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曹龙虎:近代中国帝国主义概念的输入及衍化

更新时间:2017-07-20 15:47:41
作者: 曹龙虎  

   摘要: 在近代民族危机日益深重的背景之下,源自西方、后经日本转换的帝国主义一词作为新名词进入中国,并迅速落地生根,政治—军事意涵是这一时期帝国主义一词的主要义项。此后,随着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在20世纪以后中国的传播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在近代中国的兴起,在列宁那里基本意涵得到极大扩展的新的帝国主义概念在20世纪20年代以后的中国被广泛使用。这一时期,人们对帝国主义概念的使用呈现出学理讨论与日常使用之间的分野。其中,学理讨论基本遵循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框架,但现实生活中的日常使用主要沿袭的还是原先帝国主义概念中的政治—军事意涵。对帝国主义概念的梳理不仅有助于我们加深对其在近代中国传播状况的理解,也有助于引起我们对词语/概念在历时性维度上究竟产生何种变化进行思考。

   作者:曹龙虎,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文章原刊:《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在近代中国,帝国主义可谓是最为人所耳熟能详的政治概念之一了。按照现行教科书的叙述,自鸦片战争起,近代中国政治因为受西方帝国主义势力的侵略,才一步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帝国主义概念与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半殖民地半封建等概念一起成为界定近代中国社会性质的关键词汇。长期以来,学界对帝国主义议题的研究可以用汗牛充栋来形容。不过,在纷繁复杂的帝国主义相关研究中,学界研究的主要着力点是挖掘帝国主义的思想内涵,而针对帝国主义概念变迁问题的专门探讨较为少见。近年来,随着关键词、观念史、概念史等方法的引入,相关学者也开始关注这一重要概念在近代中国的兴起及其演变情况。大体来说,已有研究已经非常好地给我们厘清了帝国主义概念在近代中国的兴起历程,即大约从19世纪末期开始,帝国主义概念经由日本传入中国,并成为影响20世纪中国最为深远的政治概念之一。但已有研究较少关注该概念的后续传播情况,尤其是该概念在传播过程中可能发生的义项转换、用法变化等现象。在前贤的基础上,笔者重新对帝国主义概念在近代中国的传播状况进行考察,除了诸多史料的重新收集、整理和解读之外,笔者还从概念史的问题意识出发,对帝国主义概念的衍化情况进行了探讨。笔者希望这一新的角度的引入,有助于引起我们对词语/概念在历时性维度上变化的重视,进而激发我们对词语/概念使用过程中旧语义与新意涵之间的关系进行探讨,从而增进我们对词语/概念演变与社会历史变迁之间复杂关系的认识。

  

一、 帝国主义一词的输入

  

   (一) 帝国与empire的接轨

   要想厘清中文语境中帝国主义概念的来源,我们首先需要从中国古代汉语中早已存在的帝国一词说起。总的来说,在中国古典文献中,帝国一词虽然早已存在,但使用并不普遍。笔者根据中国基本古籍库进行检索,得到的大部分结果都是“帝”和“国”两字并列但并非为合成词的例子,从合成词意义上使用帝国一词的案例仅有少数。其中隋朝王通(584-617年)的《中说》(又名《文中子》)中有“强国战兵,霸国战智,王国战义,帝国战德,皇国战无为”之语,这里的帝国与强国、霸国、王国、皇国并列,指以德治为特征的五帝之制;由玄奘(602-664年)述说、辩机(生卒年不详)撰文的《大唐西域记》中也有使用合成词帝国的用例,“池西派一大流,西至达摩悉铁帝国东界,与缚刍河合而西流,故此已右,水皆西流”。不过,根据相关学者的研究,所谓“达摩悉铁帝国”,指的是今天阿富汗的瓦罕地区,仅是一个地理概念;另外,唐代的王勃(约650-676年)在《江宁吴少府宅饯宴序》中概述金陵历史的兴衰时也曾使用过帝国一词,“蒋山南望,长江北流,伍胥用而三吴盛,孙权困而九州裂。遗墟旧壤,数万里之皇城;虎踞龙盘,三百年之帝国”。这里的帝国主要指帝王治下的国家。这些基本上是我们能查找到的中国古典文献中在合成词意义上使用帝国一词的所有用例,从这些用例可以看出,作为合成词的帝国在中国古代古典文献中用法还并不固定,含义也与今天有很大不同。

   英语中的empire一词源于拉丁文Imperium,后者在罗马共和国晚期和罗马帝国早期比较常用,其起初的意思为罗马公民赋予执行官和军事长官等在特定范围内行使的权威,有执行权的含义,后来经过演变,指代一种普遍的统治(rule)或者行使这种统治权的特定领土、疆域(territory)。著名的《牛津英语词典》(O·E·D)为我们列举了英语中empire的详细用法。大体来说,empire指那些统治者称为皇帝(emperor)或女皇(empress)的君主制国家,并进而泛指那些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并且统治、支配多个民族或邦国的国家。其中,empire后一层含义在现代用法中更为普遍,也更为流行。例如,《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就认为帝国(empire)是“一个统治若干超越其国境的领土、由不同的民族构成的国家”。美国学者威廉·弗格森(William Ferguson)也认为“帝国是因一个国家对其他国家进行统治而形成的一种国家”。显然,《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和威廉·弗格森都没有从君主(帝王)之国来定义帝国,而是从一个强大国家的角度来定义帝国。

   那么,西文empire是怎样与汉语词帝国进行接轨的呢?

   旅日学者陈力卫详细考证了汉语词汇帝国与英语词汇empire的对译问题。按照他的说法,帝国一词与西方概念的接轨最早出现在日文材料里。他发现,随着《文中子》(文中有“强国战兵,霸国战智,王国战义,帝国战德,皇国战无为”之句)在江户时代元禄八年(1695)由深天厚齐(1714-1784年)施加训点出版了和刻本后,在宽正元年(1789),日人朽木昌纲(1750-1802年)在《泰西与地图说》一书中便用“帝國”一词去对译荷兰语词Kerizerdom。之后,传教士麦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1796-1857年)在荷属巴达维亚出版的《英和·和英语汇》的英和部分也直接将英文empire翻译为日语词“帝國”。到明治维新中期的时候,“帝國”一词在日本已经被广为使用。

   美国学者欧立德(Mark C.Elliott)在一篇追溯帝国概念滥觞的文章中也涉及了帝国与empire的对译问题。他发现,在1820年来华传教士马礼逊(R.Morrison)撰写的文章——《全地万国纪略》中,就出现了与西方empire含义相当的帝国一词。在这篇文章中,马礼逊分析了非洲各国的政体类型,认为“亚非利加之分,有候国、有王国、有帝国,又有多小国家未有一定的朝政者”,欧立德认为这是中文语境中empire与帝国对译的首例。另外,欧立德还提及了当时少数中国文人使用帝国一词的案例。他发现清廷负责粤海防的梁廷枏(1796-1861年)在1850年的《夷氛纪略》中也在近现代意义上使用了帝国一词,“窃思欧罗巴洲各国,即大国小邦帝国王邦,无分统属于”。不过,欧立德也承认,当时中国文人使用反映西方empire词义的帝国一词还是非常少见的,“《夷氛纪略》梓后约二十五年,才在其他中国文人笔下看到再次使用‘帝国’一词,李圭是其中一人”。而此时,一衣带水的日本已经经常以帝国日本、大日本帝国等带有帝国字样的名字自称了。

   根据现有的文献资料来判断中文语境中帝国一词近代意涵的获取(即用帝国一词指实行君主制的强大国家)是否源于日本确实存在困难,毕竟这一词汇在中国古典的文献中早已存在,并且其近代意义上的使用(指实行君主制的强大国家)也零星出现在近代来华传教士(如前文提及的马礼逊)和少数文人(如前文提及的梁廷枏、李圭等)的论述中间。

   不过,反映empire词义的帝国一词在中国的广泛使用是从19世纪末开始则是毋庸置疑的。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严复在《原富》中翻译的例证。严复将亚当·斯密的原文——“It vanquished and subdued,and well exercised militias of the principal republics of ancient Greece; and afterwards,with very little struggle,the effeminate and ill-exercised militia of the great Persian empire.The fall of the Greek republics,and of the Persian empire was the effect of the irresistible superiority which a standing army has over every other sort of militia.It is the first great revolution in the affairs of mankind of which history has preserved any distinct and circumstantial account.”翻译为:“夫希腊合众之民兵,于时称最精,而斐立百战终克之。若波斯民兵,则息土之民,偷弱选耍,其克之也者,发蒙拉朽而已,岂有难哉。此为欧洲兵制置用额兵之始,亦即为一国并兼数部号英拜尔之始,载诸史传,亦世运之一变局也。”在这里,严复将empire音译成英拜尔。不过,令人惊讶的是,严复在这里又附加了一个特别的解释:“英拜尔近人译帝国,亦译一统,或译天下。亚洲之英拜尔若占印度、波斯,今日本皆是。其欧洲则古希腊、罗马、西班牙、法兰西,今俄、英、德、奥,其主皆称帝者也。”虽然严复没有接受用帝国去对译empire,但这个说明可视为帝国一词在当时流行的一个旁证。

   (二) 帝国主义一词的输入情况

   跟帝国与empire接引过程中难以辨明的复杂线索相比,imperialism与帝国主义一词的接引相对清晰。

   首先,跟empire相比,西文语境中的imperialism也是一个相当晚近的词汇。一般来说,英语中的 imperialism一词来源于法语。根据Richard Koebner和Helmut Schmidt的考证,大约从19世纪30年代开始在法文文献中开始频繁出现impérialiste一词,特指妄图恢复拿破仑帝国政体和国家荣耀的“拿破仑党人(parti impérialiste)”。19世纪40-50年代,法语中正式出现了impérialisme和impérialism两个词汇,用于贬义地指拿破仑三世(1808-1873年)的对外统治和扩张政策。根据《牛津英语词典》,英语中的imperialism一词最早出现在1858年著名的《威斯敏斯特评论》(Westminster Review)杂志中一篇讨论法国政治的时事文章里。此后,随着西方列强瓜分世界进程的一步步推进,imperialism一词开始频繁见诸报纸、新闻,成为人们经常使用的一个政治词汇。

其次,由于主义一词的现代用法形成于日本,且“帝國”一词的使用在日本更早流行开来,所以,汉语中的帝国主义一词源于日语应无疑义。按照常理,由于“帝國”一词在日本明治维新以后就广泛流行,而随着日语中ism与“主義”一词对译的流行,“帝國”加上ism的流行译法——“主義”连接成“帝國主義”,似乎是自然之事。不过实际情况却没那么简单。根据陈力卫的考证,在日本早期的英和词典如明治六年的《附音挿図英和字彙》(1873)里,imperialism只是译成了帝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18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