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登苗:就明代进士祖上的生员身份与何炳棣再商榷

——以天一阁藏《明代进士登科录》为中心*

更新时间:2019-09-07 15:58:03
作者: 沈登苗  

  

   摘要:本文通过对天一阁藏《明代进士登科录》的爬梳,确认明代进士祖上三代生员出身少的现象乃史籍缺载所致。事实上,明代“生员”概率接近常态;何炳棣采集的史料若特指生员而言,其来源本身就有局限性,由此统计的数据不宜当作明代进士社会流动率高的一个依据。天一阁藏《明代进士登科录》在讨论明代“B类进士”时,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明代进士祖上三代生员身份的有限记载,主要来自民间的《进士同年录》而非官方的《进士登科录》。生员身份是否有资格作为“进士家状”的基本内容之一,必载于或应载于《明代进士登科录》?若是,又始于何年?作者求教于方家。

  

   关键词:明代进士;生员身份;登科录;天一阁;何炳棣


一、问题的提出

  

   著名美籍华裔学者何炳棣教授在他的皇皇巨著——《中华帝国成功的阶梯——明清社会史论》⑴中,通过对明清48份《进士登科录》的12226名进士家境的分析表明:明代进士出自A类者,即前三代没有获得过一个初级功名、更谈不上有官职的家庭占47.5%;出身B类者,即前三代已产生了一个或更多的生员,但却没有更高的功名或官职的占2.5%;余为出身C类,即是指那些上三代获得过一个或一个以上较高的功名或官职的家庭。何氏把前两部分都看作平民,这样,明代一半的进士来自平民家庭。其中,明初(1371-1496,以下一般称“明代前期”)平民出身的占58.7%。清代A类进士占19.1%,B类进士占18.1%,两者合计为37.2%。明清两代出身A类的进士占30.2%,出身B类的进士占12.1%,两者合计为42.3%。由此得出结论,科举制度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中国封建社会后期的垂直流动,明代,尤其是明代前期社会是历朝平民入仕比例最高、机会最平等的一个社会,甚至认为明代前期三代无功名的A类进士比例之高,是现代西方社会精英流动数据也难以企及的⑵。换言之,明代,特别是明代前期科举流动率高,不仅成为“流动派”心目中的理想与标本,而且,从总体上提升了明清五百年间科举社会流动之频率。

  

   由于何氏所用史料的不可取代(至少在天一阁孤本整理出来前),与样本占有总体上的无与伦比,加之论证比较严密,讨论既深又广,使《中华帝国成功的阶梯——明清社会史论》成为中国社会史、科举史研究中的一个经典。而明代前期科举社会流动率高之论断,俨然成了经典中的经典。

  

   尽管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何炳棣的科举社会流动论遭到了以韩明士(Hymes)、艾尔曼(BenjaminA.EIman)、卜正明(TimothyBrook)等国际著名汉学家的强烈冲击⑶,但“非流动派”主要是通过自己的研究,从方法到观点与何氏进行争鸣,至于何氏所用的明代前期部分史料是否存在局限、考察的明代前期的科年与人数是否达到了相应的标准,特别是明代前期科举社会流动率高之命题是否具有普遍的意义,质疑者则大多未予关注。

  

   遗憾的是,在这场关于科举社会流动率的激烈争辩中,大陆学者没有发挥对本土历史、文化,习俗⑷熟悉的优势而直接介入冲突,这至少影响到商榷的广度。

  

   拙作《也谈明代前期科举社会的流动率——对何炳棣研究结论的思考》,在支持何氏的科举制度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中国封建社会后期的垂直流动,这一基本结论的前提下,对明代前期科举流动率高的原因作了分析,认为之所以出现这一现象,主要是元代特殊的用人政策留下的“后遗症”,是一种短暂的、非正常现象,其结论在科举史上并不具备典型的意义。同时指出,何炳棣揭示的明代前期进士三代履历中生员家庭的空白,乃至明代“B类进士”稀少,是史料缺载和今人理解不同所致。所谓的“理解不同”,是指凡《明代进士登科录》户籍栏登记的“儒籍”者,皆可视为有生员的家庭。但是,至于“史料缺载”的判断,是基于元代生员没有资格上登科录而做的“明承元制”的类推⑸,是一种假设,其理论是否符合实际,还有待史实的检验。

  

   近期,本人通过对天一阁藏《明代进士登科录》⑹等史料的搜检,可以确定明代前期进士三代履历中生员家庭的空白,以及明中后期生员家庭比例不高,均是“史料缺载”所致。何炳棣先生的相关论点,因而也可作进一步的讨论。

  

二、“生员”在天一阁藏明代进士登科录中的分布


   本文所说的《明代进士登科录》,既包括作为明代科举考试的实物例证和原始载体,由官方颁布、按成绩编排的《进士登科录》,又含被朝廷同年录取的进士,为联络情感、加强关系而私下印刷,且按年龄排列的《进士同年录》。后者又可分《进士同年序齿录》和《进士履历便览》两类⑺。

  

表1生员在天一阁藏《明代登科录》中的分布①

   资料来源:宁波市天一阁博物馆整理:《天一阁藏明代科举录选刊·登科录》,宁波出版社2006年版。

   说明:①本表仅反映生员在天一阁藏《明代登科录》中的分布,并不代表生员在明代进士祖上社会成份中的概率。因部分科年没有校核,影印版的一些内容模糊不清,且若干官职的实授或虚衔(不计C类)难分,故此表数字的精确性,还有待日后的进一步考证。

   ②“B类”是指前三代已产生了一个或更多的生员,但却没有更高的功名或官职的进士家庭。该栏斜线前是指这类进士的合计数,斜线后是指这类进士的家庭数,百分比按后者计算。

   ③关于“冠带生员”。《明史》卷六九《选举志·一》曰:生员“累试不第、年逾五十、愿告退闲者,给与冠带,仍复其身”。可见,冠带生员是一种荣誉身份,使年老者不必再参加考试,仍能享受生员身份之特权。嘉靖二十三年(1544)三甲进士姜廷颐的父亲姜镒即是冠带生员。

  

   由表1可知,《明代进士登科录》中较早出现生员记载的是嘉靖年间,因《嘉靖十一年进士同年序齿录》刊于万历时期,则若笔者爬梳无误的话,那么,在天一阁藏明代《登科录》中最早出现明代进士祖上三代生员身份的,是《嘉靖十七年进士登科录》。问题在于,这是明代进士祖上三代出现“生员”的确切时间吗?还是此前的《登科录》,未留下事实上早已存在的“生员”?嘉靖以后的《登科录》记载是否已基本完整?有明一代的《登科录》在进士祖上三代生员成分的反映上究竟有何特色?

  

   (一)嘉靖十七年(1538)以前的《进士登科录》对生员似一概忽略

  

   据笔者对天一阁藏的《明代进士登科录》的初步翻阅,洪武四年(1371)到嘉靖十一年(1532)的26科《进士登科录》,均不见进士祖上三代的生员信息,这与何炳棣先生的描述一致(见表2)。令人欣慰的是,我们在刊于万历年间的《嘉靖十一年进士同年序齿录》中发现了15位生员,其中有7例可归入“B类”家庭。这说明,至少到嘉靖十一年(1532),在考取的进士中,其祖上已出现了不少的“生员”。在分析嘉靖十一年(1532)及前的31科(含何炳棣独家利用的5科)《登科录》后,我们发现,这些《登科录》均系官方颁布的、最正规、最权威的《进士登科录》,却无一来自民间的《进士同年录》。也即明中叶前是否有“生员”,概率多少,似乎取决于《登科录》的类型。但《进士登科录》未言“生员”,并不意味着事实上也没有。因为,我们知道,明清时期的社会、经济结构基本相同,缙绅的来源相似,且早在洪武时期全国的地方儒学也已基本普及。故我们有理由推知,既然在《嘉靖十一年进士同年序齿录》中呈现了成批的“生员”,那么,这前后(如嘉靖十四年等)未见生员,主要也应是《进士登科录》忽略所致。

  

   使笔者感到困惑的是,不仅在嘉靖十七年(1538)前的《进士登科录》里找不到生员,就是方志野乘、家谱牒系、笔记文集、编年传记、行状墓志中,也似乎见不到纯粹的生员。如我们利用吴仁安的研究成果⑻,在搜寻了二百多个明清江南望族后,感到失望的是,尽管这些名门世家,在明初已不乏地方著名的学者和塾师,但一时还找不到16世纪初以前的生员,除非他以后有了较高的功名、进入仕途或其它原因而被后人提及:先贤曾经是诸生。对此,笔者认为,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一个人在科举的道路上若止步于生员,那么,他不是无意仕进,就是久困场屋,自然就不值得自己和别人一提⑼。这一状况直到明代后期才有明显的改变⑽。

  

   (二)生员身份主要载于《进士同年录》而非《进士登科录》

  

   再分析嘉靖十七年(1538)后的23科《登科录》,其情形也同此前相似。其中,嘉靖二十六年(1547)、三十二年(1553)、三十五年(1556)、三十八年(1559)、四十一年(1562)、四十四年(1565),计6科《进士登科录》,仍未见生员。嘉靖二十年(1541)、二十三年(1544)、二十九年(1550)、隆庆五年(1571)、万历二年(1574)、五年(1577)、十一年(1583)共7科《进士登科录》,除万历二年(1574)有15例外,其余6科也仅见1-5个生员。而在万历十四年(1586)、十七年(1589)、二十三年(1595)、二十六年(1598)、二十九年(1601)、三十二年(1604)、崇祯四年(1631)、七年(1634)、十年(1637)、十三年(1640)等10科《进士履历便览》中,都发现有较多的生员,其中,崇祯十年(1637)竟达193位。且这些规律性的现象,也与何炳棣先生考察的吻合(见表2)。

  

至此,我们可大致构勒出生员在明代《登科录》中的分布特征:明代进士祖上三代生员身份的有限记载,主要来自民间的《进士同年录》,而非官方的《进士登科录》;嘉靖时期才出现生员,以后逐渐增加,至崇祯朝达到了总数的19.8%,超过了后来的清朝的平均数⑾。由何炳棣提供的数据显示,迟至万历八年(1580)的《进士登科录》,生员一栏仍是空白(见表2)。(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08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