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邹兵建:施某某等17人聚众斗殴案(检例第1号)的三维解读

更新时间:2016-01-29 13:34:29
作者: 邹兵建  

  

   【内容提要】 本文依次从实体罪名、诉讼程序以及刑法和刑事政策的关系三个维度对最高检第一号指导性案例作了一个较为全面的分析。在实体罪名维度,文章讨论了该案所涉及的聚众斗殴罪的构成要件,着重分析了该罪是否为情节犯或动机犯,并得出了全部否定的结论。在诉讼程序维度,文章考察了该案所涉及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揭示了该制度所存在的法律性质之困和适用条件之困,并主张引进阶层犯罪论体系以化解这两个困境。在刑法和刑事政策的关系维度,文章梳理了三种刑法与刑事政策的关系模式,并倡导我国的刑法与刑事政策从分离走向融合。

  

   【关键词】指导性案例、聚众斗殴罪、酌定不起诉、刑事政策

  

   目次

  

   一、检例第1号的内容

   二、检例第1号的问题点

   三、聚众斗殴罪:情节犯?动机犯?

   四、酌定不起诉制度:困境与出路

   五、刑事政策与刑法体系:分离抑或融合

  

   检察机关案例指导制度的核心要素在于检察机关指导性案例。检察机关指导性案例的发布,不仅为检察机关对类似案例的处理提供了藉以参照的样板,也为理论上对检察机关案例指导制度具体运作的研究提供了可供观察的标本。本文拟对最高检发布的第一个指导性案例即施某某等17人聚众斗殴案进行检讨与反刍,藉此分析聚众斗殴罪的构成要件,发掘刑事诉讼法上的酌定不起诉的犯罪论体系意义,在此基础上,从刑事政策的刑法教义学化的角度探讨案例指导制度发挥其作用的路径,以期加深我们对本案乃至整个案例指导制度的理解。

  

   一、检例第1号的内容

  

   名称:施某某等17人聚众斗殴案(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一届检察委员会2010年12月15日讨论通过,最高人民检察院2010年12月31日发布)

  

   本案的要旨:检察机关办理群体性事件引发的犯罪案件,要从促进社会矛盾化解的角度,深入了解案件背后的各种复杂因素,依法慎重处理,积极参与调处矛盾纠纷,以促进社会和谐,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本案的基本案情:行为人施某某等9人系福建省石狮市永宁镇西岑村人。行为人李某某等8人系福建省石狮市永宁镇子英村人。福建省石狮市永宁镇西岑村与子英村相邻,原本关系友好。近年来,两村因土地及排水问题发生纠纷。永宁镇政府为解决两村之间的纠纷,曾组织人员对发生土地及排水问题的地界进行现场施工,但被多次阻挠未果。2008年12月17日上午8时许,该镇组织镇干部与施工队再次进行施工。上午9时许,行为人施某某等9人以及数十名西岑村村民头戴安全帽,身背装有石头的袋子,手持木棍、铁锹等器械到达两村交界处的施工地界,行为人李某某等8人以及数十名子英村村民随后也到达施工地界,手持木棍、铁锹等器械与西岑村村民对峙。双方互相谩骂、互扔石头。出警到达现场的石狮市公安局工作人员把双方村民隔开并劝说离去,但仍有村民不听劝说,继续叫骂并扔掷石头,致使二辆警车被砸损(经鉴定损失价值人民币761元),三名民警手部被打伤(经鉴定均未达轻微伤)。

  

   本案的诉讼过程:案发后,石狮市公安局对积极参与斗殴的西岑村施某某等9人和子英村李某某等8人以涉嫌聚众斗殴罪向石狮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为避免事态进一步扩大,也为矛盾化解创造有利条件,石狮市人民检察院在依法作出批准逮捕决定的同时,建议公安机关和有关部门联合两村村委会做好矛盾化解工作,促成双方和解。2010年3月16日,石狮市公安局将本案移送石狮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石狮市人民检察院在办案中,抓住化解积怨这一关键,专门成立了化解矛盾工作小组,努力促成两村之间矛盾的化解。在取得地方党委、人大、政府支持后,工作小组多次走访两村所在的永宁镇党委、政府,深入两村争议地点现场查看,并与村委会沟通,制订工作方案。随后协调镇政府牵头征求专家意见并依照镇排水、排污规划对争议地点进行施工,从交通安全与保护环境的角度出发,在争议的排水沟渠所在地周围修建起护栏和人行道,并纳入镇政府的统一规划。这一举措得到了两村村民的普遍认同。化解矛盾工作期间,工作小组还耐心、细致地进行释法说理、政策教育、情绪疏导和思想感化等工作,两村相关当事人及其家属均对用聚众斗殴这种违法行为解决矛盾纠纷的做法进行反省并表示后悔,都表现出明确的和解意愿。20l0年4月23日,西岑村、子英村两村村委会签订了两村和解协议,涉案人员也分别出具承诺书,表示今后不再就此滋生事端,并保证遵纪守法。至此,两村纠纷得到妥善解决,矛盾根源得以消除。

  

   石狮市人民检察院认为:施某某等17人的行为均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涉嫌构成聚众斗殴罪,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鉴于施某某等17人参与聚众斗殴的目的并非为了私仇或争霸一方,且造成的财产损失及人员伤害均属轻微,并未造成严重后果;两村村委会达成了和解协议,施某某等17人也出具了承诺书,从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出发以及有利于促进社会和谐的角度考虑,2010年4月28日,石狮市人民检察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二款(指1996年《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二款,相当于2012年《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引者注)之规定,决定对施某某等17人不起诉。

  

   二、检例第1号的问题点

  

   本案是最高检发布的第一个指导性案例,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本案发布至今数载,理论上对其却鲜有回应,这在当下理论界对案例指导制度的研究蓬勃发展、方兴未艾的学术大环境中显得并不常见。对此,学界有必要跟进研究,挖掘本案的理论争点,明确本案所确认或创制的规则,并揭示本案的缺陷与不足,从而推动案例指导制度的健全与完善。本案由要旨、基本案情和诉讼过程三部分组成。[1]基本案情是对案情事实的归纳,其本身不涉及本案的争议点,需要分析的是要旨和诉讼过程部分。其中,要旨部分体现了最高检从本案中提炼出来的规则,其指导性不言而喻;而诉讼过程体现了检察机关办理本案的结果、法律依据以及论证过程,同样具有指导性。[2]在本文看来,本案的诉讼过程与要旨部分都存在需要进一步阐明或澄清的问题,下面分别予以说明。

  

   (一)诉讼过程的问题点

  

   本案诉讼过程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即第一段介绍了承办本案的检察机关积极化解斗殴双方矛盾的过程;第二部分即第二段介绍了检察机关处理本案的结果及其理由。尽管第一部分并没有直接涉及法律争议,但从本案的要旨可以明显看出,正是检察机关在化解双方矛盾、促成双方和解的过程中体现出来的贯彻宽严相济政策的经验,使得本案成为了指导性案例,因此这一部分内容对于理解本案同样非常重要。考虑到这一部分涉及本案要旨,本文将在要旨部分对其问题点展开分析。在这里,本文将着重讨论检察机关对本案的处理结果及其理由。

  

   在处理本案的过程中,检察机关需要回答两个问题:第一,就实体上而言,行为人是否构成了聚众斗殴罪?第二,就程序上而言,是否需要对行为人提起公诉?[3]在第一个问题上,检察机关认为本案行为人“涉嫌构成聚众斗殴罪,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但没有对这一结论给出进一步的解释。在第二个问题上,检察机关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本案作出了酌定不起诉的决定,并给出了以下四点理由:其一,施某某等17人参与斗殴的目的并非为了私仇或争霸一方;其二,造成的财产损失及人员伤害均属轻微,并未造成严重后果;其三,两村村委会达成了和解协议;其四,施某某等17人出具了承诺书。

  

   然而,在本文看来,本案的诉讼过程说理不充分,以致留下诸多令人困惑的问题。首先,刑法理论一般认为聚众斗殴罪是行为犯,情节如何不影响本罪的认定,[4]在本案中,检察机关对行为人作出了酌定不起诉的决定,而适用酌定不起诉的条件之一是“犯罪情节轻微”,这是否意味着本案确认了聚众斗殴罪是情节犯?其次,在成立聚众斗殴罪是否需要特定动机(流氓动机)的问题上,理论上存在肯定说与否定说两种观点,[5]在本案中,检察机关在适用酌定不起诉的理由中提及了行为人参与斗殴的目的“并非为了私仇或争霸一方”,这是否意味着本案确认了成立聚众斗殴罪需要流氓动机?第三,在说明为什么对本案适用酌定不起诉时,检察机关给出了四点理由,这四点理由各自发挥了什么作用,以及,它们相互关系如何?最后,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适用酌定不起诉不仅需要满足“犯罪情节轻微”的要求,而且还要符合“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条件,本案是否符合这一条件?显然,对于上述四个问题,本案的诉讼过程存在着明显的说理不足。本文认为,上述四个问题可以归结为以下两个问题:第一,聚众斗殴罪的构成要件是什么?第二,如何理解酌定不起诉?对于这两个问题,本文将分别于第三、第四部分展开分析。

  

   (二)要旨的问题点

  

   本案要旨规定了检察机关办理群体性事件引发的犯罪案件时应当遵循的政策。就要旨本身的内容而言,与最高检以往规定的处理群体性事件引发的犯罪案件的政策相比,本案要旨既有与以往政策一脉相承的地方,也有不同于以往政策而有所创新的地方,对此应当予以肯定。

  

   早在2006年,最高检颁布的《关于检察工作中贯彻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对如何处理群体性事件所引发的犯罪案件作了明确规定。《意见》第14条规定:“正确处理群体性事件中的犯罪案件。处理群体性事件中的犯罪案件,应当坚持惩治少数,争取、团结、教育大多数的原则。对极少数插手群体性事件,策划、组织、指挥闹事的严重犯罪分子以及进行打砸抢等犯罪活动的首要分子或者骨干分子,要依法严厉打击。对一般参与者,要慎重适用强制措施和提起公诉;确需提起公诉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出从宽处理的意见。”此外,《意见》第4条规定检察机关应当“全面把握、区别对待、严格依法、注重效果”四项原则,其中注重效果原则中提及了坚持“执法办案与化解矛盾的有机统一,以有利于维护稳定,化解矛盾,减少对抗,促进和谐”。不难看出,本案要旨与《意见》中的相关内容有一脉相承的一面。

  

此外,与《意见》的相关内容相比,本案要旨还存在一些创新的地方。第一,《意见》第14条强调在处理群体性事件中的犯罪案件时要区别对待,对首要分子或骨干分子要“依法严厉打击”,对一般参加者要“慎重处理”;而本案要旨则强调“依法慎重处理”,这意味着不仅对一般参加者要慎重处理,而且对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也要慎重处理。事实上,本案中的行为人就是聚众斗殴事件的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检察机关对本案行为人适用酌定不起诉,即体现了对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的“慎重处理”而非“依法严厉打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78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