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钟文:铁路扩张与工业化

——来自日本明治时期的证据

更新时间:2016-01-11 08:26:03
作者: 张钟文  

   【编者注】本系列“量化历史研究”的文章,主要是作者对英文文献的解读剖析。对于有志于了解、进入“量化历史研究”领域的学者同仁,有着较大的辅助作用。文末附原文下载链接及系列介绍。另,文章已授权转载,转载请取得作者或原出处的授权。

  

   在19世纪末横扫日本的众多技术和制度变革中,铁路一直被认为是促进工业化和经济增长的主导力量。从1872年第一条铁路的建成,到1907年政府完成对全国铁路主干线的接管,铁路里程、火车保有量和客运量都大幅提高。与此同时,实际国民收入也增长了两倍。然而,上述关系仅是随意观测的相关关系,缺乏对日本历史上铁路对经济影响的因果实证。另外,已有的研究大多通过对社会储蓄或人口增长这一经济活动的间接度量进行反事实比较,认为铁路会加速经济增长。但是,这些分析对于认识铁路的到来究竟如何直接地影响企业和产业这一层面,仍存在着模糊之处。

   John P. Tang 2014年发表在Journal of Economic History上的文章“Railroadexpansion and industrialization: evidence from Meiji Japan”,使用日本明治时期的府级(prefecture)面板数据,首次利用双重差分的方法考察铁路的修建对企业活动和不同产业影响的因果效应。

   文中的数据来自帝国统计机构(imperial statistical agency)编纂的府级数据,包括了各府从1883年到1912年的分三次产业的企业数量、投资总量、人口数量的面板数据;同时作者从《日本历史统计资料》(Historical Statistics of Japan)获取了各府的海岸线长度、地表水域面积和土地面积;最后作者利用《EkimeiJiten手册》来确定各府接入铁路网络的年份。

   文章去掉了1894年后因中日甲午战争、公司法出台等对企业活动影响,把时间限定在1883-1893年间,根据这段时间内是否修建铁路以及修建的时间差异,构造了双重差分模型(DID),来探索铁路网络连接该府的企业数量、投资总量以及企业平均投资的影响。当然,作者也对其他的一些潜在影响进行了控制,如1882年人口数量表征本地市场需求和集聚的潜力,海岸线长度和地表水域面积表征本身水运能力,土地面积表征其他的差异。

   总体经济层面的实证结果发现,铁路接入之后,人口更多或海岸线长度更短的府的企业数量增长更多。作者通过排除控制变量出现极端值和在处理窗口之前就已经有铁路接入的府进行了稳健性检验,发现结论与全样本时一致,并且还发现铁路的接入使得企业平均投资增长近两倍。这一结果证实了运输能力的改善能够带来企业扩大生产以便服务更广泛的需求。

   分三次产业进行的实证检验则表明,相对于农业,制造业企业表现出相当明显的向人口密集和海岸线短的府进行移动的趋势,说明了铁路接入带来的运输成本降低,使得制造业企业向生产要素和需求更加丰富的地区聚集,而且原本水运能力落后的地区效果更加明显。同时,铁路的接入也提升了服务业企业的平均投资水平,这可能是由于支持地区投资的金融行业快速发展所致。

   通过对全国层面和产业层面的综合分析,该文章揭示了铁路扩张与企业活动之间的关系:铁路接入能够带来更高的企业资本化率,并且人口密集和水运落后地区的企业数目提升更明显。通过扩大市场和促进集聚经济,日本铁路建设提升了投资和实现了更有效的资源配置。

  

   【论文来源】John P. Tang, "Railroad Expansion and Industrialization_Evidence from Meiji Japan", The Journal of Economic History,2014, Volume 74, Issue 03, pp 863-886.

   【原文下载链接】

   http://jnls.cup.org/home.do;jsessionid=A46CFBAB877B4717A8A47D2FE524B787

   【微信公号简介】“量化历史研究”公众号是由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和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陈志武教授及其团队负责,以严肃而又不失活泼的方式,向广大学界和业界朋友,定期推送有关七大洲五大洋的量化历史研究经典文献和前沿文献。本账户同时作为“量化历史讲习班”信息交流平台,向大家及时推送讲习班的最新信息和进展。喜欢我们的请搜寻公众号:QuantitativeHistory。

    

本文责编:zhaod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118.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量化历史研究”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