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蕉风:新形势下如何借用艺术和市场的力量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更新时间:2017-03-12 20:00:54
作者: 黄蕉风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意见》中指出要“善于从中华文化资源宝库中提炼题材、获取灵感、汲取养分,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有益思想、艺术价值与时代特点和要求相结合,运用丰富多样的艺术形式进行当代表达,推出一大批底蕴深厚、涵育人心的优秀文艺作品”、“要注重实践与养成、需求与供给、形式与内容相结合,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涵更好更多地融入生产生活各方面”。

  

   《意见》给矢志复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让国学介入当下的国学工作者提出新的时代要求:即如何以当代艺术和创意产业的形式活化国学,重塑文化活力,介入社会,回归于人,引领新思潮,倡导新的生活方式。国学不能封固在学术象牙内,成为只有专职学者才能碰触的神智游戏。破除国学与社会间的蔽障,才能使其本身重现文化生命活力。相较过往学院学者局限在读经教育、书院教育和学术研讨的老理路,年轻一代国学工作者开始自觉使用当代艺术、文化创意等新模式、新方法来弘扬国学,开出一番新局面。

  

   儒学与当代艺术相遇:新儒家大师成为流行文化图腾

  

   3月10日,由香港儒艺青年文化协会策划的、由香港新亚研究所哲学博士曹璇创作的“当代新儒家谱系”首次进驻宝岛台湾,于台湾国立中央大学开展。该项艺术计划由台湾、中国大陆、香港共十二位人文领域学者共同参与完成,于2014年正式展开两岸三地巡回展,首展已于香港理工大学展出,经《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后开始广为人知。此次台湾中央大学展览为第二站。台湾展览由台湾国立中央大学儒学研究中心与香港儒艺青年文化协会与共同举办,艺术再现熊十力、马一浮、钱穆、梁漱溟、冯友兰、杜维明等海内外儒学大家的风采。希冀透过艺术与哲学的对话,发扬当代新儒学的精神。

  

   众所周知的,由于学术象牙塔的封闭,往往使得国学本身高不可攀,非学院人士人难有机会一窥堂奥,极大扼杀了国学的文化活力。国学大师的思想停留在学院圈子内部的研讨,无法走入大众,与社会发生关系。海德格尔曾说:“艺术是真理的发生,艺术是历史性的”。这给予当下的人们一种启示:艺术本身就具有重现这个时代真理的特质,而这个特质正是无蔽障、无阻碍、无分歧的。艺术本身的灵活性与包容性,是破除学术象牙塔与社会大众间蔽障的一个突破口。当新儒学遇见当代艺术,破除学术与社会间的蔽障,就成为了可能的事情。

  

   艺术图像不应只呈现表面,更应挖掘深层意义。“当代新儒家艺术谱系”的创作方法十分新颖,兼跨国学和艺术两个领域。首先由新儒家大师的弟子如陈来、郑宗义、翟志成等学者提名可资作为肖像创作的新儒家代表人物,再由艺术家通过将图像进行艺术处理,丰富其内容,让观画者在欣赏图像的同时,对背后隐藏的内容与意义产生疑问,以此将图像的功能进一步延伸与扩展。采取“谱系”形式是为体现当代新儒家“大家庭”的特色,一方面展现当代新儒家的三代传承关系,另一方面由三代大师的弟子及研究学者撰写生平,再将文字转换为的电脑语言 Unicode(也称万国码,图像中的一连串数字)与学者肖像融合,创作出一幅新的图像。此外版画在形式上还融合了波谱艺术、新媒介传播、伊登十二色环等多种元素。

  

   诚然,以公共艺术、行为艺术的方法传播儒学,活化国学,当然是创新之举,对在新时代条件下弘扬国学大有益处。然而也可能带来一些问题。“当代新儒家艺术谱系”通过图像形式来传播当代新儒家的思想,这与古代印度造佛像以传播教义的做法相似,图像本身即承载传教布道、礼敬崇拜的文化功用。然则儒家为一文教而非宗教,新儒家大师亦非宗教教主,本身不具备宗教徒“偶像崇拜”的意味。因此在传播过程中,是否会对儒家正统形象产生认知偏移,还未可知。另外,现代图像传播历史中最着名者当属古巴革命领袖切?格瓦拉,他作为共产主义殉道士的肖像已成为反主流文化的普遍象征及全球流行文化的标志;另一典范,则为波普大师安迪沃霍尔将好莱坞影星玛丽莲梦露的肖像以多样化的色彩加以拼贴重构。然而无论是T恤衫上的格瓦拉还是马克杯上的梦露流行开来以后,人们似乎更多关注的是肖像本身,而不是肖像背后原初的精神意涵。换言之,搭载新式媒介载体、经过艺术性活化所创造的文化周边或者粉丝经济,很大程度上可能与肖像人物本身的主义南辕北辙。最显见的例子,当然是主张推翻资本主义的切格瓦拉,现在成为了西方世界的流行文化符号而被一再消费。他的革命理想和革命实践,却不再为人所注意。

  

   墨家元素创意产业:文化孵化器和青年创业平台

  

   “世之显学,儒墨也”(《韩非子.显学》),在先秦时代和儒家并称两大显学的墨家,曾于国史中隐伏千年,清末民国方见复兴。当下随着国学复兴思潮,墨学也开始走进大众视野。不同于当代儒学复兴首先从学院学术开启,墨学复兴最早是在文化创意产业取得突破。最显见的例子,是十年前由张之亮导演、刘德华、范冰冰、吴奇隆主演的电影《墨攻》,以及根据台湾作家温世仁小说改变的动漫《秦时明月》,因其商业模式、影视票房上的巨大成功,吸引了诸多观众开始了解墨家、接触墨家,有力扩大了墨学受众人群的基底。甚至有人戏言:一部《秦时明月》推动墨学复兴的功效,胜过开10次国际墨学研讨会。学院内的墨学文本解读、训诂考证和诠释,至多只是单一学科内的知识添加,无法与当下社会发生关系,遑论将墨学给予活化,以墨子精神影响生命。相较之下,学院外民间自发的墨学复兴运动,反而创造出诸多前所未见的新形式。给墨学插上资本和市场的翅膀,已经成为了墨学产业化的必然趋势。

  

   2016年末,厦门翔安的一群年轻人创办了一家墨客众创空间。顾名思义,即响应李克强总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号召,结合“墨学”与“双创”,以墨学服务青年创业。这几年全国兴起创业热潮,各类众创空间如雨后春笋涌现出来,然而明确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为企业文化的众创空间并不多见。墨客筛选、扶持入驻团队的唯一标准,就是以是否符合墨学为依归。例如其主打的“三农创业”(农业创业、农民创业、农村创业),就是立足墨家的草根精神、节用精神、非命精神,帮助翔安农民子弟返乡从事生态环保事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更多承担企业的社会责任,不唯利是图,以墨家精神规范企业行为,在企业行为中实践墨家的“兼爱交利”——类如墨客众创空间等“墨商”的出现,是当下墨学复兴进入社区深耕细作、影响力渐彰的明证。

  

   另一典范,为由中国最大墨学社群“深圳墨门书院”主创的、在闽粤港、珠三角地区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有中国版TED之称的“墨门CAT演讲大会”。这是一个非营利性的以文化(Culture)、艺术(Art)、科技(Technology)为主的演讲平台,演讲宗旨是弘扬墨家精神,鼓励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旨在邀请各行业内顶尖的大咖或者作出不平凡事迹的人来分享他们的故事。演讲大会以线下小剧场现场演讲模式为主要载体,视频录制作为主要传播方式,每隔2个月举办一次,目前已经举办到第六期。每次人数达300人以上,线上覆盖人群达到20万+。

  

   “墨门CAT演讲大会”与当前国内同类型的演讲大会如“一席”、“灼见”不同。CAT每期有固定的演讲主题,皆围绕墨家精神而展开。例如第二期题旨为“工匠精神”,即从《墨子》中载墨翟曾制作三日不下的木鸟这个典故中化用而来,所请嘉宾俱为国内外一线匠人名家。古奥难懂的墨学通过演讲分享的新颖形式得到潜移默化的传播,较之单纯宣讲墨学义理更能为年轻世代所接受。作为文化传播平台,“墨门CAT演讲大会”所孵化、推出的几个墨学文化创意产品,例如名字取自于《墨子·尚同下》“一目之视也,不若二目之视也”(意思是从不同的角度全面的看待事物)、主营城市航拍的“二目”航拍团队,在A站B站掀起风潮、点击率过百万的墨家原创音乐《墨家神机》、中国第一部墨家元素刑侦探案小说《墨杀》等,都极大扩充了当代墨学的外延,拓展了墨学受众人群,向人们展现了墨家古学能够打造成为优质文化品牌的可能性与想象空间。

  

   新形势下的国学复兴亟待模式突破

  

   以多样化的载体和媒介来传播国学,是传统文化复兴的福音。或国学学者,谓“儒学+当代艺术”以及“墨学+文化产业”,是生硬拼贴搞噱头,对圣学大不敬,很容易流于肤浅。其实大可不必如此拘谨。国学不是学院学者的特权,也不能是一小撮人才懂得“学术黑话”,否则就是画地为牢。培养、塑成国学元素的文化IP或者文化网红,如墨(儒)家书院、墨家(儒)客栈、墨家(儒)电影、墨家(儒)动漫、墨家(儒)小说等,与复兴传统文化并无矛盾。把国学元素凝聚成更简洁的文化符码,方便投射给大众,扩大墨家爱好者的人口基数。当然,也不能误以为国学复兴的重心在于建立文化工业流水线,否则就是本末倒置,重蹈穿格瓦拉衬衫不识格瓦拉精神的覆辙。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54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