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曙光:遥远的绝响——怀念北京大学著名经济地理学家陆卓明先生

更新时间:2019-09-06 21:36:03
作者: 王曙光 (进入专栏)  

  

   在北大二教那间简陋得有些破败的大教室里,满满一教室年轻的学生,一位老教授正在授课。听他的慷慨激昂的语气,那种言辞间流露出的激情,你很难相信这是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老人操着标准的北京话,字正腔圆,音韵铿锵,听来很是让人舒服。

  

   这位老人正在上的课程是《世界经济地理》。他的课总是被安排在晚上。每次上课,这位老人总是腋下夹着两张硕大的世界地图,步履有些蹒跚地走上讲台,随即把地图挂在黑板的上方。课开始了,老先生的课总是讲得那么激情四射,搞得学生们也是激情澎湃。在讲世界经济地理的时候,他往往纵横挥阖,指点江山,纵论世界大势。老人家最擅长评论国内时政。他对时事的评论,是那样直率而尖锐,很多观点都是我们闻所未闻的。

  

   作为一个刚刚进入北大不久的年轻人,我第一次隐约读到了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一个真正的读书人的内心世界。我也第一次被一个学者的言谈所深深吸引。虽然我那个时候很幼稚,可是对于这位老先生,我却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至今,很多本科时候教过我们的先生,我都忘记了,可是这位老者在我的心目中却刻下了深刻的烙印。

  

   每次这位老先生的课结束后,我都会悄悄跟在他身后,默默走很长一段路,看着他有些佝偻的背影,看着他腋下夹着的大大的地图。浓重的夜色里,他的蹒跚的步履显得有些沉重。我现在非常后悔,为什么不上前去帮助老先生抱一抱地图,为什么不跟老先生攀谈一番?

  

   这位老先生就是我国著名的经济地理学家陆卓明先生(1924-1994)。可是我再也没有机会亲近这位长者了。就在为我们授课后不到两年,先生因病逝世。先生逝世后,我参加了他的葬礼。在葬礼上,我没有听到那种悲哀低徊的哀乐,我耳朵里回响的,响彻告别大厅的,是一种迥然不同的音乐,我不记得那是一支什么曲子,可是那种昂扬的、灿烂的、激越的音调,却分明显示出一个高贵的心灵对生命的最高礼赞。这是陆卓明先生在临终前亲自挑选的曲子,他不喜欢在亲友们面前奏哀乐,他要让亲友们在为他送行的最后一刻感受到生命的庄严、神圣与激情。

  

   陆卓明先生1924年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受到了非常好的中西文化教育。他的父亲,是著名的心理学家、语言学家、诗人和教育家陆志韦先生(1894-1970)。陆志韦先生曾应司徒雷登先生之请,长期担任燕京大学校长,对燕京大学的发展起到很大的作用。陆志韦先生也是一位爱国知识分子。1941年12月,日寇占领燕京大学,并宣布燕京大学解散,同时逮捕一大批爱国知识分子,其中包括陆志韦、张东荪、赵紫宸、洪煨莲、邓之诚、侯仁之等著名学者。陆志韦先生和这些著名爱国知识分子一起,在狱中饱受折磨,但仍旧坚贞不屈。日寇逼迫陆志韦先生写悔过书,可是陆志韦先生只写了四个字:“无过可悔”,在大是大非面前,保持了民族气节,显示了中国读书人的风骨。

  

   那个时候,陆卓明先生刚刚考入燕京大学,也参加了很多学生抗日活动。1941年,陆卓明先生也曾经被日寇逮捕。陆志韦先生以及其他前辈身上体现出来的高风亮节,对年轻的陆卓明先生影响甚大。他的爱国情怀一生不衰,他的直言敢为的性格,也是一生未曾改变。

  

   1948年,陆卓明先生毕业于燕京大学经济系,毕业后留校任教。1952年之后,陆卓明先生长期在北京大学从事世界经济地理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可以说,在经济地理学这个领域,陆卓明先生是最早的奠基者和开拓者之一。从50年代初开始,陆卓明先生开始教授经济地理和区域地理等课程,并逐渐在教学过程中对西方的传统经济地理理论产生了很多疑问,并开始了全新的学术探索 。但是在很长一段时期,由于国内学术氛围的原因,他的论著很少。这一方面诚然可以归结为历史原因,但也有主观原因。这个主观原因就是,他尽管认为自己的理论是一种有价值的科学创新,但是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他总是认为自己的理论需要更多的事实和统计数据证明才能成为定论。1981年以后,当他的学术生活完全恢复正常之后,他先后在《北大学报》、《开发研究》等学术刊物上发表《当代世界政治经济地理结构》、《现代生产力地理分布的规律与我国生产力布局的原则》、《〈资本论〉中的区位论思想》、《综合经济区划与地理空间观》等多篇重要的学术论文,对他的理论进行了初步的阐述。1989-1991年,陆卓明先生赴美国作访问学者,期间,通过搜集大量统计材料,他进一步验证了自己的理论,并于1991年着手撰写他的论著《世界经济地理结构》。

  

   在1991年到1994年这几年中,陆卓明先生为写作这部书可谓焚膏继晷、兀兀穷年。他废寝忘食地写作,而在写作之间,他还要承担沉重的教学任务。就在他为我们充满激情地授课的时候,我们不知道,他的生命已经将近走到了尽头。可以说,这部著作,是陆卓明先生毕生学术成果和科学探索的结晶和集大成之作。可是,这又是一部未完成之作。就像一首交响乐的最后一个乐章还没有写完,伟大的作曲家已经倒在他的工作台上。读着这本书的最后一页,看着没有写完的最后一章,不禁令人唏嘘。一代学人,带着遗憾告别了他的学术事业。

  

   在为这部著作写的序言中,陈岱孙先生(1900-1997)沉痛地写道:“陆卓明教授的遗著,《世界经济地理结构》一书终于付梓了。不幸的是,在这本书定稿即将完成之时,陆教授因病逝世,不得目睹其出版了。本书不日的出版,在学术界,是值得欢迎的事情,却也增加了陆教授友生们对他的深切怀念”。对于陆卓明先生的学术成就,陈岱孙先生给予高度评价:“本书不但建立了一系统的崭新的世界经济地理结构的理论,并且以之密切联系我国的实际,对如何看待我国当前的生产力的分布提供了一全新的见解,对建国以来生产力的实践作了回顾与总结,对有关的重大、具体问题,如三个经济地带的划分,对外开放的阵地,欧亚大陆桥的建立,上海的重要地位等等,都提出了自己独立的意见”。

  

   事后看来,我们不能不佩服陆卓明先生的远见卓识,因为他所谈到的观点,都在以后的国家建设中有所印证和体现,他的意见,大都具有前瞻性。1985年,陆卓明先生在多个场合发表过对于西北开发的意见,认为西北是“开发障区”,如果在开发过程中不注重环境保护,将带来毁灭性的后果。对于这些问题,他总是直言不讳,坦率发表自己的意见,拳拳报国之心与耿介的书生风骨洋溢于言辞间。从1984年一直到逝世,陆卓明先生一直担任北京市海淀区政协副主席,积极为国家建设建言献策。

  

   老先生性格开朗,喜欢与人交谈,有些北大经济学院的教职工至今还能回忆起与陆卓明先生交谈的情景。臧否人物,他有些口无遮拦,可是这正是他的可爱处。他是西方古典音乐的爱好者和鉴赏家,谙熟西方音乐作品,造诣颇深。我听北大经济学院刘伟院长讲过一件事,可以说明陆先生对西方音乐的熟悉。1978年,刘伟老师与同窗好友欲参加一个知识竞赛(这是当时非常流行的一种百科知识普及活动),在所有题目之中,唯有一道题目难以索解,也没有人可问。这是一段乐谱,要答出这段音乐是哪个作家的哪部作品的哪个乐章。风闻陆先生在音乐鉴赏方面的深厚造诣,他们就到陆先生府上登门求教。陆先生看了乐谱,哼了一下,随即说出了是作家与作品的名字。很多年之后,刘伟老师还记得这个场景,并在我们面前极力赞佩陆先生的音乐修养。

  

   陆卓明先生已经逝世近十五年了。在这十五年中,我给很多朋友和学生讲过这个可爱的老人,讲他的直言,讲他的风趣,讲他的风度与风骨。现在经济学院的师生,知道陆卓明先生的人不多了,逐渐地,他或许将湮没在历史中。可是我相信他的灵魂是不朽的。在我眼前,他似乎永远迈着有些蹒跚的步子,在浓重的夜色中,腋下夹着重重的地图,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的身后,还响着他所钟爱的激昂的音乐。

  

   陆卓明先生逝世之后,在经济学院,十五年间,再也没有人开设《世界经济地理》这门课。就像他临终所奏放的音乐一样,陆先生以及他的经济地理学,都成为了遥远的绝响。

  

   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夜

  

   (本文收于王曙光著《燕园读人》,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

  

   附一:陆卓明教授生平与学术简介

  

   陆卓明先生(1924-1994),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我国著名的世界经济地理学家和教育家。

  

   陆卓明先生祖籍浙江,1924年9月生于南京。1927年随父亲陆志韦先生(曾任燕京大学校长,是我国著名心理学家、语言学家和教育家)迁至北平。1930年在燕京大学附属小学读书,1937年抗战爆发,入燕京大学附属中学。

  

   1941年燕京大学沦陷,支持燕京大学学生抗日运动的陆志韦校长被日军逮捕,陆卓明先生一家由燕园迁至成府槐树街四号。1941年陆卓明先生转至辅仁中学。1942年夏,陆卓明先生由于参加抗日活动而被日军逮捕,不久释放。

  

   1944年陆卓明先生入辅仁大学经济系读书,1946年转至燕京大学经济系,1948年获得燕京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毕业后,陆卓明先生留校任经济系助教。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燕京大学经济系讲授政治经济学的赵靖教授的助教。1952年院系调整,燕京大学并入北京大学,陆卓明先生仍任北京大学经济系助教。1954年陆卓明先生转入北京大学地质地理系,先后任助教和讲师,直至1978年重新回到北京大学经济系世界经济专业,先后任讲师、副教授和教授,开设“世界经济地理”、“中国经济地理”、“日本地理”、“南亚地理”、“苏联地理”、“拉丁美洲地理”等,1992年退休后仍开设“世界经济地理”课程,直至1993年12月。

  

   从1952年院系调整之后,陆卓明先生即开始从事经济地理学的研究,尤其致力于世界经济地理的研究。从1950年代到60年代,陆卓明先生开始初步尝试建立自己的经济地理学体系,参与翻译外国经济地理文献上百万字,70年代陆续由商务印书馆等机构出版发行。在这个时期,陆卓明先生对苏联的经济地理理论体系进行了较为深入的研究,1956-58年他在北京师范大学参加经济地理研修班,对苏联专家讲述的苏联经济地理理论有不同的看法,因而更加深了对经济地理理论的探索。1956年,陆卓明先生赴南方(江苏、江西等省)考察实习两个月,实地研究当地经济地理状况。

  

   1969-1971年,陆卓明先生被安排到江西鲤鱼洲劳动。初期进行重体力劳动,后由于严重心脏病转而管理工具房。1971年回到北大后继续从事体力劳动。

  

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陆卓明先生的人生和学术迎来了新的春天,尤其在整个80年代,他频繁地在一些重要学术刊物上刊发有关经济地理的学术论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081.html
文章来源: 壹道曙光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