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飞舟:“中国社会:结构与变迁” 导论

更新时间:2016-04-06 19:15:45
作者: 周飞舟 (进入专栏)  

  

   编者按:本文由北京大学教务部通识联播微信公众号编辑整理,在此表示感谢。

  

   这门课的目的主要是让没有学过社会学这门学科的学生对社会学有一些基本的了解,同时对身边的社会现象有一些新的看法。这是我对这门课的基本的一个定位。至于课程要求就是上课听讲,下课读书。阅读材料我会列在大纲上,然后会放在教学网上。如果大家时间可以的话,就在上课前把下一次课的阅读材料的内容读一下。如果时间多一点就认真读一下。时间不够,就粗略的读一下。但是我的要求就是一定要读,因为你读还是没读,来听我讲同样的话,听到的东西其实是不一样的。   这门课另外要求交三次作业,我这个基本的内容分成三个大的单元,每个单元结束我会要求大家从我讲过的内容里面挑一篇阅读材料,写一篇一千字以上的读书心得作为作业。一共三次作业,每次作业十分。然后期末考试七十分。期末考试是开卷考试,大家都是老学生了,都有经验,有的喜欢开卷,有的喜欢闭卷,反正闭卷呢你需要背,我其实是为了避免让大家背,变成开卷。但是开卷考试呢,就是一定你不能直接找到答案,你要想答得好,那你必须有你的理解。要想有自己理解,一方面上课认真听,另一方面呢,课下认真读。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最后你觉得这门课没有白上。

   第一次课算是导论,这课叫“中国社会:结构与变迁”,其实这是为了跟我们社会学系的专业课区别开来。因为我们社会学系有一门专业必修课,叫“中国社会”。因为我没教过这个专业课,所以我也不太清楚我们系的老师怎么讲这个中国社会,我是认真地准备了一下。主要是大家读材料,然后跟着大家一起梳理一下,其实是我对中国社会的理解。 第一次导论我讲三个内容。第一,什么是社会学,社会学的视角和所谓社会学的想象力。因为在坐的很多同学没学过社会学,所以这个必须得讲一下。因为社会学是一个很奇怪的学科,奇怪就表现在你去问社会学自己的学生、同学,你说你们社会学是学什么的?他也不知道,他也没法一句话告诉你,所以这个很重要。另外,讲一下社会,或者社会分析的两个基本概念,一个叫社会行动,一个叫社会结构。这个也是和我们理解中国社会特别密切相关的两个重要的概念。最后,谈一下什么叫中国社会,什么叫社会学所理解的中国社会。

   1

   社会与社会学

   下面我们先讲第一个,社会学是做什么的。

   粗略的说,社会学是研究社会的,就像政治学研究政治,经济学研究经济一样。那么,什么是社会呢?在中文世界里社会的含义和英文世界里不是特别一样。在中文世界里社会有两个意思,第一个是我们有些社会学家爱用的,叫做总体性称谓。比如说大家非常熟悉,学历史唯物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这个当你这么用“社会”这个词的时候,其实它包括很多的社会中的领域,比如说政治、经济、文化很多方面,这个就好比我们说社会科学的时候说的社会。我们大的学科类别分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如果再细分,还有人文学科。当你说社会科学的时候你说的社会是这个总体性的称谓名词。这个社会科学里面的社会和我们说社会学里面的社会不是特别一样。当我们说社会科学的社会的时候,就是“社会”总体称谓的意思,其实也就是社会学这门学问、这门学科,刚刚出现时候的初衷。当时的社会学家是这么来想象社会学的,是一种关于社会的科学。社会学这个词的发明人,法国社会学家孔德,他当时认为社会学就应该是一门叫做总体的科学。如果大家没学过社会学,在社会学的一些古典作家,或者叫经典作家那里,社会学的这方面的含义,这个词的含义,就在总体意义上对社会的理解的含义。比如大家最熟悉的马克思,其实马克思是一个经典的社会学家,马克思的历史唯物论,讲一个社会当中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关系,他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关系来定义社会的性质。这其实是非常典型的早期的社会学家心目中的社会的科学,是一门研究总体的社会运行规律的学科。除了马克思,其他的也是这样,比如著名的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很多人都看过他的书,比如他非常著名的书叫《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他谈的就是一个社会宗教的教义或者说价值规范、价值体系和当时在西欧最早产生的资本主义精神之间的关系是什么,这是一个典型的叫做社会学的研究,这是我说的社会的一个含义。

   社会的另一个含义是剩余范畴。当我们去特指社会中的某些部分的时候,其他剩下的部分,我们把它叫做社会。比如说夏天的时候北大校园里人很多,基本的区分就是,有些是北大的,有些是社会上的;你坐出租车,出租车司机把其他的车都叫做社会车辆,他自己,他说我们出租车司机;我们的社会以前是单位制社会,你说你们单位怎么样,你们单位之外的都叫做社会。这个关于社会的用法,其实在中文里是非常普遍的,这个用法跟刚才我说的那个用法很不同,对吧,明显有高低之分,我们说后面的这个用法明显比较低。怎么低呢,我举个比较粗俗的例子大家就知道,就是每一个门户网站新闻,它都是政治新闻、经济新闻还有社会新闻。社会新闻是一些什么新闻呢,就是大家看全是些“惨不忍睹”的新闻啊。简单的总结一下,它就是没法归类的一堆乱七八糟,它就把它放到社会新闻里。所以有些社会学家在回答你的问题的时候,你说社会学是研究什么呢,他说研究剩余的知识,就是你们什么没研究,我们就研究什么。当研究的不错了,你们就把它分离出去,变成单独的一门学问,那就不属于社会学了,对吧。所以有些社会学家开玩笑管社会学叫剩余学科或者叫做“垃圾”学科。社会学系的学生肯定听到有的老师在课堂上这么吐自己的槽,但是这当然不是社会学当中的“社会”的意思。

   社会学发展到今天,“社会学”(不是社会科学)里面“社会”这个词,既不是指总体范畴,其实也不是指剩余范畴。社会学系的学生们,经常会听到老师上课的时候他会讲,他说社会学这门学科实际上并不是像政治学、经济学、新闻学那样研究某一个特定领域的学科,就你画地盘的话呢,确实你画来画去,你用画地盘的思路去谈社会学最后肯定是剩余学科。这些老师会说它不是研究某一个特定领域的学科,那社会学能是什么?其实,社会学指一种研究的方法,或者是研究的视角。有些社会学家称之为社会学的想象力。如果你对社会学有兴趣,很多老师会推荐说你去看《社会学的想象力》。这本书呢,名字好听,其实不好读。它是指,其实社会学这个学科,它和政治学、经济学的不同之处不在于研究领域的不同,而在于研究方法的不同。所以你用这种社会学的视角,你去研究政治现象,不能叫做政治学,因为它和政治学研究政治现象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叫做政治社会学。你拿这个视角去研究经济,则有经济社会学,所以如果大家对社会学系有点儿兴趣,你来看看社会学系的课的话,你会看到五花八门的社会学,有政治社会学、经济社会学、城市社会学、农村社会学、组织社会学、劳动社会学,什么都有。这样的所谓的就前面放一个研究领域,或者一个研究现象,后面加上社会学三个字,这样的东西层出不穷,所以就会有一些很奇葩的社会学,我听过很多人在说研究爱情社会学,进而研究相亲社会学,还有在网上看到,一个人用的词叫做“宅社会学”。社会学的所谓的视角,好比是一种特别的眼镜,你带上它就会看到和平时没带它时不太一样的世界或者是东西。所以你学社会学,你去学各种各样的社会学,你主要的是要体会,不是说你增加了多少新的知识。你是要去干吗呢,你要去体会,你要去看,去了解,了解社会学研究这件事情和其他的学科研究这件事情有什么不一样,它用了什么样的不一样的办法或者是方法,有什么不同。你看多了这样的研究,你想让老师给你一个定义,社会学的想象力、视角到底是什么,老师给不出来的。他会用一堆话给你讲一讲,待会儿我就会用一堆话讲一讲这个视角是什么。但是他没法给你一个简单明了的说法,所以你需要自己在你的研究和学习实践当中去体会这件事儿,社会学的视角的特殊处到底在什么地方。体会这个视角的过程其实就是学习社会学的过程和增强社会学的想象力的过程。

   2

   社会学的视角与想象力

   下面我就谈一下,社会学的视角和想象力到底是什么。

   简单地说,社会学家把一切研究对象,不论是一个事件、一个组织、一个人或一群人,统统看成是社会现象。这是什么意思呢?

   比如说,你研究两个人的市场交易现象,经济学把这两人看成经济人,而社会学并不这么看,它会将两人看做具体的社会人。经济学研究他们的经济交易,会放在市场领域来考察;而社会学认为交易发生在社会领域,不应该排除那些市场之外的、乍看上去与市场无关的东西。经济学看到的是商品、价格、市场交换,而社会学会看到交易的“嵌入性”。“嵌入性”是社会学的一个分支经济社会学的基本视角,指的是在研究经济现象时,一定要看到经济是嵌入在复杂的社会关系中。社会科学的研究,一开始经常要从广大社会中抽取出来某些人、某些事件和关系进行研究。比如经济学家会抽取经济现象,政治学家抽取和权力有关的东西。为什么抽取这些东西,怎么样抽取,都是由学科特定的问题意识和研究目的所决定。刚才我们举两个人经济交易的例子,经济学家一讲,你觉得讲得非常好,但我们要看到,那些被抽取后的现象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被剥离掉了很多东西后,经济学家讲出一个交易的故事。实际上现代社会学科各个学科,都自己划分了地盘,怎么划分呢?通过建构一些自己的研究问题和研究对象。这样的好处是社会科学的研究很专业化,非常精致精细,但同时也遗失和忽略了很多重要问题。

   再比如研究两个人的权力关系,社会学叫支配关系。比如有一个上级和一个下级,上级命令下级去办一件事。为了理解他俩的权力关系,你可能会这么看:下级如果服从上级的命令,好好去办事,上级会怎么奖励或表扬他;反之,如果下级没好好办事,上级会怎么惩罚或批评他。观察了这个过程后,你可能得出一些结论,比如说,按照奖励或惩罚的程度和效率,可以判断上级对下级的权力有多大。但实际上,这不是社会学对权力的理解。这是按政治学的逻辑,是按照权力本身的逻辑去研究的。社会学的视角,会把权力发生和运用的过程放在一个非常具体的情形中去理解。上级和下属不是两个抽象的人,不是一个权力大、一个权力小的抽象权力主体,不是换了谁都一样的两个一般人,而是两个具体的人。社会学对权力的理解,一定与他们俩具体的关系相联。比如说,上级很讨厌下属,或者上级很喜欢下属,或者两个人有远方亲戚关系,一个人是另一个人朋友的朋友,这些在社会学看来很重要,这是具体的视角。刚才我讲的奖惩,都是抽象的权力。上级对下级下达指令,两人具体什么关系很重要,发生在什么场景很重要,比如下命令是在办公室还是吃饭时,就差别很大。社会学对权力的研究,并不是研究抽象的人、抽象的关系。

   所以,社会学最基本的智慧在于,你所研究观察的对象,是一个社会的存在,而不是一个抽象的存在。社会的存在就是一个具体的存在,其反面就是抽象的、单维度的,比如谈经济,只看多少钱;谈权力,只看做了多大官。在具体情境中的解释是社会学想象力的基本特征。你对社会的理解和解释,由于非常具体,非常之社会学,没有办法像自然科学那样,把一个情境发生的事情作为结论普遍拓展到其他领域。具体的社会规则适用于你所观察到的情形,其中也带有一定的普遍性,但能适用什么具体情境要具体去谈。直到今天,社会学内部,社会学家们有很多分歧,有些社会学家完全用自然科学的思维,社会学家谈问题也经常谈不到一起去。但是,当你看到很有启发的、好的社会学研究,往往和我刚才谈到那种思维方式有关系。

社会学视角,要求你把要观察的东西,放到一定的情境和背景中。社会学的想象力,不是乱想,它有一些方法。这个背景有两个维度,空间的、时间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850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