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震宇:北京APEC绘就亚太未来发展蓝图

更新时间:2015-12-27 19:54:35
作者: 王震宇  

   作为APEC2014年会议的东道主,中国通过举办APEC会议,以大手笔绘就了亚太未来伙伴关系的发展蓝图,留下了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历史印记

   随着《北京纲领:构建融合、创新、互联的亚太——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宣言》和《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亚太经合组织成立25周年声明》这两份成果文件的发布,2014年APEC北京会议完美落幕。

   11个月前,2013年12月8日的晚上,东道主中国为APEC高官们安排了一次盛大的演出。外宾们在震撼之余纷纷问,中国接下来还能给他们更大惊喜吗?事实证明,中国没让他们的期待落空。

   中国政府以一场气势恢宏的焰火晚会回馈了他们一年的辛劳,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映衬出APEC所取得的前所未有的成果。这些成果集中体现于APEC双部长会议的一个声明和八个附件,升华于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发布的《北京纲领》及4个附件和《APEC成立25周年声明》。这些来之不易的成果对APEC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北京会议在关键的历史节点为APEC正确定位,明确了前进的方向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各经济体苦苦寻求新的增长机制,多边贸易谈判进程进展不畅,全球经济进程遭遇碎片化冲击。随着二十国集团和东亚峰会先后成立,APEC作为一个区域合作组织的作用相对下降,各方对APEC的质疑之声近年来不绝于耳。

   在此背景下,APEC经济领导人发表《APEC成立25周年声明》,肯定了APEC的进步和成就,确定了APEC作为“亚太地区层级高、领域最广、影响力最大的区域经济合作论坛”的地位;系统总结了APEC的成功经验,即:“秉持平等互利、相互尊重、开放包容、灵活务实、合作共赢的亚太经合组织精神;遵循自主自愿、协商一致的合作原则”;承诺“本着互尊、互信、包容、合作、共赢的精神,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致力于共同打造发展创新、增长联动、利益融合的开放型亚太经济格局;明确了工作目标,重申了实施四个重要成果文件的决定;承诺培育良好的多元和共同发展环境、促进绿色和可持续增长、缩小发展差距。通过本次会议,各方已将APEC作为下一个25年各方追求亚太梦想的首要论坛。

   将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引上正途并开辟新的合作领域

   2014年APEC北京会议在推动经济一体化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其中包括对多边贸易体系的支持,对《贸易便利化协定》实施僵局表示严重关切,对WTO《信息技术协定》扩围谈判和《环境产品协定》谈判的支持,将把不采取新的贸易投资限制措施的承诺延长至2018年底,敦促采取更多具体措施实现茂物目标,批准包括《APEC促进可再生和清洁能源贸易投资声明》等一系列的行动计划、发展倡议、工作大纲,可谓成果丰硕。

   北京会议对APEC经济一体化进程最大的贡献,体现在批准了《APEC推动实现亚太自贸区(FTAAP)北京路线图》和《APEC推动全球价值链发展合作战略蓝图》两个成果文件。

   《北京路线图》标志着APEC在正式提出推动FTAAP的8年后首次进入务实推动FTAAP阶段。路线图为FTAAP设立了规格和指标,界定了APEC和FTAAP的平行关系,APEC将继续发挥作为FTAAP孵化器的作用,不会改变自身的非约束性、自愿合作的原则;提出了推动实现FTAAP的具体措施;制定了《联合战略研究大纲》,确定了研究范围、研究机制和时间表。

   《北京路线图》和相关的战略研究大纲的重要性,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促进各方将FTAAP作为区域经济一体化目标加以推动。有关研究指出,FTAAP将为亚太各经济体带来普遍的贸易生成效应,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则将对亚太区域内的非成员带来贸易转移效应。显然,FTAAP更代表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正确方向,中国带头务实推动FTAAP,是将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带向了正途。其二,务实推动FTAAP的过程与实现APEC茂物目标是相辅相成、相互推动的。其三,关于自贸区的信息交流机制将进一步推动自贸区之间的良性互动和最佳实践的交流。其四,务实推动FTAAP将是中国和美国开展合作的重要载体,以其包容性特征有效缓解TPP中无中国、RCEP中无美国的潜在紧张。

   全球价值链则为各成员经济体理解和参与区域经济一体化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在APEC成立之初,亚太经济体之间的中间品贸易额占APEC总贸易额的两成左右,现在则达到了七成。这说明,随着亚太区域生产网络的不断完善,亚太各经济体日益深入地融入了全球价值链。

   对发展中经济体而言,经济发展不但意味着融入全球价值链,还意味着不断提高在全球价值链上的位置,进而要求发展中经济体不断推动创新增长、调整经济结构;对发达经济体而言,全球价值链彰显了服务业在制造业中的重要地位,有助于说服发展中经济体进一步开放服务业市场。这两大诉求完美地结合在锐意开展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的中国身上,使中国责无旁贷地在APEC推动全球价值链合作。

   《推动全球价值链发展合作战略蓝图》确定了10个方面的合作内容,包括2015年提出相关倡议、数据统计合作、服务贸易、经济技术合作、与利益相关方开展合作等。尽管在10个方面的合作还需要细化,但推动各方全面融入全球价值链无疑为APEC合作进程开辟了一个新领域。

   为经济新常态找到活力之源

   习近平主席指出,在新一轮全球增长面前,惟改革者进,惟创新者强,惟改革创新者胜。一席话道出了处于经济新常态的亚太各经济体的广泛共识。然而,尽管各方意识到改革创新是增长的动力源泉,却苦于办法不多或者能力不够。

   《亚太经合组织经济创新发展、改革与增长共识》围绕经济改革、新经济、创新增长、包容性支持和城镇化五大支柱,为APEC各成员经济体提供了具体的合作领域和系统的合作项目,从而使APEC在增长领域的合作从单纯的经验交流和概念口号走向长期务实推动。

   从APEC的发展史来看,增长与发展出现在历届APEC领导人会议的宣言中,但很少落到实处,2010年APEC横滨会议提出了APEC增长战略,提出了平衡、包容、可持续、创新和安全增长,2013年APEC巴厘岛会议提出了平等增长。然而,这些多数停留在概念层面。2014年APEC北京会议真正将这些增长概念系统性地整合为五大支柱,并添加了务实的内容。

   不但如此,《共识》还将增长合作进行了机制化。如,安排APEC经济委员会处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议题,设立互联网经济特设指导小组讨论互联网经济问题,成立矿业子基金落实矿业原则和支持能力建设,成立APEC可持续能源中心,研究建立APEC中小企业信息化促进中心,建立APEC高等教育研究中心、设立APEC奖学金,建立APEC可持续城市合作网络,成员自愿捐资成立APEC城镇化子基金,建立APEC反腐与执法机构网络等。

   因此,《共识》使APEC系统务实长期推动经济增长合作成为可能,为APEC合作打造好一个转得动、转得好的轮子,具有里程碑意义。

   为务实推动互联互通提供制度安排

   APEC领导人批准了《亚太经合组织互联互通蓝图(2015-2025)》,表示“决心在2025年前完成各方共同确立的倡议和指标,加强硬件、软件和人员交往互联互通,实现无缝、全面联接和融合亚太的远景目标。”这个《互联互通蓝图》是在2013年《APEC互联互通框架》基础上提出的,作为APEC的一个成果文件,其意义堪比茂物目标。1994年,APEC茂物会议为APEC贸易投资自由化提出了2010/2020目标;2014年,APEC北京会议为APEC的一个新的合作领域——互联互通提出了2025年目标。

   不过,构建全方位、多层次的复合型亚太互联互通网络殊非易事。首先,硬件互联互通的推动靠的是资金,而APEC并不是一个金融机构,没有融资功能;其次,软件互联互通,因为涉及贸易投资便利化和规制一致化的内容,其成效也难以体现和衡量;其三,人与人的互联互通受制于各种有形和无形的障碍,系统推进极为困难;其四,不同的经济体对三个互联互通领域的认识千差万别,难以取得共识和一致承诺,一时的承诺也可能难以持久。

   批准《互联互通蓝图》,将有助于从机制上推动APEC超越上述瓶颈,开展互联互通合作。具体来说,它为APEC在三个互联互通领域量身定制了合作规划,譬如,公私合作伙伴关系试点项目、标准合同制定的能力建设、2020年建立“单一窗口”系统、2025年前扩展安全可靠的信息通信技术和商务环境、2020年前实现亚太经合组织范围内跨境学生交流每年100万人、2025年前实现亚太经合组织地区接待游客人数达到8亿人次等。

   为完成这些规划,《互联互通蓝图》制定了实施战略并对实施过程进行定期监督、评估及审议。它还将是一个活文件,不断更新相关安排。由此可见,《互联互通蓝图》为长期持续务实推动互联互通合作提供了制度保障,确保了互联互通合作成为APEC合作进程的一个重要的轮子。

   一直以来,APEC合作进程就是由经济一体化和经济技术合作两个轮子来推动的。近年来,增长议题和互联互通议题在APEC合作进程中分量不断提高,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后这两大议题更受到各方普遍关注,围绕这两大议题也提出了不少倡议。APEC北京会议分别对这两大议题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梳理,提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件,从而使APEC进程由两轮驱动变为四轮驱动。

   值得注意的是,这四个轮子是联动的,而不是各自空转。首先,在经济一体化,创新发展、改革与增长,互联互通领域中均贯穿着经济技术合作和能力建设的议题;其二,经济一体化中的全球价值链合作与创新发展、经济转型、结构改革等密切相关;其三,经济一体化议题中早已包含供应链互联互通议题;其四,互联互通领域中基础设施建设是重要的增长动力;其五,贸易投资便利化措施是软件互联互通的重要内容,而人与人互联互通中的旅游业发展是服务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六,创新发展、改革与增长的重要内涵是为贸易投资及互利互通提供有利的制度环境。

   中国践行开放的区域主义,诠释亚太梦想

   为扩大APEC影响,助推APEC进程,中国作为东道主本着开放的区域主义,开展了一系列活动,为APEC2014年会议成果锦上添花。

   APEC领导人会议周前夕,21个国家就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在北京签署了政府间谅解备忘录。中方宣布设立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资源开发、产业合作等有关项目提供投融资支持。习近平主席表示,中国愿意同各国一道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更加深入参与区域合作进程,为亚太互联互通、发展繁荣作出新贡献。

   中国还邀请亚洲伙伴出席了“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东道主伙伴对话会,这些亚洲伙伴尚不是APEC成员,对话会不但呼应了APEC互联互通议程,同时也提供了一个APEC与更多亚洲成员接触的机会。

   作为APEC2014年会议的东道主,中国坚持亚太大家庭精神和命运共同体意识,为亚太伙伴关系注入了互信、包容、合作、共赢的中国智慧,带领各方筹划发展创新、增长联动、利益融合的开放型亚太经济格局,铸造和平、发展、繁荣、进步的亚太梦想,以大手笔绘就了亚太未来伙伴关系发展蓝图,留下了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历史印记,获得了APEC伙伴成员的普遍支持和高度赞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676.html
文章来源:《瞭望》(京)2014年46期
收藏