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于洪君:一带一路是国际合作 而非国际扶贫

更新时间:2019-01-02 21:53:22
作者: 于洪君  

  

   原编者按:原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丝路智谷研究院高级顾问于洪君12月28日在证券日报社主办的第二届新时代资本论坛上表示,我们既要注意听取国家有关“一带一路”不同的声音,同时也要善于利用国内国外两种规则,利用两种资源开发两个市场。要建立国际索赔机制;“一带一路”是国际合作,不是扶贫。对待“一带一路”这个前无古人的新事物,我们还在摸索,还在探讨,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局部地区的经验,我们要善于总结,把“一带一路”推进到新的境界。

  

   于洪君首先表示,建设“一带一路”的重点方向在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五位“斯坦国”,同时要与东盟国家密切合作,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实现“全面开花”。

   他表示,由于历史和文化等因素,中亚五个“斯坦国”由过去统一经济体的合作伙伴,变成当前的“陌路兄弟”,亟需加强合作交流。2013年秋季,习近平主席访问哈萨克斯坦时提出“要创新区域合作,加强欧亚国家的合作,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正是点明重心所在。另外,东盟国家发展总体较好,合作水平和意愿高于世界上其他地区,要与之密切合作。

   此外,在资金方面中国力度也很大。中国成立丝绸之路经济会后又发起成立亚投行,在更广泛的世界各个国际机构开展合作,解决“一带一路”的资金短缺的问题。与此同时,中国出资建立的海外合作基金约100多亿美元,与东盟国家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一带一路”建设的主要任务是要实现五通,即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五通是一个密切联系的统一整体。

   于洪君还认为,“一带一路”进入新的五年,要适度调整“一带一路”的配置,把着力点放在周边。另外,要改进宣传方式,纠正过度宣传带来的偏差和有意歪曲造成的负面影响。值得注意的是,也要注意听取有关“一带一路”不同的声音,以认真负责的严肃态度,避免有关国家“还不上钱”,防止发生重大财务风险。

   以下为文字实录:

  

   各位嘉宾,各位专家学者,大家上午好!

   我非常高兴今天能够应邀来到这里,参加这个盛会,和大家探讨一下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体,也就是说谈一谈我个人关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新思考,和我的几点新建议。

   大家都记得一带一路是2013年秋季,习近平主席访问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的时候提出来的,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他提出我们要创新区域合作,加强欧亚国家的合作,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现在大家都知道在哈萨克斯坦提出这种建议,但是具体背景很多人应该说不是特别了解,主要是这么一个情况,值得我们注意。就是苏联解体以后,中亚地区出现了五个共和国,他们过去是统一的经济空间里面合作伙伴,是一个大家庭中的一个兄弟,这个苏联解体以后,他们之间把国家主权绝对化,或者是简单化,相互之间合作的意愿很低,相互合作的水平质量很差。就是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同中亚国家发展多领域的互利合作遇到了某些困难,特别是搞多边合作,很多国家不积极,甚至相互拆台,就是在这个背景下,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面对整个中亚提出创新区域合作模式,加强欧亚国家的合作,这些欧亚国家是指独联体的国家。古丝绸之路就是从中亚发源,从中国出发,进入西部,进入中亚,从中亚再到西亚,再到地中海,再到欧洲。

   所以一带一路的提出有特殊的背景,印度尼西亚是东盟的领头羊,东盟的总部就在印度尼西亚,所以习近平去印度尼西亚去讲话的时候,面对整个东盟提出了我们要加强和东盟国家的合作,用好中国出资建立的海外合作基金,这个基金大概有100多亿美元,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因为东盟国家发展得总体还是比较好的,合作水平和合作意愿高于世界上其他的地区,不及欧盟,但是也相当不错。我们愿意同东盟克服由于历史原因遗留下的许多矛盾和纠纷,共同在海上合作方面做文章,建设一条21世纪新的海上丝绸之路。

   2013年秋季习主席提出了一带一路,我们召开了周边外事工作会,以后我们国家对外经济合作同周边国家,以及更多国家在合作发展,联动发展里面采取的一系列重大举措倡议,都纳入到一带一路发展中来,所以一带一路就成了我们跟周边国家,同整个世界联动发展的一个大战略。十三五规划明确讲一带一路是一个战略。

   一带一路提出以后,隔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才联合推出了共建一带一路的白皮书,相隔半年的时间推出的,说明相关部门还没有做好规划、统筹、协调和相关的各项具体工作,经过一年半的时间才提出了一带一路白皮书,向全世界,也向国内讲明一带一路的背景、目的和运作的方式,从中央到地方所要采取的行动。搞一带一路建设必须遵循三项基本原则,共商、共建和共享,实践当中也发现有一些企业,或者有一些部门在推进一带一路的过程中,有急于求成的这么一种心理,甚至有强人所难的这种行为,造成了不应有的负面影响。所以自始至终搞一带一路必须秉承这三项基本原则。

   搞一带一路重点在哪里?我理解一带一路现在全球开花,这是一个客观的进程,客观的需要,我们要适应这个需要。重点方向还是在中亚,中亚地区的五个斯坦国,这是建设丝绸之路的重点所在。那么在东南方向就是东盟十国所在的东亚地区,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越南、老挝、柬埔寨、缅甸、文莱等,这两个地区我理解应该是我们资源配置的主要方向,是我们搞一带一路主要的着力点。

   一带一路建设的主要任务,按照2015年白皮书中所涉及到的就是要实现五通,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五通是一个密切联系的统一整体,最初提出的是政策沟通,贸易畅通,是想在我们周边国家在基础领域中实现道路畅通,后来觉得这个战略低了一点,要在更大范围,更多领域实现广义上的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包括道路,还有与此相关的口岸和各种各样的仓储设施,还有地下管网,还有天然气管道,还有光缆,还有空中的交通走廊,还有看不见的无形网络,所以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设施连通代替的道路连通的提法,内涵更深刻了,外延更广阔,要做的事情就非常多。原来提货币流通,是想人民币在周边地区得到广泛使用,加速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现在来看这个想法也过于简单,这个目标过于矮小,解决一带一路国际的合作,解决更多国家的互联互通,需要大量的资金,光靠3万亿的外汇储备都拿出去都不够。所以后来概念上就有了更新,叫资金融通,如果我们搞丝绸之路经济会,又发起成立了亚投行,在更广泛的世界各个国际机构开展合作,解决一带一路的资金短缺的问题。所以现在的五通和最初提出的五通概念是不一样的,应该说现在的五通概念界定得更科学,更合理,更符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要求,也经得起时代的检验,政策沟通也是非常广泛的含义,它包括发展理念,包括发展思路,包括一些具体的事项,其实也包括机制体制,包括货币政策,投资政策,海关的管理,包括外汇管控等,所以政策沟通不但中央政府要做,走出去的地方政府也要做,走出去的企业也要做,所以它也是一个大有可为的事业,所以它是基础,是前提。

   民心相通也至关重要,如果没有民众的支持,没有社会的理解,特别是合作对象媒体的参与和支持,我们很多项目都会被置疑,就会造成非议,甚至半途而废,这个教训,这个负面的东西也是很多的。所以搞一带一路建设的主要任务是五通。

   当时我们设计的宏大目标是要建设六大经济走廊,是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一道规划的一个经济带,建设包含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六大经济走廊。

   我们跟中亚和西亚建设经济走廊,这个目标应该说过于宏大,任重而道远,甚至说实施起来非常困难。

   大家知道西亚地区,也就是所说的中东地区,20多个国家绝大部分是穆斯林,另外还有一个以色列在里面,这个矛盾错综复杂,发展水平、发展思路五花八门,虽然都是穆斯林国家,但是分属于三种文化,伊朗属波斯文化,土耳其属于突厥文化,阿拉伯国家是阿拉伯文化,所以他们之间的矛盾,甚至说很难完全解决,旧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又产生了。中东地区是世界上最不稳定,最不安全的地区,是恐怖主义的策源地,中东的泛滥祸水正在殃及整个世界,所以要搞一个理想的经济走廊,真的是任重道远,现在只能一步一步的推进。

   中巴走廊,公路、铁路、电站和码头出发点是中国新疆喀什,终点就是巴基斯坦在印度洋的瓜达尔港,这个一旦搞成,战略意义极其重大,我们的出海口不只是太平洋,从瓜达尔港就可以直接进入印度洋,对于我们拓展海外利益的意义是不言自明的,但是巴基斯坦是世界上可以说经济发展水平最低的国家,也是社会、政治、经济、民族、种族矛盾最集中的国家,也是恐怖主义的一个重要发源地,巴基斯坦抵制和反对制约一带一路的力量,也是比较活跃的,造成的负面影响和心理冲击是最大的,应当引起我们足够的注意。

   中蒙俄经济走廊,就是中蒙俄三国领导人有共识,我们三国共同制定,并发表了共建中蒙俄经济走廊的一个纲要,多边文件在一带一路过程中这是第一个。

   中南半岛经济走廊是从云南出发,到东南亚各国,这些国家长期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是我们的友好邻国。孟中印缅这个走廊主要还是停留在概念之中,因为印度不积极,这个经济走廊现在还没有太大的起色。我们现在有一些新的想法,跟缅甸单独搞一个中缅经济走廊,还有中越和中老经济走廊。

   去年5月份一带一路提出三周年半的时候,实际上不到四周年,我们召开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峰会,叫做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世界上比较瞩目的,开得非常成功,形成了一大批的文件,一带一路因此被国际社会,包括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所认同,所以一带一路的构想和倡议,一带一路的原则被写入了联合国许多国际组织当中,这在世界上还是仅有的,所以一带一路超出了我们原来的没想。八月份有关部门召开了一带一路建设工作一周年座谈会,习近平主席出席会议,一带一路的宗旨、目标、原则和意义,又做出了一系列新的认识,特别讲到了一带一路是顺应全球治理体系的变革内在要求,完善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提供了新思路、新方向,所以我们对一带一路的认识可以说是越来越充分,认识越来越科学,比最初的认识要前进一大步。

   827讲话中,一带一路要始终坚持对话协商,要同沿线国家谋求合作的最大公约数,推动各国加强政治互信,经济互融,人文互通,通过一带一路实现我们同外部世界的政治互信,经济互融和人文互通,特别讲要一步一个脚印推进实施,一点一滴抓成果,要推动一带一路走深走实,特别强调行稳致远。要从大写意变成工笔画,通过一带一路的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架。

那么我们国内的短板怎么办,国内的互联互通水平不尽如人意,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又提出了南向通道的计划,所谓的南向通道就是在中国、新加坡互联互通这个大概念之下,以重庆为运营中心,涵盖广西、贵州、甘肃、四川和云南等西南各省区,把西北、西南这个交通落后地区,通过现代化的交通设施连成一体,然后走向外部世界,提高整个西北西南地区对外开放的水平。南向通道建设现在发现也有一些问题,一个是这些地方建高速公路项目造价特别高,投资效益差,人工压力比较大,贵州省是比较好的,贵州是县县都通了高速,但是贵州其他的方面比较差。像长江三峡的过载能力都严重不足,由于船闸待行时间比较长,物流成本也比较高,我们的物流成本高出世界总体水平是很高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307.html
文章来源:丝路智谷研究院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