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苏剑蔡含篇:通胀还是通缩?

——从CPI增速数据的可比性看我国2016年通货膨胀形势

更新时间:2016-04-30 01:03:27
作者: 苏剑 蔡含篇  

   我国2016年的通货膨胀形势是各界都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一方面,通货膨胀本就难以判断,而从今年1月份起,国家统计局对CPI的统计又做了一些微调,这进一步对判断今年的通货膨胀产生了影响,把问题进一步复杂化。比如,2016年2月份CPI同比增长2.3%,显著高于市场预测的均值,可以说几乎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wind统计市场预测均值为1.9%,最高值为2.2%);3月份CPI增速依然是2.3%,又显著低于市场预期,被许多人怀疑有作假之嫌。实际上,按照我们的分析,这两个月官方公布的CPI数据是真实可靠的,这两个数据跟我们的预测非常接近(我们侥幸较为准确地预测到这两个月的CPI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2%、2.3%)。本文首先分析统计方面的微调对CPI同、环比增速可能产生的影响,并据此构造一个跟历史数据可比的CPI同比增速数据。然后据此数据并结合其他因素对今年的通货膨胀形势做一判断。

   我们认为,按照可比数据,今年的CPI增速数据可能会比较高,但并不表明中国会出现通货膨胀;今年的CPI增速提高主要是食品价格引起的,剔除食品价格之后中国的CPI增速并不高。因此,从整体上来说,中国目前面临的应该还是通缩压力。

  

统计方法微调对CPI增速数据的影响

  

   从2016年1月份起,CPI的统计口径发生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变化:

   (1)CPI是由食品和非食品两部分构成,此次调整后食品的权重显著变小(食品占比由之前的0.3下调到0.2)。由于非食品价格波动幅度较小,其权重的提高会导致CPI同、环比增速波幅的收窄,趋于平稳。

   (2)将原来的“烟酒”项和“食品”类合为“食品烟酒”类。

   (3)食品部分包含的分项和权数略有调整,但对于整体CPI走势变化影响相对较小。例如,在旧分类里,食品大类包含“肉禽”中类,新的分类中则将其拆分为“畜肉”和“禽肉”两个中类,而“禽肉”项将不再在每月公布的CPI报告中出现;另外,新的分类里也不再包括“茶及饮料”“在外餐饮”两项。

  

   (4)非食品部分,除了各项权重做了相应的调整外,还将部分服务类价格提出同其他商品价格合为“其他用品和服务”类。此类的权重和价格波动均较大,会加剧CPI环比增速的波动性。例如,将旧分类中“娱乐教育文化用品及服务”项拆分为 “教育文化和娱乐”“其他用品和服务”两项;将旧分类中的“家庭设备用品及维修服务”项拆分为“生活用品及服务”“其他用品和服务”两项;另外,新添加“园艺花卉及用品”“宠物及用品”“养老服务”“金融服务”等分类。

   由于权重调整,在计算今年各月份的CPI增速时,就存在如下可能性:

   假设,旧权重下的CPI环比增速分别为A201501,A201502,……,A201602;新权重下的CPI环比增速分别为A’201501,A’201502,……,A’201602; 2016年1、2月份CPI同比增长率分别为CPI201601,CPI201602。

   (1)不作任何调整,2015年部分用旧权重的CPI环比增速数据、2016年部分用新权重的CPI环比增速数据,得出2016年的同比增长率为:

   CPI201601a=f(A201501,

   ……,A201512,A’201601)

   CPI201602a=f(A201502,

   ……,A201512,A’201601,A’201602)

   (2)调整2015年的环比增速,将2015年、2016年均用新权重下的CPI环比增速数据,得出2016年的同比增长率为:

   CPI201601b=f(A’201501,A’201502,……,A’201601)

   CPI201602b=f(A’201501,A’201502,……,A’201601,A’201602)

   (3)调整2016年的环比增速,将2015年、2016年均用旧权重下的CPI环比增速数据,得出2016年的同比增长率为:

   CPI201601c=f(A201501,

   ……,A201512,A201601)

   CPI201602c=f(A201502,

   ……,A201512,A201601,A201602)

   对于官方公布的2016年1、2月份CPI同比增速,我们猜测计算方法是:1月份用方法2推算,2月份用方法1推算。这样推算出来的1、2月份的CPI同比增长率分别为 1.8%和 2.3%。

   将表1与官方公布的1月和2月的CPI同比增速数据对比,可知我们的猜测是对的。对比表中数据与官方公布的CPI增速,可以看出,官方在推算3月份CPI同比增速数据时,采用的是第2种方法。

  

可比价格下我国目前CPI增速的分解

  

   鉴于CPI统计方法微调对数据有比较明显的影响,在判断今年的通货膨胀形势时,就需要用可比数据。为此,我们采取第3种方法,也就是今年跟去年都用去年的权重来计算今年的CPI同比增长率。按照这一方法,今年前三个月的CPI同比增速分别为2.2%、3.3%、3.3%,明显高于去年的水平。而官方公布的这三个月的CPI增速分别为1.8%、2.3%、2.3%,显然明显低估了这三个月的CPI同比增长率。

   虽然按可比口径推算出1、2、3月份CPI同比增速分别为2.2%、3.3%、3.3%,显著高于2015年12月份0.6、1.7、1.7个百分点,也比官方公布的这三个月数据分别高出0.4、1.0、1.0个百分点,但我们认为,仅从近三个月的数据来看,无法得出2016年存在通胀压力的结论,原因有三:

   第一,2015年的1、2、3月份存在一个低基数效应。去年前三个月的通货膨胀率均较低,去年1月的CPI同比增速是0.8%,2、3月份均为1.4%。

   第二,季节性因素和天气因素叠加,导致CPI环比增速波幅较大。每年12、1、2月份,极端天气和节日因素对CPI的同、环比增速影响均较大,但不存在可持续性。2015年12月中下旬和2016年2月中旬发生了两次较大规模冷空气的侵袭,对当时的蔬菜价格影响较大。2月份鲜菜价格环比上涨29.9%,为历史同期高值。另外,受春节因素影响,2月份居民消费品价格普遍上涨。但以上两个因素随着春节的结束和天气的转暖,对于CPI的影响将逐渐弱化。3月份鲜菜价格的环比增长率为-5.5%。

   季节因素主要是通过食品价格方面来影响CPI的同、环比增长率。一般春节所在前后月食品价格的同、环比增速,对当月CPI的同、环比增速影响均较大于其他月份。按方法3的可比口径计算,2、3月份食品价格分别环比上涨6.7%、-1.8%,影响CPI环比上涨2.2、下降0.6个百分点,分别高、低于2015年食品价格环比增速影响CPI环比增长率均值2.2、0.7个百分点;2、3月份食品价格同比上涨7.3%、7.6%,影响CPI同比上涨2.4、2.5个百分点,高于2015年食品价格同比增速影响CPI同比增长率均值1.7、1.8个百分点。

  

   需要补充的是,2016年2月份食品价格的环比增速高于历史同期值,是因为以下四个影响因素的同时出现,拉高了今年2月份的食品价格,而往年同期都是其中的二或三个因素交叉出现影响2月份的食品价格。(1)极端天气的侵袭,今年2月中下旬的冷空气侵袭覆盖范围较广、持续时间较长,导致春节过后蔬菜价格依旧高位徘徊,没有像往年一样节后蔬菜价格过山车般下跌。(2)蔬菜尤其是绿叶菜的供给与需求在时间上的错配,蔬菜价格的环比增速是波动前进的,其中不乏基数效应,但我们通过对农业部网站上公布的农产品成交量和对主要蔬菜市场供给周期的分析认为,2月份蔬菜价格环比增速异常高于历年同期,还与菜农对市场判断有误导致供给相对减少有关。(3)猪肉价格的上涨,2016年2月份猪肉价格环比增长6.3%,影响食品价格环比上涨0.85个百分点左右,而去年同期猪肉价格环比增长率仅影响食品价格环比上涨0.07个百分点左右。这主要是受前期猪肉价格持续走低,生猪供给减少影响。同时,受季节因素影响,主要饲料玉米价格近期上涨也增加了猪肉的供给成本。由于国内玉米储备充足,生猪养殖产业化市场恢复能力增强,预计猪肉价格仅存在有限的上涨空间。(4)春节因素,受传统节日影响,每年1、2月份食品价格均出现普遍上涨的状况。

   第三,从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CPI来看,2、3月份核心CPI同比增长1.3%、1.5%,低于今年1月份和去年12月份0.2、0.0个百分点,处于历史低位。因此,可以看出2、3月份的价格波动,主要源于季节因素引致的食品价格上下波动,并不存在价格普遍性、持续性上涨的基础。

   另外,对于今后的CPI同比增长率的理解,即便3月份以后月份的CPI同比增速均高于此前的市场预期,也不足以说明居民消费品价格的上涨过快。因为季节因素导致的2月份CPI环比增速的上涨,抬高了2月份以后CPI同比增速的基数。如果以2月份wind统计的CPI市场均值1.9%为前期的市场预期基础,则按以上三种方法中的任何一种推算CPI同比增长率均会比此前市场预期均值至少要高出0.4个百分点,也就是新增长因素在2016年2月份之后比原来预期中的新增长因素至少提高0.4个百分点。因此,我们认为2016年的CPI同比增速应该会出现明显的上涨,但并不一定是因为经济过热引发的。

   如前所述,官方公布的3月份CPI同比增长率为2.3%,显著低于近期的市场预期。对于3月份CPI同比增长2.3%的理解,其一,受新增长因素上调0.4个百分点影响,3月份CPI同比增长率继续显著高于2015年的预期;其二,当前没有出现所谓的通胀压力,3月份CPI同比增速与2月份持平,并没有出现继续上涨的情况。

  

对我国今年通货膨胀形势的判断

  

   按可比价格来判断,在今年的CPI增速上涨中,食品价格波动贡献较大。因此,在判断今年的总体宏观经济形势时,就不能过多依靠CPI同比增速。尽管CPI同比增速的数值可能较大,但并不表明经济过热。食品价格波动主要是供给侧的问题,供给侧的问题应该靠供给侧解决,而不应因此影响需求管理政策的取向。

   从供给侧出发,一方面应该继续推行土地流转、所有权等方面的改革,增加农民种地的积极性,以确保食品市场的供给充足;另一方面,要继续做好各种风险的预警、防范措施,正确引导市场走向,以防止食品价格暴涨暴跌的状况出现。例如,面对近期猪肉价格的大幅上涨的情况,在积极投放储备猪肉稳定猪肉市场价格的同时,还应正确引导养猪户对市场风险的认识。切忌发生因当期养猪利润走高,导致农户蜂拥养猪,大幅拉低后期猪肉价格的状况。完善市场的供给能力,才能保证价格走势平稳。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152.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发展观察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