,“死亡”概念的哲学表达即“灭寂”;与“具象存在”相对的“本质存在”。一切方在,一切已去,永恒回归,轮回不息。[4]一如人们所说:“虚无”无需“实证”而“实有”,一切人间认知原理难以将其说明,人类终极追寻而求抵达的最后心境。

   这样看,庄子言“虚”,说的是“空”与“无”,这不是说外界物体的“空”与“无”而是说的内心世界的空无一物。在庄子看来,人的内心像一个容器,譬如一个瓶,瓶本来是空的,然而随生命的展开与延续,瓶子装进了东西,贪欲妄念,无所不包。庄子的要求是倾倒“容器”,让内心重新回到心无杂念,无欲无求的境界。

   2老子言“虚”:“虚其心,实其腹”,治国方策的建言

   老子《道德经》中有句提及“虚”字:[5]“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6]圣人治国要领:“虚其心”:务使天下百姓内心“空无”,无欲无求;“实其腹”:吃饱肚子,安居乐业;“弱其志”:丧“鸿鹄之志”,去造反之心;“强其骨”:强身健体,少病祛灾,以提供国家必须的劳力及兵源。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7]纵观天地人间,是不是像一个硕大无比的风箱?如果不去人为地鼓动,将恒久的空虚与不变,一旦鼓动则产生风量,且生生不息。是乃“无为”的道理:遇天下事为所当为,顺随自然。其中“虚”即空虚静止。

   “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8]致力于欲望的舍弃,保持内心的平静,让万物自然地生长与发展,只是拱手一旁默默地观望。这里的“虚”,依然指内心的“空无”与欲念的克服。

   “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9]如古人所说:世上万物凡其曲折之时,圆满就会到来,这难道是不可信的假话吗?这里的“虚”可以做虚伪、虚假理解。

   “田甚芜,仓甚虚。服文彩,带利剑,厌饮食,财货有余,是为盗夸,非道也哉!”[10]田地大片荒芜,仓廪严重不足,即便如此依然佩剑逞威,饱食终日,积聚私财,此为盗贼的所为,绝非道德所允许。“仓甚虚”,这个“虚”是“空无”的意思。

   3《列子》:“静也虚也,得其居矣”,修身体道的心路

   《列子》多处言及“虚”[11]。其一、或谓子列子曰:“子奚贵虚?”列子曰:“虚者无贵也。”子列子曰:“非其名也,莫如静,莫如虚。静也虚也,得其居矣;取也与也,失其所矣.事之破毁而后有舞仁义者,弗能复也。”[12]

   有人问列子,“你为什么以虚为贵”,列子回答:“虚”谈不上“贵”,也非一个“贵”字可以表达。不在乎什么具体的名号,只求得静谧与虚空。信守静与虚的意义,反对与赞扬,都不在乎。诋毁之,而后装出仁义的脸孔,手法之诡谲无以复加。

   这句话中,“虚”与“静”出现因果的语义关系。“静也虚也,得其居矣”,精神的沉宁入静,源自于内心的空无而“虚”。“虚”是“静”的前提,因虚而得静,内心空无,舍弃杂念,心静如水,由此道之真谛自然浮现,体会精当。

   其二、“挚乃命龙叔背明而立,文挚自后向明而望之。既而曰:吾见子之心矣:方寸之地虚矣。几圣人也!子心六孔流通,一孔不达。今以圣智为疾者,或由此乎!非吾浅术所能已也。”[13]文挚让龙叔背光而立,龙挚仔细查看,然后对龙叔说:我已经看到你的心了,空虚一片,简直就是一个圣人。你的心有七窍,六窍畅通,唯一窍不通。现在有人把智慧贤明看作疾病,是这样吗?你的病不是我浅陋的医术所能治好的。

   其三、“善若道者,亦不用耳,亦不用目,亦不用力,亦不用心。欲若道而用视听形智以求之,弗当矣。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用之,弥满六虚,废之,莫知其所。亦非有心者所能得远,亦非无心者所能得近。唯默而得之,而性成之者得之。”善于体道者,不用耳、不用眼、不用体力,甚至不费心思。以视听形智求道不适当,无以得道。道,如此奇幻,忽然在前方忽然在身后。信用之,弥漫于宇宙天地,废弃之,则不知去向。不是说有心道却远了,也不是说无心道反而近了。唯沉默虚静者得道,心性修行成功者得道。这句话里含有“虚”字,如“弥漫六虚”。《易》六十四卦每卦六爻。每卦之爻分阴阳,变易不已﹐爻位称虚。六虚指“气”,也指上下四方。


二、《庄子》的“静”及老子、列子论“静”

   1《庄子》言“静”:“万物无足以扰心”

   庄子说:“圣人之静也,非曰静也善,故静也。万物无足以扰心者,故静也。水静则明烛须眉,平中准,大匠取法焉。水静犹明,而况精神?圣人之心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静也。夫虚静恬淡寂寞无为者,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故帝王圣人休焉。”

   [14]圣人宁静,不是说宁静好,才去求静。只为万物不足以扰心,自然得静。水静如镜,映照须眉,又呈水平的状态,大匠以此为基准。水静犹此澄明,何况人的精神。圣人心静,如照彻天地的明镜,是乃万物之静。因虚静而恬淡、寂寞、无为,此为天地平衡的基准、人间至高之德性。帝王圣人设此为终极目标,追求于此休止于此。

   在庄子那里,“静”有时是守静观望,按兵不动,如老子所说的“致虚极,守静笃",扫除烦乱不安的思绪,镇守安静平和的心城。这样可以把事情办好,反之躁动不安,自行其道,势必事与愿违。

   他讲一个故事:有人看到自己的影子而害怕,看到自己的脚印而厌恶,于是拔脚逃跑,然而跑得愈远,留下的脚印愈多,跑得愈快影子总不离身。他觉得跑得还不够快,于是加快速度奔跑不休,结果力竭而死。他不知道呆在树荫屋影之下就不会有影子,“处静息迹”即立地不动就不会有脚印。此人不懂“处静”的道理可谓愚笨至极。[15]

   心静如古井止水,方可获得道家精神修养的真谛,至于如何才能做到心静,他说:“正则静,静则明,明则虚,虚则无为而无不为也。”这里《庄子》描绘出一条个人修行的精神轨迹:首先做到心正意顺,心“正”方可心“静”;内心安静,方能晓明事理;晓明事理才可虚怀若谷、无欲无求;无欲无求而达到无为的境界。凭这样的“无为”精神,“万事可为”,“无为无不为”。以上精神轨迹简约为四个字,即“正、静、明、为”。四个字中,静的地位突出,属道家修行核心原理,如把四字视为学道之人攀登道山的四个阶梯。那么由正至静,则属至关重要的最初台阶,需格外专注小心。

忘怀忧乐,泰然生活,离道已经不远。志守专一而没有变化,就能到达清静的境界。[16] 欲求静,自可栖息于山林,隐居于岩穴。[17]然而若要真正的静谧安心,毕竟离不开内心的修炼。 求静须心平气和,定心当神志安宁,神清气朗源自于处世顺心。[18]学道者务必体会:“静默可以补病,眦滅可以休老,宁可以止遽。”[19]晓明于天,通达于圣,播帝王之德于天地四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0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