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于洪君:美国霸权演进路径与中美关系的未来展望

更新时间:2020-03-22 11:08:57
作者: 于洪君  

  

   全面分析当前国际关系发展变化的基本特点,特别是美国霸权的演进路径以及中美关系跌宕起伏的未来趋势,有助于我们在世界秩序深刻变革、大国关系愈加复杂、安全形势不容乐观的形势下,更精准地界定中国的历史方位和时代使命,更稳妥地应对国际风云变幻的压力和挑战,更广泛更深入融入全球事务和国际社会,在实现民族复兴并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伟大征程中,取得更大成就。

  

   第一   美国谋得世界霸权并成功维系霸主地位是一战结束后世界百年巨变的最大特点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资本主义向帝国主义过渡时代世界上各种矛盾的集中反映。一战前即已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的美国,卧薪尝胆,蓄势待发,最后选择同盟国与协约国两败俱伤之际介入战事,最大限度地获得了战争红利,获得了成长为世界头号大国的国际政治资本。一战结束后,美国通过参加巴黎和会、主导华盛顿会议等一系列多边活动,参与构建了反映西方国际政治思维、彰显其特殊作用的凡尔赛体系,推动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政府间合作组织国际联盟。

   但是,毕竟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当时尚不够强大,主导欧洲和全球事务的图谋未能充分实现,美国最后没有参加由它倡导建立的国联。“不能主宰世界就孤立于世界”,从此成为美国外交的突出特点。美国霸权的野蛮性、政策的多变性和手段的荒诞性,当时就已经昭然若揭。上世纪三十年代后期,在世界战略格局极不稳定、国际力量对比极速变化的背景下,欧亚大陆形成德国日本两大战争策源地。包藏祸心的英法等国企图祸水东移,对德日法西斯实行绥靖政策,终于酿成第二次世界大战。二战爆发,导致国联和凡尔赛体系完全瓦解。尚未成型的美国霸业也受到了严重冲击。

   二战爆发后,美国坚持的是窥测时局,伺机而动的历史传统。它先是出售军火,大发战争之财,尔后直接介入战事,推动建立战时同盟体系,并在战争接近尾声的最后时刻,对困兽犹斗的日本发动核打击,赢得了最大的战争红利,同时也震慑整个世界。它通过美苏英三国合作,共同构建了雅尔塔体系,战后又推动建立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国际关税联盟、营造布雷顿森林体系等一系列前所未有的重要多边机制,全面主导战后秩序重建,引领国际事务,收到国势大增,国威大振的双重功效。

   此时,世界形势和国际关系已不同于一战结束之际。美国建立世界霸权的图谋,受到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坚决抵制,同时也受到风起云涌的民族解放运动的猛烈冲击。在此形势下,美国一方面领衔西方世界对苏联东欧地区的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冷战,另一方面通过马歇尔计划,主导西欧的经济复兴与政治重建,推行杜鲁门主义,遏制所谓苏联共产主义扩张,随后又打造出北约即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作为战争工具。与此同时,美国还大力实施所谓富布赖特计划,向世界各地输出美国发展理念和价值观体系。到四十年代末期,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基本形成。

   此后,美国在亚洲先后参与和制造了朝鲜战争、印度支那战争,在世界其他地区挑起无数次局部冲突,与许多国家建立了军事同盟关系,与另一超级大国苏联展开了全球范围的较量和争夺。它在五十——六十年代所拼凑的旨在遏制所谓“共产主义扩张”的东南亚条约组织和巴格达条约组织,虽然都以失败告终,但给相关地区的和平与发展,特别是给新中国的成长进步造成了重大损害。

   一九七二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决定开启中美对话之门,前来北京进行“破冰”之旅,完全是出于对抗苏联、争夺霸权的需要。对此,尼克松本人当时说得十分清楚,即二战后“美国遇到甚至我们做梦也想不到的那种挑战”,但美国不是要“放弃美国的领导权”,而是要利用各种相互斗争的力量的对立来“相互制衡”,从而保持美国的“领导地位”。当时,作为美国重要盟国的日本经济上异军突起,有人大呼“买下美国”。美国调动各种资源和力量,综合运用经贸金融各种手段,将日本经济彻底压垮,图谋控制亚洲和整个世界的野心暴露无遗。

   八十年代中期,美国抓住了苏联军事上异常强大,经济上跛足而行的软肋。里要政府发动了所谓的星球大战,将经济上早已捉襟见肘的苏联拖入了军备竞赛的泥潭。到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期,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美国在无硝烟的战争中“不战而胜”,以冷战胜利者的姿态横行世界,不但以“禁毒”为名到巴拿马抓捕该国总统诺列加总统,同时还广泛调动国际力量,打着联合国旗号,以莫须有的罪名发动海湾战争。后来,美国人自己毫不掩饰地表白说,从海湾危机发生时起,他们就已经有意识地将美国的行动“评论为向冷战后的世界开路。”在讨论“世界新秩序”时,美国“试图以一种能够有助于为未来建立一个模式的方式行动”,其行为基础是“在一个尚无法预见的范围内,”建立美国领导的“世界共同体”。

   在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苏东集团共同组成的军事政治集团华沙条约随之瓦解的形势下,美国动员整个西方世界对改革开放势头强劲的中国进行全面制裁,在名为“沙漠风暴”的第一次海湾战争中对中东强国伊拉克大打出手,在国际关系中制造了一系列以大欺小、以强凌弱、以富暴贫、以众制寡的恶性事件。二战后持续四十多年的世界两极格局不复存在。美国成了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国际格局因力量对比失衡而进入美国一超独强、一霸独大的历史过渡期。

  

   第二  美国霸权野蛮发展将是新百年到来之际中国与世界和平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

  

   进入新世纪前后,各国人民渴望和平发展、谋求合作共赢的意愿,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加强烈;各国之间的经贸联系、人文合作、安全对话与科技交流,比以往任何都更加活跃。但美国的冷战思维和霸权主义又有新发展。民主党人克林顿主政期间,美国竭尽全力推动原苏东国家制度“转型”,保留作为冷战工具的北约并大力推动其东扩,同时以“人道主义干预”为旗帜,对敢于反抗强权政治的新南斯拉夫狂轰滥炸,对中国实行“接触加遏制”的两手政策。共和党人小布什领导的美国政府,一方面以强化局部战争的方式到处“武装反恐”,另一方面以赤裸裸干涉内政的方式持续推进非洲的所谓“民主化进程”,在后苏联地区制造“颜色革命”。正是美国联手西方盟国推动的所谓阿拉伯之春,彻底捅开了中东地区的马蜂窝,使中东动荡与战乱的祸水及恐怖主义瘟疫外溢到全世界。奥巴马政府利用乌克兰危机,在欧洲地区联手欧盟制裁俄罗斯,在亚太地区实行所谓再平衡战略,意在制约俄罗斯和中国的复兴与崛起。纵观冷战结束后美国的对外政策,可以说,美国所作所为归根到底,就是要巩固和扩大其全球霸业。近年来,随着发达国家的体制性结构性矛盾不断激化,政治经济社会危机此生彼长不断加剧,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在蔚成风潮。美式民粹主义代表人物特朗普入主白宫,成为美国新霸业的掌门人。他秉承“美国第一”、“美国至上”的理念,不惜采用“退群”“毁约”“骂阵”“制裁”“威胁”等极端手段,挑战现存国际秩序和国际关系准则,将美国霸权推进到更加野蛮和荒诞的新阶段。国际社会对世界的前途和命运因此充满疑惑和忧虑,对美国未来向何处去众说纷纭。美国人自己对其全球“领袖地位”,信心也开始动摇,因而陷入前所未有的战略焦躁状态。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至今没有摆脱也不可能摆脱其奸商习性。他唯利是图、锱铢必较、刚愎自用、言而无信、口蜜腹剑等特点极为突出,政治思维和执政风格诡异无常,致使美国在国际事务中左冲右突、四面出击、翻云覆雨、积怨甚深。另一方面,美国以两党政治为核心的三权分立制度和权力制衡机制严重失灵。两百多年前形成的国家意识形态和以此为根基的政治模式及其运行规则,已落后于美国社会实际和时代潮流。两党恶斗有增无已,政府关门创历史纪录,总统家族绑架整个国家,阶层分化与族群对立相互交织,社会自上而下全面撕裂,导致美国在全球的道义形象严重受损。美国履行国际责任并承担相关义务的能力将持续走低,维系全球霸权地位的难度将日甚一日。当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是自然现象,也是历史规律。虽然从历史的角度和发展的眼光看,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实力和能力终有穷弩之末那一天,其世界霸主地位不可能永续不移,但美国的综合国力,包括经济实力和科技潜力,介入全球事务的军事能力和国际影响力与动员力,至少还可在相当一段历史时期内保持较大优势。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国家性质和政治文化所使然,维护美国全球霸主地位仍将是美国无法更改的国家意志。遏制中华民族和平崛起,打断俄罗斯复兴进程,干扰欧洲一体化发展方向,控制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成长,将是美国对外战略的重要任务。其中,将中俄两国作为战略竞争对手施行全面打压,将是美国外交的重中之重!单边主义与同盟主义交替使用,保守主义与冒险主义互为表里,败坏国际规则和多边机制铤而走险,甚至无所不用其极,将是美国霸权野蛮发展扭曲变形的主要特点。不仅中国,整个国际社会对美国的不适感将进一步上升。二〇一九年一月十七日,特朗普政府了公布了升级版的《导弹防御评估报告》。根据这份报告,美国将全面更新现有的导弹防御系统,用特朗普的话说,就是要“确保能发现并摧毁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发射的针对美国任何地方的任何导弹”。在这份被美国舆论称为“展示冷战姿态”的新版“星球大战”计划中,特朗普竟然毫不掩饰地威胁说:“如果有必要,那我们坏起来比谁都坏!”在这样极端可怕和思维方式支配下,美国正大力强化与日本在太空、网络空间、电磁空间等“新战场”的防务合作,甚至公开扬言要派遣航空母舰穿行台湾海峡。总而言之,不管特朗普之后谁人接手白宫,也不管共和民主两党争斗孰高孰低,作为一个曾经使用过核武器的国家,美国霸权穷途末路之际,困兽犹斗的可能与风险很可能难于避免!对我国和平崛起的最大挑战,对世界和平发展的主要威胁,至少在本世纪中叶之前,显而易见仍将来源于美国。放眼未来,世界力量对比和国际战略格局将继续处于深刻变革的历史过渡期。人类社会进步发展的前导区和大国战略博弈的中心区,将进一步转向我国所在的亚太地区。在加速走向世界舞台中心,引导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在永远不称霸的前提下,我国要为人类进步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履行更多的国际义务,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不但要深入研究德国谋求千年霸业遭到失败、日本谋求大东亚共荣圈可耻告终、苏联与美国争霸世界最终国亡政息的历史教训,同时还在全面研究美国并维系世界霸权的进退功略与成败得失。对于不忘初心,胸怀世界,既要为中华民族谋复兴,又要为人类社会谋进步的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华民族来说,充分认识美国的霸权主义本性及其演进路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不言而喻。

  

   第三  既反强权政治又谋平等合作是中国处理对美关系的一贯立场和原则

  

   中国作为一个拥有数千多年优秀传统文化,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新兴大国,与美国在社会制度设计、价值观体系与对外战略取向方面确实存在许多根深蒂固的矛盾。因此,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就把既反对美国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又谋求和平相处和平等合作,作为处理对美关系的基本原则和政策目标。

   众所周知,一九四九年春新中国成立前夕,美国驻南京政府的大使司徒雷登,曾经接触过中国共产党及相关人士,表达了愿意有条件地承认即将建立的中国新政权的意向。对此,中共领导人采取了完全开放的建设性立场,传递出只要美方与蒋介石集团断绝关系,中国共产党可以与美国展开建交谈判的明确立场。遗憾的是,当时的杜鲁门政府优柔寡断,对于如何处理同蒋介石集团的关系首鼠两端,丧失了与新中国建立正常关系的历史机遇。

一九五〇年,美国仍有机会与新中国解决两国建交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544.html
文章来源:双绿66人圆桌会 2020-03-2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